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六十二章 各怀心机

掌控不是神通,仅仅是次神通,但是其恐怖之处,一点不亚于神通,大面积封禁空间,玉仙之下,少有人能破得开。

事实上这种次神通,也不是每个真人都能会的,起码到了高阶玉仙,才可以说人人都会——这就是直接用庞大的灵气,施出禁制效果。

月古芳对掌控的了解,也仅限于皮毛,这还是因为她要自创神通,所以才仔细钻研磨练过,眼下施出,不过是一点点掌控的雏形罢了。

可是对她来说,有个雏形就足够了,她只希望能拖滞对方一下,好使出后续的手段来——这厮的身法确实高超,太能跑了。

巧的是,陈太忠也有类似的打算,他的束气成雷也有能让人僵直的效果,耳听得对方喊出“掌控”两字,心里登时一紧,少不得再次口吐白光,“开!”

掌控留给他的心理阴影,实在太大了,上次在魏家庄外,一个不要脸的玉仙偷袭他,用的就是掌控,当时他那个无力感,简直没办法提了。

虽然哪怕没有老易出手,他也能脱身,但那时是在他既定的战场作战,他做了太多的准备,而现在他面临的,是一场遭遇战。

然而,出乎他意料的是,对方施加过来的掌控压力,小得出奇,而且他这一刀是大圆满的无回刀意,一刀既出,宁死无回!

无回刀意极为轻松地就破开了那些许的凝滞感,闪电一般斩向月古芳。

“咦?”月真人也吃了一惊,她还真没想到,对方竟然能斩开她的掌控,哪怕只是个雏形,那也是掌控啊。

那道白光不是什么好路数,她就算是玉仙,也不想去尝试硬接,而这一刀又是来势汹汹,她索性身子一动,远远让开,又是轻笑一声,“果然好刀法!”

陈太忠的无回刀意循着气息锁定,直接追了过去,不过月古芳既为真人,怎么可能被中阶天仙锁定气息?她身子又一飘,然后果断地截断牵引的气息。

仗打到这个程度,就不好打了。

陈太忠诸般手段齐出,对方轻松化解,玉仙和天仙之间的差距,实在太大了。

而且人家的身法,比他的缩地踏云也差不到什么地方,若是势均力敌,他的身法毫无疑问能占优,问题是……实力相差得太过悬殊。

对方施展的音攻掌控,也时时在困扰着他——月古芳正在修炼这门神通,战斗中也不忘记锤炼技巧,若不是他心性坚毅,又有蕴神木的发簪,战斗力绝对会下降很多。

尤其要命的是,他不知道对方还有什么手段没有使出来,再这么打就太被动了。

于是他身子一闪,直接将空中的红尘天罗捞在手里,刀也架到了郝明秀的脖子上,他冷笑一声,“你俩相互勾结,这事儿我已经知道了,你此刻老实退去,我就放过此人性命。”

月古芳的眉头一扬,眼睛睁得老大,然后又是捂嘴轻笑,“那你要答应帮我们保密才行。”

“只要姓郝的退出灵晶矿,此事未尝不能商量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接着他手上一紧,刀已经将郝明秀的脖颈切出了一道血痕,鲜血缓缓淌下,染红了白色的脖领。

然后,他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是你们先来招惹我蓝翔的,我对你们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,毫无兴趣。”

“东易名小儿,你不杀我,我早晚杀你,”郝明秀没命地挣动着,嘴里大声地咒骂。

“啧……这个嘛,”月古芳思忖一下,终于缓缓地点头,然后嫣然一笑,“此事……”

就在此刻,陈太忠只觉得一股极大的危机笼罩了过来,他想也不想,直接丢下人,没命地踏出缩地踏云,直接破空而去,“混蛋,你不要他的命了?”

几乎在同时,千万根冰针出现在他原来的位置,发现走空之后,齐齐一掉头,冲着他就追射了过来。

这却是月古芳自家祭炼的玄冰珠,她在修炼了意动冰封的神通之后,发现这东西没有水不好施展,于是又突发奇想,参照霹雳子的法门,凝练出了几颗玄冰珠。

这玄冰珠原本就是透明的,袭击人时无声无息,而陈太忠被她的音攻掌控折磨得厉害,竟然没有发现她已经祭出了此珠。

这珠子伤人就很厉害了,尤其要命的是,一旦身中几根冰针,哪怕是防御住了,下一刻,月古芳就可以使出意动冰封的神通。

要不说,在风黄界能修炼到玉仙,没有一个是简单的。

月真人虽然以采补出名声名狼藉,可是她的脑子在玉仙里都算出类拔萃。

她不但敢惦记自创神通,还能设法弥补自家神通的不足,在不可为的环境里,创造施展神通的条件。

陈太忠见到那冰针会追来,也没多奇怪,修为越高,这种手段也就越多,于是他又是两步踏出,躲开气机的牵引。

就在这时,月古芳已经来到了郝明秀身边,她冷冷一笑,拿出一把小剑来,去挑丝网,她也看出来了,若没有郝明秀的配合,想要留下这个东易名,不是很容易。

她看向郝明秀的眼中,带着一丝玩味,而郝明秀则是大声地喊一句,“做得好!”

刚才月真人突施辣手,根本没考虑他的死活,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——就算心有芥蒂,他也不能表现出来。

月古芳挑了一下,发现自己的小剑,竟然挑不动这丝网,眉头一皱,才要说什么,猛地脸色骇然一变,“有毒!”

“死吧!”就在此刻,陈太忠口一张,又是一道白光吐出。

月古芳刚才在算计他,他又何尝不是在算计对方?拎着人质勒索,根本不是他的性格,他要做的,就是在红尘天罗上施毒。

眼见对方中招,他想也不想,直接又是一记束气成雷。

然而这一次,月古芳不能再躲了,再躲下去,浑身气血激荡,只会让毒性发作得更快,她索性心随意动,祭出一张初阶玉符护身,打算硬生生地扛下这一击。

但是非常遗憾的是……这玉符没有防雷击的属性!

陈太忠这一击,其实只用了一成灵气,他接二连三地使出束气成雷,只是想迟滞一下对方,若能战术有效,他才会考虑雷霆一击。

不过这一成灵气,也够月古芳喝一壶的,她只觉得身子一僵,人就向下方掉去,待到她扛过这股麻痹感,已经掉落了十来米,而她逼在指尖的毒,正在向全身涌去。

“混蛋!”月真人气得差点吐血,她真没想到,自己居然会被一个中阶天仙算计到这样的地步!

但是现在骂人,一点意义都没有,下一刻,一道更强的白光击中了她——这才是陈太忠积蓄力量的一击。

月古芳只觉得身子一颤,就像被同阶真人狠狠给了一记一般,全身都麻木了,连头发似乎都要乍起来了。

这也亏得是她祭出一张真符来防御,可以抵挡蛮力攻击,只有雷击的效果,才能作用到她身上,否则她有陨落的危险。

一口鲜血吐出,她想也不想,一晃身子就电射而去,嘴里疯狂而凄厉地尖叫,“姓东的小子,咱俩的人仇结大了,老娘势必杀你!”

一开始,她是抱着猫戏老鼠的心思,根本没把两个中阶天仙放在眼里,出手也是轻描淡写,要知道,她可是堂堂的真人,玉仙和天仙之间的差距,不会比天仙和灵仙小。

然而不知不觉间,她猛地发现,自己竟然有陨落的危险了,一时间大惊,再也顾不得戏弄别人了,赶紧离开保命,才是正道。

但是堂堂的玉仙,被天仙逼得狼狈奔逃,这一刻,她恨透了东易名,心说等我将养好了,势必回来杀你!

“想跑?哪里有那么容易,”陈太忠长笑一声,缩地踏云就追了过去。

然而,一个真人亡命奔逃,又岂是一个中阶天仙能追得上的?他纵然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,却不能将对方拉近几步。

月古芳一边逃,一边回头观看,待见到这厮还死死地咬着自己,一时间吓得魂飞魄散,这家伙的身法,怎么比气修的长老还强出许多?

她飞遁的速度虽然不慢,但是终究不能甩脱对方,感觉到体内的毒性在一点点扩大,她摸出一颗丸药丢进嘴里,又在身上连点几下。

她冷冷地回头看一眼,眼中放出不尽的怨气,“小子,待我回来之时,便是你授首之日!”

陈太忠也追得无奈,不住地往嘴里塞回气丸,刚才最后一记束气成雷,用去了他四成的灵气还多,现在体内仅剩下三成灵气了。

这点灵气,根本不能再使用束气成雷,一来是他要提防随时可能出现的变数,二来就是这点灵气全用了,也不会有效果——四成灵气的一击,对方都扛住了。

所以他现在就是一个拖字,希冀能拖到对方彻底毒发,他还能跟得上,这就有机会了。

就在他猛追之际,看到对方狠狠一眼瞪来,受到这怨气的牵引,冥冥之中灵光一闪,他长啸一声,猛地一刀斩出——正是无名刀法第五式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