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三十六章 努力激怒

李晓柳完全不能理解,自己到底遇到了什么事。

东上人的第二元神喷出个火球之后,灌木里猛地蹿出一人来,抬手就是一道青光打来,若是她没有看错的话,这是祁长老都要避让的宝符。

当然,祁长老避让,不代表东上人要避让,但是下一刻,当那可爱的小白猪瞬间膨胀为一只硕大的白猪的时候,她有点傻眼了——这是什么功法?

令她吃惊的还不止这些,大白猪挡住了宝符——这不算意外,意外的是,大白猪猛地往前一蹿,直接将独孤老祖拦腰咬做两截,然后舌头一卷嘴巴一吧嗒,直接把下半身咬进了嘴里。

东上人是……魔修?李晓柳觉得自己的满头青丝,在瞬间就直竖了起来。

小白猪咀嚼两口之后,噗地吐出一个储物袋来,“收好,送你了……我得把他带走,细细拷问一下,要是有人来,你别怕。”

它一边说着,一边叼着独孤老祖的上半身,蹿进了不远处的小树林,嘴里还轻声嘀咕着,“主动打猎,真的很伤元气啊。”

看它消失在小树林,李晓柳愣了足有五六分钟,才拎起储物袋,跌跌撞撞地也走向小树林。

不管东上人的第二元神是怎么回事,她知道,东上人想要自己消失,真的是再轻易不过的事情,那么她离小树林近一点,会更安全。

到了小树林的边缘,她是无论如何不敢走进去了,一时再也支持不住,坐到了地上。

然而就在此刻,天空中划过一道白芒,然后一人落下,不是别人,正是闻堂主。

祁鸿识说得一点没错,隆山剑派与人争斗的时候,散放出的剑气,可以帮助剑修锁定敌手,对战中甚至可以靠着气息牵引,做出折向攻击。

就算对手逃跑,他们也能凭着对方身上残存的剑气,追踪对手的大致逃遁方向。

而闻堂主斩向独孤老祖的一剑,就激发了剑气。

剑气是可以驱离的,但是独孤老祖被祁长老重创,土遁时又受到一击,连回复灵气都来不及,根本没有时间驱离剑气的气息。

然后,就遇到了狂奔而来的蓝翔派弟子,他原本都不想露头的,但最终还是悲剧了。

凭良心说,闻堂主来得有点慢,对方在土遁的时候,他捕捉不到气息,而等到能捕捉到气息的时候,他还要四处查探,所以耽误了功夫,要不然以天仙的飞行速度,早就来了。

其实更重要的是,他就抱着出工不出力的心思——我来得慢一点,跑不了是你点儿背,须怨不得我。

然而,他循着气息追来,落下之后,不但气息消失,没有看到独孤老祖,他甚至看到了一个蓝翔弟子。

细细一看,他忍不住脸上泛起一丝狞笑来,“嘿,这不是要刺瞎我眼睛的小丫头吗,你也有落单的时候?”

闻堂主从来不是一个心胸宽广人,心胸宽广的人,在风黄界就做不了战堂堂主,能主掌战堂,不是血勇之辈,就是恩怨分明之辈。

李晓柳见到现身的是他,登时就明白了纯良刚才说的话的意思,想到自己身后有一只……说不清是什么的存在,倒也不是特别心虚,不管怎么说,纯良也是东上人的第二元神!

念及此处,她冷冷一笑,“是啊,我落单了,你待如何?”

“无他,杀你而已,”闻堂主狞笑一声,“蝼蚁,今天就让你尝一尝,隆山的贱骨头!”

“你还有个仇家,其实也在场,”李晓柳轻笑一声,笑声里有些微的颤抖。

这颤抖半是因为恐惧,半是因为激动,恐惧是因为,对方是实打实的天仙,她这个小小灵仙有点压力,尤其是对方没受过伤,跟重伤的独孤老祖不能比。

激动则是因为,她隐约觉得,纯良能胜过对方——当然,这只是她的感觉,没有得到证实之前,忐忑是难免的。

“哦,是谁,独孤家的吗?”闻堂主四下看一眼,轻笑一声,“原来你身为蓝翔弟子,勾结外人,那么,我怎么处理你,都可以了?”

独孤老祖确实是从两个天仙手里逃脱了,但是他还真没把此人放在眼里——了不得就是会跑而已。

“纯良!”李晓柳大喊一声,“你仇家找上门了!”

纯良是谁?闻堂主有些茫然。

下一刻,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,树林里现出一只小白猪,嘴上叼着一个跟它身体大小相仿的人头,缓缓地走来。

“是……是这玩意儿?”闻堂主见到这只小白猪,就觉得牙床发疼,他知道这白猪是东易名的宠物,上一次踢掉他好几颗牙。

对天仙来说,掉几颗牙真不是什么大事,随便就催生出来了,但是这样的奇耻大辱,他是牢牢地记在了心间。

李晓柳说得没错,这白猪也是他的仇家,是他矢志要报复,要杀掉吃肉的。

闻堂主冷冷一笑,才待说话,下一刻,眼睛就睁得老大,死死地盯着那个人头,“这是……独孤家的老祖?是你俩杀掉的?”

“是啊,”李晓柳捂嘴轻笑,手腕上挂着一个紫色的储物袋,“隆山的贱骨头,你让我尝一尝你的厉害吧,我真的很害怕呢。”

闻堂主登时就呆在了那里,紫色的储物袋,分明就是独孤老祖身上那个。

一时间,他觉得有点头皮发麻,这这这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?

眼前的女弟子,他看得很明白,就是个二级灵仙,马上能进入三级的样子,而那小白猪……身上更是没有任何的灵气。

凭这一人一兽,就能诛杀了一级天仙?打死他也不信。

就算独孤老祖是受了重伤,但是重伤的天仙,抹杀两只蝼蚁,也是伸伸手的事。

闻堂主心里非常想报复,这一人一兽,是他忍了很久的,好不容易等到他俩同时落单,若是不出手,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。

但是目睹面前这诡异的一幕,他想了好一阵,才决定先忍一忍,于是冷冷发话,“你俩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?”

“关你何事?”李晓柳冷哼一声,她见到纯良来了,就更不怕了,“我倒是很想看看你的贱骨头,到底是怎么样个贱法。”

纯良闻言,眼中冒出了兴奋的目光,心说小丫头还是不错的嘛。

若不是陈太忠事先明言,它现在肯定口吐白沫倒在一边了,好鼓励对方冲着小灵仙下手,然后……它就能不费吹灰之力,再吃个天仙了。

既然不能钓鱼执法,它当然希望李晓柳语气强硬,努力激怒对方。

“嗯?”闻堂主见她语气强硬,心里的狐疑越发地重了,然后,想到自己刚才的问题,猛地就是一个激灵。

没错,这一人一兽,是怎么找到这里的?

他都不用想象,这俩是如何杀死独孤老祖的,只想一想人家能抢在他这个天仙之前,来到这里并且获得储物袋,各种隐藏的可能性,就令他感到恐怖。

慢着,我发现了什么?他猛地发现,那只小白猪盯着自己的眼中,竟然冒出了一丝兴奋——没搞错吧,真的是……兴奋?

他倒吸一口凉气,缓缓后退两步,让自己定一定神,然后才开始打量四周的情况。

不看则已,一看他就发现了独孤老祖曾经藏身的灌木,走上前细细查看一下,登时脸色一变,扭头看向李晓柳,“又是中阶宝符……你怎么接下的?”

李晓柳抬手掠一掠额角的发丝,“我没有回答你的义务。”

闻堂主登时……他都顾不上生气了,虽然这样的回答,如果是出自隆山派二级灵仙弟子的口中,他绝对会将人直接斩杀。

他又闭上眼睛,抽动两下鼻子,然后再次看向女灵仙,“火系术法?”

“你一定要找死吗?”李晓柳脸色一沉。

听到这句话,小麒麟的眼神,越发地兴奋了,它甚至发现,自己的唾液又开始大量分泌了。

“也许这只是一个误会,”闻堂主却是不敢多待了,身子腾空飞起。

姑且不论,这一人一兽的组合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,也不论独孤老祖是怎么死的,只说这俩能接下中阶宝符,他就没胆子再为难对方了。

“你对我有杀意,我会告知东上人的,”一个清冷的声音,从他背后传来。

他讶然回头,却发现那女灵仙正侧头看着身边的小白猪。

李晓柳此刻,真是要多吃惊有多吃惊了:纯良你为什么学我的声音说话?

“小女娃娃你这是何意?”闻堂主实在忍不住了,他将她的侧头,当作了一种不屑,于是皱着眉头发话,“真当我不敢杀你?”

“你原本就要杀我的,好吧?”李晓柳此刻也顾不得跟纯良计较了,而是淡淡地反问,“现在就缩了?隆山的骨头,果然好硬!”

“啧,”闻堂主挠一下头,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,他原本是想出一口恶气的,而眼下,不但气出不了,这点小心思,还全被对方看去了。

不过既然四下无人,他也不怕丢人,于是果断地认栽,“是我不对,也是你曾经辱我太甚,以后我不会这么做了,小女娃你想要什么,自己说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