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四十六章 不是猛龙不过江

绫阳是磐石靠近边界的城市,也是蓝翔弟子在磐石的第一站。

灵舟停下之后,弟子们在城外三十余里处扎营,宗门有宗门的骄傲,他们不屑进城驻留,直接在当地划出了方圆十里的警戒线。

敢靠近的人,全部被驱逐,直接驱逐,至于说理由——没有理由,我蓝翔弟子在这里落脚,就是最大的理由。

陶堂主带了两个弟子,直接进城发布告知任务:我们此来,是搜一个凶徒,两天之内,当地所有势力,来蓝翔的驻地报到,敢不来的,视为凶徒同谋。

告知任务,是没有报酬的,发布任务的人,要付出比一般任务多十倍到百倍的灵石,若是在蓝翔的辖区,可以通过城主府发通告,但是在磐石,就只能使用这种方式。

至于说时间只有两天,有的势力没听说这个告知,这是不可能的,外面宗派大举进入磐石,只要是称得上势力的,怎么会不关心这种天大的事?

就算消息比较闭塞的,也肯定有人专程上门告知。

总之,宗派行事就是这么简单粗暴,我告知了,那就没问题了,就算你没听到,那也是你的不对。

事实上,蓝翔如此通告,本身就不是一个友善的表现。

城主府对此无能为力,宗派事务,他们没办法干涉,正经是城主听说此事之后,第一时间派了人,来到蓝翔的驻地慰问,带了一些灵兽和小礼物。

蓝翔和隆山的争斗,城主府也听说了,不过这实在不关他们什么事,城主府能做的,就是保持表面意义上的礼尚往来——有天仙大摇大摆地过境,他们总是要表示一下。

第一天没有人来,但是到了第二天,周遭的势力就纷纷来报到。

这一天的时间,足够他们打听,在两郡的边界发生了什么事,面对来势汹汹的蓝翔,隆山虽然拥有更多的天仙,但最终选择了避让。

能称得上势力的,显然不缺少这种眼力价。

来的人五花八门,不过多半都是势力里能做主的,甚至一个在绫阳城里发展的小帮派,帮主都亲自前来报到,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够得上资格——帮里有两个灵仙。

接待他们的,不是任何一个天仙,而是外堂的一个中阶灵仙弟子,以及两个低阶灵仙。

宗派里的天仙,哪里是那么好见的?

蓝翔弟子很直接地告诉各势力,我们是来抓人的,鉴于这个人极其地危险,我们可能随时进入你们的地盘,甚至是府邸进行搜查,这就不另行通知了,你们做好配合的准备。

这个要求极其地无礼,但是宗派的强势就在这里了,无礼不无礼,你们说了不算,有胆子你们就拒绝!

事实上,蓝翔还算做得不错的,起码是提前告知了,给了对方选择的权力的,走的是霸道之路,堂堂正正地推进。

而那些势力一听就明白了,嘿,传言果然不假,蓝翔此来,真的不怀好意。

不管对什么势力来说,自家地盘被人随便进入,都不是件愉快的事,这些人可不是随便逛一逛就完事的,那是稍微有点不顺眼,就能抬手要人命的主。

更别说,对方要求进入的地方,还包括他们的府邸。

府邸是什么?是私宅,风黄界公认,修者可以用任何手段保护私宅,这样的地方让人随便出入,不但没面子,而且很容易导致更糟糕的事情发生。

但是,蓝翔派打着找人的旗号,这些势力敢拒绝吗?就算求到城主府,城主也未必愿意出面,宗派只要不触及官府系统的利益,人家何必管?

大家都看得明明白白,但却提不起勇气拒绝,在谈完事之后,所有人都没有离开,各使手段打听,蓝翔派这到底是要做什么。

原因很快就打探了出来,蓝翔要占住这里不走了,当地的这些势力,你们最好想一想,是不是要改换门庭。

恍然大悟!大家总算知道,为什么蓝翔这次行事高调,而且要求苛刻。

不肯投效的势力,显然是蓝翔接下来重点打击的目标——没事就去你的地盘走一走,去你府内走一走,顺便杀俩人,看你能撑多久。

对于凡俗的家族而言,宗派之间抢地盘的事,听得不多,但也绝对不算少,地方势力根本无力反抗,只能是谁管理就听谁的。

但问题的根本在于,这块地盘,隆山并没有明确地让出去,没错,这是蚕食的方式。

地方势力最不喜欢的,就是面对这种混沌局面,若是那两派谈好归属,他们也就不用费心去选边了,选边错误是很可怕的。

这种痛苦,宝兰州的家族都曾经体会过,现在终于轮到磐石人痛苦了。

就绫阳的势力看来,现在毫无疑问是蓝翔势大,但隆山终究是这片土地的旧主,在隆山没有明确表态之前,选择投效蓝翔,就意味着背叛。

背叛的罪名,可是比没眼力重得多,没眼力会受苦,背叛很可能会被逐族。

这样的二选一,太难了,于是就有人提出——咱们是不是可以跟蓝翔商量一下,行供奉之实,而暂时不打投效之名?

这也是无奈之举,绫阳给隆山上供奉,是天经地义的,同时再给蓝翔上供奉的话,那就是双重供奉了,大家的负担要加重很多。

夹缝里做人,确实不容易,不过总比惹恼任何一家,直接被逐族好得多。

反正双重供奉,也不会持续很长时间,不管最后是谁压倒了谁,总要有个结果出来,正是因为有这个盼头在,众人也没觉得这沉重的负担有多么难熬。

类似的商量,也只能点到为止,隆山经营绫阳城上千载,死忠肯定是有的,若是当面说得太清楚,没准会遭致报复。

隆山惹不起蓝翔,但是暗地收拾一个势力的首脑,真的不要太轻松。

商量不能说得太明白,投效也不能当着人来,于是接下来的一天里,各个势力打着慰问的旗号,挨个地私下拜会陶堂主。

陶堂主就是这一行人里,天仙之下身份最尊崇的人了,按说他是执法堂的堂主,这种交涉的事情不该由他来做,但是除了他之外,蓝翔随行的只有战堂堂主。

战堂是负责战斗的,跟地方势力打交道,更不合适。

面对私下请求的投效,陶堂主没给好脸色,先是打官腔,说我们是来查人的,这里终究是隆山的地盘,你们这么表示投效……好不好啊?传出去的话,好像是我们蓝翔仗势欺人。

这就是既要做婊子,又要立牌坊,大家都玩得很熟——宗门不把这些小势力放在眼里,但也不想授人以柄,同时还要表示出不在乎。

这是我们仰慕上派风采,主动前来的——来投效的势力,基本上也都能表达出这个意思,我们的拳拳之心,上派要体谅啊。

陶堂主其实不喜欢这种脚踩两只船的行为——没有哪个宗派会喜欢,不过既然是抢隆山的地盘,大家也能想到,当地的势力,要有一个熟悉和接受的过程。

其实以东上人的意思,就是直接碾压过去:不肯明面上表示投效的势力,都要拔除,威名是打出来的,杀鸡儆猴的事儿,多做几次就有效果了。

陈太忠认为,自己所行的是堂堂正正的阳谋,就是要靠声势夺人,而且在宗派的眼里,家族那点可怜的战力,真的不算什么。

然而,陶堂主对地方势力的认识,比他深刻,家族的战力固然不算有多大,但是论起管理地方的能力,却是比宗派强得多——大家打破头进宗派是为什么?是为了更好地修炼!

除了那些晋阶无望的,谁会有兴趣管理地方?

所以这种暗地投效,蓝翔虽然不喜,还得接受。

不过陶堂主也表示了,你们愿意投效,这个很好,三年之内,必须由暗改明,断掉给隆山的任何供奉!

只有三年?投效的势力表示,我们无所谓,多撑几年也可以。

陶堂主报之以冷笑:若是三年还不能让隆山剑派认清现实的话,你们可以断掉给蓝翔的供奉!

这话说得就霸气到没边了,不过现在的蓝翔,有这个底气。

这样的谈话,很快就传到了隆山人的耳中——终究经营这么久,人脉还是不缺的。

常叔欣闻言,气得直接掀了桌子:真真是欺人太甚。

然而,还有更气人的消息:绫阳城一个散修组成的小帮派,公然宣布投靠蓝翔,该帮派有两名灵仙,帮主是三级灵仙,名叫董毅。

这就是赤裸裸的打脸了。

据说蓝翔的客卿东易名,听说这个消息之后,非常地欣喜,特地召见了董帮主,还留他吃了午餐。

“这个姓董的卑贱散修,是必须要尽快铲除的!”常执掌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这样的出头鸟都不打,隆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前人基业被夺取。”

“须得防备,蓝翔是引人入套,”大长老提醒自家的执掌,“此人该杀,不过,没必要咱们出面,随便找个人下手就完了。”

“大长老你何时也变得畏首畏尾了起来?”常叔欣真的是气得快疯掉了。

在常执掌的潜意识中,还是不肯丢掉隆山派曾经的傲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