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七十章 东上人讲道

一阵寂静之后,还是南执掌站起身,笑着发话,“上古气修修炼,更重全局,而现在气修,则是将修炼精细化了,不知道我说得可对?”

她听陈太忠说过关于“玄珠游赤水”的理论,所以就隐隐觉得,他可能要强调这方面的事情。

“南执掌说对了一部分,”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竖起一根指头,“这是现在气修不如上古的一点,功法太精细化,非常没有必要。”

一言既出,听者大哗,东上人若是说“我认为没必要”,大家还不觉得有什么,毕竟修炼这个东西,是各花入各眼,每个人都有发表异议的权力。

但是直接以定义的方式,表示“非常没有必要”,这就太挑战大家的认知了。

然而,发出这个声音的,是主讲的上人东易名,大家就算听得极为不满,也要保持一定的克制,所以只是小声地交流一下。

不过很多人交流,这个声音也不会小了。

“咦?”陈太忠有点不高兴了,“我已经说过了,信我的来听讲,怎么有这么多人……有点不以为然的样子?”

在场众人闻言,登时噤声,这时就算再不服气的人,也不敢表示什么了,再有别的表情,恐怕东上人就直接撵人了。

大家虽然不认可东上人的定义,但是东上人的战力,是在那里摆着的,人家说的,肯定也是有些道理的,这么被撵走,就太遗憾了——无论如何也要听一听。

只有言笑梦闻言,不可抑止地轻叹一声:这都讲的是什么和什么啊。

她此来,是要寻觅万一能出现的登仙机缘,而这个上人,根本是在胡说八道嘛。

“嗯?”陈太忠的耳朵却是好用得很,斜睥一眼他们这七个人的小团体。

这七人全部是荣勋阁的元老,因为身份敏感,他们很自觉地同众人分开,形成了一个极其醒目的小团体,现场中,这样的小团体不止一个。

这七个人能引起陈太忠的注意,是因为两点,一个是,这七个人他都没见过,第二就是,这七个人的修为都不低,一色的高阶灵仙,其中有四个九级巅峰。

蓝翔不是奇缺高阶灵仙的吗?

所以这七个人肯定有说法,陈太忠眉头一皱,抬手一指那叹气者,“那个……白衣的小女娃娃,你对我的说法不赞同吗?”

不赞同你就走人,哪怕你们这七个人看起来有点名堂!

他甚至有将七个人全部撵走的打算——我讲道之初就说了,信者来,你要不信,我不介意拿你们杀鸡骇猴。

实力不俗?我正好拿来开刀!

南忘留一见,他指的是荣勋阁的人,忙不迭地站起身,笑吟吟地发话,“东上人,那是派里荣勋阁的元老,都是为派里立过大功的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他也听说过荣勋阁,但是……我需要在意吗?

南忘留却是知道他脾气不好,生恐他不依不饶,于是笑着打趣,“东上人,其实她也不是小女娃娃了,她的年纪比你还大,原本是登仙苗子,为救同门被兽人重创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既然是跟兽人作战的,倒也能原谅她一次。

南忘留只是为了替言笑梦求情,保留她旁听的资格,却没想到她这句话,在弟子中引起了巨大的波澜——什么?东上人现在还不到三百岁?

荣勋阁的人远远地跟众人隔开,却不代表大家不认识他们,都是灵仙,言笑梦等人成为派里支柱的时候,这些小灵仙也都有些成就了。

事实上,不少人都记得言笑梦的岁数,听说东上人的岁数还不到两百八,真是惊骇得无以复加——不是已经六级天仙了吗?

不到两百八十岁的六级天仙,这是可以媲美无锋门小刀君的存在啊!

言笑梦听了这话,也吓了一跳,这个……这个六级天仙的东上人,比我年纪还小?

“跟异族作战,善莫大焉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一指她,“那我问你一句,你为何叹气?”

言笑梦这时,就不敢再有别的想法了,原本她作为荣勋阁元老,甚至无须买派内上人面子——她的余生都要献给蓝翔了,注定要在寂寞的石室陨落,你就算是上人又怎么样?

但是对上年纪比她还小,却已经是六级天仙的主儿,她能做的,就是规规矩矩提倾听,所谓学无先后达者为尊,东上人在修炼方面体现出的能力,比她强得太多了。

于是她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回答,“我尝闻剑修在上古,战力不算如何强大,而今却分为重剑、心剑、幻剑、剑阵等,是以总觉得,时代在发展,剑修的强大,日盛一日,想必与精细化有关……所以对上人的讲道,有一点不解。”

她这话虽然婉转,却是说到了大家的心里,没错啊,时代的发展,带来的是功法方面的精研,只可能导致进步,怎么可能说是错了呢?

不光是剑修,丹修、阵修、术修统统是这样,言笑梦只是拿了剑修做例子罢了。

至于说气修的凋敝,大家也多认为,上古、中古几番大战之后,气修的功法遗失太多,导致了一蹶不振。

陈太忠当然知道这种论调,不过这个话题太大,解释起来,实在有点耽误时间,所以他微微颔首,淡淡地吐出五个字,“我在讲气修!”

众人闻言,登时一震,这话……还真没错!

精细化研究,导致了修者的长足进步,而气修偏偏是那个唯一例外的。

言笑梦微微一怔,然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上人教训得是,我知错了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示意这个问题解答完了。

待对方坐下,他又再次开口,“气修跟其他修者,是不同的,就是南执掌刚才说的那句话,气修重在全局的把握,精细化研究不是不可以,但是忽略全局,那便是大错特错!”

气修跟其他修者是不同的——有了这一句,在场众人就摈弃了可能有的疑惑,心中反倒是生出一丝自豪来,没错,我们气修就是跟别人不一样。

接下来东上人的讲道,大家慢慢听着即可,总是能找出合理的解释的。

“什么叫全局?合适你的,才是好的,”陈太忠一边低头喝茶,一边淡淡地发话,“精细化研究好不好?很好,这是前人累积下来的智慧,但是……你们想过没有?”

说到这里,他抬起头来,扫视一眼四周,“搞出精细化研究的前人,针对的是他自身进境,而每个人,都是不同的……风黄界虽大,找不到两片相同的树叶!”

“合适他的精细化修炼,未必合适每个人!”

这番话,有若洪钟大吕一般,重重地击在每个听者的心口。

言笑梦默默地站起身来,冲东上人深深鞠一躬,她有点懂了。

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动作,此刻,满场寂静无声,所有人都在思索东上人所说的话。

“所以,上古气修的功法,不是用来借鉴的,而是用来修炼的,”陈太忠继续发话,“正经是现今气修的功法,可以用来借鉴……但是,不必无条件满足。”

“接下来,我给大家讲述一下上古气修的修炼,先从最基础的讲起……”

陈太忠一边喝茶,一边讲述,很快地,两个小时就过去了。

“今天就讲到这里,”他不讲了,今天讲得不是很多,但是他认为,旁人未必能全部领会了,还是要回去细细思索一番,才能有所收获。

像哥们儿这种领悟力惊人的天才,终究是少数!

“东上人,”南执掌又站了起来,“这般讲道,可以安排一些解惑的时间吗?”

“解惑……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又嘬一下牙花子,在他的计划里,原本是没有这一项的,他不喜欢被琐事缠绕。

然而,他在无锋门待了十年,知道传授之后要答疑解惑,算是宗门的惯例,有些教授不予理会,就往往被弟子们认为“不近人情”。

所以这个要求是正当的,他犹豫一下点点头,“好吧,上午剩下的时间里,我为大家答疑,不过我要强调一点……上古气修功法中有解释的问题,我不予回答。”

话音刚落,荣勋阁里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就举手了,“东上人,我金砂已成,借外物生白马牙,还可登仙否?”

陈太忠上下打量他两眼,咂巴一下嘴巴,“唉,借外物修阴气,这便是你无法登仙的关键原因!二百六七十岁了……修为倒是维持得不错。”

这家伙倒没有表示出惊讶,闻言只是轻轻叹口气,“可是我先天少阴气,如此修炼,也是必然的。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今天我们不谈登仙,先谈气修根基。”

“那岂不是只有混沌体质,才能成为气修了?”有人在下面愕然发话。

陈太忠扫一眼现场,“提问要举手,大家遵守一下讲道的规矩。”

说话的那位脸一红,举手站起来,“那普通体质,岂不是不能修炼了?”

“这是肯定的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没有资质,就不要修炼,谁家宗派没有登仙鉴?气修的资质要求,只该比别人高,而不是低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