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四十四章 无耻的借口

对于隆山剑派这样的势力来说,关注临近相关势力的动向,是必然的。

更别说,像蓝翔这种新近结了大怨的。

蓝翔发布任务的时候,动静非常大,毕竟是本派第一次近些年第一次出郡征战,而隆山在蓝翔派内安置有钉子,虽然级别不是很高,但是这么大的响动,钉子没可能不知道。

隆山剑派听说之后,好悬没有气得吐血,小小蓝翔,这是越来越嚣张了啊。

当然,他们嘴上说小小蓝翔,但是心里非常清楚,现在的蓝翔,已经不同于往日了,本派实在扛不过。

但是,扛不过也要扛啊,所谓地位,都是打出来的,不是忍出来的,这一点,隆山早就意识到了。

所以面对对方的灵舟大举入侵,隆山一边紧急上报白驼上门,一边四下邀约天仙,在磐石郡边境严阵以待。

面对隆山太上长老的发问,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,“干什么?进磐石啊。”

太上长老这时才看到,另一艘灵舟旁,竟然是血灵派的燕上人,脸色登时大变,“这里是我隆山剑派辖下的地区,你们如此气势汹汹而来,是要跟我派开战吗?”

“怎么会呢?”燕上人嘎嘎大笑着,“若是你们两家开战,我怎么会跟着来?燕某人最不喜欢惹事了。”

太上长老的脸色更难看了,要说起来,前一次邀请对方出手的,还是他自己,两人的关系也尚可,但是他没想到,自己曾经的好友和臂助,眨眼间转投蓝翔。

他轻叹一声,然后才发话,“燕兄,你我相交多年,我有什么不是之处,你大可以说出来,曾经的朋友刀兵相见,实在非我所愿。”

“堂堂的隆山,哪里会有不是之处,你们一贯正确着呢,”燕上人似笑非笑地回答,话中有话,可见他心中的怨气了。

不过,两人终究是多年的交情,虽然这次是发生了极不愉快的事情,但是这涉及到两个宗派的利益之争,是所谓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。

所以他也懒得多说,刺激了两句之后,就正色回答,“我此来,是受东上人的邀请,前来帮忙的。”

他想好好说话,但是太上长老心里窝火,说不得冷笑一声,“哦,我倒是不知道,你俩的交情如此深厚,怪不得他很关心你家人呢。”

你是要翻脸是吧,那谁怕谁啊?燕上人开门见山地回答,“我也很关心我家人,所以……你最好还是让开,我们此来,是捉拿冒充东兄的嫌疑人,帮你隆山追回藏书的。”

“冒充?”太上长老先是愕然地重复一遍,然后马上他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,于是又冷笑一声,“当时似乎就是你一口咬定,进我隆山的就是东易名。”

真是给脸不要,燕上人心里暗骂,脸上却不动声色,“哦,是我学艺不精……误会了。”

你敢更无耻一点吗?太上长老见到蓝翔的四艘灵舟,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于是他摇摇头,“找人也用不着这么多人吧?你们能确定……那人就藏在磐石?”

“废话怎么那么多呢?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坏我名声的家伙,我一定要找到他,让开……你隆山剑派不想要藏书了?”

大长老登时语塞,他只顾着防对方进入己方辖区,却未曾想到,其实这还涉及到己方藏书阁里丢失的藏书。

其实蓝翔的这种手段,隆山此前也曾经多次使用过,找个不是理由的理由,就大举进入对方的辖区——你若是不给我面子,那就是逼着我动手了。

蓝翔在宝兰的地盘,就是这么一点一点地、被隆山蚕食掉的,当时隆山势大,蓝翔只能委委屈屈地退了又退。

而现在风向变了,轮到蓝翔大举出动,进入磐石郡——当然,他们也随便找了一个理由。

太上长老此刻的心里,真的是百感交集,老话说得不错:出来混,真的是要还的。

而更要命的是,就算隆山豁出去拼了,姑且先不论胜负,只说藏书,就永远回不来了——东易名这厮,已经明明白白地做出了威胁。

实力不如人不说,还抓了一手的臭牌,这怎么玩啊?

但是他还不能就这么让开,只能硬着头皮回答,“若阁下真有线索,隆山可以协助配合,其他蓝翔弟子,还请不要擅自进入。”

“事关我的声誉,你们隆山,我信不过,”陈太忠断然回答,他的眉头皱一皱,“现在我就问你一句话,你是不是一定要坏我的声誉?”

见过蛮不讲理的,没见过你这么不讲理的,太上长老气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,他就没想,当初隆山威逼蓝翔,也未必比现在客气多少。

总之,不管什么人,都是很难直面自家的困境,或者说就算意识到,也不愿意承认。

他也不例外,于是脸一沉,“你真想进的话,就从我身上踏过去吧。”

“找死!”陈太忠厉喝一声,身子一晃,一个缩地踏云,来到一个八级天仙身边,抬手就是无回刀意斩下。

不远处,一个六级天仙中了束气成雷的神通,身子一僵,向地面堕去。

陈太忠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就是雷霆一击,而且他不针对太上长老而去,而是出其不意,先剪除对方的羽翼,尤其他对着动手的这二人,算是修为最高的两人。

“无耻,”太上长老直看得睚眦欲裂,他才要出手,就见燕上人一晃,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,抖手就是一团血雾打出,“呵呵,留步!”

两人是多年的交情,相互间也知根知底,太上长老知道这血雾的歹毒,身子猛地向后撤去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姓燕的,你真的不念往日情分了?”

就在此刻,一道耀眼的白芒砰地炸开,这白芒是如此地炫目,让在场的人眼睛都忍不住一眯。

原来陈太忠一刀斩向八级天仙,对方却丢出一张大网,刀网相交,碰撞出如此绚烂的光芒——这大网不是防守的利器,而是攻击的手段。

这样剧烈的爆炸,足以令天仙陨落,大家齐齐睁大了眼睛,谁赢了?

谁也没赢,下一刻,陈太忠和那天仙的身子,出现在另两个位置,原来二人都有空间瞬移的手段,直接脱离开了战场中心。

“混蛋,你敢阴我!”陈太忠的衣衫有点不整,他长刀一指对方,怒发冲冠,“你死定了,上天入地,没谁救得了你!”

刚才若不是他猛地生出极大的危机感,刀出即撤,待一刀完完全全斩下去,后果真的很难预料——有圆环的防御,他或者不会陨落,但是受伤是一定的。

他是打定主意悍然出手了,没想到对方的防范心理,也是极强,差点把他阴了。

“我没想动手,”那八级天仙却是吓了一大跳,嘴里高声叫着,身形向远方没命地遁去,“是你一定要找我。”

别看他差点阴人成功,其实对方不找他的话,他没打算强出头,只不过已经到了八级天仙的地步,他的防范心理,比很多同辈都强,随时准备着雷霆一击和亡命奔逃。

刚才只为接下对方的一击,他就使出了两种手段,一个是自爆型的宝器罗网,一个是有空间遁逃属性的宝符。

遁逃宝符好理解,自爆宝器嘛……别人若是非要找他,那就要做好被阴的准备。

所以在他看来,对方这是自找没趣。

不过两样手段使出,他心里也是一阵肉疼,全是一次性的手段,虽然保住了他的性命,损失真的太大了——实在是对方的来势,太过凶猛了一些,不这么做不行。

侥幸脱身之后,他二话不说就跑:我只是来充个人数的好吧?

对方跑得很快,陈太忠没办法继续追击,理由还是那个——他身边一群拖油瓶,实在是走不开,四艘灵舟里,全是蓝翔的精华。

于是他身子一折,就冲向那个正在下坠的六级天仙,不成想旁边一道白芒打了过来,“东上人,我二人也没想跟你动手!”

打来白芒的,是一个四级天仙,攻击手段也不过是一张高阶宝符。

这宝符给陈太忠的感觉,只是“威胁较大”而已,于是他暗暗祭出圆环,紧贴着身体,形成一层保护。

从意动到祭出,是一瞬间的事,因为他早有心理准备,随时打算承受雷霆重击的。

又是一道亮光闪过,他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击,不过宝符一击威力太大,他在空中无处借力,身子被轰出了近百米远。

“真是花样作死啊,”陈太忠冲出光圈,居然笑了起来,笑容灿烂无比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却愕然地发现,那四级天仙卷了六级的天仙,没命地向远处飞去,还不住地回头张望。

见他承受了这一重击而无碍,又见他一眼扫来,那四级天仙眼中满是骇然之色,他一边跑一边举起双手,大声地喊着,“我只是想救人,我只是想救人啊……我愿降服!”

他嘴里喊着愿意降服,身子却不停地乱跑——没办法,那个叫东易名的家伙,太悍勇了,他担心自己一旦停下来,就会被对方一刀斩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