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四十一章 战云渐起

李晓柳原本是二级巅峰的灵仙,在别院担任“迎客”任务的女弟子,一般就是一二级的灵仙,到了三级,只要岁数不算大,就可以回本派修炼了。

待跨过四级这个坎儿,在蓝翔就可以做为骨干战力了,担任一些职位都是正常的。

她一直在努力修炼,好尽快脱离别院,回归本派——很多女弟子,都不喜欢别院迎客这个工作,不但要搭上尊严,更可能一无所获,别以为被天仙睡了,就一定有收获。

所以她此刻晋阶三级,并不算意外。

但是别人不这么看,因为她晋阶的时机……实在是有点巧。

于是有不少传言,说她得了东上人的青睐,才能晋阶如此快速——要不然,东上人吃撑着了,给她三道攻击护符?

而李晓柳也没有否认,自己是缠着东上人,学到了不少战斗经验——这总要好过别人怀疑东上人的第二元神。

师兄弟们在一起的时候,她也会就一些战斗过程,提出自己的观点,大家听了之后,细细品味一下,还真是那么回事。

李晓柳斩杀三个天仙,就得了三个储物袋,不过后两个天仙,由于还涉及了派外的天仙,她很主动地上交了——独食吃得太狠,是要死人的。

其实后面两个储物袋,还赶不上第一个丰厚,毕竟独孤老祖是携了独孤家大部分贵重物品,打算单独逃生的。

不管怎么说,她上交了储物袋,派里也不会让她空手而回,奖励了不少贡献点,还有很多好的条件。

总之,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暗暗羡慕嫉妒她的弟子,肯定不少,但是更多人想到:我们需要多跟东上人请教才行啊。

陈太忠是不接受外人的询问的,所以他身边四个女弟子,就承担了传递消息的任务,每天见他休息的时候,就一拥而上地请教。

陈某人其实不是很喜欢别人打扰自己修行,然而,考虑到这是气修在风黄界仅剩的余脉,他还是强忍着不高兴,耐心地解答。

当然,他心情好的时候,会多回答一些,心情不好,也就是三言两语带过,偶尔还发作一下——“这么愚蠢的问题,也好意思问我”?

他从来都不是个好脾气的主儿。

不过一段时间下来,他的脾气也被大家摸得差不多了,不光是四个女弟子,大部分的蓝翔弟子都知道了东上人的喜好。

于是就有人紧密地联系无锋门,只要有来自赤磷岛或者于海河的好消息,第一时间报给东上人,绝对会有大大的好处。

还有人去搜集各种罕见的书籍,献给东上人,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另类的功法——大家搞不到级别高的,那就搞点另类的。

陈太忠一度求之不得的搜魂术,都出现了两个版本。

还有人知道,东上人喜欢喝茶喝酒,就想方设法地弄点好茶好酒。

无非就是投其所好罢了。

不过,有些可能令东上人震怒的消息,大家就不知道该说好,还是不该说好。

这天陈太忠就接到一个不好的消息,听说无锋门正考虑收回赤磷岛——因为他这个岛主好久不出现,而且那赌场也极其兴旺,惹人眼红。

这个消息是萧牧渔前来告知的——就是那个游仙弟子,导致蓝翔驱逐何家的导火索。

消息不是他打听到的,但是别人不敢来,只能让他来——好歹你也是入了东上人眼的,隆山的宝器,说不要就不要了,东上人肯定对你印象不错。

陈太忠一听,确实是有点不高兴,不过他也没特别在意,“好了,我知道了,看来得抽个时间,去无锋门走一趟了。”

其实他心里有些纳闷,楚惜刀不是说,帮我看场子吗,怎么她没给我消息?

这个念头才起,穆珊就从外面走了进来,“上人,无锋门楚长老来了,在山门外等你。”

陈太忠纵起身子,直奔山门而去,现在他是派中偶像,御空飞行没人敢管。

一些日子不见,小刀君面容有点憔悴,见了他之后点点头,“看来你依旧没有领悟无意。”

“看来你闭关也没有什么收获,”陈太忠哪里是个肯吃亏的?嘴上的便宜,他都不让人占,“人都瘦了。”

小刀君性子清冷,不跟他打嘴皮子官司,只是淡淡地发话,“你近期有没有回无锋门的打算?”

“本来没有那个打算,”陈太忠一摊双手,“不过听说有人看上我的买卖了,我就琢磨着回去一趟……其实正要去寻你。”

“赤磷岛的灵地太大,无关人等也有点多,”楚惜刀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收回的话,于你不公,也是不给我面子,但是门中希望,你能让半个岛出来……大战在即,门里要整合资源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“让半个岛……那我还要回去改阵法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事实上,他并不希望别人踏足自家的地盘,不过涉及位面大战,他也不会执意地去阻碍,“有什么可以变通的吗?”

“变通就是……你赌场的利润,上交一半,”楚惜刀淡淡地回答,“门中现在什么都缺,你占据灵地却没有报效宗门,很多人对此有看法。”

“一半吗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一下,然后点头,“没问题,上交了,你帮我说一声就行了,位面大战人人有责,这个觉悟我是有的。”

楚惜刀也没想到,他这么好说话,事实上,她自己都觉得有点伤面子,听到这话,她点点头,“只是暂时的,待到战后,你若不满,咱们可以再申请调整回来。”

“你费心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这样的变动,他其实真的能理解,小刀君的说法,让他心里也很熨帖,于是主动挑战,“切磋一下?”

“暂时无此必要,”楚惜刀摇摇头,“我今天找你来,还有别的事。”

说到这里,她冲旁边的树林看一眼,一扬手,“出来吧。”

几棵小树一晃,一个矮壮的家伙飞了过来,笑眯眯地一拱手,“东上人,许久不见。”

陈太忠看到他,脸就是一沉,淡淡地看楚惜刀一眼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东上人,”矮壮家伙笑嘻嘻地发话,“这不是……咱俩有点误会吗?说开了就好了,我好不容易请得小刀君来。”

“哦,误会啊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“姓燕的,是我误会你了?”

合着这位不是别人,正是血灵派的燕长老。

“这个嘛……”燕上人干笑一声,“是沟通不畅,不是你误会我了。”

陈太忠沉默半天,才轻叹一声,“是觉得我一个人,对付不了你俩?”

楚惜刀眼中掠过一丝恼怒,不过她也知道问题何在,于是沉声发话,“设伏时使用毒药的,是元家姐弟,我和燕上人认识也非一日了,他等闲不对无辜的人下手。”

陈太忠沉默半晌,才抬起眼皮看她一眼,“既然你这么说,滥杀无辜一事,就此揭过。”

然后,不等对方回答,他又侧头看向燕上人,笑眯眯地发问,“你告我一句实话,当时若把我毒倒的话,我会是什么下场?”

他是笑着发问的,然而燕上人却是感觉到,一股奇大的危机笼罩住了自己。

此刻,他可以选择撒谎,但是隐约中他感觉到,自己若是撒谎的话,后果会极其严重——严重到他根本承受不起。

他的直觉一点没错,陈太忠已经打算好了,对方若是敢撒谎,他现在可以看在小刀君的面子上,放此人一马,但是转身他就会追杀,而且会让对方死于意外。

燕上人这就坐蜡了,当时他们三个若是能得手,东易名的下场,根本是不消说的,正是因为如此,东易名才会这么问——你是要杀我的,对吧?

他若否认,不但是有意欺瞒对方,也对不住专门来调停的小刀君——这就是求得谅解的态度?

可是要直接承认,这个谈话气氛,未免就太不友好了,也是把把柄送到了对方手里。

不过,燕上人虽然老奸巨猾,但是骨子里还是有点赌性的,他犹豫一下,终于很干脆地回答,“最糟糕的结果,也不过就是……一身精血喂了蛊虫。”

他不可能直接说“我会杀你”,正经是要强调一下,元家姐弟对你下手的概率更高。

“嗯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你丫还真敢说啊,他气得笑了起来,然后伸出个大拇指来,“你算个有胆子的,我一向佩服敢作敢当的人……你自己选个死法吧。”

“你这不是没事吗?”燕上人干笑一声,“这样,我愿意赔礼道歉……你想要什么?”

陈太忠本来想说真器元胎的,可是楚惜刀在旁边,他觉得这么说挺没意思,想一想之后,他先问一句,“怎么想起来找楚长老说情了?”

“我可不想让常叔欣他们惦记上,”燕长老幽幽地叹口气,“我觉得,还是让他们找真器元胎吧,省得他们左右动摇。”

原来陈太忠提的条件,已经在隆山探讨过了,谁也没以为,小小隆山能搞到真器元胎,若真能搞到这玩意儿,哪怕只有一个,也足以请得动高阶玉仙出马,荡平十个蓝翔都没问题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