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五十二章 嚣张气修

辛古不但要了解东上人的想法,还想把李晓柳也诓到野山去。

原因无他,李师妹在派中弟子眼中,已经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,甚至不少人信誓旦旦地说,现在派里除了三个上人,第一高手就算她了。

这样的言论,李晓柳不会承认,也有师兄师姐出于好奇或者说不服,就找她切磋两手。

而切磋的结果证明,她确实是货真价实的三级灵仙,同阶之间少有敌手,对上中阶,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输。

唯一有些差异的是,她的战斗感觉非常好,经常会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动作,看起来有点匪夷所思,却能很好地化解对手的攻击。

这样一来,师兄师姐也不好总找她切磋了,李师妹虽然最近势头强劲了一点,可人家也没夸耀自己的战力有多强,师兄师姐再纠缠下去的话,自己就先不像个样子了。

但是还有不少人认为,李晓柳的战力,绝对不会像她表现出的那样——她定然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杀招,只不过当着同门师兄弟,她没办法使出来。

辛堂主邀她前去,也是断定她的战力绝对不一般,到了危急时刻,很可能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——起码她可能拥有东上人给的攻击护符。

李晓柳也有点心动,不过她还是表示,“我看着东上人的宠物呢,先得去问问上人答应不。”

不多时,她就回转来,很无奈地表示,“上人说,冰泉那边,问题更大,反正辛堂主你在野山,不要束手束脚,只要没有弱了蓝翔的名头,你们若有损失,对面须得付出百倍的代价!上人说了,‘我这人别的毛病没有,就是护短’!”

最后一句话,她是模仿陈太忠的语气说的。

“那我们就放心了,”辛古笑着点点头,转身离开。

两天之后,野山城地界,传来了蓝翔弟子的求助,他们的“搜查”任务,进展得很不顺利,原因无他——隆山弟子太多了!

野山这个地方比较荒凉,是山岭和丘陵地貌的综合,沟壑纵横,地域挺大但是人口不多,不过同时,这里又紧靠着隆山的北大门。

一旦占据了野山,通往隆山就是一马平川,中间只有一条四五里宽的河,勉强算得上一道天险。

对于修者来说,尤其是天仙以上的修者,似乎地形并不是很重要——直接飞过去就完了,哪里存在不存在天险的问题?

然而事实并非如此,山脉和河流,是最容易架设阵法、隐藏埋伏的地方,一望无际的平川,可供选择的地方就太少了。

对隆山而言,一旦丢失了野山,别说自家无法在野山埋伏,门户也是大开。

而同时,对方在野山方向,能比较方便地观察隆山的动态,也能仗着山岭的地貌,隐藏大量的伏兵,一旦有需求,分分钟就能杀到隆山来。

而隆山想在平川上阻拦,不是不可以,而是代价太大,打造一条不被人发现的防线,这得需要很多的财富,而且维持这条防线,也要不少得运行成本。

所以对隆山来说,野山是不能丢的,正经是靖原城的地界,剑修们不打算下多少工夫,一马平川的靖原,最适合剑修纵横来去,丢给蓝翔又何妨?

既然野山是必然守的,隆山直接派了近百弟子过来,见到绫阳、轻川两地的修者,就直接围上来,若是有蓝翔弟子在内也就罢了,若是没有,语言和动作都粗暴得很。

代理人战争这种事,不是你想打就能打的,剑修弟子们不通过代理人,直接大举出动了。

到后来,仆从军只能跟蓝翔弟子走在一起,不敢分开行动,因为他们感觉得到,分开行动的话,人多也就罢了,人少的时候,真的是有性命危险。

所幸的是,蓝翔弟子都还算有胆子,一个弟子带上七八个修者,就敢跟十几个剑修叫板,一点都不含糊。

剑修们肺都快气炸了,可偏偏不敢动手,反倒是蓝翔弟子敢对他们推推搡搡,嘴里骂骂咧咧。

这是有深刻教训的,沈家出了一个不够冷静的灵仙,结果自身被杀不说,更导致整个家族损失惨重,不得不投到蓝翔旗下,才免去了最少是逐族的大祸。

而剑修们更发现,其实几百年前的蓝翔弟子,也是不住地忍气吞声,他们既然决定学习蓝翔了,那也要学习气修们苟且偷生的克制功夫。

有再多的不服气,忍着!

剑修忍得很辛苦,气修也非常不开心,原因无他,派到野山地界的,连上辛堂主也只有四个弟子,数量上严重不够。

四个人最多只能带四个队,而剑修弟子有近百名,二十个剑修守一个气修,就算人家不敢主动惹事,可严防死守下,区区的一个蓝翔弟子,又做得出来什么事?

陈太忠一听,马上决定再给野山那里支援三十名弟子,数量上还是绝对劣势,但是分成多支队伍的话,有几支队伍能在被阻挡的时候,形成相对的优势,这就好办了。

说来说去,还是气修凋敝的时间太久了,比人数都比不过,更别说还是在外地作战。

这么一调整,效果马上就显示了出来,搜查的人手扩展为十几支队伍,剑修有点招呼不过来了。

这天,五名剑修在阻拦一个八人小队的时候,那边气息一变,直接就变成了八名蓝翔弟子组成的纯气修战队,当场直接开打,擒获四人,一人轻伤走脱!

被擒获的四人里,有两人重伤,气修们随便给他俩点药,就是吊着命罢了。

接到消息的剑修们坐不住了,然后出动五十余人,其中有四个高阶灵仙,气势汹汹地围住了蓝翔在野山的驻地,让他们交出人来。

蓝翔这里,是一名高阶灵仙都没有,仆从军里倒是有两名高阶灵仙,但是他俩直接跟剑修开片的话——不是不能,不过真的是亚历山大。

所幸的是,蓝翔做事非常地道,修为最高的辛古不用他俩出面——气修丢不起那人。

辛堂主走到驻地门口,背着双手,大喇喇地发话,“这么多人挤在这里,是想干什么……找死吗?”

他这种傲慢,并不是单纯地欺负对方不敢动手,而是他本来就有底气——蓝翔的野山驻地虽然简陋,但也有临时架起的防御阵。

陈太忠做了不少“可防御天仙之下”的阵盘,这东西对东上人来说,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,就随手赏赐下去几个,虽然这东西使用成本有点高,但不管怎么说,阵盘是免费的。

阵盘护不住整个驻地,驻地的阵法,就是能硬扛高阶灵仙一段时间,但是两个阵盘,起码能护住三四十个蓝翔弟子。

眼前对方只有四个高阶灵仙,只要有人在外围接应干扰,不使对方频繁地越阶使用大招攻击阵法,那么不等剑修破阵,东上人等人就已经到了。

至不济,有这时间,他们能把消息传出去。

辛堂主的话,说得极其不客气,但是隆山四个高阶灵仙,面对这个中阶灵仙,还真的是没办法,他们倒是想翻脸,但是……敢吗?

当然,这四个灵仙,也是学足了蓝翔昔年的隐忍,虽然不敢发作,却是义正言辞地指出:你们无故挑起两派的争斗,由此引发的后果,你们要付一切责任。

“是你们的人先动手的,他们似乎受了来历不明者的蛊惑,”辛堂主懒洋洋地回答,“至于说承担责任……你所说的,正是我想说的。”

“我们有人证,”一个八字胡的高阶灵仙面色铁青,强压着怒火发话,“莫要忘了,你们没有留下全部的剑修,这场官司,不怕跟你们打到上门甚至上宗!”

“嗯,我们是放走了一名弟子,”辛古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“本想让他传递真实消息,看来他私心作祟,并未如实反映……还请你们隆山交出此人来,我们要严惩。”

“一派胡言,”八字胡气得直跳脚,“我侄儿全凭师兄给的护符,才侥幸逃脱,倒成了你们有意放人?”

“阻我蓝翔弟子办事,原本就该死,”一个气修冷冷地发话,“饶你侄儿一条小命,居然不知道感恩,真是何其无耻……阁下还是乖乖交出人来吧!”

“我侄儿被你们骤然攻击,你们竟然能如此地颠倒黑白,”八字胡气得笑了,他受亡故的师兄所托,照看其子,现在人被打得五脏移位,他心里的火,真不太好压得住,“是谁伤了我侄儿,有种的站出来!”

“是我,”何十四郎站了出来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犯蓝翔上威者,虽远必诛……我看你也像个教唆的嫌犯,要不也留下吧。”

“竖子,”八字胡气得浑身直哆嗦,手指对方,什么时候,低阶灵仙也能跟高阶灵仙这么说话了?“尔敢!”

“不服气吗?”何十四郎摸出一副禁灵锁,上前走两步,冷笑着发话,“那我只能将你拘拿下来,细细了解了。”

“混蛋啊!”八字胡气得都要吐血了,抖手摸出长剑。

隆山再三强调,要学习蓝翔的隐忍,但是有些事情,真的是不能忍的。

对着这冒犯自己的小灵仙,他忍不住一剑斩了下去,“敢冒犯上位者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他身边的一个高阶灵仙狠狠地拽他一把,大喝一声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