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六十三章 刀法第五式

一刀既出,整个天地都为之一暗,瞬间又大放光明,这一刻,万物似乎都停止了运动。

而陈太忠的眼中,只有前方的月古芳。

月真人的动作变得缓慢无比,她惊讶地回望,脸上的愤懑,已经化作了浓浓的惊骇,大声地说着什么。

但是非常遗憾,陈太忠一点都听不到,此时的他,似乎已经化为了手上那柄高阶宝刀!

事实上,他正处于一种极为微妙的状态,小刀君若是在场,绝对认得出,这是刀道上的突破,他的一只脚,终于跨进了刀意大成的境界。

然而,在月古芳的眼中,此刻的东易名,气势在陡然间变得恢弘无比,似乎要融入整个天地间一般,她直接吓了个半死——悟真?

陈太忠的这种领悟状态,让他自己觉得天地都变了,但是看在外人眼中,天地还是那个天地,只不过他身上的气势,发生了诡异的变化。

一般人只能观察到变化,但是月古芳好歹是成就了真人的主儿,一眼就能看出,这跟天仙成就真人的时候,那种悟真的状态和异象,极其地相近。

看着这闪亮的一刀迅速逼近,她吓得魂飞魄散,什么时候刀法也有悟真的状态了?

搁在她全胜的时候,她都未必有信心挡得下这一刀,现在她更是不敢硬接,说不得摸出一块物事,猛地向身后掷去,同时驱动已经准备好的血遁。

她身中奇毒,不能肆意施展防御灵宝,姓东的是打着等她毒发的主意,这一点她很清楚,所以掷出去的,是她百宝囊中的一块万年晶铁。

晶铁的硬度,要超过玄铁百倍,用来炼制兵器是极好的,高阶玉仙都需要。

而晶铁在风黄界,数量极其稀少,盖因晶铁的形成条件极为苛刻,这种矿物不是提炼出来的,是自然凝练出来。

很多晶铁不过指甲盖大小,要经过千年的凝练和生长,不住吸收周边的物质,才能长到拳头大小。

而她这一块晶铁,比头颅还要大一些,最少凝练了有万年,这么大一块晶铁,对于有需求的人来说,简直是无价之宝。

月古芳这块晶铁,得来也极为不易,因为近些年游历在外,她还没有将它送到安全地方保存,但是这时候,她只能指望它挡住对方这一刀了。

“砰”地一声大响,陈太忠手中的宝刀,再次炸裂开来,他的刀法纵然有本命法宝的加成,但是跟这晶铁相比,材质相差得太远太远。

陈某人自己正化身为刀,见到这个东西,情知不是什么好路数,但是那昂扬的刀意根本不在意,笔直地就撞了上去,他自己都一阵头晕眼花。

不过,刀虽然碎了,有那本命法宝在体内,碎掉的刀片并没有乱飞,而是四溅开来之后,又重新聚拢回来,再次形成了一把刀。

事实上,现在这碎片组成的刀,已经不是靠着宝刀本身攻击了,而是遍布刀片的刀气,这才是最无坚不摧的。

至于那晶铁,早就被他撞得不见了去向。

月古芳见到碎掉的刀又聚拢了起来,而且那刀气已经滚滚而来,直逼向自己,一时间吓得魂飞天外,再也顾不得体内的毒性了,猛地喷出一口鲜血,化作一道血光钻入了地下。

饶是如此,她也被那刀气扫中了一部分,而她护体的玉符差不多已经到了要崩溃的地步,吃那刀气一撞,又是重重地喷出一口血来。

这次,她连狠话都没敢说,直接遁走。

“跑得还真快啊,”陈太忠遗憾地咂巴一下嘴巴,此次他手段尽出,连无名刀法第五刀都使了出来,又设计了圈套,最终还是没有留下对方,可见玉仙有多么难杀了。

然后下一刻,他就觉得浑身气息激荡,这种感觉……是又要晋阶了。

不过他刚才耗费的灵气实在太多,体内的灵气还欠缺很多,所以他能撑几天时间,然后再选个适当的时机晋阶。

下一刻,想到自己才放跑了一个玉仙,他即将晋阶的喜悦心情就荡然无存,这可是死死地得罪了一个真人,而且,抓住的那个郝明秀,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呢。

想到这些一团乱麻的事,他的心情就变得极度地糟糕,他不喜欢麻烦,一点都不喜欢。

若哥们儿还是散修,哪里管它那么多?直接杀掉郝明秀,然后拎着刀就打到岳家去了,现在做了一个门派客卿,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。

希望我晋阶之后,能挡得住接下来的狂风暴雨吧,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。

然后他又想起来一件事情:刚才那亮晶晶、闪着金属光泽的不规则圆球,是个什么玩意儿?感觉很硬的样子。

他在地面上随便扫两眼,没找到那东西掉到哪里了,想到祁鸿识还在冰里冻着,郝明秀在红尘天罗里裹着,他也不敢再停留,登时电射而回。

等他回来的时候,大长老在困着的冰块中,身体周边已经隐隐有了一些雾气,说明冰开始融化了,不过离破冰而出,还有很长时间。

郝明秀被裹在诛邪网里,躺在地上,面上升起了浓浓的黑气,他也中毒了。

他的神智还清醒着,见到陈太忠回来,他也没有再骂,而是耷拉下眼皮,一脸的漠然。

他倒是想骂呢,敢吗?一开始他不服气,是因为对方偷袭了他,他心里有太多的不甘。

然而,见到此人将月古芳追得狼狈而逃,他哪里还敢再出言挑衅?

虽然姓东的前期是用了毒,不过郝明秀扪心自问,也不得不承认,哪怕是中了毒的月真人,收拾自己也毫无问题。

所以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说,以免激怒了对方,不过他也没有多么担心,他打伤祁鸿识,并且追出来的时候,有不止一个隆山弟子看到了,莫不成,蓝翔还敢杀掉他这个上门弟子?

他不说话,也不会开口讨要解药,他等着东易名说话——我倒要看你怎么说。

陈太忠走上前,二话不说就是一脚,踢得他滚出老远,“你不是牛叉吗?不是还要我死吗,怎么现在自己装死了?”

郝明秀闻言大怒,睁开眼睛死死地瞪着他,却是一个字都不说。

“再瞪我一眼,你就会死在月真人手上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想必别人还不知你俩的关系吧……呵呵,这里有冰封神通的气息,最现成的栽赃了。”

郝明秀闻言,目光转到了他处,冷冷地发问,“你把她怎么了?”

“什么时候轮得到你问我了?”陈太忠一抬腿,又是一脚踢了过去,轻笑着发话,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身上没有白驼门这层皮的话,十个你这样的,我都照杀。”

郝明秀闭上了眼睛,不再说话,胸口一起一伏的,显然是气得厉害。

陈太忠也懒得跟他废话,隔着红尘天罗给对方下了禁制,然后收起诛邪网,没收了对方的储物袋,又布一个幻阵,将人丢进去。

然后他飞回众弟子所在的地方,发现二十几个弟子在陶堂主的指挥下,正在布设一个防御大阵,于是摆一摆手,“好了,问题解决了,元芳,去请南执掌来,我有要事相商,晓柳,把纯良给我。”

他带了小白猪电射而去,陶堂主不敢怠慢,直接放出通讯鹤,要别院迅速地通知南执掌,这里出了大事。

别院联系南忘留,有非常直接的手段,没有用了半日,南忘留带了派中仅剩的一艘战舟,风驰电掣一般地赶了过来,随行还带了五个高阶灵仙。

这时的蓝翔就已经空了,须知在磐石郡局势再紧张的时候,大长老和南执掌也是轮换着去磐石,派中总有天仙坐镇。

不过南忘留深知,能让陈太忠出口相邀的事情,绝对不会小了,所以毫不犹豫地赶来。

然后,她孤身一人前往陈太忠所在之处,待来到之后,才发现陈太忠正在用掌力轰击一块巨冰,冰里雾蒙蒙一片,看不清楚。

“这是……冰属性神通?”她感受到了现场的气机,眉头登时一皱。

真人出手,痕迹太明显了,虽然真人抹杀痕迹的能力也强,可是月古芳是被陈太忠硬生生打走的,差点陨落了,哪里有时间抹杀痕迹?

“祁长老在冰里面,”陈太忠又是两掌,将巨冰打得裂纹四起,“我等冰化一阵才能动手,要不然怕把人震死。”

“哦,”南忘留点点头,中了冰属性神通的,解救的时候一定要注意,否则很容易令修者和冰块一起四分五裂,这是风黄界的常识。

不过她更关心的是,“谁下的手?”

“月古芳,”陈太忠又是狠狠一掌击去,只听得轰地一声大响,困着祁长老的冰块,登时四分五裂。

大长老的身子露了出来,全身上下湿乎乎的,他噗地喷一口血,摸出个丸药服下,二话不说就坐在地上打起坐来。

先是被郝明秀打伤,然后被真人的神通封住,他现在还能坐下自行疗伤,已经很是不易了。

“月古芳……怎么碰上了那个荡妇?”南忘留愕然地发问,眉头皱得紧紧的,“她现在人呢?”

“她跑得快,没留下她的性命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她帮着郝明秀,想要强买安太堡的灵晶矿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