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三十九章 吃人嘴短

南忘留的点子,是相当不错的,难得的是,她竟然在不声不响中,开始布局执行了。

要不说这能当了一派执掌的,都是有些手段的。

陈太忠没想到,刀法来历可以这么解决,不过他也没啥不好意思——散修的思维方式,和宗门中人绝对不同,一个没组织,一个有组织。

南执掌敢假装从东莽弄到了刀法,回来修习,而散修就算真的弄到刀法,都不敢声张,否则没准就有人找上门了——你这个刀法,是我家几百年前失窃的刀法。

风黄界修者中,非常流行这个,能吃得住对方的话,有的是找碴手段和借口。

就算蓝翔这称派的门派,学了一门身法,隆山派都敢找过来,说这身法是隆山丢的。

当然,现在就是陈太忠找隆山派剑法的麻烦了:把我丢的剑法还过来!

说到这里,陈太忠就想起,自己这段忙着看顾蓝翔,还没好好地整理一下从隆山的所得,不过,这件事倒也不着急:一个小小的剑派,能有多少好东西?

正经是隆山最近没啥反应,也不吵吵着来要藏书,这种不正常的情况,需要提防一下。

南执掌的动作很快,跟他谈话之后,第三天就出门了,六天后回转,带着三个灵仙弟子回山,当天就找到了陈太忠,“我把人接回来了,可以传授刀法了吗?”

陈太忠也是有点佩服她的果断,于是在两块玉简上刻画了第一式和第二式。

“你拿去试一试,”他将玉简丢给南忘留,想到刀疤修习的时候,玉简直接粉碎,于是提示一句,“我不敢保证,一定合适现在的气修修炼。”

南执掌一点都不避讳他,拿过玉简来闭目凝神,然后往额头一放,好久之后,缓缓睁开眼睛,“这刀法……果然是有点蹊跷。”

“你不错了,很多人神识一扫,直接就碎了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,就连庾无颜,也不能窥到这刀法的全貌。

“我要回去闭关了,”南忘留站起身来,“希望能尽快领悟这两式刀法。”

她知道陈太忠的刀法并不止这两式,而且给的也不是原版,但是有得学就不错了,莫不成还能从散修之怒手中强抢?

正经是尽快学习,学会这两式之后,才有资格跟他要第三式甚至第四式。

然而她这一闭关,就闭关了三十天,出来之后,她找到陈太忠,皱着眉头发问,“第一式和第二式你学了多久?”

陈太忠犹豫一下,不是很确定地回答,“学了……几天吧。”

他的第一式、第二式和第三式,都是早早学到手,但是晋阶的时候,才发挥出来威力,不是刀法难学,关键是他的修为跟不上去。

“啧,”南忘留咂一下嘴巴,非常苦恼地发话,“我用了三十天,才学会了第一式。”

“这个不应该,”陈太忠摇摇头,你都天仙中阶了,前三式应该很容易修成的,或者第四式都不会那么难练,“怎么这么慢?”

“这刀法真的很难练,”南执掌苦恼地回答,“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,什么功法都能很快入手……有什么窍门没有?”

陈太忠爱听奉承话,不过他想了半天,最终还是摇摇头,“按说一入灵仙,就可以使出第一式了啊,你都天仙了啊。”

“一入灵仙?”南忘留听得眼睛一亮,“是不是中阶灵仙可修习第二式?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他才想起来自己曾经的猜测,“而且好像,可以辅助晋阶!”

“懂了,”南忘留先是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然后泪水就涌了出来,她一边抹着眼泪,一边开心地笑着,“派里……终于有气修的灵仙晋阶技了,呜呜,我实在太开心了。”

所谓晋阶技,就是辅助冲阶的技法,陈太忠所修习的燎原枪法,就属于晋阶技。

这种技法,都是被垄断在大势力手里的,对于称号家族来说,都是可遇不可求的。

宗门里的晋阶技,相对比较多,这也是修者们趋之若鹜地进宗门的原因之一。

对大多数宗门来说,晋阶技是不轻传的,若是通过贡献点换取,也是需要海量的贡献,更多时候,弟子们愿意通过服食丸药等手段晋阶。

这些扯远了,就蓝翔来说,派里的晋阶技,都是游仙级别的,有单阶的晋阶技,也有连续的晋阶技——像燎原枪法这种,一共七层对应七个晋阶,算连续技。

蓝翔也有游仙升灵仙的单阶晋阶技,这能保证灵仙弟子的数量,但是灵仙层面的晋阶技,是真的没有了——级别越高,晋阶技就越少,更别说蓝翔这种长期走下坡路的宗门。

当南执掌听说,这刀法不但强悍无匹,更是能辅助晋阶,她心里的这份狂喜,可想而知——本派复兴的希望,更大了。

“你也不用这么高兴,”陈太忠见状,马上提醒她一句,“跟晋阶有关系,不过,是不是真的晋阶技,我可真的说不准。”

“只要跟修为等级有关的技法,跟晋阶技肯定沾边,”南执掌笑着回答,倒也没什么患得患失的样子,“等过两天,我就第二次闭关。”

她现在其实就很想离开,再去琢磨一下第二式了,可是她的两只眼睛哭得有点红肿,情绪也有点不稳,于是又坐一阵,心情恢复正常之后,起身告辞。

然而,她走了没多久,又回来了,“隆山派的太上长老,请来了上门路长老,点名要见你。”

“路肖杰?”陈太忠哼一声,站起身来,“倒要看看他们说什么。”

路长老是真不想跟着来,他的师兄里,终于出了一名真人,他肯定是要用心交好的,因为隆山上任执掌做事太不地道,所以他不想跟隆山多打交道。

但是隆山死缠烂打不休,没办法,藏书阁被端了,搁给哪家宗派,也不能善罢甘休,他们一直憋着劲儿找回场面。

然而,隆山退出宝兰,所指望的地方势力,并没有阻挡住蓝翔前进的脚步。

尤其是星空樊家一战,蓝翔在开局受挫之后,表现出了极强的战斗欲望,四处邀约朋友,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,并且诛灭了一个称号家族的大部分战力。

那个时候,隆山严密关注战场,并且随时准备进击蓝翔,将对方的藏书阁有样学样地搬回隆山去——所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,就是这样。

但是非常糟糕的是,这场大战,东易名没有露头。

此人没有露头,隆山人就不敢去蓝翔山门,也不敢现场直接干预——所谓战略威慑,指的就是这种效果。

而蓝翔最终大胜,让隆山忍不住再次审视两派的强弱,然后他们猛地发现:有了东易名的蓝翔,根本是隆山无法抗衡的。

于是他们再次求到路上人头上,说我们也不求您出手,您就主持个公道,让东易名提条件,我们赎回自家的藏书总可以吧?

路上人被他们缠得受不了,不得不躲起来,然而没过多久,隆山太上长老在门中跟他“偶遇”,还提供了一些极为罕见的材料,对他悟真有所帮助。

路肖杰年纪也不小了,但是他还没绝了冲击玉仙的心思,起码在接下来的百八十年里,他可以用心地博一下。

所以隆山提供的材料,是他无法拒绝的,而拿了人的手短,他不得不跟着来一趟。

不过他也真是抱着应付的心思,一见到东易名,就直接表态,“你俩谈,我来是做个见证。”

太上长老也不多说,直接发话,“东易名,我想收回藏书阁的藏书,你开条件吧。”

“开条件?你开什么玩笑,”陈太忠眼皮一翻,待理不待理地发话,“你藏书阁失窃,与我何干?”

“真人面前不说假话,”太上长老也不想跟他做口舌之争,“你有没有去隆山,大家心里有数……过去的事就过去了,我现在是想拿回藏书。”

“你哪只眼睛看到,去隆山的是我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以他的胆子,其实不怕承认,不过……他为什么要承认呢?所以,他一指自己的脸,“是这张脸吗?”

“你的气息,瞒不过人的,”太上长老见这货死活不承认,知道此人担心送了把柄出来,于是很直接地带过,那些不是重点,重点是,“交易完成,以前的种种,就此作罢。”

路长老见状,心说你也真是不会说话,于是轻咳一声,“东阁下,不管去隆山的是什么人,他敢冒充你的气息,总是对你不敬,对吧?”

“同时呢,隆山也不希望别人挑拨双方的关系,所以委托阁下帮忙追回藏书,条件好商量……只要能追回藏书,也就粉碎了某些人的挑拨心思,你也能有所得,岂不是两全其美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,他还是头一次发现,有些话可以说得如此冠冕堂皇。

他是顺毛驴脾气,对方说得巧妙,他也就懒得硬顶了,于是哼一声,“原来是求我办事啊,那你们求人,总得有个求人的样子,对吧?脸拉得这么长,好像我欠你们的似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