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五十五章 疑云

李晓柳在冰泉的日子很惬意,她可以四下走动,而不虞任何的偷袭。

只是,她不能去万年冰洞,那里聚集的人太多,一旦出手,蓝翔会贻人口实。

事实上,那种地方她就没法出手,她的绝大部分战力,都在东上人的“第二元神”上,而这又是她暴露不得的底牌——就算她愿意,东上人也不会答应。

须知东上人的侍女有四个,任何一个人都有能力成为“天仙杀手”,她若胡来的话,不但会被打落神坛,更严重的是,她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聆听东上人的教诲了。

所以她就是在冰泉城地界乱逛,还有大把闲暇时间修炼。

不过纯良总督促她,最好能暗中跟着一支气修队伍,也能起到悄悄保护的作用——虽然大多数的剑修,压根就不敢跟气修们放对,但是这种事情,总是要提防的不是?

李晓柳也知道,这十有八九是第二元神嘴馋了,想要找理由吃两个人,不过它的建议很合理,她也希望能帮助同门的师兄弟。

这一天,不幸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,她正远远地缀着一队人,里面有两个蓝翔弟子,和八个仆从的修者。

这队人是随便巡查的,是蓝翔体现对冰泉的现实掌控,现在的冰泉,这样的小队比比皆是,同时也能分散部分剑修的注意力。

她正意兴索然地跟着,纯良猛地一抬头,“不对,前方要出问题,快去!”

话音未落,前方十余里处,就是一片剑气纵横,还有蓝翔弟子放出的紧急求救信号。

李晓柳只觉得热血上头,拔脚就猛赶,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她的脚力还是差了一些。

要说她也是弟子中的佼佼者,初阶灵仙就掌握了御气飞行之术,又学会了缩地成寸的步法,但是不管怎么说,她终究才是初阶灵仙,修为有限,灵气也有限。

等到她赶到现场的时候,肇事者已经逃走,一个蓝翔弟子遇难,八个仆从的修者死了六个,还有一个被腰斩,眼看就不能活了。

那仅存的蓝翔弟子,也是修习了缩地成寸的步法,堪堪躲过了这一劫,背上拉了一道长长的口子,而另一个活着的仆从修者,则是被斩掉了一条手臂。

蓝翔弟子见到她出现,忍不住大喊一声,“李师妹小心,对方是隆山的天仙!”

“嗯?”李晓柳眉头一皱,赶紧上前喂他一颗丹药,然后沉声发问,“是隆山的谁?”

“是……隆山的装束,”那弟子眼睛一闭,盘坐下来打坐,“不是隆山的五天仙,不过真的是剑修,两个人,可怜王师弟,他为我挡了一剑,我对不住他。”

“我的阵盘借给你防御,”李晓柳丢给他一个阵盘,站起身来,“王师兄就这么死了,我绝不答应……你保护好自己!”

王师兄是三级灵仙,也是很有希望冲击中阶灵仙的,现在被人斩做十几段,这个仇不能忍。

说完之后,她电射而去,那弟子也顾不得调息,赶忙睁眼站起来,急得直跺脚,“李师妹,真的危险啊……你……啧,怎么这样。”

杀人凶手扰乱了天机,不过这是新鲜的杀人现场,有纯良在,李晓柳还是很干脆地锁定了方向,奋起直追。

在五十里地之外,两名凶手很快地伏法,李晓柳看到纯良又将其中一个,吃得只剩下人头,就算她处在极大的怨恨中,也忍不住嘀咕一句,“咱不是说了,不吃人吗?”

“你懂个啥?这是天仙七级的剑修,”纯良白她一眼,惬意地吧嗒一下嘴巴,回味一阵,才懒洋洋地发话,“这八级的老灵仙,我才不会吃,塞牙……再往前探一探吧,我感觉他们来的时候,在前方停留过……”

蓝翔弟子被隆山伏击,一死一伤的消息,很快就传遍了冰泉。

隆山剑派断然地否认,说我们派里就不可能做出这种事!

几乎在同一时刻,隆山剑派的一支小队也被人袭击了,袭击者身着蓝翔的装束。

不过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隆山弟子的巡查队伍,都是相当庞大的,袭击的人有六个,只是抽冷子杀了三个隆山弟子,然后飘然远遁。

他们只留下一句话,“快滚出冰泉,否则蓝翔不会客气。”

隆山剑派在第一时间就断定,偷袭者不会是蓝翔的人,原因也很简单,以东易名的强势,绝对不会有兴趣做这种藏头藏脑的勾当。

那厮想要杀人的话,就直接杀了,根本不用找理由。

而且没把人杀光,还要撂下蓝翔的名头,摆明了是想嫁祸,甚至可能是想挑唆两家火并。

不过隆山的人心里虽然清楚,嘴上却不能说,恰好,被袭击的隆山弟子,还用留影石摄下了当时的经过——当时的杀人者,留的确实是蓝翔的名头。

这时候,蓝翔正想找隆山的麻烦,隆山就拿着留影石表示:你蓝翔杀我弟子,还伪装自己的人被杀,咱们去上门打官司吧。

双方各执一词,吵得不可开交,就在这个时候,陈太忠来了。

其实他在来之前,就已经知道,此事跟隆山,还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。

纯良不但杀了一个天仙和灵仙,循着踪迹追去,还发现了两个等消息的灵仙,刚吃了一个天仙的小麒麟心情不错,暗暗地协助李晓柳,将这俩灵仙擒下。

这两个灵仙外穿普通人的衣服,里面却是隆山弟子的装束,见事情诡异,李晓柳取出通讯鹤,紧急呼叫支援,不多时,执法堂主陶元芳亲自驾着灵舟赶到。

陶堂主是老执法了,一听就知道此事的蹊跷,直接将擒获两个灵仙的消息封锁了起来。

通过对这两个灵仙的审讯,蓝翔很快就锁定了幕后黑手:是磐石郡守府。

对于磐石郡守府为何要掺乎进来,挑动两派相斗,两个灵仙并不知情,陶堂主拿不定主意,于是就请示东易名:这个消息,是否要跟隆山共享,证明双方都被第三方算计了?

无此必要,咱们不需要隆山理解,陈太忠明白表示:这俩人没啥用处了,直接搜魂吧。

搜魂也没有得出更多的结果,只是多出了一个消息,此事深得郡守府长史慕容枫桦的看重,袭击事件就是他策划的。

对于陶堂主来说,知道这些就足够了,官府对宗派的成见,不是一点半点,两个体系撕破脸皮大战的事情虽然不多,小纠缠也是不断。

至于说磐石郡的动机,这个并不是很重要,起码不是特别重要——在两家宗派可能出现大规模战斗之际,官府悄悄地煽动一下,不是很正常吗?

但是陈太忠并不这么看,这个切入的时机,实在太诡异了,于是他远赴慕容家族一趟,悄悄将慕容家族的族长捉了回来,丢给陶堂主:搜魂!

慕容家也是称号家族,有两个天仙,其一便是慕容枫桦,五级天仙,还有一个是三级天仙,是慕容家的老祖。

陈太忠原本是想直捣慕容家族,将这个老祖捉回来的,不过恰好遇到族长出门,他熬到夜里,直接隐身悄悄偷袭,捉了人就走。

家族是称号的,族长是九级灵仙,但是陈太忠丝毫不在意,说搜魂就搜魂,对现在的他而言,称号家族已经没什么可忌惮的了。

不过他这么莽撞的行事,反倒是起了奇效,搜魂之后,陶堂主欣喜地来汇报,“原来……慕容家族发现了万年冰洞地脉生成的新洞。”

目前的万年冰洞,基本上已经处于报废的边缘,只不过是对隆山的象征意义巨大,剑修们才会坚持不肯退却。

但是没有谁知道,万年冰洞的地脉,还生成了新洞。

所谓新洞,也未必就是新形成的,按风黄界的说法,有地脉的地方,不一定会只催生出一个冰洞,还可能有别的孪生兄弟。

当其中一个冰洞,受到严重破坏的时候,灵机会转移到其他的冰洞去,而且这新的冰洞,可能灵机会更加旺盛。

这就跟种植作物一样,植株太多,大家都长不好,但是去掉几株,其他就长得旺盛了。

若要所有植株都旺盛喜人,搁在地球上,那就只能大力施肥,然而风黄界的灵机不是肥料,想要转嫁,比施肥困难了太多。

事实上,对于修者来说,地脉这个词,都是相当飘渺的,只是一个概念。

风黄界里,能预料天机的大能修者不少,不过没有谁能整理出一套系统的地脉学说,只是笼统地认为,这种现象客观存在。

所以地脉这东西,想找是找不到的,沿着地脉顺藤摸瓜找出其他冰洞,那更是天方夜谭,有鉴于此,虽然很多大能有转嫁灵机的手段,可是找不到地脉,也是枉然。

手上有肥料,却不知道该往哪块地撒,不知道长出的植株是稻子还是稗子,这该怎么办?

尤其这肥料珍贵异常,等闲是不能随便撒的,要不然就亏大了。

这种情况下,想找出万年冰洞的孪生兄弟,不是靠修者的手段能解决的。

好死不死的是,在距离万年冰洞大约百里的地方,有人在山中打猎,遇到大雨躲避,发现了一个半人高的小洞,钻进去之后拐两个弯,寒气逼人,才知道这里也有冰洞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