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二十九章 收复失地

南忘留这执掌,真不是白当的,一语道破真谛。

马执掌就算没去上宗,去了上门,也不能偏帮得太厉害——须知你是上门的人,扶持一派打压一派,你这存的是什么念头?

又过两日,白驼上门有通告传来,隆山上上一任执掌从北域归来,晋阶玉仙二级,晋真意上宗,大家快来道贺。

南忘留驾灵舟出行,三日后返回,又过两日,隆山派前来拜会。

这次隆山带队的,是二级天仙的大长老,他一来,就点名道姓地指出,要见“无锋门来的东易名上人”。

南执掌断然拒绝这个要求,东上人仅仅是我派中的客人,他去了哪里,我们怎么知道?

大长老就退而求其次,说南执掌你也别说那么多废话,东易名毁我隆山藏书,将藏书掠夺一空,又毁我灵兽谷,这事儿不可能算了。

他毁你藏书阁和灵兽谷,关我蓝翔什么事?南忘留很不屑地表示,正经我是很好奇,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事,让东上人如此大发雷霆,你倒是说说啊。

大长老能说什么?两派之间的暗斗,双方心里都明镜一般,但是不能拿到明面上说话,这种事做得说不得。

尤其是经过这些日子的调查,他也了解到,东上人跟少门主方应物有交集不说,还跟无锋门的小刀君是刀道之友。

涉及到方掌门的事情,再小都是大事,想到自家居然无意中冒犯了这么个人物,隆山派上下也是一阵头疼,真的是追悔莫及。

所以大长老退而求其次,说事情已经发生了,也就不说那么多了,我们就是两个要求,一个是把我隆山藏书还回来,第二就是把二长老和闻堂主交出来,咱们的过节就算了结。

你想都不要想,南忘留断然拒绝,拿剑法来,换你家二长老,至于说闻堂主,那是东上人留下此人为奴的,你不要跟我说。

那东易名连我藏书阁都端走了,你跟我要剑法?大长老实在忍无可忍。

东上人到底做这件事了没有,我并不知情,你跟我说也没用,南执掌的态度是越来越强硬,再胡搅蛮缠的话……你是不是也不想走了?

此刻的她,跟往日笑语嫣然的样子,大不一样,甚至有一言不合就要翻脸的样子。

你别以为东易名会易容改貌,就可以否认,大长老也火了,直接撕下脸皮发话,认出他的不是我,是血灵派的燕上人。

你们尽管自说自话,南忘留毫不在意地回答,反正我就一个要求,拿剑法来换二长老,其他的,我什么都不闻不问。

“南执掌你莫要忘了,本派老执掌,已经成就真人,”大长老实在无奈,最终祭出了大杀器,“一定要让我们在马真人面前哭诉吗?”

“莫非马真人对隆山派的地洞,感情颇深?”南忘留不屑地反问一句。

对白驼门来说,马真人的遭遇不能乱传,一来损伤真人颜面,二来也败坏白驼的形象,所以一致对外的口径,就是马真人从北域悟真回来——就像此前传闻,他陨落在北域一样。

但是南忘留从陈太忠那里得知,马执掌是被压在藏书阁下的地洞中,而她去上门道喜的时候,有传言说,隆山上一任执掌的家族,最近被清洗。

这两者联系一下,她就算不能确定发生了什么,也猜得八九不离十。

“你从何得知隆山派的地洞?”大长老的脸刷地就拉了下来。

“你再跟我呲牙咧嘴试一试?”南忘留的脸也刷地拉了下来。

“你还说跟东易名没联系?”大长老苦笑一声,“别的我也不说了,问剑书阁的藏书,我隆山是必须取回,这一点没有商量,我们也承担不起断绝隆山传承的骂名。”

“那你去找东易名啊,找不到他,可以找方应物或者方掌门,实在不行,你去找楚惜刀也行,”南执掌一伸手,纤纤玉手一拍桌子,怒目圆睁。

“非来找我,是看我蓝翔好欺?你隆山传承断绝没有,关我什么事?我蓝翔承继得也很辛苦,你们又是如何对待的?你个老匹夫……欺人太甚!”

这就是随时准备翻脸了,但是大长老不敢翻脸,只能讪笑着回答,“南执掌,咱们有话可以好好说……你不能否认,东上人对蓝翔是爱护有加。”

“嗯?”南执掌眼睛微微一眯,那副表情就是——咱俩熟归熟,乱说话我一样告你诽谤。

“好吧,我们希望,蓝翔能帮着向东上人传递一下消息,”大长老只能退而求其次,他拱一拱手,“我们希望他能把藏书阁的书简还回,我们付出点代价亦可……拜托南执掌了。”

“呵呵,”南忘留轻笑一声,很不屑的笑声,“你让我传话,我就得传话……咱俩到底谁是中阶天仙,谁是一派的执掌?”

这就是资格论了,不过南忘留的修为和地位,确实就在那里摆着的,完胜对方。

“这个,咳咳,”大长老猛猛地咳嗽两声,才讪笑一声,“隆山自是不会亏待南执掌……您有什么要求,尽管提。”

“我当然不会客气,”南执掌冷笑一声,“这数百年间,你们蚕食蓝翔的地盘,蚕食得很爽是吧?想要我传话?可以……隆山派滚出宝兰州!”

“你!”大长老直接就睚眦欲裂了,你怎么敢提这样的要求?

宝兰州确实是蓝翔的传统地盘,不过那是数百年前的事了,现在蓝翔只是占据其一隅,剩下的地盘,则是被隆山和青木派挤占着。

可是这个现状,隆山也是费了不少心血,是拿人命垫出来的,他们不但要跟蓝翔斗,还要跟青木斗,其中艰辛不提也罢。

在隆山管辖的地盘上,有矿场商铺,还有投效家族,是隆山派数百年的心血,怎么可能说让就让出来?

“你隆山代我们收取供奉数百年,这地方我们是要收回的,”南忘留淡淡地发话,见他气急败坏,她反倒是不生气了,“现在隆山退出,我不跟你翻旧账……其实对你们来说,很划得来的,不要自误。”

“我若是不退出呢?”大长老气极而笑。

“那你就别退,”南执掌也不生气,“接下来东上人再做什么,不关我蓝翔的事儿,你也别再来烦我。”

话说到这个程度,大长老再待下去,真是毫无意义,于是他站起身告辞,“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,需要回去商量一下。”

“随便你了,”南忘留淡淡地回答,“只给你五天的时间,五天之后,隆山光退出宝兰都不够了,须得把这几百年代收的供奉还回来!”

几百年代收的供奉,这可不是个小数字,三年五年、十来八年好说,几百年就太吓人了,那样数额的灵石,会让整个隆山破产的。

这样比喻吧,在地球界城中村,有个叫蓝翔的人,有十来套房子,一套房子月租金三百,结果这房子被一个叫“隆山”的流氓强行霸占了。

现在,蓝翔找到撑腰的了,要收回房子,这对隆山来说,就是很大的损失了——除了房租不说,这尼玛都是我的固定资产了好不好?

十来套房子,好几百万呢,隆山这流氓,舍不得丢弃。

但是蓝翔说话了,不但要房子,咱还得算房租,一套房子一个月三百,十来套房子,一个月就是五千,一年就是六万。

你占了我几百年……这就是三千万,算上CPI增长啥的,便宜你了,八千万,赔来!

凭良心说,这八千万算得不多,但是隆山的收入……每年都补贴了自家人了,几百年平均下来,每年补贴得也不算多,基本上没啥感觉。

面对这种诉求,隆山该是啥表情?

大长老火了,“那蓝翔是选择并派之战了?”

“随便你,”南忘留淡淡地一笑,“我给了你五天的缓冲时间,不要说没给你机会。”

话谈到这样的程度,没法谈了,大长老就算想答应,以他的权力,也决定不下来,小半个州倒不算什么,但是被人强逼着吐出来,这是整个隆山的耻辱啊。

他必须得回去,跟常执掌和太上长老合计一下。

五天头上,隆山的太上长老来了,他没有太多的废话,拿出了剑法,同时说隆山从来就没有主动进入过宝兰州,你们护不住某些东西,人家求到我隆山派头上了,我们总不能不管。

现在你们想要,自己去拿。

这就纯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,几百年以来,两家为了地盘,低阶弟子们不知道动过多少次手,虽然伤亡不多,但事实在那里摆着。

反正不管怎么说,隆山意识到今不如昔,还是打算把地盘退回去,眼下如此措辞,不过是不想被人当做笑柄罢了。

而且他们也不是拱手相让,而是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:想拿回去,自己动手,我隆山是不负责交还的。

这就考验蓝翔现在的执行力了——我给你,你消化得下去吗?你就不怕我暗中使绊子?

隆山派的态度,令南忘留极其地不舒服,也就是太上长老出身上门——估计大长老也没脸来了,所以她多少给上门留一份情面:我蓝翔能不能拿回来,不需要你们操心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