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四十五章 气势逼人

燕上人和太上长老看到这一幕,登时愕然,而蓝翔有太多的弟子,也看到了这一幕,他们双目圆睁,嘴巴张得老大,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两方是在上空争斗的,下方的密林深处,还藏有不少的修者,看着上方目瞪口呆。

陈太忠依旧不太方便追这俩,虽然这俩看起来很容易杀的样子。

他看着那四级天仙逃跑的轨迹,心里暗暗琢磨:我须得捕捉住这厮的逃跑规律,一刀斩杀两个天仙,以儆效尤。

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他的算盘打空了,逃跑的这位,根本没有任何轨迹可言。

此人虽然是中阶天仙,逃跑的速度并不算太快,但是他的走位,极其地……。

没错,就是,不是说他步法有多好,而是说他一直在周边打转,并没有像那个八级天仙一样,没命地向远方奔逃。

他一边跑,还一边大声喊,“我们只是来问一问,蓝翔因何进入磐石,真的没打算动手啊啊啊啊~~~”

“眼好晕,”陈太忠看了一阵之后,狠狠地咳嗽一声,“站住,好好说话,我不动手,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!”

那位闻言,登时乖乖地停在空中,手里摸出几张宝符,警惕地发话,“我……站住了!”

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,所谓隆山的拦截,根本就是一个笑话,跟着来的五个天仙,最起码有三个,就根本没打算动手,是来凑人头、虚张声势用的。

可笑吗?真的不可笑,隆山和蓝翔的碰撞,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,而眼下的隆山,是处于下风的。

所以隆山出面约人,旁人就推推脱脱的,真的犯不着得罪蓝翔——星空樊家一战,尽显蓝翔的战力和决心,五个天仙的下场,大家都看得到。

依旧还是只有两个天仙的蓝翔,但是事实上,已经不是那个蓝翔了,旁人或者不知道,登了仙的人,有几个不知道的?

请不到人怎么办?隆山不得不强调一下地域上的渊源——磐石,是磐石人的磐石,轮得到宝兰郡的人来耀武扬威吗?

这个强调,作用也有限,直到隆山承诺,你们去了,只是站脚助威而已……

隆山派不能争取到更多的支持了,诚然,宗派是凌驾于地方家族之上的,但是要说地方家族一定会被信息阻隔,不知道大势,那也是假的。

身在蓝翔心在隆山的何家,可以为佐证,很多大势,下面家族是能判断出来的——虽然何家被逐族了,是个糟糕的反面例子。

没错,很多人根据大势,能判断出来,蓝翔势不可挡,起码是不太容易挡得住,那么首鼠两端也是必然了。

尤其是扎根在磐石的这些家族,因为关乎根基,他们打听得更为详细。

所以他们出工不出力是必然的,蓝翔和隆山的争斗,是你们的宗派之争,关我们屁事,我们只是小小的家族,就是打酱油的存在,谁主掌这一方,我们给谁上供。

隆山也很清楚这一点,所以邀约的时候就说明,你们前去,就是站脚助威的——实在打不过的话,你们可以跑,我们不追究。

这条件不是隆山的本意,但是眼下的情势,就恶劣到这种程度了,没有这句话,连站脚助威的人都招不来!

这样还差不多,地方的人听到如此条件,才愿意支持一下,要不然,他们绝对不会公然露面——了不得就是偷偷藏起来,能捡便宜的时候,才考虑出一下手。

事实上,磐石本地都不止来了三个天仙,下方的树林里,还藏着两个天仙,这两位倒是存在些动手的可能。

然而谁也没想到,蓝翔的气势如此凶猛,在边境直接就大打出手,所以眼下,五个天仙有三个表示,我们只是来宝兰——磐石边境一日游的。

陈太忠也感受到了,对方没有拼死搏杀的意愿。

他虽然脾气不好,也讨厌对方充数,但是他也没有傻到非要逼得五个天仙,跟己方决一死战的程度,于是他哼一声,“不想打仗的,靠边!”

三个天仙靠边了,他看着太上长老,狞笑着发话,“你是一定要拦着我进了?”

剩下的两个天仙,除了太上长老,就是大长老了,隆山的其他三个天仙,二长老在派里坐镇,闻堂主在蓝翔还没回返,常执掌隐身在下方的密林里,打算给蓝翔致命一击。

但是眼下,显然致命一击谈不上了,太上长老甚至怀疑,下面的人都跑得差不多了。

既然事不可为,太上长老也是很光棍的,转头勒令隆山的五艘灵舟后撤。

这五艘灵舟上,也聚集了大量的隆山弟子——毕竟双方就是冲着打一场宗门大战来的。

但是眼下看起来,这场大战毫无意义,隆山是必输的一方——灵舟多一艘,弟子多一些,又能怎么样呢?高端战力跟不上去!

当然,隆山真要豁出去的话,能带给蓝翔极为沉重的打击,天仙的战斗,弟子们插不上手,但是灵仙之间的战斗,那就又不一样了。

一战打掉蓝翔崛起的希望,还是很有可能的——哪怕对方高端胜了,但是输了未来。

然而,划得来划不来呢?

激烈的一战,也许能打掉蓝翔的未来,但那仅仅是也许,可隆山会因此而一蹶不振,甚至被蓝翔并派,却是注定要发生的。

现在要考虑传承的,轮到隆山一方了,太上长老也不敢赌,他输不起——正像当初的蓝翔,也只能退了又退,没胆子跟对方打一场大战。

然而太上长老退后,不代表他就要离开,五艘灵舟退得远,他却退得不远,站在空中冷冷地发话,“既然来了磐石,就要守磐石的规矩,我会派弟子配合你们搜查的。”

“一边去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,大喇喇地回答,“我想做什么,什么就是规矩,磐石的规矩,我没兴趣听,也没兴趣遵守。”

大长老狞笑一声,“东上人好气魄,那就是说,郡守府定的规矩,你也看不到眼里了?”

“郡守府?”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愣了一愣之后,才微微一笑,脸上是满满的嘲讽,“你真的不觉得丢人?”

太上长老又被噎个半死——这么做,真的是很丢人的。

宗派之间的事情,从来都是宗派自行解决的,官府虽然是风黄界的实际统治者,但是宗派中人一直都不怎么看得起官府——你们就是人多而已,有战兵,若是单打独斗,差远了。

因为有这种傲慢的心态,宗派之间发生纠纷,很少会求助到官府,这不仅仅因为两边是不同的体系,宗门修者从内心深处就认为,求助于官府,实在太丢人了。

太上长老很明白这个因果,但是……他有得选择吗?没得选啊,上门的反馈迟迟不到,而隆山的一己之力,已经阻挡不了蓝翔迈入磐石的脚步了。

正在他脸红脖子粗之际,燕上人轻笑一声,“隆山愿意派遣弟子追随,也好……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小子你悠着点,替我做主,选择好死法了吗?

燕上人却是不看他,而是笑眯眯地继续发话,“我们查找的人,凶悍异常,燕某人自认不是对手……你若执意要派弟子,那么弟子惨遭毒手的话,须怪不得我们。”

这话似是威胁,但又像是善意的告诫,不得不说,他对隆山的态度,真的比较复杂。

太上长老闻言,嘿然不语,他觉得蓝翔派实在欺人太甚,我们身为地主,监督你一下,你就要以杀人相威胁。

尤其令他气愤的是,那被搜查的主儿,是子虚乌有不说,而对方的东易名,随时都可以化身那人,对隆山一方大肆屠戮。

而他还不能因此而抱怨——因为对方已经提示过了。

大势所趋,他不得不默然后退,咬着牙发话,“那就希望蓝翔弟子保重了。”

你们会偷偷杀人,我也会。

“没事,万一弟子有难,我们会报复的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哪怕找不到正主,杀上万把人,总有一两个不是那么冤枉的。”

太上长老面色铁青,转身就走,“隆山弟子,先退开去。”

五艘灵舟急速离去,陈太忠看一眼地上的一片树林,口吐白光,“都给我滚!”

束气成雷神通,原本就可以做范围杀伤用的,而地上埋伏的人,除了三个天仙,还有诸多灵仙,那些灵仙可经不住这么一吼。

下一刻,各种光芒和灵气波动瞬间此起彼伏,常叔欣眼见偷袭无望,咬着牙发话,“撤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”

一语既出,无数人影亡命地奔逃,人家都让“滚”了,不走还等死吗?

于是,隆山对蓝翔的阻截,至此彻底失败,究其原因,固然是陈太忠太过悍勇,手段也极其强硬,但是同时,也是因为隆山没有一决死战的决心。

若是真能横下一条心来,天仙对天仙,灵仙对灵仙,虽然也是五五开的场面——起码不知道纯良存在的人,认为是五五开,但是足以令蓝翔踏足磐石之初,付出足够沉重的代价。

不过既然不敢赌,那就没有假设,当天晚些时候,蓝翔的灵舟,停在磐石郡一座小城绫阳旁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