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六十章 上门嚣张

蓝翔在磐石的攻略,已经基本达到了预期目的,虽然没有占尽五城,但是得了一个新的冰洞,可以满足了。

所以接受任务的弟子,可以陆陆续续地返回了,事实上,如果这五城恢复秩序的话,蓝翔弟子可以一个都不留下——只需要等收服的势力上供奉。

当然,冰洞这里,还是要留人的,这里是蓝翔的产业,而且事关重大。

弟子们出来时间不算长,也没经历太多战斗,但是一直在警惕和防范,这里面的辛苦,不说也罢。

现在大家都要渐次回去了,那么任务的奖赏就摆在了面前:东上人要讲上古气修之道……这谁不想听?

东易名的战力,现在的蓝翔无人敢怀疑,连生出这种心思的胆量都没有,而上古气修如何修炼,正是现今气修的椎心之痛……上古大名鼎鼎的气修,怎么就衰败到这样了呢?

所以大家都很想听听,东上人是怎么讲课的。

陈太忠对讲课这种事,是无可无不可的,他愿意传授给大家点经验,但这并不是他唯一的努力方向——蓝翔的地盘里,还有钉子没拔呢。

在回蓝翔的时候,他一进宝兰州地界,就停下了,“你们先走,我要去办点事。”

“是去安太堡吗?”祁鸿识心里清楚得很,于是出声发话,“要是那里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安太堡的灵晶矿,是横亘在蓝翔心口的一根刺。

灵晶的意义不用说了,在宝兰州只有这么一个灵晶矿,位于蓝翔的控制范围内,采矿权却不在蓝翔手中,而是被隆山于两百年前强行买走。

安太堡是一个小型的散碎灵晶矿,开采难度也比较高,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都是蓝翔地盘上的矿产,偏偏是蓝翔无权开采。

这实在是太耻辱的事情了,蓝翔也一直惦记收回这个矿,但是隆山也做得绝,剑修们将这个矿的两成产权,直接赠送给了白驼门。

赠送的事情,就发生在买矿之后不久,当时郭执掌意外身陨,隆山很担心蓝翔跟己方没完没了地纠缠,为了图心安,他们把上门牵扯了进来。

后来气修越发地衰败,隆山剑派甚至有人开始后悔,说这两成份子不该送出去的。

不成想到了现在,蓝翔上演惊天大逆转,于是这两成份子,又成了保护隆山最有利的工具,岁月真的是把杀猪刀,见证了太多的起起落落。

“你去干什么?”陈太忠讶异地看一眼祁鸿识。

“跟他们商量买矿啊,”祁长老很纳闷他有此一问,“你不会想要强抢吧?这样可是不行,当年隆山姓郭的是七级的天仙,也没敢从蓝翔手里强抢。”

“我也没打算抢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也知道抢矿有多犯忌讳。

如果是单纯抢一把就走,也就算了,矿到了手还要经营,怎么可能硬抢?就算是强买强卖,那也得买,了不得买得便宜点就是了。

他想的是,“给他们制造点麻烦就行,让他们经营不下去。”

祁长老眉头一扬,骇然地盯着他,“你是说?”

“不是说好,蓝翔有优先赎回的权力吗?”陈太忠淡淡地反问一句。

蓝翔这个矿,卖的时候就是不情不愿,当初郭执掌很强势,说你们若不卖,小心以后经营不下去,到那时候还得卖,就未必是这价钱了。

南执掌对这一幕,一直耿耿于怀,双方交易的时候,她就强调了一点,待你隆山经营不下去的时候,蓝翔有优先回购的权力。

这话其实有点诅咒的意思,不过郭执掌哪里会在乎她?很不屑地笑一声——行,就这样签吧,我倒要看一下,隆山怎么就经营不下去了。

言犹在耳,郭执掌就惨死在了兽人手上,可见世事无常,话不能说得太满。

陈太忠现在要做的,就是直接袭击矿场——郭执掌当初用来威胁的话,他直接照做了。

他打算一沾就走,多来那么几回,倒是看隆山撑得住撑不住。

“这事儿太……太冒失了吧?”祁鸿识已经猜到了答案,但是直接听到这话,他还是吓了一跳,“上门不用问,也知道是咱们做的。”

“只要给白驼门留两成份子,那算多大事?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一摆手,心里也有点无奈。

隆山这帮家伙办的事,还真是缺德,蓝翔就算回购回来这个矿,上门的两成份子是必须要认的——平白少了一大块,还不能计较。

祁鸿识犹豫好一阵,才轻叹一声,“这样吧,我先去安太堡走一趟,把姓郭的说的话,重复一遍,他们若是不识趣,那也怨不得咱们了。”

“你这不是贻人口实吗?”陈太忠的眉头皱一皱,他嘴上说不忌惮白驼门,实际上还是有些在意的,所以才要悄悄下手。

蓝翔一怒,能整得多少家族哭爹喊娘,而上门一怒的话,收拾个小派也不会更难。

不过再一想,他的思路其实还是散修的那一套,麻烦大的时候,就暗中阴人,正经是祁鸿识这一套,虽然略显迂腐,却也是堂堂正正。

他总不好说,你别去了,我是真的有点忌惮。

所以迟疑一下,他还是微微颔首,“既然你想去,那也由你。”

祁鸿识一转身,就直奔安太堡方向而去,陈太忠则是吩咐弟子们原地待命,待大长老回来之后,再一起行动。

祁长老去了没多久,天空中猛地爆出一团橘红色的火焰,众弟子见状,齐齐一愣,“坏了,大长老出事了!”

这橘红的火焰,是强烈示警的信号,告诉附近派中的子弟:这里有不可力抗的强敌,大家赶紧逃!

陈太忠眉头一皱,马上安排弟子们登上灵舟,原地待命,又看一眼燕上人,“你能保护多少人,就保护多少,实在不能力敌,就逃命去吧。”

祁长老可是知道,己方有他东某人,以及血灵派的八级天仙,这种情况,还要弟子们逃命,肯定是遭遇了大敌。

自从出征磐石以来,虽然没有打过什么像样的硬仗,但是燕上人来回策应,也很是下了一番辛苦,态度非常端正。

陈太忠跟老燕没什么解不开的仇,那几个小孩是元家姐弟毒死的,尤其对方作为隆山的朋友,竟然毫不犹豫地反戈一击,他也就不会有更多的要求了。

“呵呵,”燕上人轻笑一声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嫌我跟你一起去,碍事?”

“你以为就你会用调虎离山之计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很干脆地一摆手,“我知道你逃命本事很高,这里若是遇到袭击,无论如何……你回头最少要告诉我,是什么人干的。”

话是这么说,但是他对弟子们的安全,还是有点信心的,四艘灵舟里有一艘战舟,纯良也正趴在李晓柳的肩头,再加上燕上人,应该没什么太大的问题。

就在这时,纯良细细的声音,钻进了他的耳中,“可以吃掉冒犯蓝翔的坏人吧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极轻微地点一下头,然后一掐隐身诀,登时整个人就消失了。

“啧,”燕上人咂巴一下嘴巴,看着他消失的地方,好久才苦笑着摇摇头,“只要来的不是玉仙,恐怕就是大七星剑阵,也留不下你吧?”

陈太忠隐着身,冲着释放焰火的方向一路猛赶,路上还开着天目术,随时警惕着各种情况。

奔出去七八十里,远远地见到一道人影,箭一般地在空中飞蹿,而他身后,却是一个白衣男子,背着双手,远远地缀着他。

前面奔逃的不是别人,正是蓝翔派大长老祁鸿识,他面色苍白,嘴角带血,将缩地踏云的步法发挥到了极致,还不住地往嘴里塞着丸药。

祁长老大约是出于爱护弟子的心态,没有直奔蓝翔弟子一方而去,而是岔开了差不多四十五度的方向,不过如此一来,陈太忠就不好迎面接应他。

祁鸿识对缩地踏云的运用,远没有陈太忠熟练,灵气的精纯也差一些,不过饶是如此,他的速度也要远远超过小刀君御剑飞行的速度。

陈太忠只能折个向,拔脚就追,然而,追着追着,祁鸿识又一折向,直接对着地面冲了下来,嘴里还大声喊着,“郝明秀,杀人不过头点地,你到底要如何?”

“敢跟我郝明秀呲牙咧嘴的下派弟子,我还没有见过,”白衣男子冷笑一声,“今天不将你擒回门中,倒是显得我怕了你!”

我擦,还真是白驼门的人?陈太忠心里有点明白了,这个郝明秀修为未必有多高,但是身份着实吓人,上门中人,怪不得祁长老打出了紧急报警信号——这就不是能不能力敌的问题。

当然,此人能打伤五级天仙的祁鸿识,而且紧追不放,修为肯定也不会差了。

“我哪里知道,隆山要将灵晶矿卖于你?”祁鸿识一边跑一边喊,然后身子猛地又是一个折向,拐得更远了,“此乃我蓝翔地界,你过界了!”

“下派的地界,便是上门的地界,”郝明秀冷笑一声回答,“待我擒下你,再跟南忘留讲一讲规矩,看她管得到管不到我买灵晶矿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