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三十四章 失手

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人,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:有没有搞错,蓝翔敢跟隆山呲牙?

往大里说,气修的式微,是整个风黄界的共识,往小里说,这几百年间,隆山剑派一直强压着蓝翔派,一步一步地蚕食其地盘,有眼的人,都看得到。

尤其是最近隆山剑派高调宣布,本派上上一任执掌,在北域悟真之后,近期返回了隆山,并且得真意上宗看重,不日将赴上宗修行。

称派的门派之中出现真人,在太多的人眼中看来,这是天大的喜讯,而隆山派的行情,也因此水涨船高,简直可以说是盛况空前。

数不尽的地方势力,纷纷上隆山道喜,这种大喜事,谁敢怠慢?

然而,很少有人注意到,蓝翔根本就没有派人去道喜,白驼门下的其他派,虽然有人去贺喜了,但也都是走一下形式,随便意思一下罢了。

马执掌的遭遇,其实已经在白驼门小范围地传开了,真正知道内情的人,看隆山都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,谁会真材实料地来道喜?

万一马执掌认为这是在暗暗嘲讽,惹得新晋的真人不开心,那才叫冤枉。

在白驼门里,这种秘密只要能费点心,就能打听到个差不多,但是对于世俗的那些小势力而言,这种机密根本不是他们有资格知道的。

所以在很多人看来,蓝翔的高调,是件很莫名其妙的事情:迟不高调、早不高调,偏偏选择在隆山前任执掌悟真之际,将隆山驱逐出宝兰州。

这是作死的节奏吧?

要不说,信息的垄断,是一件很可怕的事,而那些既得利益者,对此运用自如。

投靠隆山的诸多势力登时茫然了,他们无所适从,又有不少人打听到消息,蓝翔对付罗家的时候,隆山剑派的战堂闻堂主,亲手斩杀了罗家老祖。

所以就有人猜,是不是罗家人因为某些大家不知道的原因,恶了战堂,导致战堂借刀杀人,而蓝翔出面,只是一个幌子?

一时间,众说纷纭,很多道听途说者和“纸面天机党”,都纷纷地发表自己的猜测,就是地球界那句话,知道的不说,不知道的乱说。

就在这一片纷乱中,很快地,蓝翔派就选定了第二个目标:西凤镇的独孤家。

独孤家是彻头彻尾靠隆山起家的,原本只有三个灵仙的小家族,靠着给隆山当冲锋陷阵的打手,现在家里有一个天仙,九个灵仙。

这个天仙是在寿数最后关头,用各种手段推上去的天仙——其时蓝翔和隆山激斗,隆山不好直接出面,卖了点药物和其他灵材,为独孤家强行制造个天仙做打手。

总而言之,这个天仙的战力不强——他更在意的是,能多活七百年,所以倾家荡产,把自己折腾成了天仙。

蓝翔弟子上门的时候,独孤家虽然也有点不以为然,但是罗家的先例在那里摆着,于是他们就跟蓝翔派商量:一下交两百年的供奉,我们实在无能为力,能不能分批次交清?

这是大实话,两百年的供奉,谁也不可能一次性交清。

但是同时,这也是拖延的手段,独孤家打算先交一部分,看看以后事态会怎么发展。

所谓家族,谁都不缺生存的智慧,罗家之所以显得那么二逼,纯粹是被隆山坑了。

而有了罗家的前车之鉴,独孤家就算有天仙,也不会那么强硬。

然而非常遗憾,蓝翔弟子并不答应独孤家的请求,他们毫不客气地表示,给你家三天时间,必须交清,否则的话,滚出宝兰州!

没错,就是“滚出宝兰州”,这五个字出自蓝翔弟子之后,入独孤家之耳。

三天时间,无论如何都不够独孤家调遣,想交灵石的话,临时凑不出这么多。

不想交灵石的话,看清湖城何家就知道,这点时间,绝对搬不走偌大家业,产业就算能卖掉,也要打极大的折扣,一块上灵的产业,能卖出十块中灵就不错了。

要说蓝翔收走这些产业之后,转手卖掉,价格也要远超出十块中灵,卖二三十块中灵是正常的,那些买家不该把价格压得这么低。

可是这么想的人,真的错了,买家也是冒着极大风险的——蓝翔不承认这笔交易的话,他们就是鸡飞蛋打。

就算蓝翔承认,他们也少不得要打点,而且还可能面临来自隆山的反扑。

总之,谁赚点钱都不容易,高利润必然伴随着高风险。

更现实的是:独孤家就算想把家业按十分之一的价格卖出去,还要考虑三天之内能不能成交,不能成交就是白瞎。

所以三天之后,独孤家的天仙出面,恳请闻堂主:能不能宽限两天?

这三天时间里,独孤家疯了一样地撒灵石,求助各路高人,也求隆山派鼎立来援——只要你们来支持,灵石好说!

正是因为他们不惜成本地撒灵石,所以得到了一个很隐秘的消息:隆山要全面放弃宝兰州了,你也别问为什么,凭你还不配知道!

独孤家仗着跟闻堂主打过一些交道,提出要求,恳请宽限两天。

而闻堂主的回答,就是面无表情地斩来一剑——凭你这药物堆上去的天仙,也配跟我说“卖你个面子”?

死吧!

然而这一次,他突如其来的一剑不灵了,独孤家的老祖身子一晃,直接远遁而去,嘴里高声大骂,“蓝翔的杂碎们听好了,某穷此一生,誓要搅得你上下不得安宁!”

“聒噪!”大长老祁鸿识厉喝一声,身子一晃,直接使出新近修成的缩地踏云身法,瞬间就追上了对方,抬手一拳狠狠打去。

大长老的手段不止这一点,不过他堂堂的五级天仙,对上一个家族的一级天仙,一拳也就够了——须知这是气修的一拳。

然而,独孤老祖身上白芒一闪,扛下了这一拳不说,速度再次加快。

“混蛋!”祁鸿识怒喝一声,再次使用缩地踏云不说,更是祭出一柄小锤,狠狠地砸向对方。

“嗵”地一声大响,独孤老祖向远处的地面跌落,还没落地,大口的鲜血已经喷了出来。

而大长老也身子一顿,身子猛地平移,一道青芒间不容缓地从他腰间擦过。

“居然敢玩阴招?”祁鸿识越发地恼了,他修习缩地踏云时间不长,更是第一次在战斗中运用,不成想对方居然放出了中阶宝符,害得他差点中招。

以他的阅历,马上就想到了中招的后果,脸色登时变得铁青。

正是因为想通了后果,他没有简单粗暴地继续跟上去,而是划了一个弧线——两个短程的缩地踏云,才来到此人落地之处。

然而,就在下落的时候,猛地看到,独孤老祖在地上一晃,身子登时消失。

“隐身术?”大长老眉头一皱,再次祭出小锤,冲着地面一指,“疾!”

那小锤在瞬间就变得十来丈大小,重重地击向地面,整个地面为之一抖,甚至靠近地面的空气,都被激荡得像水波一般漾开。

这一击的威力并没有多大,事实上,这是一个范围杀伤手段,以大长老五级天仙的修为,这么一击,在小锤的直接打击之下,仅仅能保证杀死高阶灵仙,至于初阶天仙就未必了。

但是这样的震动,足以让三里之内的游仙受了重伤。

他用在这里,也不指望能杀伤独孤老祖,他只是希望能通过地面和空气的震荡,逼得对方隐身术失效——大面积扰动灵气的波动,是破掉隐身术的不二法门。

然而这一锤击出之后,反倒是在地底不远处,传来了轻微的灵气抖动,祁鸿识终于脸色一变,“我去……土遁?”

合着对方用的不是隐身术,而是土遁术。

遁术是极难练成的,对修者的体质和功法要求极高,五行属性的遁术属于神通,可不是血遁这种大路货比得了的。

独孤家的老祖才一级天仙,修成土遁那是妄想,但是他若有土遁宝符的话,这就解释得通了。

但同样是保命的东西,土遁宝符比天仙级别的随身护符,罕见得多。

护符那玩意儿,只要修为到了就能做,无非是浪费点精血,但是属性遁符,不但对属性要了解透彻,还要有极为高深制符手段。

从原理上讲,遁术属于一种借助于媒介的瞬移,也涉及到空间规则,万一制符手段不精,属性遁符极可能出现意外。

比如说,陈太忠曾经想琢磨,在传送中途打断一下,是否能领悟空间规则,被老易直接否定,说你不知道会把自己弄到哪儿去,遁符炼制不精,也是这种后果。

倒不能说,遁符的珍稀程度,堪比传送阵,但是绝对是相当珍稀的。

所以祁鸿识的脸色十分难看:两大天仙出手,还是让一个最垃圾的一级天仙逃脱,尤其是,还是在蓝翔打算重塑威望的时候。

不说此人逃脱之后,可能给蓝翔弟子带来什么麻烦,只说人家跑得掉,就是赤裸裸的打脸了。

就在这时,闻堂主也御剑而至,他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不会吧,祁长老你竟然把人放跑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