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四十九章 人心散了

“你们这种蝼蚁,杀了我还嫌脏手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。

他对沈家其实挺恼火的,刚有人大张旗鼓地投靠蓝翔,结果就在沈家庄外被人掳走,这种赤裸裸的打脸,能让他高兴起来吗?

然而,磐石终究不是宝兰,在宝兰州,蓝翔属于收复失地,对于那些不开眼的势力,就是雷霆的攻击,只有鲜血才能洗刷被背叛的耻辱。

而在磐石,蓝翔是刚刚踏入的进攻者,杀戮并不是唯一的选择,杀得太狠的话,没准会激起强烈的反抗——关于这一点,南忘留在行前,跟他一遍又一遍地强调。

在南执掌的眼中,陈太忠不但是上古气修的传人,是气修的骄傲,同时也是一个杀性极重的人——为红颜冲冠一怒,竟然灭掉了一个数十万人的称门宗派。

陈太忠没打算给沈家好脸色,不过沈家出了一个奇葩的蠢货,让他的工作量减轻了许多,于是他很傲慢地表示,“给我一个不杀你们的理由。”

“沈家愿意公示,投效蓝翔,”沈家的族长也别无选择了,其实他也有无数的算计,但是这些算计被蓝翔简单粗暴地破解了。

尤其糟糕的是,家里出了一个奇蠢无比的蠢货,导致沈家现在面临的困局,根本无解,他们必须直面唯二的两个选择——生存还是死亡。

维系了近千年的跟隆山的关系,和家族存续,哪个更重要?沈家别无选择。

陈太忠看着他,沉吟一下,然后不屑地一笑,“你以为蓝翔差你们这几个灵仙?沈家占据的资源,交给散修的话,二十个灵仙是有保障的。”

“愿为东上人效劳,”议事大院门口,传来了董毅的声音。

他和四个同伴才从藏宝库出来,一脸的亢奋,显然这一趟收获不小,“二十个灵仙,两年之内我就能拉拢到,要不然一死谢罪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然后又看向沈家的族长,意味深长地哼一声,“嗯?”

沈家族长犹豫好半天,才一咬牙,双膝向地上一跪,“沈家愿为蓝翔前驱,攻略磐石!”

这个时候,不屈服就是死了,那他只能表示:我们可以做打手啊。

其实此刻的沈家,对隆山也绝望了,他们帮忙设计了埋伏董毅,但是蓝翔找上门的时候,隆山的支援,根本见不到。

这种行为,太令沈家心寒了,他们也知道,隆山还有别的算计,目前不合适出头,但是然而可是……你不出头,就把我沈家牺牲了啊。

没有谁愿意做无辜的牺牲品,尤其是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,你的大局是你的,我幸福是我的,你凭什么牺牲我?征得沈家族人的同意了吗?

沈家的族长也是有决断的人,这种情况下,断然决定反水——几百年的供奉,我沈家从来不欠你的,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。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,才看向陶堂主,“元芳,你怎么看?”

他对管辖地方,终究不是很熟,对于宗派和家族的关系,也仅限于玉简意义上的理解。

陶元芳想一想,“上人,今天小董被埋伏,此事定然有蹊跷。”

“我可以分说明白,”沈家的族长果断地回答,投靠这种事,难的是决断,一旦决定下来,谁还会在乎节操?

董毅被埋伏,此事很简单,隆山下定了决心,要拔除董毅以儆效尤,沈家被勒令配合,所以族长嫡子的妻子,邀请娘家人来做客。

来的便是轻川城薛家,薛家是前称号家族,现在族里没有天仙,不过就跟吸血藤董家一般,薛家还是顶着一个金箭薛家的虚名。

至于说外面埋伏董毅的人,沈家族长赌咒发誓,沈家是真的不知情——隆山的人说了,我们做好疑兵即可。

陈太忠对此不置可否,他实在没有处理类似事情的经验。

陶堂主接触类似的事情也少,不过他终究是宗派里的人,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你家六个灵仙,任我蓝翔驱策五十年,你若答应,我可以向南执掌求情,饶过你家这次冒犯。”

其实东上人就是让他做主了,但是陶元芳心里明白,话必须这么说,一来是自己卖个人情,二来也是表明……我是个本分的人。

“六个灵仙?”沈家族长愕然,他当然明白任人驱策是什么意思,有了这个承诺,族里的灵仙,必须要让蓝翔下一些禁制了,这实在是很屈辱的事。

不过下一刻,他就意识到了,自己其实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,于是讪讪地一笑,“我倒忘了,那个叛徒已经被我沈家开革了,再次见到他时,沈家人不会心软。”

这话他说得情真意切,错非那厮直接攻击蓝翔弟子,沈家也不会陷得如此被动。

“无须你沈家人出手了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站在空中轻轻鼓掌,“晓柳何在?”

“东上人,晓柳侥幸,留下了此人,”远处一条粉红的身影电射而至,她的肩头趴着一只白色的小猪,而手上攥着一个人头,不是别人,正是刚才仗剑而去的沈家中阶灵仙。

李晓柳浅浅地笑着,另一只手,还捉着一只储物袋,“这是缴获,晓柳不敢独享,还望上人明裁,蓝翔弟子共享之……”

她的话说得很漂亮,但是陈太忠忍不住要看一眼某只没有追求的神兽:泥煤啊,以后不要总是只剩下一个人头好不好?

纯良懒洋洋地瞪他一眼:我在翡翠谷混的时候,装死就够了,这次是主动出击打猎,你不得让我……补一补元气?

而沈家的家主看到这一幕,登时就石化了:我擦,沈家的天骄,就这么不声不响被杀了?

被杀的这位,之所以敢含怒出手,就是因为资质奇高,被沈家视为登仙苗子,受不了委屈,见族中之人被人欺负,他的自尊心不能接受。

此人的逃遁能力,在沈家是最强的,没有之一。

沈家的家主都认为,这人有可能在蓝翔的围攻之下,悄然遁去,现在看到这个人头,心里真是百感交集——原来你们早就知道,他逃不脱?

尤其是,看到来报信的蓝翔弟子,不过是灵仙三级,他心里越发地烦躁:原来这是你们早设计好的,就是要坑我沈家——三级灵仙捉得住人吗?

他怨毒的目光,却是没有逃脱李晓柳的眼神,她淡淡地扫他一眼,“你好像有异议?”

天仙见惯亦常人,她现在连天仙都不怎么怕了,何况一个灵仙。

“哈哈,”“呵呵,”周围的蓝翔弟子笑得东倒西歪,“这不是找死吗?”

“李师妹手刃三个天仙了,区区灵仙,算什么东西?”

沈家的家主在瞬间就明白,自己的眼神惹祸了,于是马上知错就改,“我的意思是……其实隆山的布局,我还是知道一些的。”

托沈家这个不靠谱的灵仙的福,蓝翔在绫阳的发展,异常地顺利,没过几天,就将整个绫阳拿了下来。

蓝翔手上不但有西李帮,还有当地豪族沈家,双管齐下,效果煞是惊人。

有那些心向隆山的,不但要考虑来自街头巷尾的盯梢,更是要思索——我家跟隆山的交集,沈家到底知道多少呢?

蓝翔势大,没有哪个势力,想要真的挑衅,而沈家目前冲锋在前,却是因为身上隆山派的印记太明显——江湖传言,蓝翔原本想族诛沈家的,不过沈家见机得早,很干脆地投降了。

不但投降了,而且还赌进去了五十年的家运,五十年内,沈家任蓝翔驱策——很多江湖传言,还是有一定现实基础的。

于是,绫阳城的势力在两天之内,彻底变色,由态度暧昧,纷纷转为坚决地支持蓝翔。

所谓墙倒众人推,不外如是。

但是事实上,绫阳的势力做出如此选择,跟隆山在宝兰州内的表现,有很大关系。

下面的势力揣摩上派,是有信息阻断的,这会妨碍他们做出某些选择。

但是纵然信息隔断,还是有很多现象,是瞒不过人的。

隆山从宝兰撤出的时候,并没有通知那些投靠的势力,导致一些不开眼的势力损失惨重,其中除了星空樊家属于自不量力,想要力扛蓝翔之外,其他家的损失,真的是很无辜。

磐石人能理解隆山的做法,就算离开,也要恶心一下对手,给蓝翔制造点麻烦。

理解并不代表认可,当类似的场景,发生在磐石的时候,大家才猛地发现,隆山这么坐视自己同蓝翔对抗,实在是太不地道了。

正主都不敢站出来,却要撺掇小势力跟蓝翔这巨无霸拼,真正的令人齿冷。

去尼玛的,想拼你们自己去拼,我们这些小势力不伺候了。

以往大家不敢抗拒隆山,现在蓝翔来势汹汹,隆山不敢露面,大家正好消极抵抗。

三天之内,整个绫阳易帜,谁敢不公开投效蓝翔,沈家和西李帮直接就上门攻打,到了后来,参与的人越来越多,根本无须蓝翔出手。

这时候,隆山才又传来消息:绫阳地界,不肯投效蓝翔的势力,隆山免其五十年供奉。

滚吧,早干什么去了?绫阳人报之以冷笑:以前收供奉收到手软,蓝翔来了,也不见你隆山出面保护,现在说什么免除供奉,指望我们消耗对方的战力?

种什么因收什么果,这世界上没有几个傻子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