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六十一章 战真人

看到此人如此嚣张的模样,陈太忠也是有点挠头:若是隆山的人,他不管不顾地就打过去了,杀也就杀了,不过……这是白驼门的人啊。

他是散修,对于杀宗门狗,是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,不过,想到蓝翔上下对自己的期盼和尊敬,以及众弟子最近的意气风发,他真的有点犹豫了。

陈太忠一直记得,自己初来蓝翔的时候,气修们对着一个小小的上门使者,都要献出自家的女弟子,用美色来讨好对方。

而隆山剑派在南执掌的大厅里,口出污言秽语,没有丝毫的忌惮,当时南忘留和众多弟子,也只能忍气吞声。

气修们好不容易有了一丝盼头,活得扬眉吐气了,他一旦下了狠手,那就又要回到以前了,这么做真的好吗?

正犹豫之间,祁鸿识又大喊一声,“私自掠夺下派资源,郝明秀,只要我走得脱,一定捅到方掌门那里。”

陈太忠距离两人尚有十余里,不过这俩人说话,真正地声震四野。

祁鸿识固然是想借此将消息传出去,而那郝明秀却也是毫无忌惮,他冷笑一声,“你走得脱吗?那东易名敢来,也一并擒了……至于那姓燕的,不过是个滑头罢了。”

还怕走脱?陈太忠心里登时大定,不管怎么说,他知道对方是白驼门中人,固然是增加了不少忌惮,但也放下了一些牵挂:起码不用担心蓝翔弟子的安危了。

上门对上下派,可以随便出手处置人,但是不能无理由地大规模处置人,姓郝的真敢因为一己私利,把两百个蓝翔弟子全部屠戮的话,那这丫挺的也只能亡命天涯了。

就在他打算猛赶几步,强行出手的时候,空中猛地传来一声冷哼,“想入水逃走?真正的不知死活!”

下一刻,一个人影从郝明秀身上晃了出来,虚虚实实的看不甚分明,隐约是个女人,她冲着前方一指,轻叱一声,“咄……冰封!”

然后就只听得祁鸿识厉喝一声,“竟然是你……”

下面的话,他说不出口了,他才要入水遁逃,结果对方一指,他自己和周边百米之内的河水,冻成了一个大冰坨子。

虚影一指既出,过了一阵之后,慢慢地凝实了起来,确实是一个女子,身材惹火,丰胸翘臀小蛮腰,生得也相当美貌,而且眉眼间有着浓浓风情,是非常令人心动的艳妇。

她冲着郝明秀冷笑一声,“郝明秀,你这也太令我失望了,一个五级天仙,你居然追了这么久?还说什么白驼奇才?”

“气修的战斗力,真的不弱,而且他们新得了一门身法,您也看到他跑得多快了,”郝明秀讪讪地回答,“若不是月真人支持,我怕是早就追丢了。”

月古芳!陈太忠终于明白,眼前这位真人是谁了,这个女修只是二级玉仙,但在西疆都是大名鼎鼎,此女非常淫乱,入幕之宾无数,据说还练得有采阴补阳的功夫。

阴阳双修,在风黄界是很常见的,也不是那么淫秽的事,孤阴不生独阳不长,但是只采不补,不但过于自私,也有伤因果和天和。

他平日里跟四个侍女接触不少,那四女都认为,月古芳是女修中的耻辱——据说只要愿意献出真阳,灵仙都能睡她。

月古芳据说是出身于封号家族的千幻岳家,灵仙时得了机缘,采补了家中几个堂兄弟,被族中撵出,后来前往中州发展,再回来的时候,已经是天仙八级了。

这个时候,岳家又出面,把她请了回去,为了掩人耳目,将她聘为族中供奉,不过她回家不久,族里最少死了一个天仙,以及若干灵仙——这是她在报复当初的被撵之仇。

然后她不出意外地悟真,悟真之后,依旧在西疆采补不已,岳家也没脸承认,说这是我家的族人,就只说是岳家的供奉。

这些还不是重点,重点是……岳家的发展,主要是靠着官府体系,千幻岳家有两个伯爵称号,只不过是没有封侯罢了。

那么,做为宗门弟子的郝明秀,在夺取蓝翔下派的矿产时,用到了官府体系的玉仙,这个性质……就让陈太忠不再纠结了:我可以全力出手了!

宗门弟子私下跟官府勾结,这是大忌!

不过他离得还比较远,又奔了几步,才来到近前,一眼就看到大长老被冻成了冰雕一般,心里忍不住一沉:冰属神通,果然厉害。

其实所谓神通,就没有不厉害的,他小心翼翼地摸出留影石来,将现场的情景拍摄下来——将来打起官司来,这都是证据。

郝明秀一抬手,将那硕大的冰块卷起,笑着发话,“还是月仙子神通广大,令贼子无处可逃……你我再次合体,去蓝翔弟子处走一遭如何?”

“那姓燕的,我就不要了,他是魔修,诡异之处太多,元阳定然驳杂,”月古芳捂嘴轻笑,“倒是那东易名,你须得留给我……小心!”

小什么心?与此同时,一条人影猛地从空中显出身形来,先是神识攻击郝明秀,然后抖手一张大网,直接就罩住了此人,将人捆得结结实实的。

陈太忠真的不想先攻击这厮,二级玉仙才是他最大的敌人。

但是很显然,他跟二级玉仙相斗,不客气地说,哪怕是偷袭,也未必能起多大的效果,能跑得了就算不错了,旁边再有一个八级天仙抽后腿的话,想跑都难!

他甚至有点后悔,为什么没有让燕上人跟着过来。

燕上人的战力相当可观,各种歪门邪道的手段也不少,他一来,绝对能缠住郝明秀。

有这个先决条件,陈太忠就可以专心地偷袭月古芳——倒不信玉仙真有三头六臂。

当然,陈太忠若是能把纯良带过来,两者配合,那就是对方考虑跑路的问题了——冰属性神通是很厉害,但是神兽麒麟天生就是玩火的行家。

不过纯良若是现身,也有一点不好,那就是必须要留下这两人了,不能让人跑了——神兽麒麟重现风黄界,这消息一旦传出去,甚至能惊动了玄仙。

强行留下一个玉仙,这个难度……也比较高。

无论如何,眼下说什么都晚了,陈太忠不可能让他们去惊动蓝翔弟子,郝明秀跟官府中人合作,这消息也不会允许传出去——两百名蓝翔弟子的性命,真的是不好说。

反正他不会赌对方仁慈,那么只有先下手为强了。

他才一罩住郝明秀,那月古芳就发现了不妥,眉头一皱,轻叱一声,“阁下何人?”

听到这声音,陈太忠只觉得脑袋嗡地一晕,虽然不是特别伤人,但是也给他造成了一定的影响。

“声波掌控吗?”他轻笑一声,口吐白光,“贱人……死!”

月古芳身子一晃,不见作势,就飘出去五六百米远,然后轻笑一声,“原来是东上人驾到,我道是谁家的小贼,偷偷摸摸的。”

她刚才出声,确实是用上了音攻,千幻岳家本来就擅长幻术,而她修行的采补之术,在媚功上也有相当深刻的研究。

两者一结合,往往她一句话说出来,修为低的修者就幻境丛生,恨不得为她效死。

所以她在“意动冰封”神通修炼有成之后,就开始琢磨关于音攻的神通。

意动冰封,是冰属性神通里很普通的一种,冰封的范围不够大,还得必须在有水的地方施展,若说有什么值得夸耀的,那就是快捷——一旦意动,便是冰封。

相对很多无水都可以使用的冰系神通,施展条件就差了一些,没水不行;而相对一些大范围的冰封神通,意动冰封的范围又小了一点——像什么“千里冰封”之类的神通,一听就很气派。

所以这意动冰封神通,被视为普通神通,当然,风黄界就没有普通的神通,用对地方就是最好的神通,哪怕辅助神通也是如此。

前文说过,敏锐神通算是垃圾到不能再垃圾的神通了,但是也要看你用在哪里,一旦有探索任务,修习了这神通的修者,就是一等一的抢手货。

月古芳觉得自己这个意动冰封的神通,虽然效果不错,可是她还想掌握更多的神通,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神通这东西,也不是大白菜,想要就有。

不是每个人都有陈太忠那么好运,接触得到那么多神通的。

扯得有点远了,月真人目前修炼的,算是她自创的神通,现在还只有个思路和轮廓,大致是音攻、致幻和些许的掌控,极为不成熟,但也能多少体现出点效果。

陈太忠一语就道破了本质,可见她这音攻也很是不俗。

说时迟那时快,说了这么多,战斗的节奏却依旧极快。

陈太忠见对方身法奇妙,少不得身子一晃,也踏出一步追上去,抬手一刀,恶狠狠地斩落,嘴里一声长笑,“真人就大吗?先吃我一刀再说!”

“既知掌控,云胡敢战?”月古芳又是一声轻笑,抬手一摆,“掌控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