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六十六章 无节操的真人

灯火通明,是诸多蓝翔弟子拿着照明珠,在草木和碎石间找寻万年晶铁,漫山遍野的星星点点,颇为壮观。

陈太忠摸出一块布单,直接将月古芳罩个严严实实,才冲着南忘留飞去。

南执掌正站在空中,为弟子们警戒,猛地看到他飞来,肩头站着小白猪,手上还拎着一个包裹,登时就是一喜,“得手了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一招手,“跟我来。”

“好,”南忘留喜出望外地点点头,身形一动,随他离开……

大约是在中午的时候,一个弟子终于找到了那万年晶铁。

原来那晶铁直接被砸进了一块扁平的大石中,因为速度过快,石头甚至没有出现裂缝,就是一个极深的洞,而洞口又有树枝遮挡,不注意的话,根本看不到那里有个洞。

掀开石块,大家又掏摸了十余米泥土和砂石,终于将万年晶铁取出。

取出的晶铁,交到了祁长老的手上,大长老这才召集弟子们上灵舟,一路向蓝翔赶去。

路上无事,那寻到晶铁的弟子就小心地发问,“大长老,这任务可得多少贡献点?”

“万年晶铁,贡献点肯定少不了你的,”祁鸿识的面色还不是很好,不过看得出来,他的心情不错,“不过我建议你,最好考虑点别的要求……机会难得啊。”

“我想学东上人的隐身之法,可以吗?”那弟子怯生生地发问。

“这个……等见到东上人,我帮你问问吧,”祁鸿识看他一眼,心说小子你还真有眼力,南执掌都不敢惦记的隐身,你还真敢想,“他现在已经赶回派里了。”

陈太忠回到蓝翔派,还不能马上去晋阶,郝明秀和月古芳的事情,还得他处理一下。

那俩都是装在包裹里带回来的,蓝翔派没有一个弟子知晓,南忘留选择了两处隐秘的地方关押两人。

对于月古芳,南执掌没什么客气的,直接就要请出传派灵宝元罡镯降服此女,月真人闻言大惊,苦苦哀求。

不管是哪个门派,都有些压箱底的好东西,而气修的传承格外久远,南执掌曾经说过,蓝翔有跟玉仙玉石俱焚的能力,也不是夸口。

月古芳不知道蓝翔有什么底牌,但她相信,气修的执掌敢这么做的话,绝对是有信心的,而她从本质上讲,是个非常怕死的女人。

所以她就顾不得真人的颜面了,苦苦哀求不已,赌咒发誓说,我以后再不敢对蓝翔有半分的不敬,还可以让蓝翔免费驱策三次,岳家那边,你们如果有用得上的地方,尽管开口,断无不允——我可以立下重誓。

为求饶恕,她甚至不惜狠狠地自黑,“……像我这么声名狼藉的女修,蓝翔一旦纳服了我,也有损气修的名头。”

南忘留心意已决,不过听到最后一句,还是有点犹豫,“东上人你怎么看?”

“让她承认是幽冥界的探子,画押存底,”陈太忠冷冷地发话,“这声名狼藉的女人,咱们不要也罢……供蓝翔驱策三回,就毁掉她的供言。”

不管什么时候,贪生怕死的人,都是最好对付的。

南忘留还有些犹豫,陈太忠知道她的心意,微微一笑,“好东西对付她,糟蹋了……回头我帮你擒个起码三级的玉仙来,你再用也不迟。”

“是啊是啊,用在我身上,真的糟蹋了,”月古芳没命地点头,真人的骨头软到她这种地步,倒也算是奇葩了。

南忘留却是心思灵敏之辈,闻言眼珠一转,走到他身边,低声发问,“晋阶了?”

“嗯,等处理完这个事儿,”陈太忠点点头,含含糊糊地回答。

南忘留上下细细打量他两眼,感觉到了他气息的不稳定,于是心情登时大好,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这么来说,你能抓月真人第一次,就能抓第二次了。”

“抓一次都嫌麻烦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月古芳一眼,“第二次我就不抓你了,直接杀……听明白了吗?”

“明白了,”月真人不住地点头,那模样是要多乖巧有多乖巧。

其实她也对面前此人,生出了浓浓的忌惮之意,她连自己是怎么被抓的,都没搞清楚,她只知道,自己的血遁,竟然没有逃脱。

再想一想那威力莫测的火球,想一想那能激发出悟真意境的惊艳一刀,她真的没有再跟此人作对的勇气。

尤其是,此人可能又要晋阶了——她没有听到双方的对话,但是一个敢于自创神通的女人,其智商绝对不可低估。

她是那么地乖巧,对南执掌的要求,全部毫不保留地执行。

月真人对着一块留影石,证明自己是幽冥界派来的探子,甚至她的采补功法,也是得自幽冥界,是用来谋害风黄界修者的。

她还强调,自己所说的一切,全部是自愿的,没有人逼迫她这么说。

然后她又在一块玉简上留下供状,并且留下精血和神念特征。

最后,她用古老的誓言起誓,她若敢对蓝翔有一丝的不利,那么就让她……

总之她是如此地配合,都有点让陈太忠看不下去了——哥们儿本来以为,纯良就够没节操了,结果还有更没节操的。

说完这些之后,月古芳又谈起了安太堡灵晶矿一事:她原本是没想招惹蓝翔的。

事情还是坏在外事堂彭堂主手上的。

隆山自从跟蓝翔交恶之后,就有点担心,安太堡的灵晶矿,可能是保不住了。

尤其蓝翔大举进入磐石,肆无忌惮地攻城略地之后,这个征兆就越发地明显,于是隆山上下决定,在上门之中找寻可能的买家。

白驼门虽然大,但是有能力、有胆量吃下这个灵晶矿的修者,也没有多少,隆山明显是在转嫁来自蓝翔的仇恨,而血灵派的燕上人,却已经栽在了蓝翔手里。

因为马真人的缘故,个别人甚至知道,路长老都没从蓝翔手上讨了便宜去,而那蓝翔新来的客卿,似乎跟方应物有些交情。

这些消息都是极为隐秘的,但是有资格惦记这个灵晶矿的,也都是消息灵通人士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大家不是吃不下这个矿,而是感觉有点划不来——蓝翔最近不但强势,隆山似乎又恶了马真人,东易名此人极能打,而方掌门的影子又若隐若现……水太深了。

可是彭堂主听说之后,想到上一次在蓝翔碰了钉子,就有心狠狠报复一下。

于是他找到郝明秀,说起这个事情来:你为什么不买下呢?

郝明秀和项成贤并称残雪双柱,但是他的心里,不是特别看得惯自家这个师兄,他甚至有点厌恶此人——都说你做事老到,我看也扯淡,修者不就是讲个快意恩仇吗?

两人同为大长老杜无忌门下,在修炼资源上就有所争夺,还总被旁人比较,而项成贤的好评较多,做师弟的极不甘心:咱俩同为残雪双柱,为毛我就总是差评?

所以他对师兄争夺掌门一事,一点兴趣没有,郝某人是注定要进上宗的人,他看不起某些只把眼睛放在称门宗派里的人。

他对安太堡的灵晶矿,其实挺垂涎的,不过上门弟子去买下派地盘的矿,有点犯忌讳——如果真能这么肆无忌惮买的话,真意宗的弟子就直接下来买矿了,哪里轮得到他?

但是彭堂主一说,他就有点心动了,尤其是彭堂主说了,项师兄曾经感慨:这矿轮不到咱残雪峰的人惦记,残雪双柱……怎及得上小刀君?

郝明秀立刻就毛了,他也承认小刀君很优秀,起码人家晋阶高阶天仙了,比他年轻一百多岁,却只差一级。

可是他很不服气,项成贤你认怂就认怂吧,扯什么的残雪双柱?

刷好评也就算了,还要代表我?这个绝对不能忍!

于是他就决定,买下这个灵晶矿,不过他虽然暴躁,也不是愚蠢之辈,知道此举对项成贤没坏处,就说我现在手边没那么多灵石,老彭你能否帮衬一二?

彭堂主是铁下心思要给东易名好看,不但为了个人恩怨,也是为了恶心方应物,于是果断答应了,他还说:东易名此人很厉害,你要小心。

他算什么东西?郝明秀很不屑地表示,我堂堂上门弟子,他敢冒犯的话,我收拾他。

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郝上人心里,也有点犯嘀咕,万一真打不过东易名的话,弄个灰头土脸的,就不好了。

他倒是不担心对方敢对他下狠手——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,但是他非常在意自己的名声受损,对方狠狠打他一顿,方掌门再出面的话,他又能如何?

郝明秀脾气暴躁、吃相不雅,这个大家都知道的,但是同时,他极其好面子,郝某人能在门中横行霸道,凭的就是没人敢扫他的面子,谁要扫了他的面子,他就一定要找回来。

可是东易名有方掌门支持的话,一旦扫了他的面子,还真不好找回来。

于是他找到了月古芳,请她帮忙坐镇,争取在发生冲突的时候,一定要把场面撑住——一个二级玉仙,撑场面总够了吧?

至于说方掌门因此不爽,他认为没有这种可能,终究是门中弟子得了便宜,你能处理我?

正是因为这种心理,他一见到祁鸿识,才说了一句,就大打出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