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七十八章 很辛苦吧

乔任女登仙之后,当场昏厥,休养了两天,才出现在陈太忠的小院之外。

“东上人,我来感谢阁下相助之情,”她这次前来,竟然还是在夜间。

这次是李晓柳当值,她才要出声婉拒,就听得东上人轻哼一声,“让她进来。”

进了小院之后,乔任女对着石窟深施一礼,“任女此次得上人机缘,终于登仙,大恩大德,定会铭记在心。”

东易名在石窟中闭目打坐,就像没听到她说的话一般。

“闻听上人喜好灵茶,这是我带来的真意宗顶级好茶七叶针,”乔任女摸出一个玉瓶,恭恭敬敬地放在石窟前,又侧头看李晓柳一眼,“师妹可否暂时回避一下?”

以她天仙上人的身份,叫这么一个后辈小灵仙为师妹,真是很给面子了。

李晓柳犹豫一下,看一眼东上人,发现他面无表情继续打坐,才点点头向后退去,嘴里轻声回答,“乔上人客气了,晓柳不敢僭越。”

乔任女见她退得远了,才轻声发话,“既得上人恩赐,任女此前说的话,自是要做到的。”

说完这话,她没有再说话,似乎是等待东上人开口。

陈太忠等了一阵,见她还不进入主题,少不得鼻子发出一声轻哼,“嗯?”

有反应就好,乔任女见他有意听下去,就轻笑一声,“上人所赐,可是混沌混元真炁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疑惑地哼一声,收束心神,缓缓张开了眼睛,“你竟然知道?”

他还真没想到,一个小小的灵仙,居然能认出自己手段的根脚。

“我早就有所怀疑了,”乔任女大言不惭地发话,事实上,她在对上古气修的认知上,远不如言笑梦,若不是此前得了言上人的提示,她是万万想不到的。

不过,此刻她却不能供出自己的好姐妹,否则惹得东上人不满意,那就连累笑梦了,于是她大包大揽,“若非混沌混元真炁,又如何能将笑梦从闻道之陨中挽回?”

你的眼力真有这么好?陈太忠略带一点狐疑地看着她,却没有发话。

“直到亲身体会,任女才领会到混沌混元真炁的奇妙,”乔任女赶紧把话扯下去,省得对方追问,她笑吟吟地表示,“果真奇妙无比啊……”

泥煤,你要再不说重点,信不信我把你丢出去?陈太忠略带一点恼怒地看着她。

“既是此种真炁,那上人所修,定然是混元童子功了?”乔任女笑吟吟地发问。

“你这废话多得……有完没完?”东上人有点忍不住了,恨不得抬手掐住她的脖子:你倒是给我说重点啊!

事实上,陈太忠不太相信对方知道混元童子功的缺陷,不过事关自己的根本功法,他也不会仅仅因为不信,就拒绝听取任何意见和建议。

可是这女人扯来扯去的,就是不说正事,他是有点心烦了。

“混元童子功,那就是修先天精气了,”乔任女笑眯眯给飞个秋波给他,“是有缺陷吧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想一想之后,才茫然地发问,“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“你要保持童身啊,”乔任女脸上的笑容,变得暧昧了许多,她挤一挤眼睛,“憋了这许多年,憋得很辛苦吧?”

我去,你要跟我说这个?陈太忠听得勃然大怒,脸上却是不动声色,“我还以为你有别的什么见解,还有吗?”

“我有一门功法,可弥补此缺陷,”乔任女得意洋洋地发话,“你想啊,保持先天精气的同时,可以享受伴侣的欢爱之情,岂不是念头通达,心魔尽去,从此走上修者巅峰……”

陈太忠气得笑了,他哭笑不得地点点头,“原来你说的缺陷,是指这个?”

“别笑,我是认真的,”乔任女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混元童子功在修炼的时候,确实存在这个问题,如非心性坚毅之辈,你迟早要遭遇到瓶颈。”

“就算不遇到瓶颈,你修炼的途中,总要有道侣相伴吧?”

“没有道侣,就不能修炼了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哭笑不得。

“若没有道侣,心性容易偏激,在别的修者眼中,你也是异类……不容易取信他人。”

乔任女的话,说得极为不客气,但是不得不说,她这话是有些道理的。

就像陈太忠在听风镇,最初因为没有产业,就不太融得进当地的环境——没有根的人,靠什么取信别人?

所以对这话,他没有有力的还击手段。

“在你的修炼生涯中,有没有曾经错过的风景呢?”乔任女大有深意地看着他,“我想是难免的,然而,你修炼的是混元童子功,根本不能跟人提,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,对吧?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他忍不住想起了刀疤——若是她尚在,虽然他不会跟她那啥,但是手里有这么套功法……也是不错。

“若不是太渴望得到上人的真炁,我也不会主动提及,”乔任女见说得他无语了,心里又生出几分得意来,“这功法可是我无意中获取的,说出去的话,别人还以为我是淫娃。”

你不是吗?陈太忠用很怀疑的眼光看着她。

“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,”乔任女见到他这眼神,一时间又羞又气,“我发过重誓,不登仙不找伴侣,你随便问问别人,是不是这样!”

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?陈太忠心里暗哼,嘴上却是发问,“什么功法?”

“喏,”乔任女递出一块玉简,在指尖触碰到那只大手的时候,她只觉得微微一麻,好像有一股雷电,顺着那炙热的掌心通过指尖,传入了她的身体,整个人都忍不住微微一抖。

“嗯?”陈太忠警惕地看她一眼,“心虚什么?”

“我哪里心虚了?”乔任女大声地回答,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,“你若信不过我,可以现在看,我就在这里等着,任你发落。”

“我倒是想看一看,谁这么大本事,能补上混元童子功的缺陷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拿着玉简就直接查看了起来。

他粗粗一看,忍不住微微摇头,其实也没补上缺陷,无非就是一门神念双修的功法。

没有肉体的摩擦,哪来爱情的火花?陈太忠对这种意识层面的双修,其实不是很感兴趣。

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细细琢磨一下功法,因为这门功法,提到了神念的应用。

所谓神念,就是神识和念头的总称,这两者其实不是很好划分,大致来说,神识注重于“识”,属于被动接受,而念头注重于“念”,具备相当的主观性,类似于地球上的遥控。

陈太忠对神识的运用比较强,但是念头控制这一方面,稍微弱一点。

所以他对这样的功法,还是很感兴趣的。

看着看着,他就忍不住推演了起来,差不多三个小时之后,他一抬眼,才发现乔任女还站在自己的面前,“还等着干什么?我再看一阵,你先走吧……都这么晚了。”

“我就知道对你有用,不过这远远报答不了东上人,”乔任女快速地说完话,一转身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红着脸的样子。

然而,就在她蹿出小院之后不久,泉水旁的一丛灌木动一动,一团阴影中,冒出一个尖嘴猴腮的人头。

老毛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,才轻叹一声,“这机缘果然不好得,啧……这么晚了,要不要再去打扰东上人呢?”

他想了好一阵,还是决定不去了,天色已晚是一方面,再有就是,乔任女才从东上人处出来,谁知道这两人之间,有没有发生什么?

万一真的发生了点什么,被他窥破的话,那就不好了,修者之间,原本就比较讲究名节,而乔上人漏夜来去,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。

老毛思来想去,终究是没敢上前打扰东上人。

原本他打算第二天下午或者晚上,再来这里等候东上人,哪曾想又没有如愿,因为第二天,隆山的执掌常叔欣来了,点明要见东上人。

隆山自打从南忘留手里得了解药,解救了中毒的弟子之后,就龟缩了起来,根本不同蓝翔打交道。

至于蓝翔要求的归还安太堡灵晶矿,隆山不做任何正面回应,就算郝明秀相催,常执掌也死死地顶着:蓝翔想买回灵晶矿,不是不可以,麻烦他们把冰泉的新冰洞卖给隆山。

郝明秀闻言大怒,但是常叔欣就是不松口:安太堡在气修的地盘上,他们就要买回灵晶矿,那这冰泉城,原本是我剑修的地盘,我们现在还占着一部分呢。

郝明秀不是个好脾气的,但是上门插手下派的事情,也不能太过,他才打算找点别的事,敲山震虎,给常叔欣一点颜色看看,不成想项成贤亲自来找他。

两人并列残雪双柱,但是项成贤的沉稳,那不是他能比的,项师兄淡淡地表示:郝师弟,位面大战快开始了,你把心思多放在修炼上吧,不要分心太多,下派的事,让下派办好了。

郝明秀原本不想听他的,然而,项成贤又问他一句:你欺压常叔欣无所谓,但是一味打压隆山的话,真以为马真人对隆山一点感情都没有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