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三十五章 纯良发威

“姓闻的你给我闭嘴,”祁鸿识闻言,登时勃然大怒,“要不是你第一剑没杀掉人,至于给大家带来这么大的被动吗?”

“我才一级天仙,”闻堂主冷笑着回答,“五级天仙拦不住人,你找我这一级的出气?”

祁鸿识脸色铁青,他的心里其实有怀疑,“你是剑修,怎么可能一剑斩不了人?分明是有意放水,我定然会让你后悔。”

“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”闻堂主一听也着急了,他可不想让某些人误会,“剑修同阶无敌,不代表一剑就能杀人吧?”

气修才是同阶无敌好吧?祁鸿识很想还这么一句,可是想到区区的一级天仙,都从自家手下跑了,这话就有点说不出口——这岂不是说明他无能?

所以他只得冷笑一声,“使出你隆山口蜜腹剑的功夫,出其不意地杀之,不行吗?”

“闻某人喜欢直来直去,没有那么无耻!”闻堂主还他一声冷笑——我为你蓝翔做打手是无奈的,总不能再不要脸地偷袭。

“没错,”祁长老轻蔑地看他一眼,“你的光明磊落,也就仅次于贵派上一任的郭执掌。”

闻堂主闻言,脸登时就涨得通红。

按说他被蓝翔囚禁多时,应该不知道隆山最近发生的事,但是架不住蓝翔弟子看他不顺眼,一次又一次地在他面前,有意无意地说隆山新近发生的糗事。

可以佐证的是,郭执掌的师尊马真人,也确实是在近期内出现,并且上调真意宗的,这一点,连宝兰州的普通修者都知道。

在闻堂主心目中,郭执掌是个值得敬佩的人,也是为了救援隆山弟子而死,但是祁鸿识所指的光明磊落,肯定不是说郭执掌的好处。

他脸红脖子粗地愣了半天,才叹口气,“此人已经抱着拼一把就走的心思,手段也不少。”

祁鸿识见他服软,也懒得再计较,独孤老祖的准备,确实充分,能躲开闻堂主突如其来的一剑不说,还激发了中阶防御宝符,又用中阶攻击符还击,最后又是用土遁符遁走。

这一系列的手段,在他俩手下逃生,并不是特别的意外。

事实上,是两人的疏忽,导致了对方逃脱——他俩谁也没想到,孤独老祖居然真有那么果断,直接抛下一大家子人不要,悍然走脱,并且扬言报复。

一个人有心,两个人无意,就是这么简单的原因。

祁鸿识也不能再纠缠过往了,他沉声发话,“多说无益,我已重伤此人,你隆山有望气之术,应该追得到此人的气息,交给你了。”

“你蓝翔的望气之术,更胜一筹吧?”闻堂主冷冷发问,隆山有的,其实不是望气之术,而是剑气感应,正经气修在望气一方面,还要强上一筹。

“我还要保护本派弟子,以防那厮悄悄返回,”祁鸿识沉声回答。

祁长老在细节的注意上,还是没问题的,事实上,他防的并不仅是独孤老祖,他还担心自己离开之后,姓闻的可能浑水摸鱼,悄悄坏掉几个弟子。

“唉,”闻堂主叹口气,直接御剑而起,在空中一晃,去得远了。

而蓝翔派的弟子站在远处,眼睁睁地看着独孤老祖逃脱,竟然都有点傻眼了。

只有李晓柳若有所思地轻声嘀咕,“东上人说的,果然没错……在追击的过程中,直线追击,确实是容易出问题。”

她跟东上人学习了很久的实战经验,这次蓝翔正好要出去立威,她就主动要求跟着来,东上人也没阻拦,还建议她带上小白猪出来,好让它散散心。

看到祁长老追击独孤老祖的一幕,虽然她眼力浅薄,却也隐约地感觉到,祁长老若不是直线追击,被那宝符阻了一阻,很可能直接就拿下对方了。

就在她认真总结经验的时候,耳边传来一个细微的声音,“愣着干什么?跟我走。”

“啊?”李晓柳吓得哆嗦了一下,下意识一侧头,“谁叫我?”

目光所及之处,并没有人,她只能看到肩头的小白猪。

这奇怪了,她又睁大眼睛看看,还是没看到人,慢着……小白猪怎么是这种眼神?

她肩头的小猪,眼里释放出一丝不耐烦来,李晓柳愣了好一阵,又扭头看一下,才转头回来,低声发问,“纯良……是你在说话?”

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小白猪嘴巴微微地抖动两下,就是刚才那个细微的声音。

“啊……不是吧?”李晓柳下意识地一捂嘴巴,差点叫出声来。

“李师妹,什么事啊?”有个蓝翔弟子见她神色不对,一边打招呼,一边走了过来。

“没事没事,”李晓柳赶忙摆手,“我在考虑一个问题,多谢师兄关心。”

一边说,她一边就退到了一群弟子的边缘处,捂着嘴低声发问,“有没有搞错,你怎么会说话呢?”

“我这个……是东易名的第二元神,”小麒麟轻咳一声,“你就把我当成他好了。”

这家伙年纪虽然不大,忽悠人是很有一套的,不过严格地来说,他也不算忽悠,因为陈太忠有个小神识,就附在他身上。

“啊?”李晓柳忍不住惊叫一声,然后又低声发问,“那上次我们洗浴,你在旁边……”

“你懂不懂什么叫第二元神啊?”小麒麟不屑地哼一声。

在它眼里,女人的胴体,远没有它想像中的麒麟伴侣可爱,哪怕她们脱光了,它都没看的兴趣,“大部分时候,他是他,我是我……算了,这种高深的玩意儿,你也不懂。”

其实第二元神并不是它说的这样,不过,忽悠嘛,这就无所谓了。

“哦,原来是这样,我听说东上人练童子功的,”李晓柳先松一口气,可是下一刻,心里又没由来地有点空落落,怔一怔才问一句,“我跟你走,去哪儿?”

“去抓那个天仙,”小白猪抬起前蹄来,抹一下嘴巴,继续低声发话,“这个家伙,威胁很大……咝儿,对咱们蓝翔弟子威胁很大。”

这是陈太忠请它出手的筹码,在不得已的时候,它可以张嘴吃人,但是它不能胡乱吃人,也不能钓鱼执法——就是装死让别人来吃之类的手段。

为了监督它,陈太忠在它身上留下一个小神识,纯良并不喜欢这样,不过考虑到可能吃掉那个美味的闻姓天仙,它决定委屈一下自己。

然而,眼下一个活脱脱的作死天仙送到了嘴边,它没有不动心的道理,于是开口说话。

“你……这个第二元神,打得过他吗?”李晓柳有点不放心。

“第二元神,往往比第一元神厉害,”小麒麟很威严地轻咳一声,“就算祁鸿识那家伙,我一口就……一口气也吹翻他。”

“我……读书少,你不要骗我,”李晓柳怯生生地发话。

她读书绝对不少,但是跟东上人那种除了修炼,就泡在藏书阁里的主儿相比,还真不多。

“我骗你有灵石挣吗?”纯良冒充上瘾了,直接搬出了陈太忠爱说的话,“对了,这件事咱俩知道就行,第二元神的事,不许跟任何人说……唉,要不是为了蓝翔弟子着想,我也不会这么暴露自己的底牌。”

“噗,”正在千里之外坐着喝茶的陈太忠,直接一口茶水喷了出去,你小子忽悠人有瘾啊?

“那我就这么悄悄地走?”李晓柳轻声问一句。

“我都说了,第二元神不能让别人知道,”小麒麟很不高兴地发话——要是你有师兄妹跟着来,我还能不能愉快地进餐了?

“哦,”李晓柳微微点头,“往哪儿走?”

纯良这家伙虽然懒,但是身为神兽后裔,神奇之处还是很多的,就连隐身的陈太忠,他都能隔着二三十里闻得出来。

它抽动一下鼻子,前蹄很隐蔽地指一个方向,“往那里走。”

李晓柳扫视一下师兄弟们,发现有人在有意无意地关注自己——这很正常,她能被选拔进招待贵客侍女中,修为未必很强,但魅力绝对不差。

所以她假装到几棵树下打坐,趁人不备,直接猫着腰,缩地成寸地走了。

一路走出五六里地,纯良又指点她调整了一下方向,又赶了十几里,它不耐烦地发话,“我说,你不能一直缩地成寸吗?”

李晓柳脸一红,“我的灵气不是很多,还要留一点防身……这是东上人你再三强调的。”

“有我在,你考虑什么防身?”小麒麟淡淡地发话,“至于灵气不够,是我的第一元神疏忽了,回头帮你一下。”

“噗,”陈太忠再次喷出一口茶水——你不能这么做人情吧?

李晓柳闻言,也顾不得保留了,一路缩地成寸地前行,在“东上人第二元神”的催促下,还大把大把地往嘴里送回气丸。

“……你这回气丸品质太差,尽快吃掉算了,回头第一元神那里,给你拿好的。”

终于,在奔出四十余里之后,小白猪懒洋洋地喊一声,“好了,放慢速度。”

李晓柳放慢速度前行,走了没有半里路,小白猪冲着后方的某个方向,冷冷地看一眼。

下一刻,它调转头,冲着一处灌木,猛地喷出个火球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