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三十七章 收获

李晓柳其实也有点担心,自己这区区的二级灵仙,被隆山的天仙堂主惦记上,不是什么好事——她躲在东上人的庇护下,没什么问题,但是不可能一直躲在他的庇护下。

然而,蓝翔和隆山结怨已久,她做为饱受欺凌的蓝翔弟子,有些话不说,真的不痛快。

现在对方服软,她也懒得再计较,于是冷笑一声回答,“我只是看不惯你罢了,至于说跟你要什么……蓝翔弟子想要什么,派里都有!”

“那是我失言了,”闻堂主一转身,再次腾空而起。

然而,就在他要御剑离开的时候,身后又传来那清冷的声音,“对了,弄点高阶灵兽来,纯良需要补一补元气。”

闻堂主怔了一怔之后,微微颔首,头也不回地电射而去。

“你怎么又学我说话?”李晓柳气得抬手拍一下小麒麟的脑门。

“第二元神附在我身上,我精血损失很厉害,”纯良的谎话,那是张口就来,“东上人不在乎,但是我总得找个途径补一补,你说是吧?”

“哦,我刚才还以为你是魔修呢,”李晓柳有点不好意思,“真是错怪你了,这个第二元神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她真的很想弄明白,这只小猪身上,东上人占了几分,纯良又占了几分。

“都跟你说了,不许说这个事!”纯良冷哼一声,撒谎不难,难的是一个谎话,需要更多的谎话来掩盖。

不过它也有处理手段,强行打断对方的好奇心就行了,“不该问的,不要乱问。”

“哦,”李晓柳懵懵懂懂地点点头。

独孤老祖的遁逃,给蓝翔派弟子带来了一定程度的麻烦,祁长老带着弟子围住了独孤家,与此同时,他联系几个好友求援。

他不想向南执掌求援,堂堂的大长老,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——他似乎已经看到了那张刀削斧凿的脸上,满是失望的神情。

不过遗憾的是……好吧,大长老的朋友,也不全是不讲义气之辈,可是不止一个人,提出了某个问题:你们蓝翔,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?

蓝翔现在的这番动作,不止在宝兰州,甚至都传到了饶云道,不少天仙修者都在奇怪,怎么蓝翔突然就强势了起来。

他们希望从祁鸿识这里得到答案。

祁长老不能欺瞒朋友,可又不能说得太细,正没个奈何,猛地有弟子汇报:李晓柳师妹不见了!

祁鸿识闻言登时大怒:你们就不能给我安生点?

两件事情凑在一起,他心情之糟糕,是可想而知的,于是他吩咐三长老,也就是别院的院主,在附近展开搜查,而他自己则是看护其余的弟子,同时包围独孤家。

三长老是高阶灵仙,为人机警战斗力强,再加上他新学的缩地踏云身法,遇上独孤家的老祖,战而胜之的概率都很高,倒不虞吃大亏。

然而,三长老搜索了一阵,还没查出什么苗头,只见远处白光一闪,却是闻堂主御剑回来了。

祁鸿识一见他,心中的无名火腾地就起来了,眉头一皱,“别告诉我你追丢了!”

这蓝翔怎么回事,一个个跟吃了霹雳子似的?闻堂主心里极其地不爽,须知他原本也是个爆竹性子。

不过,想到那小女娃和诡异的小白猪,他只觉得背后直冒冷气,硬生生地压下了那团火气,只是淡淡地回答,“你蓝翔弟子都把人杀了,我还需要再追吗?”

“什么?”祁鸿识眉头一皱,他一肚子不高兴,正想找人发泄,听到对方的回答,登时就是一怔,好半天之后才愕然地发问,“你说什么……我蓝翔弟子杀谁了?”

“杀了独孤家的天仙,”闻堂主慢悠悠地回答。

“谁杀的他?”祁鸿识的眼睛瞪得老大。

闻堂主不想回答,但是他也想侧面了解一下,那小女娃的情况,于是懒洋洋地回答,“一个肩头上骑着白色宠物的小女娃。”

祁鸿识一怔,这不就是走失的那个谁谁吗?旁边有弟子提醒,“大长老,正是李晓柳师妹……那白色宠物是东上人的。”

我当然知道是她,只是不记得她的名字而已,祁长老看他一眼,再次皱着眉头发问,“她是如何杀死那老贼的?”

闻堂主淡淡地看他一眼,没好气地回答,“你不会自己问她?”

既然姓祁的不知道小女娃的灵异,他就没兴趣再回答了——我又不欠你祁鸿识任何东西,别跟我指手画脚的。

祁长老被他噎得不轻,不过想一想,姓闻的此番跟来,是东上人奴仆的身份,听从蓝翔指挥是没错,但是人家也没有俯首帖耳的义务。

不管怎么说,姓闻的虽然有点不敬,但是带来的却是再好不过的消息,他也就懒得计较,“她现在在什么方位?”

闻堂主抬手指个方向,并不多说话。

祁鸿识马上就把三长老招呼了过来,如此这般地吩咐几句,三长老放出一柄拂尘,驾着它径直飞走了。

不多时,他就载着李晓柳回来了,小女灵仙的肩头,还趴着一只懒洋洋的小白猪。

“哈,果然是李师妹,”其他弟子纷纷开心地叫了起来,刚才大家还以为她被暗算了,见她无恙归来,都开心得很。

“大长老,众弟子,老贼已经伏诛!”三长老站在灵器上,笑眯眯地拎出一个首级来,左右示意一下,“犯蓝翔上威者,虽远必诛!”

“太好了,”众弟子兴奋莫名,说句实话,整个独孤家,棘手的也就这么一个,其他人根本不在众弟子眼中。

不过也有弟子心细,盯着李晓柳的腰间发呆——那紫色的储物袋,不是老贼的吗,怎么会挂在李师妹腰间?

“那谁……小李你过来一下,”祁长老招一招手,声音出其地柔和。

他是想知道,一个小小的二级灵仙,是如何追踪并且斩杀了独孤家老祖的,三长老对此也有极大的兴趣。

“纯良的嗅觉很灵敏的,”李晓柳抬手指一指肩头的小麒麟,笑眯眯地发话。

两人已经在路上商量好了说辞,“而且我有东上人给的攻击护符,情急之下就追了过去……让长老和师兄师姐们担心了,真的对不起。”

“东上人的攻击护符!”三长老指一指李晓柳,嘴巴动了两动之后,苦笑一声,“你既然有信心,跟我说一声就行……啧,那是东上人的攻击护符啊~”

他在这里顿足捶胸地心疼,闻堂主站在远处,小心地聆听着这里的动静,听到“攻击护符”四个字的时候,嘴角泛起一丝隐秘的冷笑:攻击护符吗?未必吧。

“我……我对纯良的信心,有点不太足,就想先去探一探,”李晓柳抬手摸一摸肩头的小白猪,笑眯眯地回答——这话是经过第二元神允许的,她也不怕冒犯。

“哦,”祁长老点点头,扫一眼她腰间的紫色储物袋,“收了储物袋?”

“还请大长老查收,”李晓柳赶紧将储物袋取下来,双手奉上。

宗门弟子在战场上,收缴的战利品,通常是谁杀谁得,若是合作剿杀的,就协商分配,觉得分配不公的,可以请宗门高层仲裁。

李晓柳这次的追杀,她可以自己收下储物袋,但是真要计较的话,是大长老先将此人击得重伤了,她才能得手,也算是合作击杀的。

当然,她若是认为,自己拿珍贵的攻击护符得手,有资格独享这个储物袋,她也可以提出异议。

不过李晓柳能被选为四女之首,这点分寸还是有的,她主动将储物袋交出。

“你收了吧,”祁鸿识一摆手,他很满意她的态度,弟子懂得上下尊卑,长辈就要体现出爱护之情,宗门的团结和向心力,从来都是双向体现的。

他主要想看一看,这小女娃娃得了东易名的赏识之后,有没有娇纵之心,是不是得意忘形了——既然没有,这就好得很。

然而,要说他对这个储物袋一点不动心,那也是假的——老贼之所以敢困兽犹斗铤而走险,证明他准备得极其充分,储物袋里的好东西,绝对少不了。

丫可是要在剩下的生涯中,跟蓝翔不死不休的,若没有足够的财力支持,做得到吗?

尤其是想到,此人竟然使用了土遁符,大长老心里就痒痒的:我储物袋里都没这东西。

他不好意思说,但是三长老好意思,李晓柳四人,原本是归三长老管的。

于是他直接开口,“晓柳,回头看看储物袋里,什么是你现在用不上的,卖给我好了……三长老没多少灵石,你算得便宜点。”

“要不您现在先挑一挑?”李晓柳笑眯眯地把储物袋递过去。

祁鸿识的眼睛,登时有点冒光了,但是他还不好意思说。

三长老犹豫一下,看一眼她肩头的小白猪,还是摆一下手,“不用,回头你慢慢看吧,我信得过你。”

其实他现在点验也是可以的,师门尊长嘛,弟子有孝敬的心思,他何必拒绝?

然而,想到小李现在跟着东易名,他就不敢随便伸手,惹恼了东客卿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——就算小李不说,他也担心那白色的宠物,跟东易名有沟通的方式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