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七十三章 又晋一级

上古气修?南忘留很敏锐地抓住了这四个字:难道言笑梦登仙,走的是上古气修登仙之路?

不过很显然,这个问题她不合适问,否则陈太忠也没必要布设幻阵了。

于是她微微地颔首,“我马上去安排。”

事实上无须她安排,言笑梦登仙的响动,已经惊动了大部分在派里的弟子,因为有执法堂帮助警戒,大部分人并不能靠近,但是山谷之外,远远地围了一圈人在围观,足有五六百。

南忘留火速召集来诸长老和诸堂主,要大家安排弟子们近距离感受登仙,不过她也指出,一定要保持距离,并且严禁喧哗。

诸人都知道,对弟子们而言,这是一场难得的机缘,但是大家也有疑虑,别院的皇甫院主犹豫地表示:这会不会影响言师姐稳固境界?

“东上人说了,无妨,”南忘留微笑着摇摇头。

一听说是东上人的意思,大家登时不再做声,此刻“东易名”三个字,在蓝翔派内具有奇异的魔力,让人只会心生敬仰,而提不起任何质疑的胆量。

此前的事情就不说了,单说这次讲道,只讲了两天……还不到,注定登仙无望的荣勋言笑梦,众目睽睽之下现场闻道。

就在大家眼睁睁看着她刚闻道就要陨落之际,又是东易名,直接撵走了众人,次日黎明,言笑梦一举登仙!

现在,谁有胆量质疑东上人的话?只要有人敢吐露半点这意思,肯定有无数人冲上去揍他。

于是,诸多弟子在师长的带领下,远远地围观和感受言笑梦的登仙,这也是蓝翔创派以来,第一次大规模地组织弟子围观登仙。

以往的登仙,都是找一处僻静所在,躲开众人的关注,最多不过找二三好友远远地护法,哪里敢公开任人围观?

围观进行了足足三天,待灵气团从山谷上方渐渐地散去的时候,大家松了一口气,打算等登仙的言上人起身,道一声贺之后离开。

然而,灵气团尚未散得干净,就停了下来,然后……似乎又开始慢慢地聚集?

“太……东上人,这是什么意思?”南忘留见状,愣了好一阵,刷地从远处飞向陈太忠,着急之下,她差点喊出陈太忠的名字。

陈太忠缓缓地站起身来,走到桌边,端起茶水抿一口——这三天,他的四个侍女比较占便宜,直接可以在石台上感悟登仙的气息,不但近,而且视角极好。

有她们的服侍,陈太忠此刻喝的茶水,还是温热的。

轻啜两口之后,他才缓缓发话,“晋阶天仙二级而已,有什么奇怪的?”

“晋阶天仙二级?”祁长老正在从远处飞来,刚要落在石台上,闻言气息一抖,好悬从空中摔下来,“这这这……这就二级了?”

“很奇怪吗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“这个言笑梦基础打得极好,一直在努力修炼,一旦有了机缘,登仙之后顺便冲上二级,并不为奇。”

这话他是用一种很不耐烦的语气说的,是啊,她的机缘,万年朱果却是在哭泣。

见他情绪不高,别人就不好再说什么,倒是南忘留眼中异光一闪,又追问一句,“你是用天目术看出她能晋阶二级的?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正是因为看到,对方的灵气可能晋阶二级,他才会一直呆下去,要看一看猜测是否属实,否则他早就走了。

说话之间,山谷上方的灵气团明显地再度开始聚集,这时,就算那些低阶的灵仙弟子,也注意到了不妥,纷纷向师长请教,“这也是登仙的异象?”

师长们不能回答,登仙是没这样的异象的,但是上古气修登仙,谁又知道是怎么回事?

不多时,执掌和大长老的消息传来,原来言笑梦厚积薄发,在撑过闻道之陨,一举登仙之后,又接着冲击天仙二级。

众多弟子们,登时就惊呆了,他们相信南执掌和大长老不会骗人,但是刚刚登仙,就继续晋阶——风黄界有这种道理吗?

连续晋阶的例子,大家不是没有听说过,可那全是灵仙、游仙阶段的修者。

天仙这么晋阶,根本是闻所未闻——这样的例子可能有,但那是天仙,一般人根本接触不到这方面的消息。

而且就算灵仙的连续晋阶,也必须有天大的机缘,小一点的机缘都不行。

那么,言笑梦这次的连续晋阶,机缘又来自何方呢?

这个问题,根本不需要答案,答案就在那里明摆着。

言笑梦的第二次晋阶,又用了三天三夜,当灵气团散去之后,她顾不得稳固境界,站起身来,冲着石台的方向,深深地鞠了一躬,“多谢东上人垂怜援手,此番恩典无以为报,笑梦唯愿上人马首是瞻!”

这一躬,她鞠了好半天,然后才直起身,轻出一口气。

她说得很恭敬,然而陈太忠根本就不在石台上,这一点,大家都知道,但是不这么遥致感激,根本体现不出她的诚意。

近二百八十岁的灵仙,剩下的十来二十年,注定是要在昏暗的石室中度过了,这是她的选择,她也不后悔,但是猛然间,她竟然奇迹一般地登仙,而且一晋阶就是两级。

仅仅是能多活七百岁,就足够她欣喜若狂了,而她一晋两级,理论上就存在悟真的可能性。

这种巨大的转变,搁给那些心性不坚定的人,甚至可能直接疯掉。

言笑梦能维持住心头的喜悦,已经是一等一的定力功夫了。

陈太忠人虽然不在石台上,但是这一句道谢之后,他的声音在藏书阁方向响起,“无须多礼,还是你平日注意积累,根基深厚之故,东某不欲贪天之功。”

陈太忠是个好面子的,对方很真诚地感激,他就假巴意思地谦虚一下,不过对方若要真以为全是靠平日积累,他也不介意让对方品尝一下贪功的后果。

所以他特地留了一个小神识,在这里观察对方反应。

但是别人并不知道,他还有神识分化的手段,发现东上人竟然能隔着数十里察觉这里的情景,众多弟子又是一片啧啧称奇的感叹。

下一刻,南忘留从远处飞来,人还没有到,就先呵斥一声,“你才晋阶,先稳定了境界再说,不要胡乱走动。”

“谢执掌关爱,”言笑梦又深鞠一躬,淡淡地回答,“弟子实在欣喜得紧,此刻强行压制喜悦来稳定境界,反倒有违本心,容易埋下隐忧,还望执掌体谅。”

她虽然面无表情,但是话却说得明白——太高兴了,没法稳定境界。

“倒也是,”南忘留听得笑了起来,然后缓缓降下来,“做为创派以来,唯一从荣勋阁复出的弟子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言笑梦这次登仙,拿了好几个“前所未有”和“本派唯一”的荣誉,从荣勋阁复出,也是如此。

蓝翔从来就没有荣勋复出的例子,但是这次言仙子登仙,铁定要打破这规矩了。

蓝翔原本就奇缺天仙,而她不但登仙了,还是一登两级,未来有悟真可能,这样的弟子,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留在荣勋阁里。

“这个……我还没有想,”言笑梦嗫嚅着回答,然后轻笑一声,“还望执掌体谅,我要先去清洁一下。”

登仙之后,体内要排出不少的杂质,她一袭白衣之下,肯定也有些污垢。

“快去,”南忘留一摆手,“尽快想一想这个问题……清洁之后来找我。”

言笑梦大袖一拂,整个人腾空而起,径直向荣勋阁飞去,她虽然是初登仙,对御气飞行却并不陌生,稍稍习惯一下,就电射而去。

“笑梦你等我一下,”有人高喊一声,刷地追了上去,却是她的死党乔任女。

乔仙子紧追几步,才追上了她,一边飞行,一边侧头打量着她,“没道理啊,怎么你就登仙了?按说我的天赋和修为,都比你高的。”

“喂喂,你怎么跟上人说话呢?”言笑梦绷起脸来训她,下一刻,她就再也忍耐不住了,冰冷的脸上笑靥如花。

这一刻,在死党面前,她才能尽情释放自己的欢喜,“东上人也说了,我平日里注重积累啊。”

这一点上,她倒是没有妄自菲薄,在荣勋阁的三十年里,她除了温养灵宝,就是打坐修炼,虽然知道修炼也没有任何作用,但是索性是无事,不修炼又做什么?

正是因为无欲则刚的这种心态,她的修为依旧维持在九级巅峰,积蓄也深厚,才能破而后立,节节拔高。

修者必须先自助,而后才能“人助之”——只重机缘不重自身,那是本末颠倒。

“那恭喜你了,”乔任女脸上的笑容,有点勉强,“可惜你我情同姐妹,却只能再相伴几十年了。”

她确实是为自己的姐妹欢喜,但是想到自己也逼近了三百岁的大关,心里的失落,那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。

“这个……”听到这话,言笑梦也不好意思再笑了,虽然她心里欢喜依旧,但是想到乔任女的未来,也忍不住为她担忧。

于是她出声安慰,“小乔你莫要失望,我能登仙,也是因为受你那一问所启发,既然我可以,你当然也可以,须知你的修为和悟性,还在我之上……千万莫要让无关的事,影响了自己的情绪,失去了气修勇猛精进之心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