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七十九章 报应临头

项成贤的话,终于让郝明秀醒悟了过来。

他就算再狂妄,也知道自己和真人的差距有多么大,而且他的师兄说得一点都不错,马真人虽然是被隆山算计了,但终究是从隆山走出来的修者。

按说郝明秀也有真人师尊,没必要害怕别的真人大欺小,但是他知道,自己不能这么想。

须知他的奋斗目标,就是入上宗,而马真人现在已经在上宗修行了,真让此人惦记上了,他是绝对要吃苦头的。

至于说什么宗门弟子不得内斗?嘿,这话倒是不假,但是到了真人这个层面,想要收拾什么对手的话,需要亲自动手吗?

都是活了几百上千岁的老家伙,杀人不见血的法子多了去啦,就算不杀人,想法子阻碍一下对手的修行,多来几次,那也会令人痛不欲生。

所以郝明秀是不敢坚持下去了,但是这样没办法跟东易名交差啊,在他眼里,东易名可不会比马疯子更好对付。

他托人把消息送到蓝翔,在表达歉意的同时,这段时间他连门都不敢出。

郝明秀答应蓝翔的两件事,只完成了一半,但是现在,隆山居然主动上门,商讨买卖灵晶矿的事了。

为什么?原因很简单:蓝翔又多了两个二级天仙出来!

言笑梦和乔任女登仙的事情,蓝翔并没有汇报上门,但是这消息,整个蓝翔的人都知道了,就不可能传不出去。

白驼门倒是不着急,下派早晚是要上报的,可传到隆山的耳中,以常叔欣为首的一干上人,终于悲哀地发现:跟蓝翔的敌对行动,真的没办法再坚持下去了。

气修只有几个高级战力的话,还能欺对方有捉襟见肘的时候,外援再多终是外人。

可是蓝翔本派的修者崛起,带给人的打击就太大了,两名二级天仙的出现,也很好地缓解了蓝翔青黄不接的局面。

而且这俩都是连冲两级,登仙之后又晋阶的主,接下来,谁知道会不会出现第三个登仙的?哪怕只晋阶一级,也是天仙啊。

所以隆山的上人一致认为,和气修们对立的局面,必须要改变了,两名灵仙的登仙,让他们终于正视现实。

要不说在风黄界,终究是要讲实力为尊,没有实力,那就什么都不是!

常叔欣这次是一个人来的,再带其他人来,也很没有必要,而且他是上门认可的隆山执掌,只要他不脑瓜发昏挑衅对方,自己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。

他带来了一个一揽子解决方案,隆山将灵晶矿市价卖给蓝翔,希望东上人尽快把藏书“找回来”,至于说陷于蓝翔的闻堂主,隆山也希望能将此人赎买回去。

因为涉及到藏书的问题,所以常执掌执意要见一面东上人。

陈太忠在这个下午,就是办这件事,不过大部分的时候,他只是坐在那里,听南忘留和常叔欣讨价还价。

南执掌才不会答应市价买回安太堡,此一时彼一时,情况变了,蓝翔又多出两个天仙来,她怎么肯做这种“吃亏”的买卖?

南忘留表示,我们只肯出一半的价格,不想卖你就留着,看你经营得下去不。

这也是实话,自打祁鸿识在安太堡吃了一个大亏,骚扰灵晶矿一事,就提上了蓝翔的日程,只不过才远征磐石回来,弟子们要休整,而东上人又开始讲道。

不出意外的话,等讲道结束之后,下一阶段,安太堡灵晶矿那里,绝对安生不了。

常叔欣对这个说法,是异常的不满,南执掌,当年我们从你们手里买灵晶矿,可也是市价。

当年我求你们买了吗?想到当年的耻辱,南执掌就是一脸的愤懑,而且你现在卖给我,我还得继续承认白驼门的两成干股。

“你说你隆山,做的是什么混蛋事!”南忘留说到激动之处,拍着桌子大骂,“我派当初卖给你,是十成的股份,你现在只能卖给我八成,还要市价卖……我呸,什么东西!”

那不是担心被你们抢回去吗?常叔欣心里暗叹,隆山这个事情,做得确实有点不地道,但是当时郭执掌陨落,为了保住灵晶矿,他只能这么做。

当时是慷他人之慨,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现在正主指责他,他也觉得有点挂不住,于是禁不住出言讥讽,“这是我隆山许的,你们可以不认嘛。”

“嗯?”正在一边轻啜茶水的陈太忠闻言,轻哼一声。

常执掌吓得一哆嗦,忙不迭地表示,“那……你们砍价,也不能一下砍一半吧。”

“若祁长老没有受伤,八成我们也认了,现在只认一半,这还是看在你主动上门的面子上,”南忘留不动声色地发话。

常执掌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艰涩地回答一句,“剑修尚可一战。”

“那你就回吧,打过再说,”南忘留很不耐烦地一摆手,傲慢之色溢于言表,“下一次再买灵晶矿,就不是这价钱了!”

曾几何时,剑修就是如此逼迫气修的,现在她原话奉还,真的感到神清气爽念头通达。

可常执掌不能再拖下去了,谈来谈去,只能以五成这耻辱的价格成交,没办法,形式比人强,等蓝翔再出天仙,没准就直接抢了,而隆山总没胆子提出并派之战来。

要说隆山经营灵晶矿这么些年,其实是谈不上亏本的,但是这交易价格传出去,就是天大的耻辱了,就像蓝翔当年卖出灵晶矿,其实也不吃亏,但一直耿耿于怀一样。

总之,细账是没法算的,谈好这件事,那战堂闻堂主一事,也很好解决。

南忘留早就跟陈太忠沟通过,当下表示,姓闻的辱我气修,当在蓝翔派下效力五十年,到时候去除他的奴印,放其回隆山。

这个问题,也算谈妥了,而二长老受了精血身禁气锁,这个东西解不开,没必要再谈。

那么两派之间,现在就只剩下了藏书阁的藏书一事。

“这个嘛,缓一段时间好了,”陈太忠终于缓缓发话,最近他过得太过充实,甚至没有时间去翻看那些藏书,“我的事情比较多。”

“还请东上人给出个具体期限,此事一旦了结,隆山和蓝翔就能恢复传统的友谊,”常叔欣咬牙切齿地发话,他其实还有威胁的话,但是没胆子对着此人说。

“传统友谊?”陈太忠听得就笑。

“还是要辛苦一下东上人,”南忘留淡淡地发话,同时冲他使个眼色,“给出个期限好了。”

“那就……半年吧,”陈太忠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不过他倒是能借此机会,利用蓝翔的力量,尽快地整理一下藏书,“呵呵,果然是书非借不能读也。”

说完,他站起身点点头,“还有其他事吗?”

两位执掌表示没事了,于是他走出大殿,电射而去。

直到他离开,常叔欣才冷哼一声,“藏书阁的藏书,是本派根基,马真人也很关心的,不过他希望我们自己找回来,不用他通过白驼门过问。”

这话其实不假,隆山为此联系过马真人,真人也说了,你们想办法自己解决,若是蓝翔铁下心思不给,你们再来找我。

南执掌也猜到了,该是这样的结果,所以她才会暗示陈太忠,但是常执掌如此说,还是让她相当地不爽,于是她脸一沉,“刚才东上人在的时候,你为何不说此话?”

“我若如此说,东上人怕是难以接受,”常叔欣打定主意要了结跟气修的恩怨了,倒也肯直面现实,“他若跟马真人争执起来,总是不妥。”

“嘿,马真人?”南忘留笑一笑,没再说话。

自从陈太忠将月古芳抓回来之后,南执掌就觉得,马真人也未必是他的对手——尤其是他在抓了月古芳之后,又晋阶高阶天仙了。

只不过马真人在身份上,优势太大,就像蓝翔抓了郝明秀,都不便直接杀了一样,上门弟子尚且如此,上宗的马真人,也只能败不能杀。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半年时间?”常叔欣不想跟她争执,他倒是不信,东易名吃得住马真人,不过既然要平息事态了,那就尽快平息的好。

而且凭良心说,现在的隆山想请马真人出面,也是要费一番功夫的。

“我气修说话算话,”南忘留冷冷地一哼,“哪里像你剑修,口蜜腹剑!”

“那蓝翔找回藏书之际,就是隆山让出灵晶矿之时,”常执掌站起身来。

“好走不送,”南忘留端起手中的茶杯,轻啜一口,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不屑,“这么小家子气……隆山真的是愧对剑修二字!”

常执掌默不作声,径直走出大殿。

当天晚些时候,东上人又让李晓柳去内堂挂任务——筛选隆山藏书阁的藏书,要求必须是高阶灵仙以上,才能接任务。

中阶灵仙中非常精通剑术的,也可以接。

这个任务,让内堂的弟子看得目瞪口呆——甄别隆山的藏书,谁敢挂这种任务?

虽然大家心里都知道,东上人洗劫了隆山的藏书,但是这么挂出来,实在也太刺激人了。

于是内堂马上汇报南执掌:咱们这么做,好不好啊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