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五十三章 人的名

吃这灵仙的一拽,八字胡的一剑就斩歪了,落到了距离何十四郎身边不远的一处空地上。

“砰”地一声大响,这含怒一击,竟然在地上斩出了三十米长,半米宽的裂缝。

何十四郎动都没动,就站在那里,冷冷地看着对方。

他不仅仅是胆气惊人,事实上,他甚至希望对方能给他造成一定的伤害,因为他最近的日子,过得很不舒心。

何家被逐族了,他留下来了,对家族来说,他算半个叛徒,对师兄弟来说,他的家族,带给了他不光彩的名誉。

虽然没有人明确表示在意,但是他心里是真的特别不舒服。

尤其糟糕的是,他负责处理家族留下的一些家业,这事也办得磕磕绊绊的,家族被撵走,就指望着他妥善处理好这些资产,好让何家能积蓄东山再起的资本。

但困扰他的问题是,有太多的人……不买帐啊。

他是蓝翔弟子,这个没错,可被东上人一言喝死的何彪,是他的族人,这次蓝翔和隆山矛盾的激化,是因为何家的一名不肖子弟。

所以他所处的地位,相当地尴尬,他也一直憋着劲儿,为蓝翔立下一场大功,证明自己的立场,哪怕是身死道消,也在所不惜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他在来到野山的时候,最先反对辛堂主求助的想法,建议弟子们先凭自己的努力行事,实在不行,再求助大营。

而此刻,他又站出来,证明自己的无畏——有种的你杀了我,那也是一了百了。

起码我的死,能换来何家日后更好的生存环境,我无怨无悔。

但是这一剑,被隆山的其他人扯偏了。

辛堂主见状,登时就跳了起来,“好好好……竟然敢大欺小,你们等着承受蓝翔的怒火吧。”

“只是口舌之争,没必要这样吧,”蓝翔带队的长髯书生见状,也吓得不轻,这不是授人以柄吗?说好的忍耐呢?

“不用多说了,阁下今天若不给我一个交待,就不用走了,”辛古厉声发话,同时扭头吩咐身边弟子,“火速上报大营,有人以大欺小!”

他是唯恐挑不起事端来,两派最近的对峙,呈上胶着状态,蓝翔弟子有动手的意愿,但是对方隐忍得厉害,人数上却又占绝对的优势,只能制造一些小摩擦,憋屈得很。

现在对方主动将把柄送上门来,真是瞌睡给了个枕头。

“你们这也……太过无耻了,”长髯高阶灵仙气得眼睛一瞪,然后又轻喟一声,扭头看向那八字胡灵仙,“你情绪太过激动,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“回去?想都不用想,”何十四郎狞笑一声,拎着禁灵锁走上前。

见到自家师兄已经开始联系轻川大营,他的心就彻底放了下来,而此刻,就是他证明自己的最好机会,“你涉嫌教唆,乖乖接受调查,你不会希望,我们追到你的家族中去吧?”

“竖子尔敢!”八字胡灵仙气得一跺脚,不过冲动过后,他现在也后悔了,虽然心里气得要命,但是也不敢再做什么过分的举动,直接御剑而起,转身电射而去。

何家十四郎使出聚气缩地来追,可以想像得到,显然是徒劳的。

不过,一个初阶灵仙,居然敢追击一个高阶灵仙的剑修,这本身就让人看得直掉下巴。

蓝翔弟子们的反应相对轻一点,大家只是越发地看清了隆山的本质——合着高阶灵仙也就那么回事,以后遇到这种事,大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仆从军就吃惊得多了,有没有搞错,那可是战斗力爆表的剑修啊,竟然被一个低了两阶的气修吓走了?须知那是低了两阶,不是低了两级!

大家投靠蓝翔,也知道蓝翔势大,但是他们真的没有想到,气修现在,竟然势大到了如此的地步!

不过对他们来说,这并不是坏事,众人惊讶之余,也忍不住暗自庆幸:总算是选边正确。

隆山剩余的弟子见状,一个个脸涨得通红,有名中阶弟子忍不住大声发话,“潘长老,他们实在欺人太甚,咱们拼了吧!”

“噤声,”旁边一个同伴一伸手,死死地捂住了他的嘴巴,“还记得来时执掌是怎么说的吗?”

众多剑修听到这话,心里暗叹一声,断绝了不该有的想法,不过心头的那份无奈,却愈发地浓郁了。

“拼命,就凭你?”何十四郎追人未果,转回来的时候,正好听到这话,说不得大喇喇地走上前,来到那中阶灵仙面前,上下打量两眼。

看了半晌,他“呸”地一口唾沫吐了出去,“凭你也配?”

那边身子一闪,倒是没有被吐到,脸上也没啥表情,甚至连还击的话都没有。

现场最少聚集了一百多号人,竟然没有人说话,寂静得可怕。

大家都被这个状似癫狂的蓝翔弟子震惊到了:竟然有如此不要命的人?气修们的底气,到底是从哪儿来的?

短暂的寂静过后,蓝翔一侧爆发出轰天的笑声,还夹杂着谩骂和口哨声,隆山一方出奇的沉默,不过有些涵养不够的弟子眼中,还是冒着浓浓的怒火。

“辛堂主,”就在此时,一个弟子跑了过来,向辛古汇报,“东上人甚为震怒,要亲自前来。”

他的声音不低,而隆山的几个高阶灵仙,耳力也极好,一听说对方的领军人物即将赶来,一时间面色一变,大喊一声,“今天先到这里,走!”

在大多数隆山弟子的心里,东易名三个字,是挥之不去的噩梦,此人不但战力极其恐怖,更是曾经闯入隆山根基重地,大肆破坏之后轻松走人,是隆山蒙羞的始作俑者。

众剑修纷纷御剑而起,一道道剑光掠过长空,蓝翔一方想拦截来着,不过难度有点高,而且一旦这么做了,相当于两家直接开战了。

对现在的蓝翔来说,开战倒也无所谓,他们自信心爆棚:谁怕谁啊?

然而,辛古不过是区区的一个副堂主,还真的做不了这样的主。

不过隆山的人也没有全部走光,留了两人在门口,一个是中阶灵仙,一个则是被人称作潘长老的长髯高阶灵仙。

陈太忠来的比大家想像的还要快一些,一个多小时之后,一道白芒划破长空,在蓝翔驻地前落下。

他对站在门口的两个隆山弟子,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,直接招呼出辛堂主问了究竟,又看一眼驻地门口的那道剑痕。

然后他才侧过头来,看向长髯高阶灵仙,皱着眉头发话,“堵到我蓝翔门口,来以大欺小,看来是真不把我放在眼里啊。”

“只是一场误会,”潘长老倒是还沉得住气。

虽然误会这一词,在风黄界已经被人用烂了,成为了招惹到强势人物时,必然的托词,但是从他嘴里说出来,还真有那么一点无辜的味道。

“我特地留下来,向东上人做出解释,上人若有不满,我任凭惩处!”

陈太忠很讨厌这货的装逼样儿,不过当他了解到,此人当时确实是极力劝阻了,他也不愿意将火气撒到这厮身上——哥们儿是讲究人,哪怕看你不顺眼,也要讲究。

但是这件事,显然不能就这么算了,他淡淡地表示,“交出大欺小的那个家伙,我饶你一命。”

“他并没有给蓝翔造成什么严重后果,”潘长老据理力争,“想必上人也不希望蓝翔弟子,都是长辈庇护之下的幼鸟,那样的话……气修才是真的要凋敝了。”

陈太忠闻言,看了他好一阵,才微微一笑,“难得啊,隆山居然还有会说人话的。”

这话是真的说到他心口上了,既然想到要磨练弟子,按说他不该急着来处理此事——不经过摔打,怎么能成才?

然而,事情又不是这么简单的,陈太忠能承受几个蓝翔弟子遭遇意外,大不了事后做出血腥报复就是了——如同他承诺的那样,百倍地报复。

但是隆山出动四个高阶灵仙,公然地大欺小,这个性质比较恶劣,他若不出头,无疑会助长对方的嚣张气焰——真以为气修没家长了?

所以他才决定赶来,不但要出头做主,而且是越快越好,你敢过界,我就敢更过界!

潘长老第一次被人夸奖为“会说人话”,不过面对大名鼎鼎的东易名,他连屈辱的心思都生不出来——差得实在太多了。

所以他只能沉默以对,好半天才轻叹一声,“在下任凭上人处置。”

对方反应如此快捷,而且是非常强烈——东上人直接赤膊上阵,他只能选择承受。

“扫兴!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我没兴趣处置你这种软蛋,隆山驻地在哪儿?带路!”

对于那些无意还手的人,他真的毫无欺负的兴趣,跌份儿,丢不起那人。

潘长老自然是不想带路的,但是辛堂主闻言,马上兴奋地表态,“上人,我知道他们在哪里,这就过去吗?”

陈太忠一扬下巴,也不多说。

辛堂主身子一纵电射而去,正是气修的御气飞行,陈太忠紧随其后。

两名剑修见状,紧随其后追了上来,飞了一阵之后,中阶的剑修脸一变,“坏了,蓝翔竟然知道派中影子营地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