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七十七章 彻底疯狂

这样的问题,陈太忠回答得很简单,“那是她的机缘到了,你问也没用,天机不可说。”

这弟子年轻得很,大约就是一百七八十岁的模样,想来是蓝翔的后起之秀。

听到东上人如此解释,他也不能再说什么,只能深深地鞠一躬,然后坐下。

大家提问得非常踊跃,一转眼就到了中午,陈太忠站起身来,“今天就到这里,明天继续。”

“东上人,”这时,乔任女举手发话,“我觉得自己的机缘也要到了,可否劳烦上人,见证我登仙?”

“啊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然后直接飞过去,落下身子,上下打量她两眼,面无表情地摸出一柄纸扇,啪啪啪在她头上连敲三下,一转身飞走了。

飞回院中之后,他才猛地反应过来:坏了,风黄界好像没有“半夜三更”这么一说,我就算想做菩提老祖,那乔任女也做不了孙悟空!

果不其然,半夜的时候,乔任女并未悄悄地前来。

真是太不懂配合了!陈太忠其实想从她的嘴里听一听,这混元童子功可能有什么缺陷!

当然,更关键的是,这乔任女跟言笑梦的状况及其类似,两人的资质都相当不错——起码在现下的蓝翔里,算得上不错。

她是真的只缺一个机缘,就可以闻道,只不过言笑梦比她幸运,第一个碰到了那一丝天机。

荣勋阁还有一个资质不错的,当属那个尖嘴猴腮的老毛,操作得当也可以登仙,其他九级巅峰的灵仙里,陈太忠还没发现谁可能登仙。

反正乔任女晚上没来,他就觉得有点受伤——看你的造化吧。

不过,这乔任女也有股子狠劲儿,第二天讲道结束的时候,她又站起身来,邀请东上人见证自己登仙。

也是蛮拼的啊,陈太忠想一想,又飞到她面前,抽出纸扇敲她的头,这次是敲了两下。

“呀,这次是两下,”绝大部分灵仙都发现了异常——这里面肯定有说法的!

于是第三天的时候,还有两个九级灵仙,也邀请东上人见证他们登仙。

陈太忠理都没理,当他看到乔任女再次举手发话,他二话不说飞上前去,纸扇只敲了一下,然后飘然远遁。

“谢东上人,”乔任女欣喜地叫一声,然后马上坐下,闭上双目盘腿打坐。

大家觉得好奇,纷纷前来打问,怎奈乔仙子已经闭塞了六识,专心修炼。

言笑梦隐约猜到,在姐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,于是冷着脸拦住了其他人,“没看到乔师妹在修炼吗?有话回头再说!”

第四天,东上人正在讲道之际,打坐了一天的乔任女,身上的气息陡然紊乱了起来。

“第第第……第二个?”老毛看着她,眼珠子好悬瞪出眶外去。

荣勋阁听讲的七个人——现在已经是九个人了,都是在一堆的,他占了言笑梦的位置,五天没有挪过窝,但是他跟乔任女的距离,也非常近,就是七、八米的样子。

乔任女这番晋阶,跟言笑梦又有些不同,她的根基受损得要略略重一点,暗伤非常难以恢复。

不过昨天的那一扇子,陈太忠度了一股混沌混元真炁过来,帮她稳固根基的同时,也不无小补地修补了一点暗伤。

到了此时此刻,她功行圆满,自然就开始闻道登仙。

“聚灵阵!”言笑梦大喊一声,也顾不得东上人在讲道了,同时一抬手,一股雄浑无匹的灵气向乔任女罩了下去。

讲课的秩序登时就被打乱了,不过大家见识过一次了,倒也没有多惊慌,南忘留更是火速地发出谕令,“快准备聚灵阵,其他人向谷外撤离……”

这次布置聚灵阵,就轻车熟路了,而大家撤离得也极快,但是有些胆大的弟子,只是撤出了山谷,还驾驭了灵器在空中观看。

南忘留才要呵斥,陈太忠一摆手,“由他们去吧,召集弟子来看登仙过程。”

天目术大开之下,他非常确定,乔任女不会再有闻道之陨的危险——这一晚上,她的根基已经修正得差不多了,暗伤也弥补了一些,她的积蓄也很厚实。

南忘留深深地看他一眼,发出了谕令,“也不用飞得太远,近距离观看和感受登仙,大家记住……这是难得的机会。”

“我觉得这机会也不算太难得,都已经第二次了,”皇甫院主低声嘀咕一句……

当天下午,天擦擦黑的时候,灵气团中,一道光柱降下,这预示着蓝翔派第四个上人即将出现——如果没有意外的话。

事实上,也没有任何的意外,陈太忠甚至直接飞走了——哥们儿再练几天刀法,去找楚惜刀切磋。

一天之后,登仙的光柱散去,但是灵气团还没有散,这是登仙的收尾。

老毛见状,哀嚎一声,“有没有搞错,都这么搞的话……能不能愉快地听上人讲道了?”

“你看你非要抢言笑梦的位子,”他的旁边,执法堂陶堂主笑着发话,“这下可好,一下得罪了两个上人,我真的很替你难过,哈哈!”

“滚一边去,我若不抢,你就抢了,”老毛气得破口大骂。

“怎么可能?”陶元芳很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那是你荣勋阁的地盘,我不会去的。”

“你无耻,”老毛气得怒视着他,“这里不是私家宅院……这是你先说的!”

“我有说过吗?”陶堂主四下看一看,“谁能作证?”

“小陶,你可不要犯在我手里,”老毛气得一指他,声音也大了不少,“要不然我就要教一教你,什么叫尊重师长!”

陶堂主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怕你我就不做执法堂主了,你试一试……大不了我调李晓柳来做副堂主。”

老毛登时语塞,他已经得罪了一个上人和一个准上人,而李晓柳虽是初阶灵仙,却是斩杀过三个天仙的,严格意义上讲,李晓柳比言笑梦和乔任女还可怕。

更要命的是,陶堂主和东上人的关系,其实一直不错,从驱赶何家到征战磐石,两人配合得相当默契,别人进不了东上人的小院,陶堂主可是能随便出入的。

“元芳,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”老毛干笑一声,“其实我也只是不想死,那个啥,我觉得我的机缘也快到了,要争取一下。”

“我觉得,毛荣勋你的心态有点乱了,”陶堂主微微一笑,“像我现在,就是先要感受一下登仙的气息,将来用得到的。”

“我也在感受啊,”老毛轻声嘀咕一句,眼珠子却是在乱转。

乔任女的登仙,持续了两天,确实是有点影响大家听东上人讲道,很多人都是在外面有公干,匆匆赶回来的。

不过,讲道过程中,居然有两人先后登仙,带给大家的就不是不满,而是难以名状的期盼和希望——原来东上人的讲道,竟然如此地有效!

三天之后的中午,灵气团逐渐消去,大家正说明天终于可以继续听讲道了,不成想,那空中将散未散的灵气团微微一凝,不散反聚。

“有没有搞错,又来?”无数人嚷嚷了起来。

没有搞错,确实是又来了,被东上人先后敲了六记纸扇的乔任女,登仙之后,继续冲击天仙二级!

在场围观的上千蓝翔弟子,简直无言以对——连续晋阶,什么时候成了大白菜,随随便便就能做到?

但是这不可想象的一幕,还真就在他们眼前,切切实实地出现了!

老毛心里有些不忿:那俩女人的资质,其实比我还差一点,我是纯阳伴阴的弱五行体质,总比她俩要强一些吧?

事实上,他这么想,还真是错了,无论是乔任女的双阴伴阳的资质,还是言笑梦的明火暗阴资质,在上古时期,都不差于纯阳伴阴的五行。

他觉得自己强,只不过是现在气修的认知。

乔任女的第二次晋阶,只用了一天,然后她不等灵气团完全消散,就跳了起来,“哈哈,我也二级天仙了,笑梦……我就说了,咱们还要并肩作战的!”

一句话说完,她一头就栽倒在地,没了气息。

“任女太高兴了,”言笑梦倒是不以为然,她知道自己的姐妹只是高兴过度,闭了气息,于是弯腰将人抱起,“南执掌,我带她先离开?”

“又是一个二级天仙啊,”南忘留摸着下巴,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,“这个惊喜,有点超出我的意料啊。”

蓝翔派近期内第二个二级天仙出现,彻底点燃了蓝翔弟子的疯狂……不是吧,东上人居然强大到了这样的地步?

这样的时候,再多的溢美之词都是不够的,至此,“东上人讲道”,成为蓝翔派里“机缘”的代名词,后来很多人一说就是,“你运气那么好,有种来请东上人讲道!”

所以,陈太忠再次开讲的时候,基本上蓝翔弟子全部都到了,虽然初阶灵仙之下的弟子,大家都不怎么听得懂他在讲什么。

不过这无关紧要,大家只是想博一下,看能不能博到什么机缘。

至于说那些邀请东上人见证见真的人,就真的太多太多了,谁都希望被纸扇在头上敲几下,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东上人的纸扇,再没有出现过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