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四十八章 坑族的奇葩

对于搜魂没什么结果,陈太忠也不以为意,他直接吩咐一声,要燕上人帮忙看守营地,自己却是带了五十名灵仙弟子,直奔沈家庄而去。

在风黄界里,上位者有自由心证的权力,并不需要讲什么证据——就算真要证据,完全可以从对方那里搜集到。

五十名灵仙弟子,将沈家庄团团围住,陈太忠和他的天仙奴仆,把持住了庄子的前门后门,有弟子上前,大声喊话。

沈家的族长很快就站了出来,战战兢兢地问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“废话少说,搜查!”蓝翔战堂堂主冷冷地发话,“打开庄门!”

沈家庄里沉寂片刻,最终还是打开了庄门,一群蓝翔弟子如狼似虎地扑了进去。

他们首先要了解的,就是下午进来的七八骑,到底是什么来历。

沈家给出一个很干脆的回答:这是沈家的姻亲来访,轻川城的一个家族,身份明确。

而来的七八个人里,有三个灵仙,其他都是高阶游仙。

这些人不怕跟人对质,但是很显然,他们一来就吸引了董毅的关注,外面又有人设伏,若说里面没有猫腻,恐怕不能令人信服。

尤其是,沈家跟隆山,确实是有不浅的渊源,这一点是摆在明面上的。

那么最直接的办法,就是拷问这些人,为何在此时前来。

不过想到有些势力做事的精细,恐怕就算是搜魂,也未必能得出蓝翔想要的东西。

而且搜魂这种事,等闲还是不要做的好,人一旦被搜魂,白痴是肯定的。

然而,陈太忠强势惯了,他甚至连搜魂都没兴趣,直接给蓝翔弟子发出命令,“搜,从里到外,彻底地搜查。”

这一招就欺人太甚了,不过面对五十个灵仙,再加两个天仙,沈家连说“不”的胆子都没有。

蓝翔弟子分作十拨,每拨两人,就这么一路挨家挨户地搜了过去,剩下的三十人,就是把守着各个路口,防止对方逃脱。

每拨两个灵仙,人数少了一点,看起来有点危险,不过蓝翔弟子们不怕,陈太忠更不怕——谁敢胡来,沈家在分分钟内,就会成为历史的尘埃。

沈家虽然子弟众多,但也深明其理,有那子弟忍不住一腔热血,就要上前拼命,却被老成的族人劝住——你不怕死无所谓,但是你不能让整个家族给你陪葬吧?

搜查进行了整整一夜,蓝翔弟子并没有什么收获,不过,就在天色放亮的时候,沈家庄外又来了一百多号人——他们要再次搜查一遍。

来的这一百多人,是董毅连夜招呼过来的,里面甚至有些人,是一点修为都没有的凡人,不过正因为是凡人,他们藏东西的水平比修者一点不差,甚至还高出不少。

所以他们来搜查,那真是搅得鸡犬不宁,连茅厕都要拿根棍子划来划去,看看里面有没有藏匿了什么。

沈家对此屈辱,实在有点不能忍,族中修者上千,就任由这些人胡来?

然而这还不是最要命的,要命的是,蓝翔弟子要搜查各灵仙的府邸,还有……沈家祖祠!

这个时候,沈家再不拦着,以后就没办法做人了,于是沈家出声拒绝:咱们这个搜查,得有个度吧?

这么说话的灵仙,被蓝翔弟子一拳打飞:滚开,宗派办事,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?

整个沈家从上到下,被蓝翔弟子洗了一遍,最后,在进入沈家藏宝库的时候,矛盾终于彻底激化。

沈家拦着不让进,他们也没想到,蓝翔做事这么绝,光天化日之下,就要进一个家族的藏宝库——没这个道理啊。

蓝翔自然不会理会,然后沈家退而求其次:你们进藏宝库,我们得跟着。

想都不要想,蓝翔弟子直接拒绝——你们说吧,这藏宝库是你们自己打开,还是我们动手?

这个回答,终于彻底激怒了沈家一名中阶灵仙,此人忍无可忍,一剑斩向说话的蓝翔弟子,接着他并不看结果,直接转身遁逃。

蓝翔弟子也没想到,此人在这种情况下,竟然还敢悍然出手,猝不及防之下,吃了点小亏,一时间众弟子勃然大怒,纷纷掣出刀剑,四五人纵身向那灵仙追去。

众弟子的身法都有了极大的提高,不过那灵仙的身法也极为了得,左一晃右一晃,居然就消失在庄子中了。

蓝翔弟子跟丢了人,直接对那人失去踪迹的地方,开始大肆拆庄子,而正在跟蓝翔弟子对峙的沈家人,直看睚眦欲裂。

说对峙,那是抬举沈家,他们根本没对峙的资格,只不过蓝翔弟子没得授意,不能直接动手,只是遥遥地锁定了沈家的一众灵仙。

只须一个眼神,沈家的高端战力就不复存在了。

就在这时,陶堂主得到了东上人的通知,他大喊一声,“好了,不要动手了……跑就跑了吧,咱们可以回头慢慢找。”

他这话一说,简直比鼓励弟子拆房子更可怕,沈家人闻言,有几个老成的,浑身都在发抖,不是气的,是吓的。

跑路的那位真被抓住,无非是个死,现在听起来不拆房子了,是好事,可是这么大的把柄捏在蓝翔手里,真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

对蓝翔弟子来说,一个中阶灵仙并不算多么大的麻烦,而沈家整天被蓝翔骚扰的话,那日子根本就没办法过了。

纵人离开,比直接找出人来杀掉,后果可怕多了。

受伤的蓝翔弟子服用了伤药,在师兄弟的保护下,坐在那里打坐,而陶堂主一指沈家的四个灵仙,以及外来的三个,阴森森地发话,“你们七个,还要我们动手吗?”

沈家的族长铁青着脸,壮着胆子回答,“这个,陶堂主请息怒……我即刻将人从族中除名可好?我们真的不知情。”

“那你们准备反抗吧,”陶堂主背着双手,冷冷地发话,“我蓝翔走得正行得端,从不会不教而诛……我给你们十息时间。”

族长想一想,又四下看两眼,长叹一声,将腰间的储物袋解下,直接丢在地上,“好吧,我们放弃抵抗,不过……族人是无辜的。”

族长带头放弃抵抗了,其他人也只能跟着照做,那轻川城来的三个灵仙迟疑一下,也乖乖地照办。

给七个人下了禁制之后,陈太忠的天仙奴仆从庄外飞进来,抬手一枪,直接将藏宝库的阵法击得粉碎,然后就凌空站在那里。

“进去搜,”陶堂主冲着董毅一扬下巴,蓝翔弟子是爱惜羽毛的,懒得沾染这些东西,不过那董毅若是晓事的话,自然知道该怎么处理里面的藏宝。

——若是当初沈家识相,让蓝翔弟子进入的话,藏宝可能会损失几件,但绝对不会多,现在让一个散修帮派进入,后果也不用想了,这就是沉不住气的代价。

董帮主在社会底层打滚多年,最是明白现在该怎么做,他直接点了几个人,将身上的储物袋腾空,然后拿着空的储物袋,进入了藏宝库。

沈家人面如死灰,只能无助地看着这一切——沈家其实还有别的小藏宝库,不过这个是最大也是最名副其实的,近千年的收藏,眼睁睁地看着被别人拿走,这滋味真的令他们心如刀割。

然而,他们还不敢说什么,再说就是族诛的下场了。

家族子弟打伤宗派弟子,事情的严重性,其实可大可小,不过在宗派的正式行动中,当着这么多宗派中人,主动出手将对方打伤,这可不是一般的性质。

沈家敢再反抗,被族诛那是活该!

甚至站在村外空中的燕上人,见状都忍不住摇摇头——沈家的这个灵仙,也实在太奇葩了,这种情况下敢出手,根本是坑全族的意思。

陈太忠倒是没觉得意外,冲冠一怒嘛,总有人涵养不够,在被逼迫之下忍不住出手。

总之,此人的出手,让事态变得简单和明了,蓝翔连借口都不用找了。

至于说此人逃走之后,可能会给蓝翔弟子带来些许困扰……开什么玩笑,有纯良在,那厮逃得走吗?

现场不用拆房子,只不过是不在这里杀人,换个场所而已。

下一刻,陶堂主冲着他远远地一拱手,局面已经控制住了,“请东上人法驾入村。”

陈太忠哼一声,飞进庄子,直接来到议事大院的上空,“把人带进来。”

对沈家来说,今天绝对是沈家近千年的历史上,最黑暗的一天,沈家曾经有过一天战死五灵仙的悲惨记忆,但那是参加天魔之战,既悲伤也荣光,论耻辱,肯定是要数今天。

看到七个被下了禁制的灵仙带过来,陈太忠居高临下地发问,“还有两个灵仙呢?”

沈家一共七个灵仙,除了逃走的那位,现在还有四个,其余两个,居然没出现。

严格说起来,沈家还有两个灵仙,不过是在隆山做弟子,算是脱离世俗家族了。

“一个在外游历,一个带着子弟去历练,”沈家族长低声回答,“都不是这几天走的,若有半点虚言,请上派行族诛之法。”

千年的家族,在宗派面前,也只有任人鱼肉的份儿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