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七十五章 泄密

“啧,”言笑梦又无奈地咂一下嘴巴,想一想之后才发话,“你能保证,不跟别人说吗?哪怕是南执掌!”

她是得了东上人的警告,但是东上人只是不让她把所见所闻说出去。

然而,言笑梦对上古气修的知识,掌握得非常扎实,她甚至没兴趣说出自己的所见所闻。

因为她直接猜到了东上人使用的是什么手段——混沌混元真炁,重塑根基!

错非如此,不能解释她如何在度过闻道之陨的同时,快速地重塑了根基。

这个事情的性质,她非常清楚有多么严重,因为她很了解上古气修!

混沌体质的修者,修习了上古大名鼎鼎的混元童子功,才能生出混沌混元真炁。

所以她对东上人的景仰,是发自内心的,不是因为混沌体质的难得,只说能修成混元童子功的,就无一不是有大智慧、大毅力之辈。

而这样的一个气修出现,足以改变整个风黄界气修的现状,尤其是东上人是如此地年轻,悟真不是问题,甚至可能证真。

说出这个事实,后果太过严重,哪怕乔任女是她的生死之交,是可以让她放心地把后背交出去的人。

但是坐看乔任女陨落,也不是她能坦然接受的,尤其是东上人又提出,还有三个登仙的可能,此刻她心里非常地矛盾——我不能害了恩人,可是又怎么能坐看姐妹陨落?

所以,当乔任女把话说到这个地步,她也只能提出——你不许跟南执掌说!

乔任女听到这话,也愣住了,她身为荣勋阁的一员,对蓝翔的忠诚是没有问题的,同时,她对自己的师尊,也是相当地尊重。

好半天之后,她才问一句,“为什么?”

“不要问我为什么,”言笑梦轻叹一声,“你只说,你答应不答应!”

乔任女愣了好一阵,才脑洞大开地问一句,“东上人……是魔修?”

“比魔修还可怕,”言笑梦轻喟一声,“他的存在,是个禁忌话题!”

“会对蓝翔不利吗?”乔任女又问一句。

“这个倒不会,”言笑梦摇摇头,“只会对蓝翔有利,但是对非气修的人来说,太碍眼了!”

“那你说吧,”乔任女拿定了主意,“只要不会对派里不利,我不跟那老太婆讲!”

言笑梦沉吟半晌,终于缓缓地吐出六个字,“混沌混元真炁!”

“啊?”乔任女登时就愣在了那里,她和言笑梦都是蓝翔前两代弟子,对上古气修的认识,比现在的弟子强很多,听到这六个字,真的无法不震惊。

“你该知道,我为什么如此忌讳了,”言笑梦一甩袖子,纵身离开!

“这也……未必比魔修还可怕啊,”乔任女低声嘟囔一句,身子往旁边一蹿,就要去藏书阁。

“砰”一声大响,她直接撞到了一个什么物事上,只觉得头晕眼花,身子不住地晃悠,“谁啊,找死吗?”

她的面前显出一人来,一脸痛苦地揉着额头,目光冷厉。

“哦啊,”乔任女面色一整,苦笑着点点头,“师尊……您怎么会在这儿?”

“是啊,我这个老太婆,不该这么碍眼的,”南忘留面色不善,冷哼一声,“反正你眼里,没我这个老太婆。”

“师尊,这是误会啊,”乔任女吓得登时就跪下了,心里也是异常地委屈——我怎么能想到,你老人家堂堂一派执掌,也会隐身听墙根呢?

“你能以派里为主,师尊饶你这一遭,”南忘留一边痛苦地揉着额头,一边发话,“那六个字,不要跟任何人讲,师尊早知道他是怎么回事,正经我知道的,你们都不知道。”

“谨遵师尊谕令,”乔任女站起身,逃也似地走了。

“嘿嘿……铁裆童子功?明明是混元童子功!”南忘留站在那里,愣了好一阵,才轻笑一声,然后她倒吸一口凉气,又揉一揉自己的额头,“这混蛋,每次跟踪他,都要碰头。”

“疼死我了,也不知道任女这小家伙,脑袋是怎么练的!”

乔任女去藏书阁干什么?自然是去找东上人求机缘。

然而,来到东上人小院门口的时候,她直接傻眼,四五个高阶灵仙在院门口站着,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,还有七八个初阶、中阶灵仙,正围着一个淡绿衣衫的少女,七嘴八舌地问着什么。

小院的门倒是开着,门口站着一个身着藕色衣衫的少女,面无表情地看着门外。

乔任女抬脚就想往院子里走,可是看到荣勋阁的老毛也无所事事地站在门外,她犹豫一下走过去,“怎么不进院子?”

“进院子……你在开玩笑吧?”老毛白她一眼,“不见有把门的?惊扰了东上人,你承受得住后果?”

把门的藕色衣衫少女,只是初阶灵仙,但是这些高阶中阶灵仙,又有哪个有胆子乱闯?

“那你们候在此地,也是无用啊,”乔任女眉头一皱,越发地奇怪了。

“待东上人回来,打个招呼总是可以的,”旁边的皇甫院主笑眯眯地接话了,“上人若有心情,没准会为我等解说一二。”

“啊?”乔任女闻言一愣,“他没有回来?”

“他刚才在哪儿?”这次,倒是其他的高阶灵仙七嘴八舌地发问了。

“刚才在执掌大殿,谈论言笑梦登仙之后的安排,”乔任女倒是不怕说这个,“可是我看他走了啊。”

“东上人最近似乎在习练刀法,”有个站在远处的中阶灵仙,怯生生地接话。

“晚上他总是要回来的,”尖嘴猴腮的老毛发话,“倒是乔上人你跟言笑梦关系那么好,不去找她问询机缘,反倒来这里找东上人,有些可惜。”

我是问询了才来的!乔任女心里冷哼,却绝对不会说出实情,只有最多三个名额,这时候,也不能怪她对不住同门了。

如果可以不死,谁愿意死?

所以她苦恼地叹口气,“既然是如此,那我陪你们一起等吧。”

“你不会是已经知道什么了吧?”皇甫院主狐疑地看着她。

“小皇甫,你怎么跟师姐说话呢?”乔任女眉头一竖,冷冷地发问,“看来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你们等得,我就等不得?”

别看别院院主在蓝翔也算号人物,但是跟进了荣勋阁的人比起来,还差了很多,乔任女的年纪和修为都超过他,当年的半步天仙,可是没有少欺负过这个小师弟。

皇甫院主登时就不敢再说话了。

众人等到天色微微发黑,才见到一道人影自远处电射而来,在院门口落下,正是东易名上人。

陈太忠的心情不是很好,自打晋阶七级天仙之后,他一直在习练第五式刀法,刀法是超出寻常的威猛,但是再也找不到跟月古芳对战时,那种化身为刀的感觉。

此刻的他已经不是修炼初哥,自然猜得出那种感觉可能只是突破时的顿悟,但是他非常享受那种感觉,就总想再找回来,因为他觉得,不在那种状态下,刀法的效果可能没那么好。

当然,这只是他的感觉,未必正确,最好是能再跟楚惜刀切磋一下,才能最终确定。

此刻的他,终于有点明白,小刀君为何热衷于四处寻找对手打斗,所谓刀道之友,真的能帮助本体认清一些东西。

看到自家小院门口又是一群人,他摆一下手淡淡地发话,“明天继续讲道,如有疑问当众提出,大家都把心思用到修炼上去,在这里等着算什么?”

“东上人,我有家传的气修修炼心得,想请您指点一二,”老毛赔着笑脸回答,“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方便?”

他是荣勋阁的看门人,平日里绷着脸铁面无私,偶尔跟人开个玩笑,原则问题上却从不含糊,居然也有赔着笑脸求人的时候。

不过旁边的人也无心笑他,大家都是一样的心情:寿数差不多了,还想登仙,敢不端正态度吗?

陈太忠上下看他一眼,“东西留下,人离开,不想留也随你……其他人还有什么事?”

老毛闻言一愣:我想要你指点我,不是来奉献东西的啊。

但是下一刻,他就反应了过来,这是他在求人,不是别人求他,所以很干脆地双手递上一块玉简,“东上人多指教。”

陈太忠随手将玉简收了,他对气修的修炼心得,还是很感兴趣的,当然,这不是他要强行索取,看完之后,他自然会换给对方。

而且,促使他收取这块玉简的,还有别的理由。

老毛奉送了一块玉简,其他人却是没准备什么,只能讪讪地站在那里,这时,乔任女犹豫一下,走上前来,“东上人,我知道您修炼的功法的缺陷在哪里,可否密谈?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好悬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“乔师姐你莫要胡言乱语,”皇甫院主蹭地蹿上前来,挡在了她的身前,脊背对着她,面却是冲着陈太忠。

他一边拱手,一边苦笑着发话,“东上人见谅,乔师姐这人爱开玩笑,本性还是很好的。”

“皇甫师弟你让开,我在说正经的呢,”乔任女老大的不高兴了,总算是看在他有意维护自己的份儿上,她没有暴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