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五十一章 胶着

隆山终于发现,再坐视蓝翔蚕食而不管的话,用不了多久,蓝翔甚至能逼到隆山脚下了。

这个时候,大家就没办法再回避了,今天敢同时攻略三城,明天就敢同时攻略剩下的五城。

至于蓝翔所说,要拿下隆山一半的地盘,隆山不但恨得咬牙切齿,也对此深表怀疑——谁敢说蓝翔的胃口,就仅仅只有一半?

就算他们真是那么想的,待到吞下一半的时候,谁又能保证这些气修不会贪念大起,从而惦记另一半?

所以,将蓝翔的脚步拖在这三城中,是必须的,隆山已经退无可退。

剑修们不止是擅长战斗,也善于总结经验,经研究,他们发现,绫阳和轻川之所以丢得那么快,是因为他们把太高的希望,寄托在当地家族的不配合上了。

也就是说,隆山过高地估计了自家剑派对那些势力的影响力——指望人家自发地抵御一个上派,这有点不现实,或者说隆山派太自以为是了。

总之,两城的迅速沦陷,引起了隆山的高度关注,必须要拿出个应对手段了。

两派拉出来正面对峙,隆山也不是没有尝试过,被咄咄逼人的蓝翔派逼得不住倒退,最后不得不黯然离开。

于是他们开始琢磨,该如何有效而妥善地化解这近在眉睫的危机。

经过这段时间的不断尝试,剑修们发现,指望白驼上门调解,基本上是没可能的。

事实上这并不算意外,当初蓝翔因地盘被蚕食,屡屡向白驼门投诉,上门毫不犹豫地呵斥蓝翔:身为修者,何必拘泥于外物?

隆山和神木派,不过是占据了一些世俗地盘,又不是抢了你的山门根基。

大致来说,上门对下派之间的一些低烈度冲突,持一种超然的态度,正经是几个下派之间走得特别近的话,上门没准会坐不住——你们鬼鬼祟祟聚在一起,是打算干什么?

而且当时蚕食蓝翔的,并不仅仅是隆山,还有神木一派,白驼也不可能为了维护一个式微的门派,搞得另外两个下派不满。

蓝翔孜孜不倦地告状,最后上门火了,要么自己去抢回来,要么你申请并派之战。

总之,上门不出面,是很正常的事,就像当初的蓝翔一样,现在的隆山,也没胆子申请并派之战,所谓天道好还,此一时彼一时,便是如此了。

白驼那边没个准信,隆山就发现,对于咄咄逼人的蓝翔,派里真是没什么太好的应对手段,这时就连常执掌都忍不住抱怨一声,自家师尊当年太狠了一点,硬生生地得罪了马真人,导致了现在的隆山求告无门。

他认为白驼门对此事不闻不问,极可能就是因为不想令马真人不快。

正一筹莫展之际,派里有人提出,当年蓝翔面对咱们的逼迫,是怎么样反应的?

大家一回忆才发现,当年的气修们,是一步一步地退出地盘的,随时跟隆山保持着胶着状态,虽然那些气修被逼得不住倒退,还要徒劳地挣扎,看起来非常没有面子。

但是正因为如此,他们极大地减慢了隆山进逼的步伐,不像现在的磐石,一退就是两个城,再退就又会是三个城没了。

然而凭良心说,当时的隆山出手,也没有现在东易名这么狠辣,他们抱着的心思是:我能占一点便宜,就尽量多占一点,得到了固然好,没得到也不损失什么。

而东易名堂堂的天仙,不但光膀子上阵,更关键的是,此人手里那似是而非的借口,也令隆山派忌惮异常。

当初蓝翔面临的是小刀子割肉,而现在隆山面对的,是横扫千军的强烈冲击。

相较几百年前的蓝翔,现在隆山的局面,要更为恶劣一些,腾挪的空间也更小。

众人商量来商量去,决定参照以前蓝翔的应对方式,保持密切胶着的状态,能把他们挡在哪里,就先挡在哪里。

而且大家也意识到了,指望那些地方势力主动抵抗,根本不现实,反倒是因为前期隆山打了些小算盘,搞得人心尽失,那些反戈一击的小势力,现在已经充当了抢占地盘的急先锋。

不得不说,蓝翔这一手也比较恶毒,很多不方便干的事情——比如说洗劫,就交给了投效的势力,他们坐享其成不说,也不影响形象。

而可以想像到的是,投效的势力一旦遭遇抵抗,有所损失,隐身其后的东易名绝对会强势出击,这样一来,既避免了蓝翔弟子的损失,又能肆无忌惮地抢地盘。

蓝翔的招式,就明摆在那里,而隆山却没有更好的办法补救,现在能做的,就是不再指望地方势力顶着,而是派出弟子,协助己方势力守护地盘。

至于所带来的屈辱,和弟子们可能的损失,却顾不了那么多了,再拖拖拉拉的,隆山很快就会处于没有地盘可丢的险境。

野山城的三个家族,对蓝翔的算盘也很清楚,心说你隆山早做出这样决定的话,外面的地盘又怎么可能丢得那么快?

不过,这三个家族终究是投效隆山已久,族中也有子弟在派里,感情上要不可避免地倾向隆山一些,心说上派此刻幡然醒悟,还不算晚。

想是这么想的,但是现在蓝翔势大,指望他们硬扛蓝翔,那也不现实,于是他们就表态:供奉的话,我们可以交给上派一份,可那些隆山弟子——还是你们相互协商吧。

一听说隆山弟子出面了,诸多势力的联军有点犹豫,隆山派在磐石,拥有千年的积威,此刻正面站出来了——咱们该如何是好?

然而,有人犹豫,却也有人果决,比如说绫阳城沈家和西李帮,就是最坚定的挺进派——都已经折腾到这一步,他们非常清楚,其实自己退无可退了。

所谓站队,最要不得的就是首鼠两端三心二意,而且沈家对隆山,有着浓浓的怨念,哪怕他们在隆山,还有两个灵仙子弟。

需要我们帮忙的时候,我们帮忙了,不但死了一个登仙苗子,家族藏宝库也被人洗劫一空,那时隆山派的人在哪里?

现在蓝翔进逼到野山,你们想起派弟子帮忙看守了,我沈家何辜?

然而,有怨念是必然的,可想起要直面隆山弟子,沈家也有点头疼,于是找到带队了蓝翔弟子——咱们该怎么办呢?

这一队人马,带队的是内堂副堂主辛古,一个五级灵仙,迟迟升不上六级,基本上已经看不到登仙希望了,才接了这个任务,打算博一下。

听到这个状况,他召集几个蓝翔弟子来商量一下,是不是要向大营求助,派个上人来,咱们心里就有底气了——他知道东上人是很看护弟子的,所以不想有闪失。

何十四郎也在弟子中,他表示出了不同的意见:既然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发生,就直接找大营求助,岂不是显得咱胆气不足?

不管他隆山弟子要做什么,咱一概不答应,他们敢呲牙,咱们就敢动手,他们敢动手,咱们就敢杀人,看看到最后谁扛不住!

辛堂主一想,确实也是这个道理,现在的蓝翔,跟往日已经不同了,往日是生怕隆山无事生非地找麻烦,现在嘛……有本事你隆山找我麻烦试试看?

不过想是这么想,他终究是负责这一支队伍的,别说是折了蓝翔弟子,就算是折了几个当地修者,这也是损了本派的面子,会影响蓝翔的形象。

他不能意气用事,所以还是给大营传去了消息——我们已经打算这么做了,若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,还请示下。

陈太忠接到消息,觉得这一队的反应很好,气修就应该是这样,要有一颗勇猛精进的心,温室里的花朵,是长不大的。

至于说这么做,可能损失几个弟子,那不算大问题,他带队出来,虽然也强调保护,但那是对大多数弟子的保护,不能让蓝翔伤亡惨重,动摇了根基。

陈太忠训练于海河的时候,都是强调了要摔打和吃苦,他也正琢磨着,下一步该怎样把本派弟子的野性激发出来,结果不等他操作,辛堂主已经打算这么做了。

所以他的答复就是淡淡地三个字,“知道了。”

辛堂主受到这个答复,有点迷糊,他不太清楚东上人的语言习惯,却又不敢多问,于是只能找到李晓柳,“李师妹,上人这话,什么意思啊?”

李晓柳了解了经过之后,笑着回答,“东上人没有禁止,那你们就去做吧,如果出现意外,他不会不管,他不表态,我琢磨着是……他要明确支持你的话,万一弟子出现损伤,他岂不是有不体恤弟子的嫌疑?”

她想的有点复杂了,陈太忠纯粹就是懒得多说而已,而他的本意,是想培养蓝翔弟子的信心和勇气,让他们能直面任何困难,那么,适当地帮助他们摆脱依赖心理,也是有必要的。

“李师妹果然聪慧,这么一说,我就明白了,”辛堂主笑眯眯地点点头,伸出个大拇指来,想一想之后,他又问一句,“师妹在大营无事,也来野山玩一玩?这里风景很不错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