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五十六章 讲数

发现冰洞的猎户惊讶过后,却不敢声张。

他知道一旦说出去,叶家找上门来,自家就是一无所得,没准还会收获什么罪名。

于是他前往郡守府汇报发现,希冀得到奖赏。

当时正好是慕容枫桦在场,问明原委之后,奖赏上灵十块,然后在猎户回程的时候,直接派人截杀搜魂。

一路搜魂下去,知道此事的人,被杀了个干干净净,有几个同行的人,只是因为猎户说,自己得了官府赏钱,请他们喝酒,就因此而被诛杀——他们甚至不知道这赏钱从何而来。

尤其令人无语的是,还有两个人是跟着来蹭酒喝的,结果在几天之后也被杀了。

倒是猎户的家人安然无恙——搜魂证明,猎户只是跟另两个猎户说了此事,没有跟家人说。

慕容枫桦的目的,就是独霸这个山洞,他正在张罗此事的时候,猛然间蓝翔和隆山大起争执,尤其在冰泉地界,双方势同水火剑拔弩张。

这种情况下,这山洞极易被发现,慕容长史想尽快买下山洞的地段,可是他要买的地方太大了,太引人注目了。

万年冰洞倒未必有多大,但是涉及到地脉和灵机,就不能只看这个山洞的大小,周边地段都要买下,以免破坏了地脉,影响了灵机。

这要一买,起码是上百里的地面,搁在一般时候,都算是个新闻了,更别说在这种敏感时刻——蓝翔和隆山正在斗生斗死,你郡守府的长史在冰泉大肆买地,这算什么意思?

官府和宗派,真的是不同的体系,一般时候都要注意回避,更别说这种敏感时候。

慕容枫桦尤其担心的是,自家买地的异常举动,万一令那两个门派生出疑心,细细勘测一番,那就是鸡飞蛋打了。

然而,要他静心坐等,那也是办不到的,冰洞的情况,他已经悄悄地亲自勘察过,相比那摆在明处的万年冰洞,这里就是未经开发的处,女地,价值异常惊人。

哪怕是全盛时期的万年冰洞,也未必能跟这个新洞相媲美。

买地不便买,又不能坐等,那慕容枫桦的选择,就只能是挑唆双方,大战一场了。

他不便出面,所以要族长邀约了几个高阶修者,说郡守府看不惯宗派间肆无忌惮的战斗,这太影响民生了,要大家出手把事情搞大,让两派索性斗个你死我活,郡守府来收拾残局。

族长邀约的都不是宗派中人,做这种挑拨离间的事情,真的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,事实上,他们对宗派有天生的排斥,很乐于看到狗咬狗的场面发生。

而且慕容枫桦年纪轻轻,就是四级天仙了,还在郡守府帮忙,真是前途无限,所以哪怕是七级天仙,也愿意结这么一段善缘。

这就是隆山和蓝翔弟子同时被对方袭击的真相。

这算盘打得很好,不过在袭击蓝翔弟子的时候,出现了一点问题,他们没有想到,对方居然有能诛杀七级天仙的存在,导致了慕容家的图谋败露。

“这个慕容家的账,回头再算……先封锁消息吧,”陈太忠很快就拿定了主意。

辛堂主听得却是暗呼侥幸,亏得是东上人坚持调查下去,若是己方不管不顾,直接将事态告知隆山,双方共同向郡守府施压的话,岂不是错过了独吞这桩机缘的机会?

隆山对此是毫不知情,他们在为己方弟子的损失大发雷霆。

至于说气修也遭到了伪装成隆山弟子的修者的袭击,隆山表明,这是你们的一面之词——想让我们相信的话,拿出留影石来。

剑修们并不认为,蓝翔所说的一定是假的,事实上他们也极其怀疑,有人在其中起了不好的作用——都是活了多少年的主儿,见过的鬼蜮手段真的不要太多。

但是最终,他们还是选择了不相信,这种风雨飘摇的时候,手里难得地掌握了载有气修行凶的留影石,他们必须牢牢地把握住这一点道义上的优势。

蓝翔弟子怎么死的,我们不知道,拿出留影石来说话!

然而,东上人的强势,再次打破了大家的认知,他很干脆地表示,要留影石没有!要说法?也没有!

总之,隆山死了什么人,我没兴趣知道,我只知道,你们隆山要交出指使者!

这根本不是谈判的态度好吧?剑修们一时大怒。

他们原本还计划着,能将蓝翔的势头阻住的话,下一步对方若想搜查真凶——如果所谓真凶确实存在的话,隆山倒也不介意双方合作一下。

当然,想要合作,蓝翔得拿出足够得诚意才行。

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不请上门仲裁都不可能了,于是隆山汇报白驼门。

白驼门也被这两家最近的纷争,弄得有点麻烦,听说两家有全面冲突的可能,就派了派中四长老来弹压——这四长老不是别人,正是路肖杰。

这一次,路长老此来,就端起了架子,因为马真人的缘故,他不便太过偏袒隆山——事实上,若不是掌门指派,他根本都不想来。

但是既然来了,他就要做出一碗水端平的样子,要求双方派出首脑参加会谈。

南忘留接到消息,赶到轻川城大营,然后跟陈太忠一起,直奔冰泉赴会。

隆山这边来的是常执掌和太上长老,三方坐在一起,谈论起这两件袭击事件。

此刻的隆山,还觉得己方的胜算比较大,所以他们将秘不示人的留影石交给路上人,请他甄别真伪。

留影石肯定是真的,路长老看完之后,点点头,“虽然凶手蒙面,装束却是蓝翔服饰,而且拳脚功夫很好,嗯……倒是看不出气修的路数,不过也看不出不是气修。”

他的表态废话居多,但没有强行指出是气修,这表面上就算公正了。

一边说,他一边就想将留影石递给南忘留观看,常执掌见状急了,“路上人……不能给他们看,您这仲裁者心里有数就行了。”

对隆山来说,手里的留影石也是奇货可居的。

留影石的图像不是特别清晰,但是真要琢磨,也能得到不少线索,若蓝翔真的被袭击了,那么定然会关心冒名袭击隆山的人——针对两家的袭击,很可能是一家所为。

据说东易名很爱惜弟子,想要搞清楚袭击者的路数,还不得求着隆山?

路长老想一想,将留影石递还,然后看向南忘留,“南执掌有何说辞?”

“还请路长老观看,”南执掌下巴微微一扬,她身后的侍女走出来,一拍储物袋,放出了一具尸身和一个首级,“这便是袭击我蓝翔弟子的凶手……已然伏诛。”

跟隆山派想的类似,蓝翔只说凶手伏诛,也没把尸身展示出来,这是面对上门长老,才拿出了硬货,而且他们不怕隆山看到。

路长老看了两眼,猛地眉头一皱,盯着那人头,惊讶地发话,“浪子剑……许庞统?”

许庞统是散修,出身来历不明,曾经被短期聘为某封号家族的供奉,整日流连花丛,后来因为这个爱好导致了疏忽,使得主家的嫡长子惨死在仇家手上。

这个保护不力的罪名,是铁铁的,主家大怒,要追究他的责任。

他却有异术,不受誓约束缚,直接仗剑杀出,自此就浪迹江湖。

所幸的是,主家那边考虑此人是孤魂野鬼,全力对付的话,自家子弟难免可能被报复性的攻击杀伤,所以只是将他的劣迹公布出来,并且出了一个不算高的赏格。

当然,赏格不高,对很多人来说也算是一笔横财,尤其还有人看不惯他违背誓约,所以他还是受了几次偷袭,怎奈此人狡猾如狐,不是反杀了对方,就是仗剑突围。

这几次战斗,使他成为了众人眼中的难缠人物,在西疆,他的名声不算小。

“许庞统?”常执掌闻言,也倒吸一口凉气,他真没想到,蓝翔居然连这样的人物都杀了。震惊归震惊,下一刻,他就马上表示出不满,“这哪里是我隆山的?”

“不是你隆山的,就不能是你隆山雇佣的?”南忘留嫣然一笑,一副人畜无害的温婉模样,但是她的话,却恰恰相反,直接影射对方曾经的卑劣行为。

“反正你们做这种事,不是一次两次了……需要我挑明吗?”

隆山当然不敢让她挑明,他们可是延聘了高手,在隆山地界埋伏的,尤其要命的是,其中一个要紧人物,现在已经加入隆山的阵营。

这场谈判,燕上人并未到场——隆山和蓝翔都努力表示出本分,邀约外人助战是一回事,该不该摆到上门面前,那是另一回事。

其实白驼门对这些情势,也相当清楚,不去触碰这些龌龊环节,不过下派若是敢摆出来说事,那就是挑衅上门的忍耐力了。

“你所说的,我们完全不知晓,”常叔欣直接一口否认,但是他也不敢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,而是又开一个新的话题,“你随便拿个天仙的人头,就敢说此人冒充我隆山……南执掌,这种死无对证的话,你也好意思说?”

“若不是撞上了,我蓝翔会煞费苦心地追杀浪子剑?”南忘留冷笑一声回答,“这人并不好杀,大家都知道的。”

陈太忠听着他俩的辩论,觉得煞是无趣,然而猛然间,他觉得一股气机正对着自己,忍不住抬眼一看,却发现路长老正斜睥着他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