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七十六章 疯狂

陈太忠看一眼乔任女,不以为然地笑着摇摇头,转身走进了小院,没再说什么。

开什么玩笑,你知道混元童子功的缺陷在哪里?咱不带这么逗的,以哥们儿所知,混元童子功在风黄界早就失传了,你竟然能知道缺陷?

人之忌,在好为人师!

不过他也无意叫真,来的都是有所求的灵仙,故意说出些惊人的言语,以图更进一步的接触,这个非常正常。

而且他对这个大眼睛的女修,印象还算不错,起码是跟言笑梦在共御兽人的过程中受伤的,两女的感情也很好,言笑梦即将闻道陨落之际,她流着泪在哭喊。

他这么离开,院外的灵仙也都不敢再说什么,老毛狠狠地瞪乔任女一眼,气呼呼地发话,“乔仙子你倒是能耐大,来,你跟大家说一说,东上人需要你指点什么?”

“行了行了,”皇甫院主出声和稀泥,“乔师姐就是直来直去的脾气,有时候说话不加考虑,东上人都没在意,大家就别计较了。”

我明明可以再跟东上人说一两句话的,老毛心里煞是委屈。

你怎么确定我就不知道他功法的缺陷呢?乔任女也气得想大叫。

不过,终究是同门的师兄妹,也都是一把年纪了,不合适撕开脸面说话,大家又不想吵到东上人,也只能悻悻地离开。

可是乔任女越想越不甘心,一路跑回荣勋阁,正好见到言笑梦站在自家的石室前发呆,她走上前,一把拽住她,“言上人,你可要帮我做主!”

“哦?”言笑梦正在感怀在这石室中三十多年的日日夜夜,猛地被她拽住,忍不住眉头一扬,“你有话直说……今天你温养灵宝了吗?”

“待东易名讲道完毕,我自然会温养,难得休息两天,”乔任女大大咧咧地回答,“我有事找东易名,他不理我,笑梦你带我过去。”

“他不理你,为什么就要理我呢?”言笑梦很无奈地看着她。

“你可以感谢他助你登仙啊,”乔任女拉着她的手,使劲摇一摇,“你带上我去就行了……笑梦,两百多年的姐妹,你就忍心看我化作白骨?”

“但是……”言笑梦犹豫一下,才迟疑地发问,“你找他,打算怎么说?不会是自荐枕席吧,他那功法可是不允许。”

“我知道他功法的缺陷,”乔任女信心满满地回答。

“有没有搞错?”言笑梦也被她吓了一大跳,你这是在说什么呢?“你要这么说,我还真不能带你去了……那是混元童子功,你知道吗?”

“我知道混元童子功的缺陷,”乔任女很认真地点点头。

“你……”言笑梦无言以对,好半天才说一句,“你还是先去温养灵宝吧,啊?听他讲道,也有登仙的机会,不要自毁前程可以吗?”

“你若肯带我去,说服不了他,是我活该没有机缘!”乔任女斩钉截铁地发话,“身为姐妹,你只须带我去即可,只要做到这一点,我感激不尽……其他的是我的事,你尽力了!”

“啧,”言笑梦咂巴一下嘴巴,感觉到她不像是在开玩笑,她也有点犹豫。

不过这个事情办得不好的话,那真是辜负了东上人赐下的机缘,于是她又问一句,“你打算怎么说服他?”

“保密,那是我的事,”乔任女轻笑一声,“笑梦,只要你带我去,咱姐妹还能再相处起码七百年。”

言笑梦犹豫了好一阵,才狠狠一跺脚,“好,豁出去得罪东上人,陪你疯一次,我可是尽力了!”

“笑梦你不会后悔的,”乔任女得意地笑一声。

然而在不久之后,她就是一脸的铁青,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

言笑梦裹着她飞到了东上人的小院,言明说,新晋的天仙前来感激东上人赐下的机缘,并带来一点小小的礼物,是西疆顶尖的好茶七叶针。

此茶生于真意宗宗产云雾峰,一般修者根本弄不到,有灵石都没地儿买,就算南执掌这种身份,也了不得是蹭别人的茶喝一喝。

乔任女知道东上人爱喝茶,这是翻出箱底来投其所好,并且委托言笑梦代为转交。

然而,东上人直接拒绝了两人的求见,并且要守门的穆珊传话:有什么话,明天讲道的时候可以说,现在休要聒噪。

居然被拒绝了?乔任女傻眼了,明天讲道的时候,我怎么敢跟人说起混元童子功?

不过她不是个轻易服输的性子,“走,去谷中等候,反正咱们是要听讲道的,笑梦你去不去?”

“我当然要去,南执掌还在听,我怎么敢不听?”言笑梦虽然登仙,却是没有忘乎所以,“反正近期我是调整为主,无须把心思放在修炼上。”

“你的登仙庆贺仪式,也要赶紧办了啊,”乔任女提醒她一下,风黄界的修者对于登仙仪式,看得极重,毕竟是“不入天仙,终是蝼蚁”。

“那也要等听东上人讲完道之后了,”言笑梦浅浅地笑着,有心说一句“到时候没准咱俩能凑在一切,同时办”,可是想到这话万一不灵,未免有点刺激自家姐妹了。

乔任女没想这些,她眼睛一亮,“对了笑梦,你闻道的那块地方,归我用了,沾一沾你的贵气。”

“这个没问题,”言笑梦才微微一笑,马上就眉头一皱,“坏了,要快点去,晚了没准被别人占了。”

然而,她想到这一点,已经太晚了,待二人匆匆赶到的时候,才发现老毛正盘坐在那里,地上的聚灵阵才刚刚撤去,他端着一小葫芦酒,优哉游哉地喝着。

“老毛你这有点过了吧?”乔任女一见就怒了,“怎么占了言上人的地方?”

“言上人是上人了,可以到前面听道,”老毛龇牙一笑,“我坐在这里,沾一沾贵气,乔仙子,我知道你俩关系好,但是你得讲个先来后到不是?”

“这地方言上人已经让与我了!”乔任女气得眉头一竖,“既知我俩关系好,还不让开?”

“咦?这倒是奇了,”老毛似笑非笑地哼一声,“这山谷是东上人讲道之处,又不是你乔仙子私家宅院,你这么说,未免欺人太甚!”

得,就为争一块屁股大小的地方,两个九级灵仙竟然吵了起来。

不过对风黄界的修者而言,发生这种争执也很正常,修者们通常都是比较唯心的,非常迷信机缘、运道和口彩之类的。

言笑梦在此地登仙并且直接晋阶二级,若不是地方被老毛占了,估计也会有其他人来占。

因为不能动手,两人这嘴皮子官司,打了差不多半夜,最后还是言笑梦发话,“任女,养一养精神,等着听讲道吧,毛师侄他喜欢,就让他占着去。”

这话看似公允,但“老毛”变成了“毛师侄”,说明新登仙的上人心里很不爽——你且先得瑟着,待回头咱们再说。

老毛也知道她不爽,但他已经是没几年好活的主儿了,能增强一丝登仙的可能性,他就绝对不会放弃,而且他是荣勋阁的人,也不怕惹天仙不满。

当然,他若是知道,言笑梦差一点就成为了执掌,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——天仙不能奈何荣勋,执掌却是可以,即便这执掌尚未登仙。

天还未亮,谷中已经满是黑压压的弟子,在场的人已经过千,甚至有游仙弟子都来听讲,不过执法堂没什么反应——南执掌已经说了,想来的就来,不予阻拦。

不过后面来的弟子,只有听的份儿,没有提问的资格,有资格提问的,都是随着东上人征战磐石的——这是任务的奖励,必须跟后面弟子区别对待。

时间一到,陈太忠前来讲道,他并没有分析言笑梦因何能登仙,就是接着前几日的话题,继续讲述。

不过讲完之后的提问环节,不少人对言笑梦的登仙提出了问题——他们也想知道,她怎么就如此轻易地登仙。

陈太忠回答得也很明白,言上人走错了路,只想着循他人登仙的经验,自家也那样登仙,殊不知,每一个个体都是不同的,“……第一天我就说过,牢记总纲,过于细化的话,有时候是一种阻力。”

“简单地说,言笑梦的资质不算太好,走细化之道,方向错了的话,登仙太难,所幸她根基深厚,平日里修炼不辍,很注重心性的培养,才会有这样的奇迹出现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他心里清楚,言笑梦的资质,在蓝翔都是数得着的,那些真正资质较差的,到了她那样的岁数,就算得了混沌混元真炁补足根基,登仙也极难。

他这么品论,言笑梦就笑吟吟地听着,没有丝毫的不满。

“我们荣勋阁,都非常注重心性的培养,但是为何我就抓不住闻道的感觉呢?”老毛举手发问。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能问出这种问题来的人,你说自己心性好?”

众弟子闻言哄堂大笑,老毛被弄了一个大红脸。

“东上人,”一个年轻的九级灵仙举手发问,“那您又是怎么帮言上人摆脱闻道之陨的呢?”

这个问题一提出,不少人都竖起了耳朵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