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四十三章 气修出征

随着这一声轻哼,一个人迈步走了过来,不是别人,正是正在闭关的南忘留。

“忘留,这是两百灵仙弟子啊,”祁长老皱着眉头劝告,他是如此地痛心疾首,“一旦有个意外,你我有何颜面去见派中先人?”

南执掌看他一眼,也不答话,而是冲着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我可以报名吗?”

“你不是正在闭关吗?”陈太忠的眉头一皱。

“三声鼓响,我还能继续闭关?”南忘留的嘴角抽动一下,是个无奈的笑容,“征讨隆山的话,算我一个……我也想听一听上古气修的修炼心得。”

“你不能去,这个没有商量,”陈太忠摇摇头,断然拒绝,“你和祁长老必须留下,看守隆山,征讨是我的事,你们看好家。”

“第二式我练成了,”南忘留语出惊人。

“哦?”陈太忠讶异地一抬眉毛,你不是比较愚钝吗?“不会吧?”

“十之八九是晋阶技,压住修为才能练成,”南执掌淡淡地回答。

“那你也是守好基业,”陈太忠心里盘算一下,还是果断地拒绝,“待我回来的时候,会给大家一个大大的惊喜。”

南忘留听了,捂着嘴轻笑,“这惊喜会有多大?”

陈太忠呆呆地看了她好一阵,才轻叹一声,“我一直在犹豫的,也是这个……不过我决定了,就任性一次,你们会喜出望外的。”

南忘留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真不能跟你一起去?”

“跟我在一起,你们担惊受怕的日子,还多着呢,”陈太忠长笑一声,拔脚向外走去。

这次的门派顶级任务报酬,没什么贡献点可言,只是一个听课的机会,按说并不能吸引太多的弟子,但是在众多蓝翔弟子眼中,东上人真的是极其神奇和神秘的。

别的不说,只看李晓柳的进境,就足可以说明问题。

所以报名的弟子非常踊跃,不光是那些有升级潜力的,很有些晋阶希望不大,接下来只能混日子的弟子,都纷纷来接任务。

两百灵仙在瞬间就登记满了,还有些弟子因为闭关或者冲阶,来得晚了一些,听清楚任务之后,直捶胸顿足,抱怨自己运气不好。

甚至有人找到了南执掌,希望能增加一些任务名额。

南忘留正好也有私心,于是找到陈太忠商量,不过陈太忠和干脆地拒绝了,“人再多的话,我看顾不过来。”

接到任务的弟子,开始做出发的准备,五天之后,赤磷岛一个三级的天仙奴仆赶到,两百弟子在山门前集合,前方是四艘硕大的灵舟。

看着如此多的弟子在眼前,一个个神采飞扬,战意激昂,南忘留只觉得一阵恍惚:上一次见到本派弟子如此饱满的精气神,是什么时候的事了?

此番出击,是蓝翔数百年来,主动寻求扩张,又是人数如此众多,所以南忘留在临行前,做了简短的演讲。

她扫视一眼弟子们,清一清嗓子,“此次前往磐石,是本派弟子第一次大规模出郡,大家一定要记住,我们是去找人的,尽量避免跟当地人发生口角和无谓的争执。”

所谓找人,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,但是……不能争执,这算怎么回事?

众多弟子的脸上,泛起了一丝狐疑,咱们不是去抢地盘的吗?

“但是!”果然,再冠冕堂皇的话,都不能全信,须得听后面有没有这俩字。

南忘留有意停顿一下,然后来回扫视几眼,观察弟子们的表情,然后才又开口,“但是我们讲道理,别人未必讲道理,大家说是不是这么回事?”

众多灵仙弟子哄堂大笑,有那胆大的,还嚷一句,“执掌大人说得对。”

敢这么嚷嚷的人,还真是胆子够肥,须知宗派最注重上下尊卑,南忘留不但是一派的执掌,还是本派里唯二的两个天仙之一。

往日里,谁敢在她面前放肆?执掌大人都不用说话,一个眼神就能吓死冒犯的弟子。

不过,出征在即,南忘留也无意计较这个,她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来,“若是别人不讲道理,咱们……也无须跟他们口角,直接动手就是了……”

“所谓气修,是心怀浩然正气,胸有不平之气,丹田内一腔无所畏惧的凛然战气,”南执掌清亮的声音越来越高,“你们要展现给别人的,就是气修的热血和正义,我们不跟他们口角,有人不开眼,就用行动告诉他们,什么才是气修!”

“好!”众多灵仙弟子忍不住开口叫好,热血被南执掌这番话彻底点燃。

“当然,我们不怕战斗,但同时,也要注意自身安危,以及师兄弟之间的相互保护,”南忘留又扫视一下四周,“每一个弟子,都是本派的精华,我命令你们……必须安全归来!”

说得太好了!陈太忠在一边看着,都忍不住出手鼓掌,这种战前动员,能充分地激发弟子们的荣誉感和归属感,激励弟子们的斗志,这实在他所不擅长的。

甚至他都感觉到了浓浓的硝烟味。

南执掌的话讲完,弟子们开始陆陆续续地登灵舟。

四艘灵舟呈箭头形状排列,打头的是唯一的一艘战舟,灵舟上架设得有灭仙弩炮、灭仙弩等大型战器,除了上门的征召之外,蓝翔已经多年未曾使用了。

战舟之后,左右的灵舟外,分别站立一人,一个是血灵派燕长老,一个是赤磷岛来的天仙,陈太忠坐镇最后一艘灵舟,也是在灵舟外守护。

这是三天仙的阵容,不过没人知道,最后一艘灵舟上,有一只小白猪,也拥有起码巅峰天仙的战力。

李晓柳也参加了这次任务,其实陈太忠想让别的侍女来的,小李才晋阶三级灵仙,老实在派里修炼才是正理。

不过李晓柳很坚决地表示,“第二元神的事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东上人你说呢?”

陈太忠当然不能再说别的了,这种责任重大的战斗,他不可能不招呼上小麒麟——这是他的隐藏底牌之一。

而纯良这货吃人,都被李晓柳看到了,总不能再让别人看到了。

李晓柳的登舟,别人没什么感觉,她不是接了任务的弟子,但她是东上人的侍女,随行自然没有问题——总之,没有挤占大家的资源就好。

但是另外三个侍女,看向她的眼神,就有点令人玩味了,尤其是绿衫侍女穆珊,眼中的神情特别复杂——东上人一开始,待见的是我啊,如果我当时……

所谓机缘就是如此,它青睐你的时候,你不知道珍惜,那么一旦错过,想要追回就难了。

载着蓝翔崛起的希望,四艘灵舟缓缓升空,坚定地飞向磐石。

四艘灵舟的前方,还有战堂派出的灵仙小队,他们负责周边区域的搜索,不过御气飞行实在太耗灵气,搜索一阵之后,就要进入灵舟休息轮换。

其实,灵舟旁守护的三个天仙,都有大范围搜索的能力,不过那样有点费神识和精力,而且这样的搜索,存在一些盲区——很多人修习的功法,以及很多法宝,能避过类似搜索。

所以灵仙小队类似斥候的搜索,还是大规模战斗前,必须要执行的。

没错,蓝翔摆出的,就是一副要大规模作战的样子,行进速度不快,但法度森严气势汹汹。

飞了一天之后,灵舟战队选一处荒野落下,众弟子张罗扎营和晚餐的时候,燕上人笑眯眯地走向陈太忠,一指某个方向,“不先去那里?”

“那里……是什么地方?”陈太忠有点不明白,他对宝兰州,还真是有点不熟。

所幸的是,他身边还有个本地土著,李晓柳闻言,面无表情地出声发问,“燕上人所说,可是安太堡?”

她对着堂堂的天仙上人,说话并没有什么恭敬,概因为对方曾经设计过蓝翔,甚至差点令东上人中招,她对此人怎么可能客气?

而且她捡过的天仙储物袋,也有三个了,所谓英雄见惯亦常人,对她这个小小的低阶灵仙来说,天仙不再是那么遥不可及的,自然也就没有太多敬畏。

燕上人是何许人?江湖走得老得不能再老了,只说岁数,也强过太多的小灵仙,他并不跟她一般见识,而是笑着点点头,“没错,我就问的是这个。”

“安太堡?”陈太忠闻言眉头一皱,想一想之后,微微摇头,“那里不着急,等从磐石回来以后再说。”

安太堡的事情,就算他这个非本地人也知道,不过眼下确实不是处理的时候。

休息过后,第二天灵舟继续启程,终于在下午时分,抵达了磐石郡的边缘。

蓝翔派出的是宗派灵舟,无须在意行程怎么走,但是一般来说,贴着大路走,是比较省心省力的。

他们也无须过关卡,直接飞过去就行,不过就在关卡左近,灵舟正要飞过的时候,前方迎来了五艘灵舟,还有五个天仙凌空而立。

打头的不是别人,正是隆山的太上长老,他背着双手站在空中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停下,你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