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六十五章 擒玉仙

“被你重伤?”南忘留闻言,再次愕然,陈太忠你不但打跑了月古芳,还重伤了她?

“对了,你再安排几个弟子,”陈太忠想起一桩事情来,“月古芳逃跑的时候,打出一个亮晶晶的东西,就在那个位置……帮我寻一下,比人头大一些……”

他大概说一下位置,又形容一下那个东西的样子,“……不大,但是很重很硬。”

南忘留想了半天,然后迟疑着发问,“会不会是晶铁?”

“那么大的晶铁,得是万年以上了吧?”祁鸿识插一句嘴,然后他一摸储物袋,掏出个指甲盖大小的物事,“是这样的吧?”

“没错,就是这个,”陈太忠连连点头,他看了不少书,也知道晶铁,不过实物却是第一次见。

三人自顾自地说话,却没发现,旁边郝明秀的脸上,是满满的骇然,他跟月古芳的关系极好,偶然之间得知,她身上确实有这么大一块万年晶铁。

说完之后,陈太忠带着南忘留离开,指认地点去了,只留下遍体鳞伤的大长老祁鸿识,监视着郝明秀。

未几,南执掌匆匆赶了回来,丢给祁长老一个阵盘,“这是个幻阵,你带着他进去呆一阵,记得,别让他发出声音。”

“没问题,”祁鸿识很干脆地点点头,蓝翔捉了上门的弟子,这消息实在不宜被人知晓,哪怕是派里的弟子也不行——干碍太大了。

与此同时,陈太忠正在跟肩头的纯良商量,“回头给你抓几个兽人吃,行不行?这个玉仙,你不能吃。”

“不给我吃,我就不帮你追,我都瘦了好多了……你看看,”小白猪抖动着自己的圆鼓鼓的肚子,不小心淌下两滴口水来。

然后它又使劲咽一咽口水,“玉仙……好久没有吃过了,上一次吃,还是我父母在的时候。”

“你少扯,”陈太忠不屑地冷笑,“你吃玉仙,不怕胀死?你以为你是饕餮?”

“反正……我吃过好大一块大妖的肉,”小麒麟终于面对现实,承认现在的它,还不能承受得住玉仙的大量精血,“我可以少吃一点。”

“可是南忘留说了,位面大战即将开始,要为人族留点战力,”陈太忠颇为遗憾地叹口气,南执掌离开的时候,确实是这么建议的——能活捉月古芳的话,是最好的。

“她又不是处女,听她的做什么?”纯良反对的理由,很是无厘头。

“你不会是追踪不到她的气息吧?”陈太忠使出了激将法,很怀疑地看着它。

“我都跟你说了,我本来就追不到玉仙,但是有易姐的毒,这就不一样了,”小麒麟大声地嚷嚷,“我对剧毒敏感,她逃跑的时候,还要用气血压制毒性,这样再追不到,我不如一头撞死算了,省的丢了我父母的脸。”

“所以你就打算用吃她来威胁我,”陈太忠的风凉话,那是张嘴就来,“其实你只是不想撞死,我说得对吧?”

“我不跟你说了,五个天仙换这一个玉仙,这总可以吧?”纯良气得拿小蹄子敲他的肩头,“记住,欠我五个天仙!”

“其实,你不觉得,风黄界是咱们应该守护的吗?”陈太忠眼珠转一转。

“切,”纯良不屑地一哼,“只要我进了翡翠谷,管你外面是风黄界还是幽冥界?”

它的麒麟父母,给它留下相对独立的闭锁空间,它是真无所谓这些。

陈太忠被顶得登时无语,好半天之后,才继续谆谆善诱。“你的易姐……她也可能危险了。”

“行了行了,不说了,先追人吧,易姐的毒药,对付玉仙可不怎么灵光,”纯良抬起鼻子闻一闻,小蹄子一指,“那边……追!”

其时天色已经大黑,不过陈太忠天目术有成,而小麒麟的感知能力,并不受天色的影响,两人一路翻山越岭,追了出去。

夜里行路,有点不太安全,不过他俩就算收束了气息,只要在周边十余米释放出威压,也没有什么不开眼的家伙敢冲上来,反倒是惊起无数的虫蚁,四散奔逃。

奔行了大半夜之后,纯良猛地哼一声,“停,就在左近了,再走就要惊动对方了。”

此刻的月古芳,正躲在一处山崖下,咬牙切齿地驱毒,逃出来之后,她并没有亡命地奔逃,而是就近选择了一处荒凉地方,疗伤和疗毒。

要搁在以往,她受了重伤的话,会在附近掳掠几个精壮的男修,抓回来靠采补疗伤,但是这次她不但受伤,还中毒了,就不敢这么做,维持住伤势,先驱除毒素是正经。

她在疗伤的地方布下了幻阵,她不擅长布阵,用的是阵盘,阵盘只对玉仙之下有效,不过对她来说,这就足够了,只是防人打搅而已。

月真人擅长采补,对毒也略有涉猎,驱除了大半夜的毒,才发现这毒是她很少接触的,虽然能缓缓驱除,不过想要尽去,也不是三五日的事情。

“这是蛊修的毒?”她暗自思索着,“实在不行,等明日天亮了,抓几个精壮男修来,转移毒素,不过……终须得先把毒性摸清才行。”

按说她吃了这么大一个亏,应该恨东易名恨得咬牙切齿才对,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,对方最后那惊艳的一刀,给她的印象实在太恐怖了。

月古芳从来都不是个敢于硬碰硬的人,她欺负弱小可以肆无忌惮,但是对于有可能斩杀她的人,一般而言,她会远远地避开。

而同时,她也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,她是非常记仇的,待到修为大进之后,她会折回头来,找此人复仇,复仇的手段,会非常地血腥。

所以,找东易名复仇,并不是她现在要考虑的,这是将来的事,她对自己的修行进度,极其地自信——多少远远强于她的修者,最终会被她一一踩在脚下。

天才的骄傲,总是相似的。

然而,就在她驱毒到关键时刻,猛然间心绪有些躁动,她的眉头一皱,这是发生了什么?

下一刻,她布置的幻阵轰然炸裂,一道白光电也似地打来,见到这似曾相识的一幕,她忍不住猛然跃起,“东易名!”

她想也不想,迅猛一闪,直接喷出一口鲜血,打算再次血遁。

然而,她的动作再快,还是被束气成雷轰击到了,身子不由得一僵。

下一刻,她的幻阵内,粉红色的雾气猛地弥漫开来,瞬间就布满了整个崖脚。

这是触发了她的幻阵之后,会引动的机关,雾气的毒性不大,但是闻之会灵气消散,神志不清,同时还会欲火上升,是她平日里采补时所用的。

她在野外疗伤,又怎么可能不布下机关保命?

遗憾的是,对方攻击实在太快了一点,她的和合氤氲如意粉还没激发,攻击已至——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神通?

月古芳才要发动血遁,又觉得有点不甘心,眼睛一眯,取出一面玉镜和一个玉瓶,打算给对方狠狠一击之后,再扬长而去。

她想得很不错,但是雾气一起,一个人头大的火球迅疾地升起,眨眼之间就冲了过来。

它破开层层粉红色的雾气,笔直地击向雾气之后的月古芳,有若长了透视眼一般。

最为奇诡的是,粉色雾气原本浓郁浓密无比,但火球所过之处,如汤沃雪一般,硬生生出现一个笔直的通道,而且那通道还不住地向四周扩散着。

“这是什么火?”月古芳登时大吃一惊,她的和合氤氲如意粉并不怕普通的火,反倒能吸收凡火壮大自身。

不过这吃惊,也是一瞬间的事,她从这个火球上,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,而且她可以确定,自己已经被火球锁定。

这时候,就不能再考虑袭击东易名了,她果断地发动血遁。

“今天的事,还真奇怪了,”月古芳脑中才闪过这个念头,眼角有一物闪过,直接罩住了她,紧接着她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……

下一刻,火球重重地撞向了诛邪网,两者狠狠地撞在了一起,网中的月真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就直接被余波震得晕了过去。

“你会不会玩火啊?”陈太忠气得眼睛一瞪,大声嚷嚷了起来,这一记碰撞,他的滋味并不好受,祭起诛邪网捉真人,是要耗费灵气的,而且他身体内的灵气原本就匮乏着。

再硬生生地跟小麒麟的火球撞一下,好受得了才怪!

“咳咳,”纯良连忙咳嗽两声,遮遮掩掩地回答,“我这不是年纪还小吗?运用不纯熟,上一次抓那个小虫子,不是差点也伤到你?”

“是吗?”陈太忠很狐疑地看它一眼,“我还当你想尝一尝玉仙的味道。”

“这个……看破不要说破嘛,”纯良尴尬地回答,然后又狠狠地咽口唾沫,“要不,一只大腿好了……我可以省着点吃。”

“你这表现,可不怎么纯良,”陈太忠狠狠地咳嗽一声,“做人要讲信用……做神兽更是如此,好了,咱们出来大半夜,也该回了。”

回程就不用四下摸索了,陈太忠拎着月古芳,直接凌空飞去,待到天蒙蒙亮的时候,他猛地发现,前方一处山谷中,人声鼎沸,灯火通明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