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二十七章 物是人非

试一试……怎么试?路肖杰从来就打不过马执掌,更别说对方现在已经二级玉仙了。

两人相识,是在白驼门中,那时的马师兄,是下派选送上来的杰出弟子,天仙六级的时候,因隆山情势危急又缺少天仙,他回门里做了执掌。

而那时的路长老不过是天仙二级,也正是因为他登仙了,才有资格叫一声马师兄。

一转眼,四百多年过去了,路长老九级天仙了,而传闻中已经陨落的马师兄,竟然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,还是以二级玉仙的身份。

不过,他也没有太大的怯意,“我就奇怪了,那地洞什么禁制,能禁得你出不来?”

“那个孽畜,”马执掌的嘴角抽动两下,良久才叹一声,“我被禁制的时候,已经悟真,这三百余年,我只晋阶了一级。”

对于洞口有什么禁制,他真的是不想说。

“那岂不是你接掌执掌百余年之后的事?”路长老登时骇然,“短短百余年间,你竟然就从六级天仙,晋阶真人?”

“那孽障,也想知道为什么,”马执掌闭着眼睛,轻喟了一声,话语中没有什么情绪,不过在座的众人,都听得到其中浓浓的怅然之意,“所以才在我悟真的那一刻,痛下杀手……”

原来他悟真的时候,是选了自己的弟子护法,然而就在他成就真人的一刻,弟子悍然出手,将他囚禁,然后向他逼问快速晋阶的缘由。

想起最开始的一百多年间,那逆徒时不时地来折磨自己,马执掌心里就极不是滋味,“这些年不见这逆徒,还道他死心了,不料竟然是死了……小郭子啊小郭子,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呢?”

看到他脸上泛起的狞笑,谁都不敢再多说,就连路长老都哑口无言,谁也不想去触怒一个随时可能暴走的真人。

“啪嗒”一声轻响,马执掌丢出两块失去光泽的灵晶,依旧闭着眼,却是扭头冲着大长老,“这些年,是你在负责问剑书阁?”

“马真人饶命,”大长老吓得扑通一声就跪下了,“此前一直是郭执掌……是那姓郭的负责问剑书阁,他死了我才接手的,我真不知道,您被困在下面,我当初入派,还是您接引的。”

“我的记性比你好,”马执掌轻哼一声,最看重的弟子都能背叛他,这些只有香火情的弟子,不会让他的心情变得更好。

所以他很直接地发话,“不管怎么说,一个怠慢祖师,你是跑不了的……现在先你告诉我,小郭子族里还有什么人?”

大长老何尝不知道,这是老执掌要自己表现?于是他马上竹筒倒豆子一般,将所知道的情况,汇报得一清二楚。

上一任执掌虽然只是出身一个小家族,可是做了一派的执掌,家族迅速地发展壮大了起来。

虽然他只挡了百余年的执掌,就意外身陨,但是现任的执掌常叔欣,是他的弟子,也很念师徒之情,所以郭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继续发展壮大着。

现在的郭家,计有灵仙七十余人,在宗派内修行的就有六十多人,其中还有三人在白驼门修行,一人在青云观——那也相当于一个称门的宗派。

而这还不是郭家所有的势力,还有不少家族,跟郭家有了联姻,其中有嫁入郭家的女灵仙,也有郭家嫁出去的女灵仙。

比如说现任执掌常叔欣,他的三正妻之一,以及一房小妾,就是来自郭家的两个女灵仙。

大长老为了将功赎罪,把这一切都说了出来。

马执掌哼一声,微微颔首,“哦,原来势力这么大了,真是令人惊讶……你说,该怎么处理呢?”

“郭家修者全部清出本派,灵仙之上收回修为,”大长老不敢怠慢,马上回答,这时候他也不怕常执掌在身边,欺师灭祖可是风黄界的不赦之罪。

打个比方说吧,家族私习战阵,是族诛的铁罪,但从理论上讲,犹有赦免的可能——把那些修习过战阵,和懂得战阵的修者杀掉或者充军,就可以了。

欺师灭祖,虽然未必族诛——家族大了,什么样的人都有,但却是不赦之罪,这个人必须死,被害者原谅他都不行,这涉及到了风黄界的体制基础,绝对不能动摇。

知道上一任执掌之罪,大长老的建议提得理直气壮,“还可以修书给青云观,点明郭氏族人之罪,请其逐出那名弟子。”

下派给其他上门修书,一般是程序不正确,但是遇到这种不赦之罪,却是可以的,而青云观一旦调查清楚,肯定会逐出这名弟子——甚至极有可能连调查都懒得做,直接逐出。

马执掌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这就是你的建议?”

“净身出派,”这时,太上长老发话了,他其实也认识马执掌,只不过两人交集不多,一开始没听出声音来,现在他就补充一句,“郭家家产,收回派中。”

这也是常见的处置方法,将整个家族逐出派去,分文不许带走,至于出去之后是死是活,那就看其造化了。

按照这样的处理方法执行下去,郭家烟消云散是必然的。

要灵仙没灵仙,要灵石没灵石,一大家子就算想聚在一起,胼手胝足重新来过,也要考虑自家头上,还顶着“欺师灭祖”四个字——谁愿意跟他们来往?

“你俩还真让我失望,”马执掌白他俩一眼,又看一眼常执掌,“你来说。”

常叔欣沉吟一下,眼角又抖动两下,“所有人等,全部废除修为……追回所学本派的功法,我愿意大义灭亲。”

所有人等,就包括了游仙,而追回功法,可不止是废除修为那么简单,功法是可以记在脑子里的,他的话也就是说,学过隆山派功法的,最起码也弄成白痴。

“啧,”马执掌咂巴一下嘴巴,缓缓地睁开了眼睛,“可惜啊,小郭子死了,要不然……给他家留点苗子,也是无所谓的。”

他都已经是真人了,哪里会在意小小的灵仙甚至游仙?想到自己不能亲手折磨逆徒,他的语气中,就是无尽的不甘和遗憾。

就在此刻,只听得嗵的一声闷响,从极远处传来,众人齐齐就是一愣,好半天之后,有弟子来叩门。

大长老站起身走出去,不多时又走了回来,低声发话,“东易名那厮,冲破大阵跑了。”

护山大阵能防外也能防内,但是不管怎么说,从来是防外的能力大于防内,涉及到宗门大战,只有说“御敌于宗门之外”的,没有说“放进来困死敌人”的。

自家地盘打烂了,还得重新建设,这个账谁都会算。

以陈太忠能强行攻进大阵的能力,破阵逃跑不算太难,更别说现在隆山的天仙,都聚集在执掌的大殿,两名外聘的天仙没有进殿,却也得在附近,等候真人差遣。

这种情况下,陈太忠轻松脱身。

说完之后,大长老小心地看一眼马执掌,“老执掌,此人毁咱隆山根基,该如何处置?”

隆山派上下,被此人折腾得火冒三丈,现在自家有真人了,当然要报仇雪恨。

“没他,我还出不来呢,”马执掌哼一声,狠狠瞪此人一眼,想一想之后,才又回答,“暂时顾不得此人,你们比他差太多,待我安顿好手边事,再带你们去寻他。”

“你带他们什么啊?”这时,路长老发话了,他皱着眉头,“马师兄,我也很讨厌那家伙,但是我现在不得不提示你一句,你已经是真人了,你要带隆山派做什么?”

“哦,真人了,”马执掌这才反应过来,然后微微笑一笑,又长叹一声,“悟真之后,就没见过其他人,还真反应不过来,不过我说路肖杰,你现在还有资格叫师兄吗?”

“今天之后,我再称你为真人好了,”路肖杰笑一笑,“现在呢,我这个做师弟的,提醒你两件事,一件是必须马上去门中报喜,第二……你的两个族侄,在门中处境不太好。”

“是吗?”马执掌听得狞笑一声,“正好,我的心情也很不好,谁在为难他们?”

马家是从隆山起家的,但是他的天资聪颖,登仙之后就进了上门,后来是重整隆山的时候被派回来的。

因为他很早就高阶天仙了,悟真有望,所以在白驼门的授意下,马家归附了上门,后来又有两个族侄登仙,那时节,马家一门三上人,在白驼门也算个小势力了。

现在他已经悟真,听到有人敢欺负马家人,这就绝对不能答应了。

“您两个族侄,最高者也才四级天仙,后继无人,”路肖杰淡淡地发话,“有人看上他们的灵地了,我还是站在马师兄您这边说话的,就凭这……我今天不能叫你一声师兄?”

马执掌失踪了三百多年,当时已经登仙的族侄,现在才四级天仙,从寿数上算,这就是没啥希望了,只有走下坡路的份儿,再加上后继无人……被人惦记不是正常的吗?

“行,那你使劲儿叫吧,”马执掌也是恩怨分明之辈,闻言点点头,“真是像你说的这样的话,算我欠你个情,今天已经晚了,我要休整一晚上,明天咱们返回白驼。”

“白驼现在可是三真人,”路上人听得就笑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