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二十五章 死缠烂打

常执掌的话有几分道理,但是白驼的路上人根本懒得理会。

在他看来,隆山今日有此两难,必然是因为蓝翔的缘故。

你们要算计蓝翔,就要有被人算计的心里准备。

对路上人来说,蓝翔和隆山,都是本门下派,虽然他更亲近隆山一点,但是这两派之间的争斗,他最少还是少介入为妙。

对于下派之间的争斗,上门一般也不怎么插手——损失的又不是本门的力量,除非打得太狠,严重影响到了门中的战力,才会出面调解。

也就是说,相较那个在隆山撒野的小贼,他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地洞,更感兴趣一点。

路上人坚持,常执掌就没有办法了,谁让人家是上门来人呢?

不多时,万仙灯点了起来,照得漫山遍野如白昼一般,那黑黢黢的洞口异常地清晰。

几个天仙站在不远处观察一下,路上人点点头,“这个大洞是外力击开的,定然是刚才那厮所为。”

“会不会那厮已经将东西取走了?”大长老的脑洞大开,不过他这么说,也是有目的的,“还是先将那贼子捉住的好。”

“大长老说得极是,”常执掌连忙点头。

路长老不管那么多,而是手一指地洞,沉着脸发问,“这里藏了什么东西?”

“不知道,”隆山派的三名天仙齐齐摇头。

“那就有意思了,你们三个都不知道,倒有外人知道?”路上人笑了起来,“我可以下去看看吗?”

“还是我下去吧,”大长老沉声回答,不管怎么说,这是在隆山内部的地洞,里面万一有什么东西,也是隆山的,白驼再是上门,也不能无故地抢夺下派的东西。

可若是让路上人下去,人家转一圈回来,说什么都没见到,隆山派该怎么办?难道还能检查对方的储物袋?

至于说这地洞会不会有什么凶险,大长老才不会在意,他在派里待了也有快五百年了,什么地方有危险,他一清二楚。

就算这地洞有禁制,他都不怕——天仙二级都扛不住的禁制,派里肯定会有相关记载。

“我跟你一起下去,”路长老淡淡地发话,用的不是商量的语气,而是命令的口吻。

大长老不能拒绝,而常执掌、太上长老也向洞口飘去,还有一个虬髯大汉,是常执掌请来的,见状也拔高些身子,好奇地张望。

只有血灵派的燕长老对此不感兴趣,他也是宗门中人,知道这种事最好别掺乎——很多事情,不知道比知道要好。

所以他孤零零地在那里站着,突然间,他猛地浑身一颤,想也不想直接甩出一个血色人偶,同时大喊一声,“敌袭!”

一道雪亮的刀光,在空中凭空幻化了出来,紧接着一道人影现身,这一刀凌厉无匹,直似要划破这天地一般。

燕上人登时就被斩做了两段,下一刻,另一个燕上人在百步之外现身,他睚眦欲裂地大喊,“混蛋,你能有点天仙的尊严吗?”

话是这么喊的,但是与此同时,他一抬手,就是三颗红色的圆球打了出去。

陈太忠一击没有得手,长笑一声远遁而去,“族孙,你玷污燕家血脉,该杀啊!”

他此番出手,并没有使用束气成雷——这玩意儿太费灵气,而现场的天仙有点多了,他一旦被缠住,隆山再调来剑阵的话……就不好了。

事实上,见识过对方的血遁,又知道此人是血灵派的长老,陈太忠心里明白,拿红尘天罗对付此人,是最有效的,生克上就有巨大的优势。

但是,正因为此人是血灵派的,陈太忠反倒不好拿出诛邪网,万一有什么异象,被其他天仙看到了,只要他不能诛绝目击者,他的麻烦就大了。

这可是上古十大杀器,现在风黄界的玄仙有十余名,人手一件都不够分的。

所以他就是一刀斩去,哪曾想那厮实在警觉,而且拿出的那个血色人偶,竟然可以化作替身,帮着挡下了这一刀,本尊却是以空间挪移的方式,落到了百步之外。

至于对方打过来的三个血色圆球,他本能地觉得,这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他对前些天的交手记忆犹新,姓燕的这家伙,不但奸诈而且无耻,大声出招的时候,经常没啥威力——上次那厮逃跑,就是先号称要用“万毒神通”,其实只是一颗霹雳子。

这次义正言辞指责的同时,不吭不哈打出来的东西,反倒是值得戒备。

既然可能不是好东西,陈太忠当然不会硬接,直接一个缩地踏云走人,不成想一步踏出,那三颗血色圆球一折向,又跟着追了过来。

“咦?”陈太忠不服气了,又是两个缩地踏云,钻进了一处密林,就待摸出红尘天罗——不信这东西对付不了你。

不成想,那燕长老着实狡猾,眼见对方连连瞬移,一抬手,又将三颗圆球招了回去,同时哀嚎一声,“小子,你敢逼得我用精血替身,咱俩的梁子,结得大了。”

这一声不是假的,他是真的心疼,血灵派本是魔修,虽然投靠了白驼门,走的依旧是血修的路子,只不过不敢拿修者修炼了,而是只拿灵兽修炼。

纵然他是八级天仙,凝练出这个替身也殊为不易,而且还要耗费自家的精血,一朝被毁,那是要多心疼有多心疼了。

须知血灵派跟蓝翔派也差不多,是被人看不起的门派——少门主愿意出借的两派藏书,除了蓝翔派,就是血灵派。

而他这个八级的天仙,就是派里的第一高手了,很多顶级的材料,他都不能指望别人,只能自己一点一点地收集。

然后,他费尽千辛万苦弄出来的替身,就这么被毁了,这让他简直……有闯进蓝翔杀人的冲动。

事实上,他打出的三颗圆球,也是相当珍贵的,眼看着不能奈何对方,他直接就收回来了——实在是耗费不起。

他这一声喊,把才进了地洞的路上人和大长老,直接惊得蹿了出来,“怎么了?”

“那小贼又出现了,”常执掌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害得燕上人用掉了精血替身,我亲眼所见,却来不及支援,那小贼的身法和刀法,实在太可怕了。”

“他还会隐身!”燕上人气得大吼一声,他现在的情绪,有失控的危险,“我说常叔欣……他妈有你这么阴人的吗?”

“我……我怎么阴你了?”常执掌很愕然地看着他,心里却是暗暗一揪——那厮还会隐身?这可麻烦大了。

“有这么个家伙在,你还要我们帮你收拾蓝翔派?”燕上人心疼精血替身被毁,真是有什么说什么,他呲牙咧嘴地发话,“你隆山是在玩火,知道不?”

“他……不一定是蓝翔的吧?”常执掌舔一舔嘴唇,艰涩地咽口唾沫。

大家对此人的来路有猜测,但是,你也不能说得这么肯定吧?

“这个人……跟燕上人长得,有七八分相像,”那魁梧汉子发话了,他是常执掌请来的天仙,自然是要帮他说话,“真的很像。”

“像个卵蛋!”燕上人气得大吼,“这厮就是东易名,我记住他的气息了。”

“东易名?”太上长老难得地发话了,他皱一皱眉头,“燕哥你不是开玩笑吧?”

“那个刀法……无回刀意,东易名也会,”燕长老此刻,真是气得直跳脚,“那个几近于神通的身法,东易名还会,关键是,我记住他的气息了,明白吗?”

“那元家姐弟,也是他杀的了?”太上长老一皱眉,眼珠在乱转。

他想的是,元家姐弟,身后可是还有靠山的,别的不说,做姐姐的,那可是蛊修里的杰出人物。

“族孙,你不用分析来分析去了,”一个声音响起,似乎很远,又似乎很近,“等我玩残了隆山,自然会去血灵派找你,拳头大就有理是吧?那咱们看一看……到底谁拳头大!”

燕上人的眼角,剧烈地跳动了几下——你有完没完?折腾完隆山,还要去我血灵派?

相对风黄界的正派而言,魔修真的不是很在意传承,对他来说,本派能发展壮大固然好,但是发展不起来的话,他自身能发展起来,也算不错。

到时候,他随便找个门派投了,也就是了。

用地球界的状况来形容的话,魔修门派差不多就是一个又一个的公司,这个公司混不下去了,我可以去别的公司,只要我有真才实学就行。

当然,想要混得好,还是要进大公司,世界五百强什么的,那是最好了。

不过也有人喜欢自在,当个中小微企业的老大,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嘛。

所以燕上人对血灵派有感情,但也不代表他就要在一棵树上吊死。

然而非常糟糕的是,血灵派虽然是魔修功法,却是归了白驼门,燕上人想要脱离血灵派,能接受他的门派并不多。

对正派而言,这种非主流,只能做个供奉客卿之类的,堂主长老之类的,想都不要想。

燕上人不喜欢这种感觉,他不喜欢被边缘化。

可是想转回魔修,那也是不现实的,对魔修而言,他们是叛徒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