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四十章 忽悠

听陈太忠这么说,路肖杰和太上长老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,路长老才轻咳一声。

“隆山丢了藏书,着急上火的,涵养不太够,还请阁下见谅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摸出一块留影石,往桌子上一放,“来,两位既然委托我办事,先把因果讲清楚,省得我帮忙帮到最后,弄个里外不是人。”

你可以更无耻一点吗?太上长老的嘴角抽动一下,不过最终,他还是轻叹一声,异常委屈地将路长老假设的因果说一遍。

不过,他也不是没脾气的,说完之后,也摸出一块留影石来,放在桌上,“我们希望阁下能找回所有藏书……你可以提条件了。”

东易名你要是说什么过分的话,我也要留下证据。

陈太忠微微一笑,玩这个,他怕谁?“我条件也不高,就要血灵派燕上人的人头,还有燕家满门的人头……人头送到,我负责帮你们找。”

“什么?”太上长老愕然地发话,心说你不要太过分啊,姓燕的可是八级天仙。

细说起来,隆山还是能压住血灵派一头的,血灵派四个天仙,燕上人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,然后还有一个中阶,两个低阶。

血灵派虽然也是被排挤的宗派,但是实力不算太差,起码比蓝翔强。

他们被人排挤,主要是“前魔修”这个身份。

再加上最近这几百年间,人修和兽修的矛盾相对缓和不少,血灵派的练功方式,是以精血为引,他们得不到太多的资源——兽修和灵兽那里收获少,又不敢动人修。

隆山压得住血灵派,是因为剑修一般心性比较坚毅,受魔修的影响相对较小,而血灵派也愿意主动交好白驼门下的宗派。

可现在让他去杀燕上人,还要诛绝燕家,别说二长老和闻堂主不在隆山,就算在,他也不能答应这个要求——敢不敢是一回事,关键是……他估计自己办不到。

真要撕下面皮来,血灵派的燕上人,并不比东易名好对付多少。

就在他瞠目结舌之际,路长老再次轻咳一声,“同为白驼门下登仙者,东阁下这个要求,未免有点为难人……燕长老跟你有这么大的仇吗?”

“有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蓝翔清除境内犯上家族,本人前往相助,姓燕的联系了另外两个天仙,半路设伏,而且用毒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脸色一沉,痛心疾首地发话,“用毒也就罢了,他们居然活生生地毒死了六个凡人的孩子……蓝翔辖下的子民何辜,要受如此荼毒?”

这真是……路上人无言以对,心说凡人不就是蝼蚁吗?毒死几个孩子,算什么呢?

这是大部分宗门修者的普遍心态。

然而,这种心态虽然普遍,却也不能说东上人说得有错,修者也是人,凡人更是修者的基石,他们的劳动,为修者提供了大量生活和修炼的资料,让修者省去了很多麻烦。

尤其是,凡人能为修者提供一些新鲜的修炼血液,也曾经出现过一些惊才绝艳的修者。

当然,最关键的还是那五个字——大家都是人。

东上人的话,有些不合时宜,但不能说没道理。

就像地球上,有些官员对同僚说:你们做的这些,侵害老百姓的权益,我看不过眼!

所以,虽然路上人认为,东易名的思路有点傻缺,但是要让他直接辩驳,还真占据不了多少大义——宗门和凡人有尊卑之分,但并不代表能无理由地随便杀人。

不过同时,他也明白,对方为何一定要找燕上人的麻烦了——东易名差点被坑死,心里有气,所以一定要将姓燕的置之死地而后快。

沉寂了好一阵之后,太上长老发话,“对了,隆山有些弟子中毒,奄奄一息……还请阁下帮忙讨取解药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问一句,“灵仙弟子?”

你这不是废话吗?毒就是你下的!太上长老狠狠地瞪他一眼,点点头,“正是。”

“哈,灵仙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不过蝼蚁而已,死就死了。”

太上长老又被噎得不轻,心说凡人小孩死了,你都气成这样,我派内灵仙弟子死了,你居然说“死就死了”,你搞清楚到底谁是蝼蚁没有?

不过他现在也慢慢习惯了,知道不能跟这厮讲理,于是强压怒火,淡淡地回答,“对阁下而言是顺手之劳,对隆山则是关系到根基……没有一个弟子,是可以随便舍弃的。”

“等你拿来燕家的人头,再跟我说这个吧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几日能拿来?”

“这个……能换个条件吗?”太上长老苦笑一声,“大家同为白驼门下,实在有点不便。”

“嗯……可以,”陈太忠思索一下,点点头,“那就拿十个真器元胎来吧。”

“真器元胎……”太上长老沉吟好一阵,才愕然发问,“那是何物?”

“气修用的,”陈太忠冲旁听的南忘留扬一下下巴,“南执掌现在正好用得到。”

“十个……未免有点太多,”太上长老沉吟一下发话,听说是四级天仙能用得到的东西,他心里松一口气。

这东西肯定很罕见,不过,中阶天仙用的东西,再罕见能罕见到什么程度,对方既然开口要十个,他就要讨价还价,“我估计了不得也就只能搞到一个。”

“九个,”陈太忠倒是接受讨价还价,不过南执掌牙关紧咬,一脸的肃穆——她憋得实在是太辛苦了。

“不行,最多两个,这是我的底线,”太上长老娴熟地搞价。

最后,双方以四个真器元胎成交,给人的感觉是,东上人“不太擅长搞价”。

然而,太上长老活这么大岁数,也不是白给的,他虽然并不知道什么是真器元胎,但是该有的谨慎一点不缺,“四个是初步商量的,我还是强调,只能保证一个。”

“那你不如去斩杀燕家满门了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。

“这个……路长老说了,同为白驼门下,此事实在不便,”太上长老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强调一点,今天只是初步商量一下,不算是最后敲定。”

他心里想的是,四个真器元胎,才相当于燕家满门,这东西我好好收集一下,没准弄到两个,事情就好商量了。

“那随便你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待他俩离开之后,南忘留忍不住放声大笑,她憋得实在太久了,“你这不是调戏人吗?”

“我调戏的就是他们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滥杀无辜,有理了?”

“好了,不跟你说了,”南忘留还有别的事情办,“闭关这段时间,耽误的事儿太多了,接下来还要闭关,忙着呢。”

太上长老二人出了蓝翔派,两人一路闷头赶路,走了好一阵,路上人才问一句,“真器元胎……这到底是何物?”

“啊,你也不知道?”太上长老愕然,心说我刚才搞价,你也没反对啊,我就看你没啥表情,才跟那姓东的还价,你若有些异样,我能这么讨论吗?

“我不知道的东西多了,”路长老有些恼怒,“你自己讨价还价……不知道在谈什么?”

他只是个见证人,不知道的东西,他有必要自曝其短吗?

“气修的东西,有几个知道的?”太上长老也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过,忙不迭讪讪地一笑,“前面城里有鉴宝阁,我去了解一下,看能不挂个收购任务。”

“蓝翔的地盘,你挂收购任务,给谁丢人呢?”路上人淡淡地哼一声,“再飞一阵,去断玉刘家吧,我跟他家关系不错,了解一下。”

刘家位于饶云道边缘的蒙山郡,封号家族,族中子弟多效力于官府,不过刘家真正的势力,在青云观,老祖是青云观藏经阁阁主,三真人之一。

刘家现在的族长,是九级天仙,跟路长老有些交情,青云观里有气修支脉,而刘家老祖执掌藏经阁,也是见多识广。

一天之后,两人从蒙山郡飞出,起身的时候,还是一脸强装的笑容,转过身来,脸色都阴沉无比。

飞了不过几息,太上长老就忍不住大骂,“混蛋……要真器元胎,还是十个,就算是九重天里,能有那么多吗?”

你自己不学无术,怪得谁来?路长老冷冷地看他一眼,越发地庆幸自己当时没有胡乱说话,“是你谈的,我只做个见证。”

“我去,这事儿我也不管了,”太上长老气得一摆手,“能不能拿下燕家,看常执掌吧。”

他原本是上门出身,来隆山是养老的,为派里出点力,义不容辞,但是现在的局面,明显不是他能掌控的,实在不行,他也只能撒手了……

他们在纠结,陈太忠却是一边琢磨藏书,一边努力修炼。

同时,为弟子们答疑,也占据了他不短的时间,目前他每天解答的问题,远远超过十个。

要说起来,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,始作俑者还是李晓柳,她在蓝翔收复失地的过程中,斩杀了三个天仙。

这样的战绩,别说在灵仙弟子里,就算派里的俩天仙,也被她压了一头。

更别说,前一阵她成功晋阶三级灵仙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