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六十四章 胆大南忘留

“郝明秀?”南忘留又惊呼一声,“怎么还有他?”

原来这郝明秀号称白驼门近年来的奇才,出身于一个小家族,四百多岁已经是八级天仙,算得上白驼门又一个悟真的热门人选。

此人和项成贤一同拜在残雪峰下,都是大长老杜无忌的得意弟子,号称残雪双柱。

项成贤是下一届执掌的热门人选,而这郝明秀却是跟项师兄截然不同,他性情暴烈无比,经常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。

而他出身于小家族,对利益看得格外重,有的时候甚至吃相很难看,在派里的风闻并不好,很多人都说这是暴发户家族,一旦郝明秀陨落,郝家不改变行事风格的话,一两百年之内,就可能烟消云散。

然而,白驼的大长老杜无忌很是喜欢他,多有回护,再加上他天资惊人,门中弟子也就懒得招惹他。

知道参与此事的还有郝明秀,南忘留明显地迟疑了起来。

她不是特别担心月古芳,因为双方各有体系,此次有确凿的证据,证明己方的天仙被对方真人下了重手,走到哪里都可以说理,哪怕是真人,你也得讲道理。

但是郝明秀就明显不同了,对称派的宗派来说,“上门”两个字的份量太重,更别说此人还是上门奇才,深得杜长老的看重。

“他只说了两句,然后就出手打伤了我,”这时,祁鸿识略略地缓过来点精神,睁开眼睛发话,“还说我冒犯上门尊严,要将我捉拿回白驼。”

“这暴发户,”南忘留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到底怎么回事,你说说看。”

过程很简单,祁鸿识按着跟东易名商定的话,来到灵晶矿场,正式通知隆山,我们要买回这个矿场,三天之内,准备办手续吧。

“好,就该这么说,”南忘留点点头,当初隆山的郭执掌,也是如此说话的。

但是显然,隆山弟子根本不会吃这一套,然后祁鸿识就说,现在买你们的,是看得起你们,别等你们经营不下去了,到时候就不是这个价了。

我们有白驼的两成干股,你动一动试试?隆山弟子如此表示。

好像我们不会给干股似的,祁鸿识对这话嗤之以鼻。

就在这时,郝明秀出现了,他很直接地表示:你可以走了,这灵晶矿我买下了。

祁鸿识认得他,倒也不敢硬顶,就说我们当初约定,蓝翔有优先回购的权力。

“就这一句话,他就出手了,”祁鸿识觉得自己冤枉透了,他平时办事,还是很小心谨慎的,“这厮行事,实在太过……”

南忘留听大长老说完经过,沉吟半天,才缓缓发话,“郝明秀居然让月古芳合体于他……这是存心要给咱们一个下马威。”

这合体原本是双修的法门,仙家伴侣心系情侣安危,可留自己精血在对方体内,紧急时刻可以招来伴侣的虚影保护自己。

最初这法门只有玄仙才可以使用,但是后来又衍生出诸多的分支,尤其是一些专擅采补之术的,可以通过合体,将藏在左近的伴侣直接招来,有点类似于定点传送的空间神通。

会这个的真不多,但是月古芳会这一手,不足为奇,奇是奇在,被采补的人,召唤她这个采补者,可见她对这一法门的应用,有了新的方式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郝明秀能让月古芳藏在左近,不顺利的时候,他能将人直接招出,就说明他有正面迎战蓝翔的打算。

这时,南执掌才想到另一个问题,“郝明秀呢?”

按说这个问题早该问的,但是她听到令她吃惊的消息太多了,这时候才反应过来。

“被我擒下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。

“你!”南忘留的美目睁得好大,好半天才不可置信地发问,“你不但打走了月古芳,还擒下了郝明秀?”

她知道陈太忠很强,非常强,但是一个六级天仙,在一对二的情况下,不但打走了二级的玉仙,还擒下了八级的天仙,这这这……上古气修,究竟是怎样一种非人的存在?

“我要你来,就是讨论一下,要不要杀了他,这厮对蓝翔恶意满满,我也看他不顺眼,”陈太忠冲着兀自残存的冰块努一努嘴,“可以说是月古芳下的手。”

“哎呀,”南忘留抬手抚一下额头,这个问题,是真的让她头大了,听说郝明秀的恶行之后,她真有杀掉此人的冲动。

但是栽赃能不能成功,这就不好说了,前一阵磐石郡长史慕容枫桦试图栽赃,结果全族被诛——这种风险太大,蓝翔冒不起。

她想一想,然后问一句,“你能不能干掉五级的真人?”

“你太看得起我了,”陈太忠听得只有苦笑了,“理论上能,但是他得不还手才行。”

“那你也比我们强太多了,”南忘留扬一扬眉毛,大家都是中阶天仙,但是她和大长老说不出来这话,中阶玉仙站在那里不还手,他们也杀不动。

紧接着,她又叹口气,“既然杀不了杜长老,这事儿就得从长计议了。”

合着白驼门的大长老,就是五级玉仙,南执掌竟然敢惦记,让陈太忠杀杜无忌,可见她是真的很想杀掉郝明秀。

下一刻,她又问一句,“郝明秀人呢?”

陈太忠一转身,电射而去,在距离差不多一里的地方,收起幻阵,拎着人走了回来。

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,不过南忘留还是远远地认出了人,她眉头一皱,“东上人的阵法,越来越精妙了,呃……这家伙好像中毒了?”

“东上人也会用毒啊,”祁鸿识笑着回答,他被郝明秀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,又被神通封在冰里,吃尽了苦头,眼下见到始作俑者如此模样,真是心怀大畅。

郝明秀的精神极其萎顿,不过见到南忘留,他还是眼睛一亮,冷笑着发话,“南执掌,蓝翔竟敢对上门弟子动手,真的不怕我杜师尊一怒?”

南忘留微微一笑,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,“好像是你先对我派大长老下手的,对吧?”

“他不敬上门弟子,我下不得手吗?”郝明秀冷笑着回答,“倒是你们对我这上门弟子出手,走遍风黄界,也逃不脱制裁。”

“你若死在月古芳手里,还怪得了蓝翔吗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——不敢跟我顶嘴,欺负一个女人,算什么本事?

郝明秀顿了一顿,淡淡地回答一句,“我师尊神通广大,可沟通草木精怪,哪里是你想的那么好蒙蔽的?”

这话带点吹牛的性质,不过白驼门以驭兽出名,他这么说,别人肯定要心存一二忌惮。

然而,他还是有点怵陈太忠,所以不敢表现得太过跋扈。

“那你师尊是否知道,你跟月古芳合体呢?”南忘留笑语嫣然地发问。

她虽然比祁鸿识的修为还低一级,但终究是一派的执掌,是上门认可的,在这一点上,祁长老拍马难及。

郝明秀就算在门中再是跋扈,心里再看不起蓝翔下派,也不能忽略南执掌的话。

他愣了一愣之后,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我根本没有跟月古芳合体,一派胡言而已。”

你还真是无耻!祁鸿识气得不轻,“那就看杜长老能不能沟通草木精怪了。”

“那是我的师尊,”郝明秀的脸上,泛起了一丝嘲弄之色,他很不屑地发话,“你以为他会向着谁说话?要怪,就怪你们没有准备留影石吧。”

“你是说这个吗?”南忘留脚尖一挑,从地上的冰块中,挑起一块留影石,在手中一抛一抛,笑吟吟地看着他,得意洋洋地发话,“这次正好有。”

郝明秀脸一沉,他没想到,对方竟然准备了留影石来阴人。

这种事在风黄界并不多见,这个位面讲的是拳头大就有理,流行的是自由心证。

拳头没有别人大,有留影石也没用;拳头比别人大,就无需留影石,直接自由心证。

发生纠纷需要使用留影石的时候,非常少见。

不过郝明秀依旧不在意,愣了一愣之后,他很不屑地回答,“好像到现在为止,我也没有承认,跟谁合体吧?”

没错,他只是说对方没准备留影石,可没说“我就做了,谁让你们没准备”。

南忘留咂巴一下嘴巴,比不讲理,她还真不是对手——谁让她没有一个五级玉仙的真人师尊呢?

“有完没完了?”陈太忠听得挺烦,他不是很喜欢斗嘴,虽然他的嘴皮子也很灵,但那是蹂躏别人的时候才用,现在这种情况,他宁愿动手,也不愿意动嘴。

他随手丢一个储物袋给南忘留,“这是郝明秀的储物袋,你收好了,我去追月古芳,杀掉她就好办了。”

郝明秀和月古芳关系太近,他带着这个储物袋,没准会让对方感应到。

“追杀她?”郝明秀看着南忘留的无奈,原本还有些洋洋得意,听到这话,登时愣住了。

“你算什么东西,我说话你也敢插嘴?”陈太忠飞起一脚,直接将他踢出老远。

下一刻,他看向南执掌,“她已经被我重伤,我想着祁长老还困在冰里,才回来的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