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七十一章 闻道之陨

陈太忠的回答,说得好多人面色微红。

蓝翔这近百年收弟子,强调的是有教无类,也就是说,只要资质尚可的,就收回派里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受资源和名声所困,蓝翔挑选弟子的范围,比一般宗派小得多。

在座的很多人,资质只能说是尚可,搁在上古气修时代,根本没资格做气修。

所以他这话,相当于是得罪了不少人,不过他不在乎,这原本是实情。

“我说两句,”南忘留见状,举手站起身,“资质不好固然是难题,但是上古气修中,资质差的少吗?不修混沌,可以修道义气血,或者养浩然正气……”

“东上人的回答固然无情,但是资质真的是问题吗?气修不修外物修自身,如果你自己都认为资质不行,要放弃了,还做什么的气修?”

说到这里,她看他一眼,“东上人,我说的可对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一笑,南执掌此言深合他的心意,做气修,没有一颗勇猛精进的心是不行的,只不过他没有说出来,要听者自己感悟,哪曾想南忘留直接点出来了。

“其实,气修入门,还有别的取巧法门,这也是上古气修里言明的,只是目前的条件不允许,”南忘留又看他一眼,“东上人心里也知道……所以大家无须顾虑这个。”

陈太忠听了她这句话,真是连点头的兴趣都没有了——他为这个事儿,已经纠结很久了。

最早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他是极其地不爽,没过两天,隆山派不知道死活地撞上来,被他简单粗暴地打爆一人,又直接拿下了二长老和闻堂主。

接下来的问题,大多就非常简单了,有人甚至提出上古气修已经做出解释的问题。

提问的人,是很郑重地提出的,很显然他并不知道,自己提出了一个不允许问的问题。

也就是说,现今的气修,很多都不去琢磨上古的资料了。

陈太忠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淡淡地看着对方,他并不是特别生气,他的心里更多的,是浓浓的悲哀。

“去藏书阁,看《洪铁晋阶心得》,”此时,一个略带一点沙哑的声音响起,“《啸沧海札记》里,亦有记载。”

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荣勋阁的白衣女子言笑梦,她面无表情地发话。

提问的弟子冲东上人深鞠一躬,又冲言笑梦点点头,脸色通红地坐下了。

此人出来献丑之后,提问的人登时就少了许多,大家都不敢再随便问了——很明显,东上人对这个问题,是非常不爽的。

到了中午,陈太忠直接凌空飞走,这时,谷中的弟子们才开始纷纷地议论了起来。

今天的讲道,大家的感觉都极为新奇,东上人的思路和着眼点,大异于现在气修们流行的认知,可是若说人家说得不对,谁都没有这个资格。

“我不回荣勋阁了,在这里坐等明天的讲道,”言笑梦对乔任女说道。

乔任女也点点头,“我也等,此人当有真才实学。”

她可是蓝翔派昔年翘楚人物,半步天仙,别看遭遇了坎坷,但她的眼光是极高的。

她俩代表一种心态,还有人却是找上了南忘留,“执掌,东上人今年多大岁数?”

这是属于有八卦心的,当然,这个问题并不完全是好奇,东易名若是极为年轻,那么就说明此人的言论更加可信。

南执掌本不欲回答,但是好几个人这么问,她觉得完全回避也不好,会影响大家的信心,于是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比你们想像的要年轻。”

“那他跟陈太忠的修炼速度,哪个更快一点?”终于,一个剑眉朗目的年轻弟子,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
上古气修陈太忠虽然是崛起于东莽,成名于中州巧器门灭门一战,但是位于西疆的蓝翔弟子,很多人遥奉其为偶像。

南忘留看这弟子一眼,嘴角抽动一下,“你们有这闲情逸致,还是去藏书阁多看看书,省得到时连提问的胆量都没有。”

“是啊,”几个弟子闻言,拔脚就走,有不少人往日里确实忽略了上古气修的东西,现在发现不妥,就算临时学习,也总比不学强。

当天,藏书阁人满为患,南忘留破例宣布,藏书阁开放到子夜。

第二日上午,陈太忠又准时来到石台,为大家讲述上古气修之道,这天的人数又有所增加,不过既然南忘留没表态,他自然也就不说什么。

讲道完毕之后,又是提问时间,这次乔任女第一个举手发问,“东上人,所谓‘外白里黄,河车运转’已然圆满,并未得外物相助,奈何久不见真,该当如何?”

“这个问题我来回答,”南忘留举手站了起来,乔任女的问题,是现在气修修炼所造成的困惑,上古气修里没有这么细的现象。

而恰恰的,她从陈太忠那里,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,“东上人曾经有言,上古气修,从来只有玄珠游赤水,并无赤水裹玄珠!”

乔任女愣了一愣之后,才反应过来,这个不相干的答案,到底是在说什么,于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谢执掌点拨。”

接下来,她闭目冥思,而其他人的问题,依旧在继续。

不知不觉间,眼瞅着到了中午,乔任女正在冥思,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张开眼睛一看,登时大惊失色,“笑梦……你!”

言笑梦也在闭目而坐,但是眉头紧皱,似乎在抵挡着什么,而她身上的气息极度紊乱,忽而极其强大,忽而跳动不停,又忽而气息全无,就像个死人一般。

“嗯?”陈太忠扭头看去,紧接着,越来越多的弟子侧头看过去。

然而,言笑梦紊乱的气息并未中止,而且状态越来越明显,未几,连她身边的灵气,都剧烈地波动了起来。

随着灵气波动越来越厉害,言笑梦脸上的表情,也越来越痛苦,豆大的汗珠不住地从她身上滑落,身体在剧烈地颤抖着。

“所有人禁止喧哗,”南忘留果断发话,“其他人退开,元芳布吸灵阵,再布聚灵阵。”

吸灵阵也是修炼的一种灵阵,不过跟聚灵阵不同,不是聚集外界的灵气,而是将布阵的灵石转化为灵气,这个阵不难布,但是消耗极大。

灵石和灵晶转化的灵气,并不能完全被修者吸收,很大一部分消散在天地间了,根本不是败家的行为,其性质,约等于地球上的烧钞票取暖。

修者直接吸收灵石,都比布这样的阵有效得多,但是有时候,修者无法主动吸收灵石,那么这个阵可以摆出来,是彻底的应急性质。

南忘留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,因为她看出来了,言笑梦是在见真中,跟蓝翔再多一个天仙相比,些许灵石算得了什么?

吸灵阵很快就布好了,然后在吸灵阵的外围,开始布设聚灵阵——蓝翔也有修习阵法的弟子,布设这种简单灵阵,造诣比东上人强不少,倒是无须他出手了。

然而,阵法虽然布设成功,阵中的言笑梦却越来越痛苦,气机越来越暴烈不安,而整个人的神色,是越来越萎顿。

陈太忠打开天目术,细细观看半天,轻喟一声,脸上阴晴不定,他低声嘀咕一句,“生机开始流失。”

“闻道……之陨?”大长老祁鸿识低声发话,脸上是异常痛苦的表情。

风黄界里,晋阶失败的例子极其多,大部分是失败了之后,很难再晋阶,也有人强行晋阶不成,身体大损或者走火入魔而陨落。

其中有一种陨落,叫做闻道之陨,大概就是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”的意思,特指那些已经过了晋阶年龄的修者,在机缘巧合之下,碰到了见真、悟真或者证真的门槛。

这样的时候,晋阶的风险极大,十有八九要陨落,所以叫做闻道之陨。

“啧,”南忘留痛苦地吸一口气,两手握拳,指甲深深地刺进了掌心中,却丝毫不觉得疼痛。

登仙的过程,没有人帮得上忙,大家再是痛心,只能默默地看着,甚至不敢大声说话。

猛然间,乔任女大喊一声,“笑梦,兽人杀过来了,你快醒来啊!”

二百多岁的人了,这一刻,她的脸上涕泪横流,“我需要你帮助啊。”

见真中的言笑梦,气息越发地紊乱了,生机流失得更快了。

唉,陈太忠心里暗叹一声,沉声发话,“在场所有的人,都给我离开!”

“嗯?”南忘留扭头看他,她的眼中的泪水,也是要堪堪地掉下来了,这不是她脆弱,身为一派的执掌,眼睁睁地看着弟子在面前陨落,却帮不上忙,有比这更痛心的事吗?

“都离开!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发话,他的心情非常糟糕,语气也非常不好,“我难得讲一次道,怎么能让有人在我面前闻道陨落?这也太不给我面子了。”

南忘留闻言,眼睛一亮,她必须抓住这唯一可能的机会,于是提高嗓音,大声发话,“全部离开,以执掌之命,十息之内不离开此谷的……以叛派论处!”

她的声音是如此地大,直震得山谷内回音不断,“叛派论处”、“派论处”、“论处”、“处”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