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四十二章 任务鼓响

既然真器元胎不现实,隆山讨论的就是,该怎么样拿回来藏书,可以付出些什么代价。

因为隆山退出了宝兰州,二长老被接了回去,但是他的心性大变,甚至建议派里考虑一下,是不是干掉燕上人更合适?

虽然只是一个建议,不过还是有隆山弟子去燕家查探情况了,然后事机不密,被燕家人发现了点不对头。

燕上人自打招惹了蓝翔和东易名,一直高度关注类似的消息,闻听之后,果断出手搜魂,这才得知,东易名居然开出条件,要以他全家的性命,换取两派和解。

一时间,燕上人大怒。

对提出要求的东易名,他不怎么生气,两人见第一面的时候就是对头,使出任何手段都正常,但是他帮隆山出手,自家也损失惨重,换来的却是可能的背叛,这令他忍无可忍。

虽然隆山只是有这么个想法,还没有开始具体操作,但是有想法,就足够令他心寒了。

燕上人常年闯荡江湖,知道此刻不能犹豫,必须果断选边,那么,他肯定选择向东易名投降,为了请动楚惜刀出手,他直接拿出了镇派的刀法——《血灵刀经》。

按说这镇派刀法,根本不可能给外派人看,更别说还不是本门的,不过燕长老身为血灵第一高手,在派里一言九鼎。

而且这个刀经说是镇派,但事实上,整个血灵派都是魔修的叛徒,大家在一起,传承什么的都是次要的,首要的是抱团取暖。

方应物甚至向陈太忠承诺:想去蓝翔和血灵看书的话,比较容易。

正是因为如此,燕上人拿出刀经来,没费多少事,而且他相信,以小刀君的风格和眼力,不会太把血灵刀经当回事,能够借鉴一二就算给面子了,外传什么的,根本不可能。

果不其然,楚惜刀甚至明确表示,对这刀经不感兴趣,她认为魔修就是修气血、生魂什么的,哪里懂刀?更别说来自一个小小的称派的门派。

为了说动她,燕上人不得不将刀经中的精华选出一二,托人送进她闭关的地方,供她试阅——你要是感兴趣,咱们再谈下一步。

结果楚惜刀看一看,发现血灵刀经另辟蹊径,并不像她想的那么不堪,而眼下她无回刀意大圆满,也算个瓶颈状态,多开阔一下眼界,还是很有好处的。

若非如此,燕上人哪里请得出以刀痴闻名、出名不管闲事的小刀君?

陈太忠听清楚了因果,冲着楚惜刀笑一笑,“你得了好处,我可什么都没得上,算了……就给你个面子吧。”

“别介,”燕上人着急了,“哪能让东上人你吃亏呢?我有个点子,希望能补偿你……”

他是得了东易名的原谅,但是他可不想放过恩将仇报的隆山派,而且虽然东易名放过了他,可隆山派执意要对付他的话,拿着燕家老小的头去换藏书,东上人也不可能不认。

要说他的修为,其实不是很担心隆山派的人,但是这年头,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,他燕某人浑身是铁,能打几根钉?

打个比方说,再请一对元家姐弟之类的杀手,就够他喝两壶的,出其不意地使用毒药和蛊虫,他可没有东易名那抗毒的本事,十有八九逃不脱。

更别说,燕家还有一大家子人呢,也是他的羁绊。

所以他就提出个建议来,“隆山派强占宝兰这么久,我愿陪同东上人,去将磐石抢回一半来……凭什么只有他抢咱们的份儿?”

宝兰州旁的磐石州,算是隆山的基本盘,占了全州差不多五分之四的地盘,真如他所说的那样,抢上一半回来,那这脸打得也是啪啪响。

楚惜刀听得都一皱眉头,“大战将近,你们这么折腾,有意思吗?”

“大战之前,把该处理的手尾都处理了,才能心无旁骛地上战场,”燕上人干笑一声,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,“要不身后有一档子事儿拖着,闹心不是?”

“算了,不管你俩了,”楚惜刀放出太玄刀,一道黑光闪过,人就不知道了去向。

“其实吧……”陈太忠看她离开,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我对抢地盘什么的,兴趣不是很大。”

地盘抢下来,直接得利的是蓝翔派,他不介意帮蓝翔派,但是……说实话,他有点不喜欢这种当保姆的感觉。

经历过王艳艳、江川、巨松城姜家、于海河等等之后,他觉得守护的责任,真的很沉重——上一次若不是要守护蓝翔二人,还轮得到姓燕的在这里得瑟?

他当时能追上去的话,一刀就斩了。

“你不喜欢,我喜欢啊,”燕上人嘎嘎地大笑着,又冲他挤一挤眼,“你放心,这件事情,我是会用心帮你的。”

他是巴不得出口恶气,所以极力鼓动对方。

“这个嘛……好吧,”陈太忠想一想,最终还是点点头——所谓助战,也有用心不用心之分,有个八级天仙全力帮助,他还是能省很多事情的。

“现在就走吧?”燕上人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暗暗地分析,这厮有没有设套的可能,不过想来想去,他也不觉得姓燕的敢同时激怒自己和楚惜刀——东易名是谁,可能西疆很多人不知道,但是小刀君,那是注定要悟真的绝世天才啊。

所以他抬手摆一下,“你等我几天,我去召集一些弟子来。”

既然打算去抢地盘,手边的人肯定不能少了,他回到蓝翔,直接来到执法堂,找到陶堂主,“帮我挂个任务,要灵仙弟子二百人,擅长战斗的,任务奖励嘛……听我讲述上古气修的修炼之道。”

“二……二百人?”陶堂主吓得一哆嗦,蓝翔的灵仙修者过千,但是很多都没有太大的升级前景了,真要说还有心思努力晋阶的,怕是连六百都不到。

一下就抽走两百有晋阶欲望的弟子,这事情实在太大了,万一有个闪失,蓝翔原本不多的后劲儿,就更小了,可以算是动摇了本派基石。

“是……是什么任务?”

“我打算去磐石,抢一大块地盘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总不能光让他们抢咱们,你说是吧?”

“抢隆山?”陶堂主眼睛一亮,蓝翔受隆山的气,不是一天两天了,如果能抢隆山,那真是大快人心的好消息,他只觉得浑身气血翻涌,“有把握吗?”

“有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跟陶堂主,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——是他救了陶堂主一命,所以他不怕直说,“血灵派燕上人有意鼎力相助,我还打算从赤磷岛抽调个天仙奴仆过来。”

他在赤磷岛有三个天仙奴仆,这事在蓝翔派里,不算秘密,他的很多经历,都被蓝翔弟子挖出来了。

“我可以报名吗?”陶堂主异常兴奋地发问。

这两百弟子一旦带出去,最大的问题,就是保证弟子们的安全,所谓的未虑胜先虑败,说的就是这个。

血灵派的燕上人,在白驼门的诸多下派中,也是数得上的高手,手段众多战力强横,是个异常难缠的主儿,有他和东上人两人在,基本上能护得弟子周全。

若是再加一个天仙,这样的队伍,完全就可以去磐石抢地盘了,陶堂主自己都见猎心喜,他是近两百岁的八级灵仙,真要得了好的上古气修法门,还有望博一下登仙。

“你若能劝得大长老安守山门,我可助你登仙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。

“那我去内堂挂任务,”陶堂主一蹦老高,转身向外跑去。

不多时,外面传来了沉闷的鼓声,嗵嗵嗵连着三声。

这是任务鼓,里面有个说法,只有大型任务,需要很多弟子参与,才会敲鼓公示,一声两声和三声,分别对应着任务的等级和难度。

三声鼓响,是本派顶级任务;六声鼓响,是上门顶级任务;九声鼓响,是上宗顶级任务。

对蓝翔派而言,任务鼓敲响的次数实在有限,就连上次逐族何家,那也不是公示的任务,一声鼓都没敲,是派里直接作出了决定,让谁去不让谁去。

不过,顶级任务不但意味着丰厚的收获,也往往蕴含着巨大的危险,这就是告诉弟子们:这里有个好任务,你们自己斟酌,参与还是不参与。

任务鼓敲响没多久,大长老祁鸿识走进了执法堂,他略带一点不满地发问,“东上人,弟子们正在励精图治地修炼,宝兰的地盘,咱们尚未完全消化,此刻去磐石,是不是有点太快了?真的好吗?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说良心话,他有点看不起这个缩头缩脑的祁长老,他淡淡地发话,“大战将起,不把隆山打服,总难免有后顾之忧。”

“若是不顺利呢?”祁鸿识的眉头,皱得越发紧了,“你又如何保证,隆山请不来门中的真人插手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如此瞻前顾后,你做什么的修者?去做凡人吧。”

祁长老登时语塞,想一想才回答,“可是南执掌正在闭关,你这么做,经过她允许了吗?”

“我允了,”就在此刻,门外传来一声轻哼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