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三十三章 血腥屠戮

两名蓝翔弟子闻听此人如此说话,交换个眼神,二话不说,齐齐发动缩地成寸身法,掣出刀剑,直接将这名灵仙斩做了七八截。

“你们……”看门的游仙吓得差点尿了裤子,“你们怎么能……能……”

“犯蓝翔上威者,虽远必诛,”两名弟子齐齐发话,这个口号是东上人随口说出来的,但是本派弟子觉得霸气异常,直接拿来用了。

两名弟子在这里等着再有人出来,远处观战的祁鸿识摇摇头,侧头看一眼身边闻堂主,轻蔑地哼一声,“你们隆山派做事,真不地道。”

闻堂主闻言,脸涨得通红,却是不敢说一个字。

在临行之前,他赌咒发誓自己不会作怪,南忘留才去找东上人求情,免了往他脖子上挂牌子——那牌子一旦挂上去,他不想自杀都不行,没法活了。

现在他当然不能顶撞,省得祁鸿识认为,他是在作怪。

不过凭良心说,隆山这次做事,也真的有点不合适,在场的人一看就可以知道:隆山根本没有通知这些家族,说地盘换主人了。

话说隆山身为宗派,出于傲慢心理的话,很多事情自己拿主意就行,可以不通知下面的势力,全派撤出宝兰州这种事,也没有多光彩。

但是这样的逻辑,不是普遍适用的,而祁长老制定策略的时候,最先瞄准的,就是那些跟隆山走得“特别近”的势力。

罗家就是这样一个家族,蓝翔派还没丢掉地盘之前,他们就看出了气修的颓势,积极主动地投靠隆山,而且在后来两派的冲突中,罗家也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。

因为罗家配合隆山做局设计,蓝翔最少有一名弟子死亡,还有一名登仙苗子修为受损。

这种家族,相当于是把重注都压到了隆山派身上,而隆山在将势力撤出宝兰州之前,竟然不提前通知罗家一声。

这么做,真的是有点不地道。

事实上,闻堂主心里清楚,隆山极可能是有意不通知罗家,报的目的就是,为蓝翔接手地盘人为制造障碍。

当然,世俗家族就是要被宗派和官府利用的,但是这样的利用法,让深知内情的祁长老不耻。

闻堂主脸上也没光,因为屁股的原因,他倒没觉得本派这么做有什么不妥,但是令他感到紧张的是:本派什么时候堕落到这种程度了,需要靠牺牲这些蝼蚁,来给蓝翔制造麻烦?

这岂不是说,隆山派主动把自己摆到了弱者的位置?

事实上,祁长老和闻堂主都不知道,隆山的太上长老,提出过更阴损的建议:咱们让出的地盘,都给了马氏一族好了。

到时候,蓝翔就直接对上了新晋的上宗马真人,咱们坐等看戏就行了。

不过这个建议,被惶恐不安的隆山执掌常叔欣否决了:咱们这么做,看起来是讨好马真人,但是老执掌对东易名也不无忌惮,他若是认为,咱们是在挑拨两家火拼的话——何解?

常执掌因为自家师尊的缘故,真的不敢让马真人再找一点毛病了。

所以这个阴毒的点子,不得不半路而止。

观战的人在聊天,而罗家很快就涌出了四名灵仙,将两个蓝翔弟子围住,一定要他俩给个说法:在我家门口杀我家灵仙,这算怎么回事,你宗派弟子也不能不讲道理吧?

“要造反吗?”蓝翔弟子知道大援就在左近,有恃无恐地冷笑,“我们来收这一百年的宗派供奉,看来你家不服气……那就交两百年的供奉好了。”

“我们按时给隆山交供奉的,”罗家人的底气也足,不过,看到这“凋敝”的蓝翔弟子很有点张扬,也就不把话说绝,“你们想要供奉,去隆山讨。”

“这是我派辖区,你是要冒犯我蓝翔上威了?”蓝翔弟子咄咄逼人。

“留下这两位吧,”这时,门里又出来一名高阶灵仙,罗家唯一的高阶灵仙,他淡淡地发话,“让隆山上派来处理……咱罗家人,也不是随便被人杀的。”

此人也没搞清楚状况,或者说,就算有所猜测,他想的也是蓝翔这次无故找碴,我罗家又能充当隆山的马前卒了——这种削弱蓝翔的机会,最近是越来越难得了。

要不祁鸿识说隆山做事不地道,就体现在这里了,罗家人因为不明真相,在这件事情中,表现得跟蠢猪无异,纯粹是自找灭族——他们居然要扣下两名蓝翔弟子。

亏得他们还以为,隆山会来援助,可以借机削弱蓝翔。

就在双方即将大打出手的时候,远处凌空飞来两人,大长老祁鸿识背着双手,眯着眼睛冷冷发问,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“大长老?”罗家的高阶灵仙识得他,登时吓得魂飞魄散,才要对蓝翔低阶灵仙动手,居然惹来了中阶的天仙?

这时候,就算再愚昧的人,也知道事情不妙了,他双腿一弯,直接跪倒在地,“大长老你听我说,这是个误会……误会啊。”

“大长老,罗家要扣下我俩,”蓝翔弟子马上告状,虽然他俩刚学了缩地成寸,但是两个对五个,其中还有一个高阶灵仙——大长老不在,他俩只能没命逃奔了,没准都逃不了。

“犯我蓝翔上威者,必诛,无远弗届!”大长老冷冷地发话。

他不想重复东易名的话,但是又觉得这话很提气,就略加改动一下。

“你!”罗家的高阶灵仙做梦也没想到,蓝翔来人根本不讲道理,直接裁定“必诛”。

凭你蓝翔,也敢诛我罗氏一族?不怕隆山派找你麻烦吗?

还是说,你蓝翔这几百年没吃够亏,想继续吃亏?

然后,他就看到了空中的另一名上人,登时喜出望外,“闻上人,蓝翔找我们来要近两百年的供奉,您要给我们做主啊。”

闻堂主淡淡地看他一眼,嘴角扯动一下,也不说话。

“小闻你还看什么?动手啊,”祁鸿识冷冷一哼,“你这是打算作怪了?”

闻堂主听到这话,浑身就是一抖,再不动手,脖子上就要挂牌子了!

所以他二话不说,一抬手,一道飞剑就斩了过去。

而那罗家的高阶灵仙,也当真了得,因为他心里非常疑惑,不知道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,所以有所戒备,他身子一闪,竟然躲过了来自天仙的必杀一剑。

不过,所谓的躲过,也仅仅是没有命丧当场而已,他被拦腰斩做了两断。

他跌落在地上,兀自双手一撑,支起上半个身子,愕然地发问,“闻上人,我罗家的供奉,真的都给了隆山,你这是何意?”

闻堂主面无表情地一抬手,飞剑再次划过,直接将此人的头颅斩下——他不是不想回答,而是……他能说什么呢?

既然无话可说,不如直接动手。

下一刻,远方的蓝翔弟子也纷纷地赶了过来,直接大开杀戒,他们这么做,有足够的理法支持——敢对宗派弟子不敬,族诛!

当然,这个族诛不是硬指标,只是宗派维持威严的手段,跟私习战阵的性质是不一样的,可以商榷,更可以通过有地位的人说合。

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没有人为罗家站出来说话,罗家残存的子弟,退入了护庄大阵,祁鸿识背着双手,看闻堂主一眼,“破开大阵!”

闻堂主闻言,胸口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,但是他还不能不听从祁长老的话,于是凌空一剑,初阶天仙剑修的一剑,足够斩开这种级别的护庄大阵。

接下来的事情,也不用说了,罗家高阶游仙以上的修者,全部诛杀,其中还有一户,七十多人,被蓝翔某个弟子全部诛绝——此人的祖父,就是被罗家设计而身陨的蓝翔弟子。

罗家剩余的老弱妇孺,被如狼似虎的蓝翔弟子囚禁在一起,两天之后,所有罗家人被集中在一起,被一个小家族强行递解出境——这小家族是从城里任务大厅接的任务。

罗家的藏宝库和藏书,也被蓝翔弟子尽数起获,同时蓝翔派又挂出任务,发卖罗家的矿产、地产和商铺。

一个传承数百年的家族,眨眼之间烟消云散,而蓝翔做这些,根本就是直截了当,旁若无人一般,也没有人敢说个不字。

这就是风黄界的秩序,散修杀人是死罪,但宗门有足够的理由的话,可以堂而皇之地灭族。

蓝翔弟子——包括隆山闻堂主,都没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妥。

成王败寇,是在任何世界都通行的法则,蓝翔一旦被灭派,下场不会比罗家好多少。

不过蓝翔这次做得,也是有点高调,灭族之后,竟然在任务大厅发布任务。

当然,将罗家剩余老小押解出境这种小事,蓝翔弟子肯定不屑亲力亲为,委托他人来做,是很正常的,可如此大张旗鼓,实在是比较罕见——宗派一般都是远离世俗,高高在上的。

其实这是蓝翔强势回归的信号,不少势力已经看出蹊跷了,于是马上打听:宝兰州最近,是要变天了吗?

一般的势力,想要打听这些宗派的消息,也是很不容易的,但是这么多势力里,总有信息灵通之辈,于是没用多久,一个消息就疯狂地传开了——隆山被蓝翔勒令退出宝兰州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