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七十四章 万年朱果的纠结

撇开言笑梦和乔任女的对话不表,近几日的蓝翔,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狂热中。

被判定铁定登仙无望、甚至进了荣勋阁的言笑梦,竟然在东上人讲道之时顿悟,一举登仙,而且登仙之后,马上再次晋阶,这样的奇迹,太容易令人躁动了。

之前李晓柳的表现,已经足以让大家啧啧称奇,但是相比言笑梦的奇迹,就不值得一提了。

东上人此人,到底还能创造多少奇迹?这是大家都想知道的。

这一段时间里,藏书阁人满为患,弟子们都在翻阅关于上古气修的典籍。

而南执掌不堪其扰,很多人想去旁听讲道,更有人打听东上人的底细。

就连陈太忠的四名侍女,也遭到了诸多弟子的狂轰滥炸——东上人平日里,到底教授了你们一些什么啊?

而蓝翔别院的皇甫院主,更是直接表示,这个院主我不想当了,我在别院里呆了整整五十年,轮也轮到我回蓝翔休整了。

他不想做院主,自是想跟在东易名身边,好随时请教,但是其他人也不傻,派里有东上人,谁还愿意到派外坐镇?

因为言笑梦登仙一事,东上人的讲道受到了影响,他不想再换别的地方,所以就推延几日,这几日中,蓝翔上下奔走的人,实在太多太多。

言笑梦做一下清洁,又换一身衣服,携着乔任女来到了执掌的大殿。

她换的依旧是白衫,因为登仙的缘故,整个人显得越发清丽脱俗、飘逸出尘。

她冲着南执掌深施一礼,“见过执掌大人……呃,见过东上人。”

合着陈太忠也坐在大殿的一角,端着茶杯轻啜着。

“不用多礼,既然已经登仙,无须大礼相见,”南执掌一摆手,“言上人请坐。”

“弟子不敢相望蓝翔栽培之恩,”言笑梦一拱手,却不着急落座。

这个态度是很端正的,南执掌见她本分,笑着回答,“无须感激派里,两者本为一体,这样,你给东上人斟一杯茶吧。”

言笑梦走到一边,恭恭敬敬地为陈太忠斟茶。

陈太忠也没有拒绝,只是淡淡地问一句,“暗伤……都好了?”

“都好了,”言笑梦放下茶壶,又深施一礼,“多谢东上人垂青。”

“算了,那也是你的机缘,”陈太忠一摆手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坐吧。”

南忘留要她坐,她还能推辞一番,但是东上人要她坐,她确实连推辞的胆子都没有,闻言紧走两步,坐到了一张椅子上。

“原本这段时间,该是让你静修稳定境界的,”南忘留见她坐下,缓缓开口,“但是派内事务繁忙,有些章法须得定一下。”

言笑梦点点头,表示自己理解,派里出了天仙,肯定是要有一番忙碌的,权力范围的划分,司职范围的界定,这都要定下来。

不过……这应该不用着急吧?她能在陨落之前登仙,就觉得此生已然无憾,至于派里划给她什么,她一点争执的心都没有,“听凭执掌吩咐。”

“你已然登仙,一个长老的名额是跑不了的,”南执掌先亮出了底线。

这个是无须争执的,言笑梦笑着点点头,“笑梦会尽到长老的职责。”

“但是,我不想让你做长老,”南忘留眉头微微一皱,“我找你就是商量此事,你来做执掌吧,我做长老……未来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言笑梦登时傻眼,有没有搞错啊,让我做执掌?

“我执掌蓝翔这么多年,也累了,该是静下心修炼一番了,”南忘留很干脆地发话,“对于你,我是非常了解的,也是相当信任,你都已经登仙了,不会让我这个老太婆再撑下去吧?”

“我觉得自己没有做执掌的能力,”言笑梦摇摇头,很干脆地拒绝,“派里要我出力,这个绝对没有问题,但是做执掌……我没能力。”

“我做执掌的能力是天生的?”南忘留眉头一皱,很不高兴地发话,“你们一个个地勇猛精进,我就没资格安心静修?”

她这番话不是试探,而是发自内心的,看到言笑梦登仙之后接着晋阶,别说皇甫院主了,对她的触动也很大,以后多跟陈太忠接触,没准还有悟真的机会。

相较而言,这执掌一个劲儿地做下去,除了有点权力,还有什么其他意思?

“弟子不敢这么想,”言笑梦吓得站起身,又施一礼,“但是这个……我只会打打杀杀啊。”

她并不是不想做执掌,但是眼下既然三百岁不到,就天仙二级,她也生出了悟真的心思,而且,她掌握了东上人的一点小秘密,对她而言,成就真人真的不是梦想。

“遇到不懂的事,你可以来问我,我会大力支持你的,”南忘留沉着脸发话,她是铁下心思想推掉这个执掌了,“刚才还感谢派里的栽培,现在就推三阻四,不肯承担重任?”

言笑梦无言以对,只能不住地施礼,“弟子并无此意。”

“南执掌,你不用勉强她了,”关键时刻,陈太忠出声发话,“换执掌要经上门的认可,派里多了一个天仙,就多被人猜忌一分,现在的蓝翔……最好以低调为主。”

“东上人明鉴,”言笑梦再次深施一礼,然后缓缓坐下——她终究是天仙了,礼数到了即可,一直站着也不是回事。

“嗯?”南忘留若有所思地看着他,想了一想之后才发话,“你觉得咱们不说,上门就不会知道吗?”

就算蓝翔的保密手段再强,有些东西也是不可能保得住密的,蓝翔弟子中有人登仙,还有无数人围观,这样的秘密,怎么可能保得住?

“他们知道又怎么样?蓝翔五天仙的名额,目前只占了三个,谁又能说什么?”陈太忠眉毛一扬,淡淡地发话,“咱们内部安排,根本不给他们过问的机会。”

这么做确实是很低调,蓝翔有人登仙了,但是没超过五个天仙,就没必要特意通知上门,上门就算想过问,也缺乏理由。

但是这时,蓝翔若是想换执掌,就等于直接把借口送到了白驼门,人家就可以公然过问——换执掌可以,但是这个言笑梦,不是马上要陨落了吗?

她是怎么晋阶的呢?还一升就是两级?背后有没有什么蹊跷啊?

南忘留闻言叹口气,她当然知道他说得有道理,但是同时,她也真的不想再当这个执掌了,所以才刻意忽略了这个环节。

现在听他这么说,她忍不住说一句,“过问就过问吧,随便编个理由,有我扶持言上人,保证百年之内,蓝翔会成为白驼第一大派。”

陈太忠白她一眼,“随便编个理由?你说得轻巧,第二个、第三个登仙的人出来,你又编什么理由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南忘留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直勾勾地看着他,“你再说一遍?”

陈太忠端起茶杯,慢悠悠地喝茶,眼皮都不带抬一下的。

南忘留愣了好一阵,才又问一句,“这就是你征讨磐石之前说的……要给我的惊喜?”

陈太忠还是不回答,只是慢吞吞地喝茶——这确实是他承诺的惊喜,不过身为万年朱果,纠结郁闷一下,总是可以的吧?

“你们几个……退下,”南忘留看一眼大殿里的数人,沉声发话。

“不用让他们退下了,我走,”陈太忠站起身,向殿外走去,“我觉得,蓝翔如果出现第六个天仙的话,再换执掌也不迟!”

说话间,他就走出了大殿,纵身一跃,就消失在了远方。

南忘留先是一怔,然后很快地回过神来,抬手一指殿中的数人,“你们几个……如果今天的事有人传出的话,后果自负!”

“谨遵执掌谕令,”言笑梦第一个反应了过来,她微微一躬腰。

其他人见状,也纷纷效仿。

“你个小丫头……言上人,你真是好大的机缘,”南忘留似笑非笑地看着某人,然后又悄悄地冲着乔任女使个眼色。

蓝翔从现在的三天仙发展到六天仙,也不过是三个登仙的名额,她没理由不暗示一下自己的徒儿——你和言笑梦关系那么好,这个机会,须得抓住了。

胳膊肘从来都是向内拐的,哪怕南忘留是一派的执掌,她的心里也有个远近。

乔任女的一番心思,全在登仙上,刚才东上人的话,她是听得明明白白。

还有三个登仙名额?我去,这个机会,我必须抓住了!

所以,在走出执掌大殿的时候,她死死地拽着言笑梦不放,“言上人,言师叔……你得给我一条活路啊。”

“任女……你这么说,就没意思了,”言笑梦这新扎的天仙,面对昔日的姐妹,也只有报之以苦笑了,“有话好好说行吗?”

“我可以好好说,怕的是你不跟我好好说啊,”乔任女的情绪,明显有点激动了,“我刚才问你得了什么机缘,你不肯跟我说。”

“啧,”言笑梦咂巴一下嘴巴,苦笑一声,“当日东上人拯救我于闻道之陨时,要我不得外传……我敢违背吗?”

“问题是,现在还有三个名额,”乔任女一脸幽怨地看着她,“我不称你言上人……笑梦,这个机会抓不住,是我的问题,但是你不给我这个机会,那就是你不仗义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