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三十章 又露馅

南忘留忍得很辛苦,但是太上长老并不打算领情,他又提出:那你就赶紧通知东易名吧,还有,我派中有不少弟子中毒了,让他把解药拿出来。

我对此并不知情,南执掌忍无可忍,给出了一句硬话。

你把话带到就行了,让他提条件,太上长老撂下一句话,转身走人了。

要说起来,他对蚕食蓝翔的地盘,兴趣并不大,他终究是出身于白驼门,觉得自家的两个下派打来打去,实在没什么意思。

然而,他要在隆山终老了,有了立场,就不能不管此事,而且他好歹也是堂堂的一个上人,就算不为隆山的利益,他还要考虑自家的面子。

在蓝翔跟隆山打嘴皮子官司的时候,陈太忠和纯良就在蓝翔外围游荡,一边四处查看,有没有人暗中埋伏蓝翔,一边游山玩水放松一阵。

对陈太忠来说,这是难得的一段休闲时光,而纯良更开心,它每天都能吃到为数不少的灵兽。

短短十来天,陈太忠从灵兽谷弄回来的灵兽,差不多就去了一成,小麒麟实在是太能吃了,每天十几只地吃。

不过他并不在意,看到纯良心满意足抱着灵兽大嚼,他居然有点暗暗的羡慕:神兽的生活,真的是单纯。

陈太忠虽然游离在山门外,但是跟蓝翔还是保持着接触。

因为有他在门外巡弋,蓝翔弟子出入还是有保障的,也不怕隆山做手脚,所以那些弟子们,时不时地就能碰上他。

东上人单枪匹马赴隆山,将隆山剑派搅得一团糟的消息,也从陶堂主和何家十四郎嘴里说出来了,而且对这个越传越烈的消息,门中并没有辟谣,反倒有暗暗纵容的意思。

再加上隆山派三天两头地来人,大家就都能断定,这消息有相当的可信度。

于是,东上人就成了大多数弟子心目中的偶像,一旦在山门外撞到,大家起码要很亲热地打个招呼,更有人很巴结地跑前跑后。

所以对陈太忠来说,这日子真的很惬意,想他自打飞升之后,什么时候被这么多人巴结过?大部分时候,他不但要露宿野外,还要担心被不开眼的家伙纠缠。

在这里,就不存在这些问题,蓝翔派的地盘上,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很多时候,甚至不需要他动手,只要表现出一点意思,就有人帮着张罗。

哪怕是在无锋门,他过得也没这般惬意,在无锋门,他倒是赤磷岛主,但也只是关起门来称王,开了个赌场,也有人奉承,可是奉承的目的,非常地明显。

更有很多门中弟子,根本不跟他接触,表现的敬而远之,心理上就跟他有隔阂,可以说是熟悉的陌生人。

哪里像现在的蓝翔弟子,一见到他,是发自内心的欣喜?

陈太忠不喜欢太热闹,但他还是很享受这种热情,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对派里的动态,了解得也不少。

隆山大长老和太上长老前来,也没有瞒过他的眼,但是人家是光明正大来的,不是偷偷摸摸,他也不好贸然地下杀手。

在自家门口公然欺负外面来的人,他还做不出这种丢人事,陈某人一向不喜欢门前横,他要是玩横,喜欢到对方家门口去玩。

隆山太上长老离开之后,过了一天,陈太忠看到两个蓝翔弟子张头张脑地走来,他躺在树上打个招呼,“喂,你俩知道不知道……隆山的太上为啥来?”

“见过东上人,”两个弟子忙不迭冲他弯弯腰,很恭敬地回答,“这个我们不知道,不过……我们可以召人来回答。”

“那你俩召人吧,”陈太忠一抬手,随手扔过去两张中阶灵符,“不让你俩白忙。”

对他来说,中阶灵符已经是没任何作用了,对于海河倒是有用,但是小于身上不但有他做的护符,还有天仙奴仆,更有庾无颜留下的不少东西,是无锋门出名的土豪。

所以他手边的灵符,一般就很随意地赏赐蓝翔弟子了。

“多谢东上人,”两名弟子大喜,一抬手,就放出一支焰火去。

不多时,一道人影凌空而至,不是别人,正是蓝翔的执掌南忘留。

她还没落地,就冲着两个弟子淡淡地吩咐一句,“好了,你俩可以离开了。”

两个弟子鞠个躬,默默地离开,陈太忠看得有点奇怪,他一翻身,改仰躺为坐,就坐在大树杈上,居高临下地发话,“怎么,是你有事找我?”

“有点小事,要找东上人你商量一下,”南忘留笑着回答,“你不能下来说话?”

“总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,”陈太忠狐疑地看她一眼,身子不见作势,就平平落下,“什么事,需要你跑出派来,跟我商量?”

南忘留上下打量他好一阵,眼神非常地怪异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这是你的真面目吗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一怔,“你这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据说你曾经冒充血灵派姓燕的族祖,”南忘留捂嘴轻笑,刀削斧凿的面孔上,竟然是风情无限,“好像还挺像的。”

“呃,一般吧,”陈太忠跟陶堂主说自己隆山之行的时候,并没有说自己曾经改容易貌,他不认为这有什么值得强调的。

“那你现在的容貌,也可能是假的了?”南忘留再次发问。

“这个……相逢何必曾相识,”陈太忠无所谓地笑一笑,“我对蓝翔承诺的东西,都会做到的,你尽管放心好了。”

“那么,我该叫你东上人呢,还是陈上人,”南忘留大大的眼睛盯着他,一眨不眨,嘴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,“散修之怒……陈太忠上人?”

“吔?”陈太忠讶然地一抬眉毛,愣了一愣才回答,“你这思维能力……啧,让我怎么说你才好?”

“我生怕陈上人误解,所以主动出来,跟你谈一谈,”南执掌笑眯眯地发话,“阁下要觉得不妥,可以随时抽身离去。”

“我这个……”陈太忠还是不知道,自己哪里露馅了,想一想之后,叹口气,“你一定要赶我走的话,那我没办法不走了。”

“那就可惜了啊,蓝翔弟子,不知道有多少以陈上人为偶像的,”南忘留死死地盯着他,然后轻叹一声,“你真的要伤大家的心?让最后一个气修门派,陷入绝望?”

“陈太忠可是宗门公敌,”陈太忠很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你确定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
“那又如何?”南忘留冷冷一笑,“气修……差不多也是宗门公敌了。”

“那么……好吧,”陈太忠扬一扬眉毛,“你先告诉我,我是哪里露馅了呢?”

“你终于肯承认了,”南忘留尖叫一声,猛地就向他扑了过来。

陈太忠嘴巴一动,就打算给她一记束气成雷,不过看到她脸上洋溢着的欣喜,而且他感觉不到任何杀气,只能站在那里不动,同时暗暗准备祭出体内的圆环。

然而,他这个防备,实在是多此一举,南忘留一头就扎进了他的怀里,放声大哭了起来,“呜呜,你可算来了,你总算承认了……你知道我们一直都在等你吗?”

这个那啥……陈太忠有心推开她,但是他凭着直觉,能感觉到,她欣喜到似乎全身的灵气都在翻滚着,每个细胞都在跳跃着,那是发自内心的开心。

所以他忍了一忍,才轻轻推开她,“南执掌,有话好好说。”

“她不是处女了,”就在此刻,一个尖细的声音,在他耳边轻轻响起,“别抱她,脏……还是抱易姐吧。”

泥煤!陈太忠一回头,狠狠地瞪树上的小白猪一眼,束气凝声,暗暗地还它一句,“你再打扰我说正经事,十天之内,没有灵兽给你吃。”

纯良登时闭嘴,它对撮合老易和陈太忠,有异乎寻常的兴趣——它也答应了她,做为起名的代价,它一定要做到此事。

但是跟“没有灵兽可吃”相比,它宁愿晚一点再践诺——吃光了灵兽再说也不迟。

南忘留抬起手来,一边擦眼泪,一边笑着回答,“这有什么难判断的?整个风黄界,都找不出几个上古气修,有名的一个都没有……除了从地球界飞升上来的陈太忠。”

她脸上在笑,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外流,那是欣喜的笑容,而做为最后一个气修门派的执掌,她身上积蓄的压力,实在是太多了,也太久了。

好半天之后,她才取出一块锦帕,擦一擦眼角和脸颊,“抱歉,失态了,实在没办法不失态……我一直都在怀疑,你就是陈太忠。”

南执掌看起来是个花瓶角色,其实相当八面玲珑,绝对算得上称职的执掌,她一直也在猜测东易名的身份——这么强悍的上古气修,我为什么以前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过?

随着对东上人的了解越多,她就越怀疑,这个人有可能是陈太忠。

姓东无非是取“陈”字的一半,“易名”则更好理解了,隐姓埋名而已,而东上人对上古气修的修炼造诣不浅,却又缺乏很多相关常识——末法位面飞升上来的,不就该是这样吗?

至于传说中陈太忠并不擅长束气成雷,这实在太正常了,陈太忠在失踪之前,也不过是灵仙修为,怎么可能练成这个神通?

正经是小刀君都成为了东上人的刀道之友,这更是明证——传说中陈太忠的刀法,是相当厉害的,据说还是捡漏得来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