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五十八章 瞒天过海

常叔欣闻言,气得好悬吐血,他断然拒绝,“你的要求,我隆山做不到。”

这实在是欺人太甚了,你都实际占领了,还要我公示退出?

“那你再找高人救治你的弟子吧,”南执掌回答得也很干脆。

常执掌无奈,只能求助地看向上门长老,“路长老。”

路肖杰本不想再深度介入了,闻言还是建议一句,“这样吧……常执掌先帮着救治隆山弟子,待到东上人寻回隆山的藏书,再发公示不迟。”

他既然这么说了,那也只能这样了,不过双方都不是很满意,尤其是常叔欣和太上长老,丢了五城之地,才换来为弟子解毒,这亏得也太大了。

常执掌忍不住要嘀咕一句,“说好的归还藏书呢?出尔反尔……无耻。”

陈太忠正处在看戏模式中,闻言白了他一眼,也懒得叫真。

“贵派郭执掌曾经与我有言,”南忘留淡淡地发话,“他告诉我,等我有实力了,随时可以拿回失去的东西,若没有实力,那就闭嘴!”

隆山二人登时不做声了——隆山当初是如何欺负蓝翔的,两人心里也都明镜一般。

谈判到此,就算告一段落了,路肖杰淡淡地看陈太忠一眼,“东上人,你跟楚惜刀相熟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点点头,“我送侄儿入无锋门时结识的,蒙小刀君不弃,忝为刀道之友。”

“你侄儿为何要入无锋门?”路长老又问一句。

其实他是知道于海河的入门经过的,东易名的事迹,在无锋门里不是秘密,他甚至知道,此人在进入无锋门时,还同人发生了口角。

不过他就是这么问了,原因也很简单,他想通过一次次的发问,在气势上压对方一头。

可陈太忠哪里会吃他这一套?回答你一个问题,那是我这人讲究,你再三再四地问,想要我回答……你以为你是谁?

所以他待理不待理地哼一声,“这个就不劳路上人操心了。”

哥们儿我是拿解恩令进去的,十有八九你也知道,但是我就是不说。

“哼,”路肖杰轻哼一声,顿了一顿之后,又阴森森地发问,“东上人在赤磷岛生发得好大一番局面,何以屈就蓝翔客卿?”

白驼和无锋,同为称门宗派,他怀疑对方的居心,倒也不算过分。

“路长老这话何意?”陈太忠还没回答,南忘留不干了,她娥眉轻蹙,面带不悦,“这是我蓝翔的诚意,打动了东上人,长老若有疑问,可以去问上门方应物。”

我说,东易名不仅仅跟小刀君相熟,跟少门主也很熟的好不好?

路肖杰看她一眼,大有深意地笑一笑,“我只是觉得,东上人起码得是个供奉才好。”

“供奉和客卿,不过是个虚名,”南执掌的言辞,果然便给得很,她面无表情地表示,“我蓝翔重在有诚意,东上人也不计较这些。”

“唉,可惜,”路肖杰幽幽一叹,“位面大战在即,东上人若是蓝翔供奉,门中定然不吝厚赐。”

客卿、供奉和护法,地位一级比一级高,但是责任也一级比一级大,约束力也更强,称门宗派的护法,简直是要跟门派共存亡的。

而客卿就简单得多了,虽然地位定义只是高级打手,可若没有强力的束缚手段的话,人家可以合则来不合则去。

南忘留是因为陈太忠的真实身份太过敏感,才只给他一个客卿名义,不成想,路长老却很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。

然而,他说这话的用意,却是不得而知。

不过隆山二人一听这话,就有点坐不住了,你就那么希望东易名成为蓝翔供奉,好响应白驼可能的征召?考虑过我们的感受没有?

于是太上长老站起身来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路长老可还有其他事情吩咐?”

没事的话,我们就走了,不留在这里丢人现眼。

“且慢,”路肖杰眉头微微一皱,慢吞吞地发话,“你不觉得,两派弟子同时受到袭杀……可能存在幕后黑手吗?他们这么做的用意,又何在呢?”

他此来不光是要调解纠纷,还要调查清楚此事,因为白驼门从这两件事中,嗅到了阴谋的味道。

常叔欣看陈太忠一眼,发现对方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,心头登时火起,“既然没了纷争,加强防范也就是了,再有人冒充蓝翔弟子袭击,我们杀无赦即可。”

你不在乎是吧?我也不在乎,倒要看你蓝翔可怜的几个人,能不能承受住旁人的偷袭。

要不说情绪化是很要不得的,常叔欣堂堂的一派执掌,因为今天倍受打击,连弟子的仇都不计较了,反正隆山损失得起。

陈太忠基本上一直是看戏模式,直到听到这话,才冷笑一声,“杀无赦……那也得杀得了才行,蓝翔留下了贼子的两条性命,你隆山留下什么人的性命了?”

“告辞了,”常执掌一甩袖,愤然离开。

一番谈判结束,奇葩的是,双方竟然没有计较到底是什么人发动的袭击。

既然大致情况敲定,又有上门长老作保,接下来就是关于细节的讨论了。

四散分开的隆山弟子,很快地汇集了起来,以防再受到不明的袭击,人数一多,就比较容易凑齐剑阵,风险会大大降低。

至于说蓝翔可能借这个机会,再次进一步蚕食地盘,基本上不存在这种可能,才敲定的事就翻悔,这是在打上门的脸。

起码也要撑个十年八年,甚至三五十年,蓝翔才好再寻机生事。

但是那时又是一番什么景象,谁知道呢?

隆山的弟子在收缩,蓝翔的弟子却不见有什么忌惮,借着两家敲定边界的机会,又拔除了两个势力,虽然只是逐走,没有多少血腥,但也着实地震撼了本地修者一把——宗派之怒,竟然冷厉若斯!

与此同时,有蓝翔辖下的家族势力,提出要在冰泉地界买地,冰泉城以为这是蓝翔体现扩张的意志,上报郡守府之后,很快捷地批准了。

买地契约签订的第三天,郡守府长史发来公函:不许卖地!

卖自家的地,其实主要是看城主府的意愿,不过这次买卖的范围有点大,足足有方圆两百里,照常理,这种规模是要经过郡守府审批的。

这也是风黄界官府体系的一种制约,小地块你卖就卖了,大地块的话,就涉及到官府的整体规划和布局,必须要请示上级。

不过大体来讲,风黄界地广人稀,这也算不得多要紧的事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冰泉的城主府,只走了一个程序,就直接把地卖了。

这一点,倒不能说城主府做得不对,蓝翔来势汹汹,连隆山剑派都不得不捏着鼻子退缩了,冰泉拿什么来阻拦?更别说人家是一手灵石一手地,两不相欠。

正经是,就算郡守府提前打招呼不许卖地,冰泉都要赔着小心跟买地者商量:那个啥,你看我这边压力有点大,要不然……你们去郡守府走一走?

至于说已经签订契约,地契都发放了,再来这么个公函,有什么意义呢?

然而,官府和宗派,终究是不同的两个体系,冰泉城主府思来想去,还是把买地的人喊来:那个啥……上面不许我卖,咱们这个交易,能不能宣布无效?

对于下面的小势力,郡守府是很可怕的存在,若不是买地者背靠蓝翔这大树,城主府根本无须客气,直接宣布交易无效即可,能如数返回灵石,就算厚道了。

买地的这边报之以冷笑:无效?晚了!这块地我家已经报效给了蓝翔上派,地契都送过去了,有本事你去找蓝翔讨。

冰泉城主这才发现,此事似乎不那么简单,于是嗫嚅着表示,这个事,郡守府有不同意见,你最好跟上派商量一下,跟郡守府多做沟通。

蓝翔的沟通来得很快,四艘大型灵舟直奔郡治清水城,在城外落下,然后大长老祁鸿识进城直奔郡守府:麻烦你们交出残害我蓝翔弟子的主使者,长史慕容枫桦!

郡守府的长史,那哪里是随便能抓的?只说为了维护官府体系的体面,也不能将人交给蓝翔派,于是郡守发话:你们提供的证据,来自搜魂,不是很充分,我们不予采纳。

不予采纳是吧?那我们先去开发冰洞!祁长老转身就走,然后威胁一句:慕容枫桦,有种你就不要出清水城,你慕容家族也不用想继续存在了。

郡守府这边,维护长史是本能的行为,但是听说蓝翔在那块地发现了新的冰洞,就算是再笨的人,也知道慕容枫桦做了很愚蠢的事。

这些逻辑和因果在那里摆着,真的无所谓证据充分与否,甚至根本不需要证据——风黄界原本就是强者为尊,非常流行自由心证。

所以面对蓝翔赤裸裸的威胁,郡守不能说什么——说了也没用,人家会不听。

于是他问长史一句:这件事,你打算如何善后?

慕容枫桦无言以对,事实上,前几天族长的失踪,就让他生出了不好的感觉,不过周遭没有打斗的痕迹,他心怀侥幸地希望:族长只是有要事,匆忙离开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