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二十八章 严峻形势

白驼三真人,就是说没有再多的真人位置了。

不过马执掌不在乎,他缓缓地闭上眼睛,“那是掌门和上宗考虑的事情,关我什么事……好了,我要休息了,你们出去。”

反正他马某人活着出来了,又是二级玉仙,在风黄界都算得上号人物了,别人也不敢亏待他,想那么多做什么?

路上人跟他再惯熟,也只能站起身走人,上人和真人的差距,那实在太大了。

常叔欣之流,更是一个字都不敢说,执掌大人更是被抢了自家的修炼地,但是他敢说什么?

走出很远之后,大长老才轻叹一口气,“看来指望老执掌帮咱们找回场子,是没戏了。”

“先把郭家的事处理好再说吧,”常执掌铁青着脸发话,自家师尊做的那些事,让他压力都倍增,而且马真人下一步不是去上门,就是去上宗,他夹着尾巴做人的日子,还长着呢。

这时候,他哪里有兴趣说什么隆山的耻辱?

正经是认真考虑一下,先怎么把马真人哄得开心了……

陈太忠不知道身后发生的这些,他只知道,地洞里关的那个倒霉鬼,是隆山以前的执掌,至于恩怨,他都没有细听,就闯出了隆山的大阵。

想一想自己跟那厮的交手,他有点头皮发麻,虽然只是对碰了一下神识,也没吃太大的亏,但是那时……姓马的那货,好像状态奇差的样子。

就算是那样,被关押的那人都敢主动用神识出击,也就是说,那厮极可能已经突破了天仙的境界,成就真人了。

要不然,丫敢跟九级天仙那么说话吗?

想到隆山猛地多了一个真人,陈太忠的脑袋,嗡地一声就大了:这样的隆山派,恐怕真不是蓝翔能挡得住的。

可怜我气修门派,怎么就这么命运多舛呢?

他不止为气修悲伤,也为自己的命运而哀叹:哥们儿又得正面对上一个称门宗派了。

须知偷袭隆山,是他的个人行为,之前并没有跟蓝翔通气,那么偷袭的因果,就全落到了他身上,若是蓝翔因此而遭受任何损失,他不能视而不见。

可是……他要是再毁灭一个门派的话,怕是根本不能容于修者的社会了,只能考虑是去投奔老易,还是躲进翡翠谷种田。

而且他手里剩下的核弹,想再毁灭一个门派,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——他还想把这些核弹给小于一些,用到位面战场上。

当然,有针对性地毁灭一个玉仙,估计用不到多少核弹,但是就算那样,他的身份也很可能暴露。

而且蓝翔派做为仅剩的气修门派,既然卷进了此事,遭受的损失不会太小。

趁着夜色,他一边赶路,一边唉声叹气,不过他肩头的小白猪根本不理会这些,“陈太忠,走了这么久,咱们来点宵夜吧?”

“泥煤……一直是我在走好不好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别跟我说话,烦着呢。”

“有啥可烦的,不就是个玉仙吗?”纯良冷哼一声,它是放风的,自然知道他遭遇了什么,而且它也准确地判断出了马执掌的修为,“等过两年,我长成大妖了,帮你吃了他!”

“这两年就不好过嘛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等我高阶天仙了,也不怕这个吊毛,但是现在……蓝翔派有危险啊。”

“那个南忘留不是说了吗?蓝翔虽然弱,但是与敌偕亡的能力,还是有的,”小麒麟平时扮作宠物,还是听到了不少事情,他没心没肺地建议,“你也不用担心,他们应付个把玉仙啥的,估计没问题,惹得我火了……把我爸叫过来收拾他们。”

“你爸……那么好叫吗?”陈太忠这时候,也顾不得人兽大防了。

“这个……帮蓝翔报仇,还是没问题的,”小麒麟也不敢随便打包票,它连大妖都不是,自家爸妈可是神兽,“你要是能把宝草种好,这事就更好说了,你要相信我。”

“又是帮你种草,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“我不想让你帮蓝翔报仇,我只想他们没事!”

“我说……我饿了!”小麒麟气得拿前蹄不住地捣他的肩头,“我元气大伤着呢!”

“你个吃货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哼一声,不过经过它这番插科打诨,他的心情也好了不少。

于是他停下脚步,将须弥戒里的灵兽取出十来只,往地上一丢,“吃吧。”

“我擦,死的?”纯良走上前,翻腾一阵,不满意地发话了,“不但是死的,还都是些低阶灵兽……你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?百兽囊给我。”

“先吃死的,活的慢慢吃,”陈太忠不理它,“好东西不能一天吃完。”

“我就喜欢先吃最好的,”纯良坚决地反对,“然后再吃次好的……吃到最差的时候,没准那些灵兽已经臭了,就正好不用吃了。”

“可怜的,还是神兽后裔呢,连个储物袋都没有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有储物袋的话,灵兽肉不会放臭的。

“谁说我没有?”小麒麟眼睛一瞪,然后又一伸前蹄,捂住自己的嘴巴,好久才哼一声,“我的肚子就是最好的储物袋。”

“先吃差的,越吃越好,这叫乐观积极的人生态度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,“你先吃好的,越吃越差……这是悲观主义者,人生观不正确。”

“我们神兽,从来都是先吃好的,”纯良很不屑地反驳他,“那些差的,能不吃就不吃了……知道吗?这叫神兽范儿,你们这些低阶修者不懂。”

“不吃我就收起来了啊,”陈太忠不想跟它斗嘴皮子。

“那……那你让我看一眼百兽囊,”纯良终于退而求其次,它虽然不怕陈太忠,但是强抢百兽囊的话,估计也不好如愿,打架什么的,很累的,“我就看一眼,拿它们下饭总可以吧?”

陈太忠拗不过它,说不得把百兽囊给它看一眼。

结果纯良一看,登时口水就流了出来,喜得一蹦老高,“我擦,主动打猎,成绩就是不错,这么多高阶灵兽,还有灵禽……”

跳腾几下,它从百兽囊里捞出一只九级灵兽,嗖地就跑得不见了,嘴里叼着灵兽,还呜呜地笑着,煞是欢乐的样子。

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也懒得跟它一般计较。

不多时,化身大白猪的纯良心满意足地走了回来,也不多说,趴在地上,就吃起了那些低阶灵兽,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。

不管怎么说,对它而言,有吃的总比没吃的强。

五天之后,陈太忠来到了蓝翔的山门外,正好撞到了两名外出的蓝翔弟子,于是他走上前发问,“陶堂主回来没有?”

“没有啊,他们没有音信很久了,”两个弟子摇头。

“你们帮我汇报南执掌,让她放召集令,陶堂主就会回来了,”陈太忠丢出自己客卿的腰牌,“拿这个给她看。”

这俩弟子也知道东上人的神奇,忙不迭回去,不多时,蓝翔派里升起一团焰火,正是蓝翔的召集令。

陈太忠就在路边等着,看着一拨一拨的蓝翔弟子回山,等了约莫半天,终于看到了执法堂陶堂主和何家的那个弟子。

这俩拎着四个灵仙,身边还有几名蓝翔弟子守护,很显然是路上偶然遇到的,众弟子帮忙看护俘虏。

陈太忠从路边走出来,招一招手,“陶堂主过来,其他人,你们回派。”

陶堂主不疑有他,直接跟了过来,约莫半个小时之后,他又再次现身,箭一般地射向山门,直接穿过了守卫,“让开,我有要事禀报执掌……”

半个小时之后,南执掌听完了他的陈述,侧头看一下旁边的祁鸿识,“大长老怎么看?”

“这个东……东上人此举,是极好的,以血还血以牙还牙,”大长老皱着眉头,谨慎地发话,“但是,怎么引出了这么个人?马执掌我听说过,那可是人称马疯子,他又可能成就真人,哎呀,这事儿的麻烦,可就大了。”

“你也是这么看吗?”南忘留侧头看一眼陶堂主。

“咱们先从隆山死士那里了解消息吧,”陶堂主谨慎地回答,“这事太大了,暴露些人也无所谓。”

蓝翔派里,别人派来的奸细不少,蓝翔也不会特别规矩,同样向其他派里发展了奸细,而奸细的极致,就是死士了。

“东上人有没有说,他为什么不回来?”南执掌沉声发问。

“他希望能守在门口,扫掉一些蝼蚁,保证弟子们的安全,”陶堂主实话实说,“他还说,希望派里能正视此事,必要时要舍得豁出去……他不会后悔隆山之行,也会有他的担当。”

“都不敢回来了,说什么担当啊,”大长老不屑地哼一声。

“他不回来,蓝翔才会更安全,”南忘留冷冷地看他一眼,然后又转向陶堂主,微微一笑,“他有没有说,希望派里怎么做?”

“没有,”陶堂主想一想,最终还是摇摇头,“他只是说,地盘是打出来的,不是忍出来的。”

“明白了,这次我不会再忍,”南执掌皱着眉头想一想,然后笑着点点头,“其实这事儿,也没多严重……晋阶真人又怎么样?没准就去上宗了,还能对咱们指手画脚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