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三十一章 寸步不让

南忘留有无数的理由,可以猜测东易名就是陈太忠。

但是有一点疑惑,是她死活绕不过去的——这两人的长相,差异实在太大。

她已经托人,弄到了陈太忠的相貌图,但是散修之怒的相关气息,那不是一般人能弄到的——相貌的话,围观者就能提供,气息可是得专人采集才行。

她也怀疑过,东易名是否易容了,但是普通的易容,总是能从细微处察觉到一点的,可对方那张脸,自然到不能再自然,根本就是天生的。

她没有想过,对方可能是用伪神通来易容,这种情况,实在是太罕见了,堂堂的神通,竟然用来易容,这也太夸张了吧?

但是,当隆山派传来消息,当天去隆山找麻烦的,号称是燕上人的族祖,相貌也极其相像,尤其关键的是,燕上人也断定,此人就是东易名的时候,她终于找到了答案!

陈太忠定然是掌握了一门非常神奇的改容易貌的手段。

想到真相就这么被挖掘了出来,她全身的血液,几乎都沸腾了。

当然,南忘留身为一派执掌,思考问题是很全面的,然后她就马上考虑:我若是陈太忠,该对蓝翔有什么样的态度?

这一换位思考,很多以前不理解的事,就豁然开朗了。

所以,她一定要亲自出了山门,主动说清楚——我是出山门来跟你说的,何去何从,你可以自己选择。

我没有半点要挟和羁縻之意,只是希望你体谅气修的不易。

“哦,原来是这样,”陈太忠听完之后,也只能苦笑了,当时他只想占燕上人一个便宜而已,顺便再打听点消息,不成想就这个改容易貌神通,就让他这么暴露了。

不过,既然暴露了,那就暴露了,陈某人的神经,一向大条得很,“你现在知道我是陈太忠了,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南忘留愣了好一阵,才冷冷一笑,从牙缝里挤出六个字来,“重现气修辉煌!”

“哎呀,我这人其实不太喜欢责任,”陈太忠苦恼地挠一挠头。

其实他不是不喜欢责任,他只是把责任和承诺,看得太重,不愿意轻许。

为刀疤践诺,一怒而灭掉一个宗门的事情,那就不说了,只看他对小于的态度,就可以理解一二,若是没有庾无颜,他会认这个小游仙吗?为了于海河,他又前后辛苦了多长时间?

不过,蓝翔的事,又跟小于不同,小于那是庾无颜的面子而已,但是蓝翔是气修最后一个宗派,而陈太忠是气修!

所以他有点苦恼,“其实我已经对蓝翔另眼相加了,你有没有感觉到?”

啧,南忘留很遗憾地咂巴一下嘴巴,想一想之后,一拱手,试探着发话,“蓝翔愿尊阁下为……太上客卿,这样可好?”

“太上客卿,那也是客卿啊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我不会不管你们的,但是我真的讨厌责任,尤其是……我其实是宗门公敌。”

“蓝翔优秀的苗子很多,很多弟子,不过是缺指点,”南忘留笑着回答,“尊你为太上,派内之事,你可一言决之,即为客卿,不上宗派名单,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位置了。”

“终究还是不能给我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,”陈太忠摇摇头,略带一点遗憾地发话。

“位面大战在即,陈上人你如此战力,特赦是早晚的,无须在意,”南执掌笑着回答。

“真能特赦?”陈太忠眼睛一亮,他虽然嘴上说,不在意被通缉,但如果能在阳光下行走,谁又愿意提心吊胆地躲躲藏藏?

他更不想去投奔兽族,做什么人奸。

“能在位面大战里,捞够功勋就行,”南忘留轻笑一声,很不以为然的样子,“以陈上人覆灭巧器门的能力,捞功勋不难。”

“这位面大战,未必打得起来,”陈太忠意兴索然地回答。

“上宗已经开始在开辟位面通道了,”南忘留不愧是一派的执掌,消息是相当灵通的,“幽冥界不想打,也要打……不能指望他们不想打,进攻,才是最好的防御。”

“这个……回头再说吧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还是放弃了琢磨此事,“我现在能做点什么?”

“传授你的修炼心得啊,”南执掌理所当然地发话,眼中是一团炽热,“蓝翔派的任何资源,你都可以动用,同时,你要帮弟子们提升修为,别的不说,保命绝招你可以多传授一些……那么多宗派都杀不死你。”

你这话是怎么说的?陈太忠不满意地翻个白眼,不过怎么说呢?以前他碍于身份不明,很多东西不好直接指点,现在既然说开了,那么有些经验,也可以传授了。

但是有一点,他还是要强调一下。

他正色表示,“太上客卿什么的,还是免了,你也不用泄露我的身份,同为气修一脉,能帮你多少,我就帮多少,但是我不会有任何的承诺。”

“啧,”南忘留遗憾地扬一下眉毛,对方这若即若离的态度,令她有点遗憾。

不过怎么说呢?陈太忠固然是气修的骄傲,但同时,也确确实实是宗门公敌。

此人身份敏感,因果也不小,南执掌嘴上说,对他得到赦免有信心,心里也确实是这么想的,但是很多事情的发展,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。

想到其间的不确定性,南忘留觉得,眼下这种合作方式,倒也有便利的一面,于是不再纠结,“那现在跟我回派里吧?”

“不用提防隆山了吗?”陈太忠问道,“那个隆山太上说了点什么?”

“我寻你来,也正是为此事,”南忘留将隆山太上长老的话重复一遍,然后总结道,“……他们这是服软了,再有问题,应该是发生在收回地盘的过程中。”

“我觉得还是谨慎点好,”陈太忠一摊双手,“散修当惯,习惯警惕了。”

既然已经暴露了身份,他就不介意明说,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。

“那你更是本派要保护的重点,”南执掌正色回答,“有你在,蓝翔才能保持强大的威慑,至于你所担心的,无非是可能被外人堵在派里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她傲然地一笑,“蓝翔……本派从上古传承至今,底蕴多少还是有一点。”

陈太忠也是个干脆的人,他想一想,觉得她说得确实有道理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其实我也不喜欢在外面,灵气太单薄,没办法修炼。”

他已经中阶天仙巅峰,这样的修为,所需要的修炼资源是海量的,除了在灵地修炼,基本上没有再提高的可能了。

商量妥当之后,两人一边说,一边走向山门,南执掌再次发问:对隆山的要求,咱们该怎么处理?

人家已经表示,你想要就自己去拿,蓝翔肯定是要动手的,别人给都不敢要的话,那就太灭自家威风了,不过该怎么拿,这该有个实施方案。

“你是怎么想的?”陈太忠反问一句,“不会让我再出手吧?”

要是再让他出手的话,他这个保姆当得也未免太辛苦了。

“这次让祁长老负责,我说了,你是蓝翔的终极战力,主要起威慑作用,”南执掌笑着回答,然后眉头微微一皱,“我是在想,是马上收回,还是过一段时间,来一次出其不意的强袭……就是你的话,蓝翔什么时候收回,蓝翔自己说了算。”

“当然是越快收回越好,”陈太忠这次,却不是持上次的观点了,“这可是关系到名分大义,该争的时候,一定要坚决地争,说收回就要马上收回……何家和隆山,能比吗?”

当然不能比,一个是小家族,一个却是跟蓝翔差不多的称派宗门。

他认为,对上强者就该寸步不让,至于那小家族,随便就可以捏着玩的,何必计较很多?

关键是隆山占据了蓝翔很大一块地盘,已经造成了既成事实,现在对方放弃,蓝翔正是该强势进入的时候,名分在手,狠狠地打击一下某些不开眼的。

“我也是这么考虑的,但是……”南执掌愁眉紧皱,“隆山让出这些,肯定是不情不愿,没准还要暗中设伏,如此一来,祁长老和弟子们,就要冒相当大的风险。”

她虽然是八面玲珑之辈,但是也有女性常见的优柔寡断,强势谁都会,可是蓝翔只有两个天仙,二伤其一的话,对派里的打击就太大了,她不得不考虑这个因素。

“那有什么?把姓闻的派出去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就让他隆山的战堂堂主打前站,收他隆山的地盘,我倒看他敢不去!”

这个主意,真的是太恶心人了,不过他并不在意——我已经下了奴印,你要是不听话,就别怪我收拾你!

南执掌听得都是一愣,好半天之后,才苦笑着摇摇头,“你这种行为,太遭人恨了,隆山估计咽不下这口气。”

“隆山抢蓝翔地盘的时候,考虑到你们能不能咽下气了吗?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福祸无门,惟人自召……他们这是自找的。”

“啧,”南执掌咂巴一下嘴巴,然后又长叹一声,“蓝翔……缺的就是陈上人你这种精气神,忘留受教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