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二十四章 地洞现

陈太忠冲入藏书阁的院子,迎面就遇到了两人的攻击,他一边摸一把回气丸进嘴,一边抬手一刀,恶狠狠地斩去。

这两名弟子,不过中阶灵仙,瞬间就被陈太忠斩做了若干段,死得不能再死。

陈太忠天目术一扫,发现最大的阁楼上,有一处地方灵气异常,少不得冷哼一声,抬手又是一刀斩去,“去死!”

“贼子,我跟你拼了!”一声女人的厉喝传来。

这女人是高阶灵仙,藏书阁就是受她直接管理,并且接受大长老的调派,可以用“藏书阁主”来定义她的位置。

藏书阁大阵一破,她没有出去迎敌,而是迅疾地来到了控制中枢,以图继续抵抗。

她甚至还有阴对方一把的打算——藏书阁除了大阵,还有其他的禁制。

不成想,对方隔着阁楼,一眼就看到了她的所在,直接一刀斩来,她知道再想其他也来不及了,只能硬着头皮出手抵挡。

砰地一声大响,最大的藏书阁直接被打出一个大洞,女人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。

这还是她有藏书阁内的禁制护身,陈太忠又没有使出最大威力的刀法,否则只这一刀,就能要了她的性命。

“咦?”陈太忠惊讶地哼一声,没想自己一刀居然没有斩杀了对方,不过他可不是怜香惜玉之辈,身子前欺手一抬,又是一刀斩过去,这次又加大了三分力度。

女人的好运气到此为止,终于是躲不过第二刀了,一时间血光四溅。

陈太忠原本是打算进藏书阁细细搜查一下,不过眼见这女人能接他一刀,就马上想到,每家的藏书阁里,都有各种禁制。

这禁制有时候是为了防人偷入,有时候却是还有陷阱和恶毒的机关,令人防不胜防。

他的时间宝贵,哪里有浪费的工夫?于是他做出了一个令隆山派咬牙切齿的决定,手中的长刀一挥,直接狠狠地斩向了藏书阁。

轰隆隆几声大响,三座阁楼加上两溜小平房,被他直接轰做一片平地。

他也顾不得甄选,直接拿出小塔,欺身进去,将一个储物袋的东西倾倒进去,然后再次出来,将现场的一切,一股脑地收进储物袋,然后再次进入小塔。

来回三次,他直接将院子搬空了,连残砖碎瓦都没剩下一块。

最后收集一次之后,他原本不想再进通天塔了,但是猛然间觉得,储物袋里有什么东西,跟外界的气机有关联。

那肯定是打上了隆山剑派烙印的物件,一时间他顾不得检查,再次进入小塔,将储物袋倒空。

通天塔是能隔绝内外气机的感受,这就是小世界的好处,至于是什么东西引发了感应,回头可以慢慢查找,不急在一时。

陈太忠再次出来之后,收起小塔就打算走人了,临走之前,他再次扫视一下现场,没有遗漏的吧?

嗯?下一刻,他的眉头一皱,有一块地面,灵气的波动与他处不同,是极为细小的差别,若非这次用的是天目术,他还真发现不了。

不过,藏书阁附近,诡异的禁制很多,他也不会随便地冒险上前试探。

他只是运足力气,狠狠一刀斩去,至于他可能毁坏了什么东西,他更不会放在心上——反正是隆山的东西,别人家的孩子,死不完的。

随着砰的一声大响,地面为之一震,然后就出现老大的一个地洞。

陈太忠见状,登时就傻眼了:我去,果然还是另有天地。

要不要进去呢?这个念头只是在他脑中一晃,就被他否决了:开什么玩笑,且不说这地洞里会有什么危险,只说他进去之后,可能被剑阵堵在洞里,就让他生不出冒险的心思。

可是这明明很蹊跷的地方,若是这么走了,也是有点不甘,陈太忠略略迟疑一下:要不要丢个蘑菇进去呢?

就在他犹豫的当口,只听得洞里传出一声长叹,“唉,又出现幻觉了。”

我勒个去的,原来这里关着人?陈太忠先是头皮一麻,然后就兴奋了起来——敌人的敌人,可以考虑做盟友,“阁下何许人?”

“咦,还真不是幻觉?”那个声音轻声嘟囔一句,然后,一股巨大的神识从洞口里涌出,直接裹向了陈太忠,“呵呵,这里还有一个小家伙,来,告诉我最近发生了什么……”

“滚!”陈太忠的兴奋,在瞬间就化作了厌恶,神识狠狠地反击了回去,“你算什么东西!”

两边神识一撞,那边闷哼一声,似乎是吃了点小亏。

陈太忠也不好受,对方的神识,跟他相差仿佛,他倒退两步,四下看一眼,打算找点东西再把这个洞口填了。

不过下一刻,远处破空划来几道白光,隔得老远,就有人高声发话,声震四野,“什么人敢在我隆山撒野?”

“你祖宗!”陈太忠长笑一声回答,然后电射而去……

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隆山太上长老和常执掌一行人。

他们在蓝翔派外埋伏了将近一个月,眼瞅着东易名带队出去了,却是迟迟等不到蓝翔其他人出门救援。

他们正在纳闷是怎么回事,派里的求援到了,一开始同心牌告警,众人心里齐齐一惊,紧接着信鹄到了,看到是燕上人的族祖父在派里找事,大家实在有点不太理解:这是个什么意思?

就在此刻,燕上人也出现了,说我们没打过东易名,元家姐弟俩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了,我也是血遁逃走的,将养了两天,才回复点元气。

待听说自家族祖父出面了,还是个天仙,燕上人登时就炸了:我家哪里有这种天仙?

不用说了,肯定是蓝翔被袭击之后,直接派人抄隆山老巢去了。

这时候说蓝翔派不地道,那毫无意义,正经是南忘留敢孤注一掷,不理会本派的局面,直接断隆山后路,这真的是……就差一个名义上的并派之战了。

大家二话不说,直接用了破空梭往派里赶。

考虑到蓝翔派可能在半路上动手,太上长老又出面,联系了白驼门一个九级的天仙,希望他接应一下——隆山可能埋伏蓝翔,蓝翔自然也可能埋伏隆山。

待大家赶到隆山的时候,天已经大黑,才跟留守的人汇合,就接到了一个最新的噩耗:藏书阁被攻击,大阵已经破了。

这些人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,直接就冲了过来,至于说对方战力强横——开什么玩笑,现在隆山一方有六个天仙,其中还有两个高阶,还怕一个孤魂野鬼?

然而,等他们赶来之际,捣乱的那厮已经走了,只留下了一线声音,而眼下天色大黑,贸然追击的话,危险太大。

看到藏书阁被夷为平地,太上长老登时就跳了起来,“混蛋,他怎么敢……”

说到一半,他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这是藏书阁啊,隆山的立派根本之一,竟然就被人这么毁了,这是比灵兽谷被毁,还要严重的事情。

想到这短短的一日中,隆山被毁掉两处重要基业,太上长老真是睚眦欲裂。

常执掌胸口急促起伏两下,猛地一捂嘴,有鲜血从手指缝里渗了出来。

一个堂堂的天仙,能被气得吐血,可见此事对他的打击有多大了。

下一刻,他将噙在嘴里的鲜血咽了下去,大声地发话,“通知执法堂,举万仙灯,封锁大阵……不查出这小贼,本座誓不罢休!”

万仙灯是隆山派重大场合才用的,比如说隆重庆典,又比如说有天仙悟真,九千九百九十九颗照明珠齐出,照得方圆千余里纤毫毕现。

而他所说的封锁大阵,就是把大阵的出阵封锁了,通常而言,护派大阵主要是防入,对于出阵防的不多,只起个警示效果——防止弟子偷偷出去。

不过封锁出阵,也是一个宗派大阵必须有的功能,在宗门大战的时候用得上,这是防止宗派里出现了叛徒,跟外人里应外合。

点万仙灯,封锁大阵,自然是一定要捉拿住来犯之敌。

这边亮起焰火,通知执法堂,结果焰火才一亮,有人发现了蹊跷,“咦……这地上怎么有个大洞?”

常执掌和太上长老以及大长老相互看一看,谁也不知道这里面是怎么回事,还是大长老反应快,“调集大七星剑阵来此守候!”

“先看看是怎么回事吧,”一个九级天仙冷冷地发话,他是来自白驼门的路长老,“万一是对方做的手脚,弟子们没准会无辜送命。”

他这理由没谁愿意相信,藏书阁是建于山上的,下面有地洞,只可能是隆山派所为,刚才那厮走得极为仓促,怎么会闲得没事挖个洞?

既然是隆山派所为,这里面的味道就值得琢磨了,到底是什么东西,值得隆山将它藏到藏书阁下面呢?

白驼上门对隆山派,是有着本能的戒备之心,陆长老来自白驼,遇到这种蹊跷事,肯定不能放过。

旁人也都知道他的意思,不敢阻拦,只有常执掌轻声嘀咕一句,“时间耗在这里,那小贼岂不是有时间逃跑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