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六十九章 荣勋阁

昏暗的石室内,一个长发垂地的人,默默地盘坐在那里,面目笼罩在长发之后。

她的身上穿着一件长衫,大概是灰色的,但也许是粉色的,只是上面有一层厚厚的灰尘,让人看不出颜色。

她的面前,是一张圆盘,圆盘上有阴阳鱼,散放着微弱的光芒,也正是因为这点光芒,石室才不至于漆黑一片。

言笑梦已经孤坐在这里三十年了……或者更久,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,现在她应该是二百七十岁,或者二百八十岁,总之,她即将陨落了。

一百年前,或者更久远的时候,她是派里公认的登仙苗子,不过在她晋阶九级灵仙之后,派里接连遭遇大事,而她屡屡出战,换了一身的伤痕回来。

终于,在她二百二十岁的时候,为了救援被兽人围攻的同门,她一场大战,彻底绝了登仙的可能,回来之后,她将养了五年,才养好身体,又歇了十五年,让自己接受这个现实。

然后南执掌找她谈话,希望她能进荣勋阁。

荣勋阁是个什么样的所在呢?是蓝翔弟子发挥余热的地方。

蓝翔能传承这么久,自然有其法门,而荣勋阁的存在,正是蓝翔最后的仗恃。

蓝翔有传派的灵宝,还不止一件,有两件,南执掌想要拿来降服月古芳的元罡镯,只是其中的一件而已。

但是灵宝这东西,是需要温养的,气修很久没有出现过玉仙了,没人有资格温养灵宝,荣勋阁的一干灵仙,要做的就是温养灵宝——一个人不行,可以多个人一起温养。

言笑梦面前的阴阳鱼,就是温养灵宝的触点机关,她每天要抽出最少两个时辰,将体内的灵气灌注进去。

其他的时候,她想做什么都可以,荣勋阁的灵气也是极其旺盛,她想修炼都没问题,遗憾的是,灵气不能直接温养灵宝,必须通过修者自身精气来温养。

简而言之,荣勋阁的存在,就是为了保证这两件灵宝随时能发挥出作用,而一旦进了荣勋阁,想出去就很难了——这是蓝翔的最高机密!

很多蓝翔弟子都知道荣勋阁,但是他们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——他们只知道,不遇到生死存亡之战,荣勋阁弟子不得现于人前。

言笑梦在进入荣勋阁之前,也知道这个说法,但是当南执掌问她,你进不进的时候,她很干脆地表示:我进!

她原本是一介散修,据说祖上很多年前曾经出现过直飞九重天的大能,但是到了她这一辈,真的是连生存都是问题。

蒙蓝翔不弃,她进入了宗门,享受到了很多快乐,虽然她也为宗门出生入死多次,但是她一直认为,气修就该是她最后的归宿,为之战死也心甘情愿。

至于说入了荣勋阁,就不能再出去,她也不觉得有多遗憾,登仙无望,剩下的无非就是这几十年。

这些年除了温养灵宝,她大部分时间无所事事,感觉到这里灵气充沛,她下意识地就去修炼——虽然登仙无望了,但是有事做总比没事做强。

不过她也是心里一团死灰了,只想在陨落之前,尽力地温养灵宝,好让有跟她类似遭遇的姐妹,在来到蓝翔之后,能得到灵宝的庇佑。

她甚至在近二十年,都没出去吃过饭,身上也落了厚厚的灰尘,但是……这很重要吗?

能在静静地待在荣勋阁的人,就不会在乎这个。

好像……又快到温养灵宝的时间了?她探出白皙的手掌,只等光芒微微暗淡的时候,及时按上去。

就在这时,石室内的一个铃铛响了,她一抬手,将铃铛摄过来,只见上面两行小字,“上古气修东上人讲述气修之道,信者来报名……执掌为荣勋阁争取来的机会,望珍视。”

“上古气修吗?”言笑梦不屑地笑一笑,她不是不相信上古气修,她只是不相信上古气修在风黄界还有传人——我二百二十岁之前,一直征战于风黄界,根本没听说过这个。

但是……既然有机会,为什么不去呢?她在石室里闭门不出起码二十年了,从来没有听说,荣勋阁还有跟外界交流的机会。

想到这是派中前所未有的破例,她的心里竟然生出了一丝期盼:不会真有登仙机缘吧?

按说她两百七八十岁了,根本就不可能登仙了,但是风黄界极为看重“机缘”二字,传说中有人曾经三百岁登仙——虽然大家都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。

试一试总是无妨的,她静静地想了许久,终于缓缓站起身来,下一刻,石室内尘土飞扬。

“这么脏了吗?”言笑梦眉头微微一皱,想一想自己已经二十年没有动弹过了,她也释然了,然后她从储物袋里摸出一面镜子。

紧接着,一声尖叫传出,甚至传出了石室,“有没有搞错,老娘穿的是白衫!”

不多时,言笑梦衣冠楚楚地走出了石室,她面容清秀,长发经过适当的剪裁和梳整,在她脑后盘起一个高高的发髻,身上则是一系白袍,纤尘不染。

“哦,是言仙子驾到,”荣勋阁的看门人,是一个一脸尖嘴猴腮的家伙。

事实上,在荣勋阁没人敢小看他,这不仅仅是因为,此人也是九级灵仙。

这厮是正经的十代气修传人,平日里阴阳怪气,但是手上功夫不凡,对蓝翔的忠心,更是无可挑剔,蓝翔的上上一任执掌说过一句话:本派可能失了传承,毛家不可能失。

“我要去听这个上人……嗯,是东上人的讲道,”言笑梦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有问题吗?”

她在石室里静坐三十年,面部表情都僵化了,而且她并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,说话没有必要太客气。

“呵呵,言仙子有话,我哪里能不照办?”这位笑眯眯地回答,然后他面色微微一整,“不过机会难得,南执掌说了,不信者没必要去……你肯定是相信的吗?”

我只剩下二三十年好活了,为什么不信呢?言笑梦眉头一皱。

“言师姐定然会相信的,”就在这时,她身后传来一声轻笑,一个大眼睛、单眼皮的女修笑吟吟地走了过来,“我也要听课,老毛你不会不让我去吧?”

“哎呀,乔上人你这是怎么说的呢?”尖嘴猴腮男干笑一声,“那你俩同去。”

后来的女修姓乔,名叫乔任女,跟言笑梦关系极好,当初两人一起去跟兽人作战,一起受了重伤,又一起进了荣勋阁,关系好到不能再好。

乔任女在跟兽人大战之前,已经是半步天仙,人们都提前叫她乔上人了,怎奈一场大战过后,她就进了荣勋阁。

“我只是闲得没事,出来走走罢了,”乔任女笑着回答,荣勋阁的日子,实在枯燥得紧,这一点大家都能理会,不过她也强调,“若能登仙,哪怕我和言师姐一起嫁给他,也是无妨的。”

“这个……就当我没听见了,”尖嘴猴腮的老毛干笑一声。

五天时间,说起来很长,但其实也很短的,眨眼之间就过去了,时日到了,大家都来到一座不大的山谷。

这山谷,正是陈太忠昔日试验“束气成雷”神通的地方,南忘留早早地就遣人,在一处峰头搭起一个石台。

石台不高,却也能俯瞰山谷,而山谷左近,早被弟子封锁了——虽然这里是蓝翔的根基,但是没资格听讲道的,那就是没资格。

天色刚刚放亮,谷中就聚集了三百多人,其后还有人匆匆赶来,但是南执掌和祁长老亲自点验进谷资格,那些想浑水摸鱼的,注定要失望了。

有资格进场听东上人讲道的,不过是那完成任务的两百灵仙,但是东上人一旦放宽要求,人数必然会骤增,其中很多旁听的名额,是名正言顺的——比如说荣勋阁的来人。

大家静静地等了差不多半小时,一个黑脸膛大汉自远处破空而来,正正地踏上石台。

他左右顾盼一下,沉声发话,“好像……远远超过两百了,我没有来错地方吧?”

“哈,”有几人轻声笑了起来,没想到东上人还有如此幽默的一面。

南忘留冲着他微笑着点头,“来的人多了点,东上人海涵。”

“无所谓,你才是执掌,”陈太忠一摆手,然后放出一张椅子,又放出一张桌子,摸出了茶杯等物。

“我们来吧,”李晓柳和穆珊都在石台旁边,见状连忙走上台来,帮着他冲茶倒水。

陈太忠见状,也不会客气,他自顾自地坐下,也没有什么客套话彰显自家身份,他直接开讲,“大家今天来,是听我讲上古气修之道的,那么,谁知道上古气修和现在气修的区别?”

这个问题,让现场足足冷了有五分钟,不是没人知道,而是答案太多了。

严格来说,上古中古,这都是按年代和重大事件来划分的,但是对气修来说,上古的功法辉煌完全,现在的功法缺失严重,上古的天才地宝极多,现在就要差很多,所以不得不改变部分功法。

但是这种是个人就能回答的内容。肯定不是标准答案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