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五十七章 看热闹

路肖杰此来,是为压制两派的纠纷,是公务。

但是同时,他个人也有点惦记的事,他相当好奇:东易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

两人曾经在隆山剑派里擦肩而过,他摆出了上门的架子,对方却是极其不买帐,甚至还出声要挟,要他小心路家的老少。

这话令路肖杰相当地不满,但是曾经的马师兄,已经悟真的马真人说了:你估计斗不过他。

马师兄是一直凌驾于他头上的天才,就算被逆徒暗算三百年,不但照样悟真,还晋阶了二级玉仙,那么对于其眼光,他也不能不服气。

再加上,东易名看在自己上门长老的面子上,从隆山离开,他虽然心里有点不爽,却熄了叫真的心思——为了一点口舌之争,实在划不来。

但是这次来了,他就想看一看这姓东的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粗粗看去,这是一个黑脸大汉,跟隆山弟子形容的矮壮汉子,一点都不搭调。

不过,想到燕上人那肯定的语气,以及现在燕上人进了隆山阵营,路长老忍不住要暗暗地感慨一句:好精妙的易容变形术。

他还想再看一看,此人是不是像传说中的那么跋扈,如果真的跋扈得过头了,他身为上门的调解使者,也可以安一个“捣乱协调”的罪名,让白驼出动精锐战力,将其斩杀。

然而,此人自打来了之后,就是低眉顺眼一言不发,隆山所有的发言,都被南忘留包了,而他总不能说:南执掌你住嘴,让黑脸的那厮说。

南忘留身为一派的执掌,遇到这种两派之间的纠纷,她是规则认定的第一发言人。

看到南忘留一个女流之辈,言辞锋利地迎战隆山常执掌,路长老就又忍不住生出点好奇,想看看这东易名的反应。

殊不料,他一眼望去,那东易名就感受到了,也抬眼看过来。

他很自然地转开目光,心里却在想:这厮还真的不简单,不过,他不是脾气不好吗,怎么会这么平静呢?

陈太忠哪里是平静,他根本是看笑话一般,看着两边的斗嘴。

真的是太好笑了,隆山的反应,根本就是无脑反派的典型——你们只是猜到,幕后可能有其他黑手,殊不知,冰泉现在的价值,早就不是你们所掌握的那些了。

这些内情,南执掌是清楚的,但是她努力地在细节末梢上锱铢必较,表情极其生动和丰富,偶尔表现出一些沮丧和惊愕,也是非常地自然。

女人果然是天生的演员,陈太忠心里,忍不住要吐槽一句。

争执了大半天之后,在路上人的“高压”之下,两派最终达成了初步意向。

蓝翔已经占领的绫阳和轻川两城,算是正式归到了蓝翔的有效管理范围内,靖原也给了蓝翔,至于说野山,隆山争取到了在野山边缘一线的守卫权。

野山地界的其他范围,则是作为蓝翔和隆山的缓冲地带,蓝翔拥有管理权,但是隆山拥有进入的权力。

这些条例,看起来蓝翔有点吃亏了,实则不然,承认管理权,其实就是承认了蓝翔对野山的实际掌控,至于说隆山弟子有权力进入——哪个宗派的地盘,会全面禁止其他宗派弟子入内?

说穿了,就是隆山只得了一个书面上的面子,表明此地还有一些争议,但是,谁又会在乎什么争议呢?

宗派之间,关于资源和地盘的争夺,靠的就是实力,有实力,不是你的你也能抢过来,没实力,是你的也会成为别人的。

此次地盘大战,就充分地体现出了这一点,蓝翔不但收回了所有失地,还占据了磐石的大块地盘。

关于冰泉城的势力划分,成为了两派最后争夺的焦点,最终的谈判结果是:万年冰洞一带,以及叶家,归隆山管理,其他地界,悉数划给蓝翔。

隆山对这个结果,其实是不满意的,但是这是他们在上门的干预下,能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了,维系住了万年冰洞这传统资源,在蓝翔的实际控制范围内,插了一根钉子。

陈太忠听到这结果,越发地想笑了,不过他努力地控制住了——闷声发大财才是正理。

但是他不出声,不代表别人会放过他,常执掌目光一转,盯着他阴森森地发话,“东上人,我隆山已经让了五城之地,藏书阁的书籍……什么时候还来?”

“这我哪儿知道?”陈太忠终于出声,他懒洋洋地回答,“也许三五个月,也许三五年……这样吧,以百年为期,你藏书阁的书,肯定帮你追回来。”

到现在为止,他还没有来得及整理从隆山抢来的书籍,一来是他有点小忙——不但要自己修炼,还要指点蓝翔弟子,二来就是……隆山的书简,真的是太多了,他看不过来。

无锋门的藏书,他看了一万多,蓝翔的藏书和心得,他看了差不多有三万块玉简。

而隆山的藏书,起码有五万到八万块玉简,具体数量,他没数,只是粗粗地估了一下。

陈太忠甚至心里有点愤懑:你一个小小的称派的宗派,弄这么多书干什么?

事实上,到目前为止,他还没有意识到,抢夺隆山的藏书阁,是他修炼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——确切地来说,是他读书生涯的转折点。

他立誓收集风黄界所有功法,但是风黄界的功法,实在太多太多了,他或者抢得过来,但是……根本看不过来。

地球上有个词,说得再明白不过了,穷经皓首,前人的著作太多了,老死都看不完的。

既然死活看不完,就不用着急看书了。

当然,陈太忠许以百年之期,也是有意恶心对方——我不是不给你,但是你得先等着。

“一百年……阁下这么做,未免有失厚道,”隆山的太上有点不能忍。

“东上人也没说一定要一百年,他只是谨言慎行罢了,”关键时刻,南执掌又出来顶上,她冷笑着发话,“你不会以为,是东上人劫了藏书阁吧?”

不是他劫的,才有鬼了!隆山的两名天仙,气得差点跳起来。

不过怎么说呢?有些事情,看破不要戳破,看破无所谓,戳破的话,后果不太好控制。

所以常叔欣不再纠结这个问题,事实上,身为一派的执掌,还有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,他忍气吞声地发话,“南执掌……我终是让出了五城之地啊,是隆山罪人。”

“那你可以选择不让,”南忘留冷笑一声,绵里藏针地回答,“我主要是对郭执掌不满,他侵吞蓝翔了太多利益……你可以让他的师门尊长来说道理。”

这话就是赤裸裸的打脸了——有本事你请出马真人来!

真要请出马真人来,她也不怕——她敢这么说,就有这么说的底气。

“南执掌,咱们……这不是在谈吗?”常叔欣可不敢应这个碴儿,他低声下气地发话,“主要我派中有四十余名天才弟子,身中奇毒,必须要找到施毒者,才能解毒。”

南忘留闻言,冷冷一笑,“隆山居然有四十多名天才弟子,我真的非常敬仰……这就是四十多个真人吧,你打算置上门于何地?”

常叔欣登时语塞,他为了强调中毒弟子的重要性,说他们都是天才弟子,想要逼迫东易名拿出解药,却不小心又进了南忘留的逻辑陷阱。

他真的很恼怒,但是又发作不得,只得讪讪一笑,“我家的弟子,能登仙便是算天才了,不像南执掌目光远大,能悟真的才算天才。”

南忘留的言辞便给,她微微颔首,“原来隆山有四十多个潜在的天仙,那也是难得了,可以取上门而代之。”

称派的宗门,上限是五个天仙,四十多个天仙……这是要做什么?

“南忘留你一定要嫁祸于我,真以为我手中的剑不快?”常叔欣快要气死了。

“有种你就拔出剑来试一试,”一个黑脸大汉低声发话,同时,一股浓浓的杀气,笼罩了下来。

常执掌呆呆地看了他半天,终究是提不起争斗的勇气,于是一转身,冲着路肖杰深深地施了一礼,哽咽着发话,“派中弟子,有数十名为奇毒所缠,生死只在一息间,还请路长老做主。”

路肖杰沉着脸,好半天才轻叹一声,“南执掌,我听说你擅解奇毒,何不一试?大家都是白驼门下,要讲友爱为上。”

有些事情看破不戳破,是有好处的,不戳破,就还能绵里藏针地提点条件。

南忘留闻言,也沉思了起来,等了好一阵,她没感觉到陈太忠发来的任何信号,就猜到这个毒,是有解的——无解的毒,陈太忠肯定会有暗示。

最终她笑一笑,缓缓点头,“路长老说笑了,我哪里会解什么毒?不过我派里有点偏方,可以一试,效果不敢保证,但是……隆山须得先让出这五城,别玩嘴上的那一套。”

“地方都已经被你们占去了,还说什么嘴上一套?”常叔欣气得半死,“莫非还要我公示告知?”

“没错,”南忘留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