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七十二章 奇迹出现

眨眼之间,谷中的灵仙纷纷地向外跑去,有驾着飞行灵器离开的,也有人用缩地成寸的步法,还有人凄惨一点,使用的是聚气缩地,这就要慢一点。

不过既是同门,总有人伸出援手,而南忘留和祁鸿识更是留在最后,才施施然飞走,见到跑得慢的弟子,直接裹起来带着。

眨眼之间,原本四百多人的山谷,就变得空荡荡了。

陈太忠叹口气,随手丢出一个幻阵的阵盘,一步踏进去。

乔任女是离开了,但是她心系姐妹,不想就这么走了,于是离开之后,又悄悄地折返,来到山头处,看那东易名要如何行事。

看到此人摆出幻阵,并且走了进去,她气得狠狠一握拳头,“不装神秘会死吗?”

“乔荣勋,你好像并没有离开,”一个声音从她身后冷冷传来,“真当我这执掌的刀不快?”

“这个……我是担心笑梦嘛,”乔任女干咳一声。

其实她并不是很害怕南执掌,荣勋阁的人,是把余生都献给派里了,他们不怕任何强势的人,大不了是个死,区别只是早死两天和晚死两天。

事实上,荣勋阁的人,忠诚度是极高的,能进荣勋阁,都是经过仔细审核过的。

不是说绝对没有人叛派,但是可能性微乎其微,荣勋阁甚至有一桩极其变态的权力:若是所有荣勋一致认为,长老甚至执掌发出的是“乱命”,那么有权拒绝听从!

乔任女不怕南执掌,但是终究是被人捉了现行,难免尴尬,然而下一刻,她眼珠一转,“执掌你这不是也偷偷回来了吗?”

“我是来捉你的!”南忘留气得哼一声,她原本想悄悄偷看,就像偷看陈太忠和楚惜刀一战一般,但是见到幻阵,也是很扫兴。

所以她把气出在乔任女身上,一把将人拎起来,转身就走,“小家伙越来越放肆了啊。”

“师尊,人家都没几年可活了,”乔任女可怜巴巴地看着她,“我真的是担心笑梦。”

合着她还是南忘留的徒弟。

“那也离得远点看,东上人真是脾气不好,”南执掌叹口气,人非草木谁能无情?她弟子的所作所为,真的对得起蓝翔了,这孩子的余生,还要在阴暗的石室里孤独地度过……

陈太忠走进幻阵,无视那些暴躁的灵气,一抬手,按上了白衣女子的百会穴,缓缓地注入自己的本命真炁。

他情绪的暴躁因此而来,他修习的混元童子功的本命真炁,可以帮气修稳固根基。

确切地说,是混沌体质的气修,若修习的是混元童子功,此人的本命真炁,对其他打算修炼气修的人来说,是无上的补品。

这真炁名为混沌混元真炁,资质差点的修者,如果能得到一点真炁,足以毫无阻碍地打下根基。

南忘留昨天说的话,也是这个意思,上古时期,有些气修资质不好,但是能得了混沌混元之气的话,打根基毫无问题。

但是混沌混元之气的难得,简直可以跟鸿蒙紫气相媲美,都是天地初开之际,才能采集到的,难度实在太高。

所以上古气修想出了变通之法,找些有混沌体质的人,修习混元童子功,用混沌混元真炁,代替混沌混元之气,两者的效果有些差别,但也不是很大。

当然,混元童子功也是相当难修炼的,不是所有混沌体质的人,都能修得有成,而其他体质的修了混元童子功,稳固根基的效果就要差很多很多。

甚至不如现在的气修,用一些其他变通手段打根基。

陈太忠是在蓝翔看书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的本命真炁,有如此神奇的效用。

然后他登时就纠结了:这是为难人呢?还是难为人呢?

气修的本命真炁,是异常宝贵的,比精血还要宝贵得多,要不然南忘留给隆山二长老下精血身禁气锁的时候,也不会那么咬牙切齿了。

陈太忠一直在为自己要不要牺牲些许本命真炁而纠结,要知道蓝翔的弟子上千,一人给一点儿,十个他也不够大家分的。

今天言笑梦见真,他通过天目术看得明明白白,这女人的修为,足以支持她晋阶,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她的根基不稳,阴阳失衡,而见真、证真之类的时候,是最考验根基的。

这种情况,他输入一些本命真炁的话,对方正处在登仙之际,改容易貌、重塑形体甚至易骨更髓,都是轻而易举的,完善根基正当其时。

言笑梦在追求登仙机缘,听东上人的讲道而幡然醒悟,这便是机缘,而东上人身怀混沌混元真炁,这更是天大的机缘。

但是然而可是怎奈,这个机缘……不是陈太忠想要的。

“武侠小说里都说,吃了万年朱果是幸运,”陈太忠嘟囔一句,他觉得自己有点委屈,“万年朱果肯定不这么认为。”

他甚至都有点不想出手,不过,对方既然熟稔上古气修的门道,这让他生出一点好感,而对方是因为跟兽人相争,绝了登仙的机会,这也令他感到钦佩。

所以,当乔任女试图用“兽人来袭”的理由唤醒她时,陈太忠就不能袖手旁观了——再黏糊下去,还算个爷们吗?

南忘留和乔任女不敢在山头上偷看,就只能山坡另一边默默地等着,一直等到天色大黑,也没感觉到山谷里有什么变动。

不过两人倒是能感觉到,那暴动的灵气,似乎是渐渐地平和了——起码谷中再没有灵气波动的异象。

事关一个即将登仙弟子的死活,就算天色大黑了,南忘留也没有回去,而是在原地默默地打坐,直到后半夜,她才能全神贯注地进入修炼状态。

然而,天蒙蒙亮的时候,她被乔任女推醒,“师尊,你看……你看,这是登仙吧?”

南忘留睁开眼睛,抬眼望去,只见厚厚的一个灵气团,笼罩在山谷之上,方圆几近一里地,而灵气团的中央,那俨若实质的灵气,隐约间居然幻化做一道白色的光柱,直指地面。

这光柱粗有两尺许,若有若无,直视的话根本发现不了,用眼角的余光才能感受到,不过用神识一探,就可以知道,光柱中的灵气,跟外面的灵气,大不相同。

“果然是登仙!”南忘留刷地就站了起来,眼中有晶莹的泪光闪现,“登仙柱……笑梦终于扛过去了!”

话是这么说,但是事实上,她心里非常清楚,这跟言笑梦的关系不大,若不是有陈太忠出手,最迟昨天下午,大家就可以看到一个巅峰灵仙的闻道之陨。

关心这里的,远远不止他师徒二人,言笑梦在听讲时闻道的消息,早就传遍了整个蓝翔,大家在纷纷感慨东上人讲道能力的同时,也在好奇:言笑梦是否真的能登仙?

言仙子在蓝翔弟子中的口碑不错,事实上,昨天下午,整个蓝翔派里,都在述说她昔年的种种事迹,她虽然进了荣勋阁,但是知道她事迹的人,还是非常多的。

当然,大家更关心的是,东上人是否能制止一个灵仙弟子的闻道之陨!

所以有不少人在远远地观望着山谷,南忘留师徒发现异样的时候,旁人也发现了。

派里终于要多出一个天仙了!弟子们欢呼雀跃的声音,传得很远很远。

而这光柱,到了下午还没有散去,这时就有人着急了,于是有人灵机一动,钻禁令的空子,驾着灵器高高飞起,远远地在山谷外,俯瞰山谷中的情形。

此时的东上人已经撤掉了幻阵,在石台上闭目打坐,而聚灵阵内的言笑梦,神情已经不复昨日的狼狈,正在阵中盘膝而坐,气定神凝地修炼着。

此刻的她,相貌和形体上,有些微的变化,但是更多的变化,却是体现在一种感觉上,原本容貌清丽的她,越发地飘逸出尘了。

别人会变通,南忘留也会跟着变通,她高高地飞起,待看清谷中情形之后,知道尘埃已定,于是直接飞进谷中,落到石台之上。

“成了?”她小心翼翼地发问。

“这是亏得她平日里注重积累,”陈太忠耷拉着眼皮,淡淡地回答,“而且她的资质不差,否则的话,我也无能为力。”

“会不会有些勉强?”南忘留问一句之后,马上又补充一点,“我是说,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?比如说影响寿数什么的?”

“不会,”陈太忠淡淡地摇头,也懒得多说。

此刻的南忘留,真的是心痒难耐无比地好奇,她很想问一问,你是怎么做到的,但是她知道,这是绝对不能问的。

沉吟片刻之后,她才又问一句,“我可以派人保护这里,咱们换个地方讲道成吗?”

陈太忠想一想之后才回答,“其实,大家可以远观一下她的登仙过程,这也是一桩难得的机缘,对弟子们的成长,很有好处的。”

南忘留眉头一皱,小心地提出了异议,“可是,笑梦虽然已然登仙,但现在正在稳固境界,这么做是否会影响她的修炼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“上古气修,在战场上强行登仙的也不少,哪里有那么娇气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