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六十七章 有底气的执掌

月古芳受邀前来,是看中了郝明秀许的好处,她身为初阶玉仙,财力却不是很强。

岳家将她奉为供奉,也能提供不少修炼资源,但是玉仙的修炼,需要的资源是极其庞大的。

她终究是岳家曾经撵出去的族人,享受的待遇,跟根正苗红的岳家人不能比。

而郝明秀许她灵晶矿每年百分之五的收益,她为何不要?

虽然她也知道,当郝明秀悟真之后,这笔钱十有八九就没了,但是他悟真之前,却是不敢不给,每年有这么多的流水收入,她值得出一次手。

听她说完之后,陈太忠和南忘留面面相觑,好半天之后,南执掌才发话,“跟我一起去和郝明秀谈谈?”

“那种人只认拳头,你若是在,能让他清醒一点,”南忘留提要求,自然有她的考虑。

“若是以我当年的性子,就直接杀了,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哼一声。

郝明秀被囚禁在阴暗的地牢里,心里是相当地不爽,尤其是对方给他的解药,并没有将毒有效地解除,还留有一丝底子。

他暴躁地走来走去,心里暗暗地发狠:南忘留啊南忘留,你真的不要让我出去,只要我出去了,回头就荡平你蓝翔!

反正对方不敢杀自己,他非常确定这一点,所以他尽情地想像,自己出去之后该如何报复。

他是如此地心绪不宁,以至于没有听到地牢门打开的声音。

“郝明秀,你知罪吗?”一个略带点沙哑的声音,在他身后响起。

他猛地一转身,入目就是一张刀削斧凿一般的面孔,他冷冷一笑,“南忘留,不知道谁给你的权力,居然敢给我定罪……咝,你也来了?”

这时他才看清,南执掌身后不远的地牢门口,有一个黑脸膛汉子。

他不怕南忘留,但是东易名这厮,实在太蛮横了,战力蛮横,态度也蛮横。

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他的脸上就吃了重重的一记耳光,然后东易名的声音传来,“小子,你不会说人话的话,我可以教你说!”

他已经被下了禁制,上了禁灵锁,体内丁点灵气都没有,倒是有些毒素,吃了这一巴掌,嘴角登时泛起一丝血腥味儿。

于是郝明秀闭嘴不言,他不想再遭受什么屈辱,但是他死死地盯着对方,眼中有着浓浓的杀气,那是无声的威胁——有胆子你就杀了我,不杀我,早晚要你好看。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笑得阳光灿烂,“再这么看,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?”

郝明秀登时耷拉了眼皮,好汉不吃眼前亏,风黄界没这么一句话,但道理是相同的。

“郝明秀,你知罪吗?”南忘留再次出声发问。

郝明秀沉默良久,直到眼角的余光看到东易名身子动了一下,他才闷声闷气地回答,“不知。”

区区的两个字里,积聚了太多的、浓浓的怨气。

“你伙同岳家,暗中夺取蓝翔辖地的安太堡灵晶矿,得手之后,会转卖给月古芳,”南忘留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,“你真的以为……没人知道?”

“什么?”郝明秀怒吼一声,眼睛登时就瞪得老大,恶狠狠地看着南执掌,“你胡说!”

这个罪名,他是无论如何担当不起的,要说上门抢下派的灵晶矿,是犯忌的话,抢了宗派里的灵晶矿转让给官府体系,那差不多就是“资敌”的性质了。

想他联系月古芳出马,都不敢让人知道,生恐消息传出去——宗门弟子勾搭偏向官府的封号家族,这行为已经很犯忌讳了。

现在说他强买了下派地盘的灵晶矿,要转卖给月古芳,这名声他哪里承担得起?

一旦真的坐实了,那他就真的像南忘留说的样——他有罪了!白驼门都无法回护!

官府从未停止向宗门渗透,而宗门对有嫌疑的弟子,也从来不会客气——不管你有多么天才!

他的怒吼,被陈太忠毫不留情地打断,“你再呲牙咧嘴的,小心你畏罪自杀啊。”

“啊?”郝明秀登时就愣住了。

好半天之后,他才反应过来这句话说的是什么意思,气得额头的血管直跳,你竟然敢这么威胁我?

但是他硬生生地忍住了,不忍不行,这东易名就是个疯子,谁知道他会做出来什么?

下一刻,他强忍怒火发话,“南执掌,你说的这些,都是没有的事……此事定然有误会。”

可怜的郝明秀,在上门都说一不二,无人敢惹,现在下派里,居然说什么误会。

但是他也别无选择,因为他发现,跟东易名沟通,是一件极其费力的事,他已经算脾气暴躁不好说话的了,那厮比他的脾气还暴躁,还不好说话!

这时候,他也只能指望,南忘留比较讲道理了。

“此事有月古芳月真人的口供为证,”南执掌微微一笑,态度煞是和蔼,然而她的话,却是有若雷霆一般,在某人的耳边轰然炸响。

郝明秀愣了好一阵,足足十来分钟之后,他的目光还是一片茫然。

最后,他才不可置信地问一句,“月真人的口供?”

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目光依然没有焦点,很显然,他还是处在恍惚之中,只是下意识地问了这么一句。

南忘留不做回答,等了一阵,见他的扩散的目光逐渐地收拢了,才轻笑一声,“你想看她的口供?”

“想看!”郝明秀毫不犹豫地点头,下一刻,他才反应过来:自己这个行为,是不是有点谦恭了?

“那你看吧,”南忘留不在意这些小节,直接摸出一块留影石来。

留影石里,是“异常配合”的月古芳,她讲述了自己如何为郝明秀的“美色”所惑,决定不惜跟他合体,损失巨大的精血,帮着他拿下安太堡灵晶矿。

拿下这个矿之后,郝明秀会卖给她,然后从中赚取干股的利润——这样一来,他不会被人怀疑,而岳家也能受益不少。

郝明秀看完留影石的这段记录之后,登时就站在那里石化了。

陈太忠看着他目瞪口呆的样子,心里冷笑一声:此刻,你胸口一定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吧?

郝明秀又足足地愣了差不多五分钟,才惨然一笑,“月真人此刻……何在?”

“这谁知道?她只是扔下留影石,就这么走了,”南忘留笑眯眯地回答,“她这个敢作敢当的性子,我倒是很佩服。”

郝明秀继续愣了一阵,才惨笑着发问,“南执掌,我跟你隆山,什么仇什么怨,你要这样毁掉我?”

“原来是我要毁你?”南忘留这次不笑了,脸一沉,“所以我送祁鸿识过去,任你折辱?”

郝明秀嘿然不语,这一刻,他的心里充满了懊恼了沮丧,毫无疑问,月真人已经被对方控制了,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想到东易名能重伤月真人,并且漏夜直追,他认为自己的猜测,不会有错。

早知道这趟水很混了,我当初为什么要插手呢?此刻,他是要多后悔有多后悔了。

郝明秀的性子非常暴躁,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智商低,他只是顺风顺水的日子过得太多了,现在细细一回味,这件事在一开始,他就太逞强了。

事实上,他甚至怀疑,自己是不是被姓彭的算计了一遭。

然而此刻,说什么也晚了,他沉声发话,“我可以立下誓言,放弃收买灵晶矿,南执掌意下如何?”

这条件说不上有多大诚意,但是已经严重损害了他的名声,对残雪双柱这种级别的修者,名声受损已经是很严重的事了。

而且他也断定,南忘留不敢对自己下手,那自然没必要低声下气。

“呵呵,”南执掌闻言,笑了起来,“你的态度很诚恳嘛,不过月真人似乎对你怨气很大,待你从蓝翔离开的时候,小心被她算计。”

这哪里是夸奖诚恳的意思?分明是她在说:你若再这么没诚意,只要你出了蓝翔的门,就等着被月古芳诛杀吧。

你以为我们真杀不了你?我们都无须亲自动手!

至于说蓝翔为何能请动月古芳,这根本不需要问的,月真人肯定落到蓝翔手上了,还吃了不少苦头,只能乖乖听命。

郝明秀不是蠢人,想明白这一点,他的脸色越发地难看了,你竟然敢威胁我?

但是就算想明白了,他也不敢发作,其实他很清楚,哪怕没有蓝翔撺掇,月真人本人都有找他麻烦的理由:若不是他将她请来,她也不会遭此大难。

沉吟片刻,他才铁青着脸发话,“对于误伤祁长老一事,我愿意道歉并赔偿。”

他真的并不笨,刚才不提这碴儿,只不过以为对方拿自己无可奈何,所以才有意无视,现在却是不得不主动提出。

“郝上人你这就有点没诚意了,”南忘留皮笑肉不笑地发话,“你的道歉和赔偿那么宝贵,我们怎么敢要?”

就这点筹码,也敢当是认错?还是再说点别的吧——这点不够!

郝明秀听得懂这话,沉默半天方始发问,“南执掌你还需要我做什么,尽管开口。”

“算了,郝上人还是安心养伤吧,”南执掌转身就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