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二十三章 攻破藏书阁

陈太忠在目力所及的范围内,没有看到一个弟子,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这实在是很正常的:无论是巧器门、无锋门,还是蓝翔派,都有大片荒凉的地方。

正经是看到阵法禁制产生的灵气,他心里相当高兴,在派里还设置阵法的地方,绝对是要紧的场所。

他打开灵目术,一路奔过去,哪曾想望山跑死马,天目术早早观察到的灵气,连翻了好几个山头,跑了足足有五六十里,才看到了灵气散出的地方。

那是一座雄伟但不算太高的山峰,半山腰上,有几栋阁楼建筑,坐落在一个院子里,院子外是一级一级的石阶。

建筑的样子无关紧要,他一眼就看到了院子外大门上的横匾,“问剑书阁”。

原来是藏书阁,他心头登时就热了起来。

按说他在无锋门和蓝翔派看了不少藏书,不是关于气修的知识,已经很难入他法眼了,不过……陈某人还立誓要搜集风黄界所有的功法。

反正隆山派欺负气修,欺负得也太狠,甚至还埋伏算计他,陈太忠对于强抢这个藏书阁,很感兴趣。

于是他隐着身,开着灵目术,慢慢地走了过去,走不多远他就发现,隐藏的禁制越来越多了,他心里难掩兴奋之情:这就对了嘛。

走着走着,他猛地发现什么地方不对,回头一看,一道白线若隐若现地冲着自己蜿蜒而来,在草叶和岩石的遮蔽下,他若不是开着灵目术,还真不好察觉。

“纯良?”他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,他从没发现,这只小猪,其实也满可爱的。

不过,想到对方可能会认为,救了自己一条命,他心里又生出一丝不爽来——其实你不出现,哥们儿也破得了剑阵。

袖珍小猪很快出现在他面前,然后它抽动鼻子,使劲闻一闻,才压低声音发话,“行了,隐个啥身?我都知道你在附近了。”

“废话,我要去抢藏书阁,”陈太忠轻声回答,“我可是帮你弄了不少灵兽,这次还是你望风。”

“拉倒吧,这种破地方,有什么好抢的?”果不其然,小麒麟对打劫藏书阁,没有半点的兴趣,“要我说,一把火烧了算了,出口恶气。”

“我没让你动手,你望风就行了,”陈太忠很不高兴地哼一声,“为了帮你收集灵兽,我差点被剑阵堵住。”

“还不是我救你出来的?”果不其然,纯良开始摆功了,它气呼呼地表示,“你知道不,那几个火球喷下来,我也元气大伤,我终究是未成年……先给弄几只灵兽补一补。”

“你不救,我也逃得出来,老易给的毒,毒倒了很多人好吧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回答。

小麒麟走得晚,当然知道这是实情,它想一想之后,才回答,“那我也是出手帮你了。”

“你讲点道理行不?”陈太忠有点恼了,“咱们说好的,灵兽谷的灵兽归你,其他东西归我……你认为其他东西,就是让我痛快放火?”

小麒麟哑口无言,好半天才嘀咕一句,“这也很正常吧?快意恩仇嘛,我只是吃了几只灵兽,你却是念头通达了,这便宜赚大了,从此心魔尽去,走上人生巅峰……”

“还要迎娶白富美,是吧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你不帮忙望风也行,灵兽谷的灵兽,咱俩二一添作五,一人一半。”

“那怎么可以?”小麒麟登时一蹦老高,然后警惕地四下看一眼,又缩进草丛,好半天才闷闷地叹口气,“灵兽谷有多少只灵兽?”

“分你一半,也差不多近千了,”陈太忠也在四下观察,随口回答,“你赚大了。”

“我亏大了好不好?”纯良再次出声抗议,然后愁眉苦脸地叹口气,“看来……只能帮你望风了,高阶灵兽多吗?”

“不多,一共五六十只,”陈太忠一边回答,一边慢慢向前走去,“不跟你瞎扯了,我得尽快探查清楚阵法,争取晚上开始动手。”

“喂喂,我真的帮不上你什么了,那几个火球,让我元气大伤,”小麒麟再次强调自己的付出,“要不,先给我十来只灵兽补一补?”

“找事儿啊你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回答,“血腥味儿一出,你当隆山派是摆设?”

“其实他们也就是摆设,”小麒麟大喇喇地发话,一不小心滴了几滴口水出来,“算了,我认了……先把百兽囊给我挂上行吗?”

陈太忠懒得再跟它贫,径自向问剑书阁走去。

“这这……”小麒麟从气息上感受到他离开,很无语地抬一抬前蹄,“这是要挟,明显希望我再救你一次。”

哥们儿我不跟你一般见识,陈太忠知道这家伙是个话痨,自顾自地前行。

任何一个门派,藏书阁的禁制都不会差了,他之所以抓紧时间,也是要在天黑之前,将这里的阵法摸个七七八八,以便有针对性地破阵。

护山大阵,他是硬闯进来的,原因无他,那种级别的大阵,实在太难分析了,覆盖方圆上千里,牵一发而动全身,没有大阵示意图,很难找出针对性的破解。

而破解这藏书阁的阵法,就容易了很多,不是说这里阵法不行,主要是这个院子不大,来回转几圈,基本上能看出个差不多来。

当然,看出来不代表能破解,陈某人的阵法造诣,也就是那么回事,不过,总归是个希望不是?

他绕着藏书阁转了三圈,还小心翼翼地避开各种陷阱和触发禁制,在天黑之前,他做出了判断:还是得强攻!

不过,强攻和强攻,也是不一样的,藏书阁的阵法,属于一种环环相扣的灵气传递,并且体现出可移动的重点防御机制。

哪里都不是重点,哪里也都是重点,非常地灵活。

但是……若能打断灵气的传递,使其不那么流畅,打破此阵,也只是个时间问题。

最少要同时攻击三个点,才能达到目的。

陈太忠盘算一下,先布设下了灭仙弩,瞄准其中的一点,做好了延时触发的设置,然后又选中了一个点,做为直接攻击的对象。

至于说另一个点,那就只能指望远距离的束气成雷攻击了。

天色已经大黑,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过去,托天目术的福,陈太忠的视力并不受太大影响。

猛然间,灭仙弩上的定时器时间已到,“铮”地一声轻响,机关被扳动。

与此同时,陈太忠大喝一声,束气成雷击出,同时身子一跃,手中的长刀猛地斩了出去,正是有圆环加成的无回刀意!

一瞬间,藏书阁的防御阵大亮,灰蒙蒙的大阵,在这一刻凸显狰狞。

然而,在三重重击之下,大亮的大阵在一刹那间,就变得黯淡失色,这瞬起瞬落的亮光,直接能眩晕人的双目。

还不够!陈太忠的无回刀意斩出,立刻就感受到了大阵的变化——离崩溃,还差那么一点。

不过,此刻的差一点,就是真的差一点了,瞬间的攻击,最能直接反应出大阵的变化,陈太忠想也不想,口中又是一道白光吐出,“给我开!”

轰地一声大响,大阵四分五裂,被强行击溃。

要说起来,藏书阁的大阵,其实跟护山大阵相差无几,可以扛得住初阶玉仙的狂轰滥炸,但是非常遗憾,大阵被陈太忠琢磨得差不多了。

而藏书阁的最高守阁者,是派里的大长老,已经跟着常执掌去蓝翔派门口埋伏去了。

剩下的守阁人,不管修为还是眼界,都是要差那么一点半点。

大家都认为,那个矮壮汉子,打不破这个大阵——你能打破护派大阵,是因为那个大阵的防守,出现了倾斜,被你丫抓住机会了。

而藏书阁不存在这种问题,就这么大块地方,真的无所谓倾斜不倾斜。

当然,大阵的缺陷,大家也多少知道一点,打断灵气传输的话,后果比较严重。

但是……这么做的人,他起码得懂一些阵法,那矮壮汉子懂阵法吗?

就算他懂阵法,也得就近观察之后,才能得出结论——丫能靠近藏书阁,而不被守阁人发现,不触动各种警讯和机关吗?

隆山派的人,真没想到那矮壮汉子有灵目术,这个技能比较冷门一点,而他们更没想到的是,此人还有隐身术,可以近距离观察而不被发觉!

这真是令人悲伤的现实。

然而隆山派最大的失误,还不在这里。

隆山派的人一致确认,来犯者只有一人。

而想要破掉藏书阁的大阵,如果不是靠中阶玉仙之上的蛮力,而是靠打断灵气传输来实现的话,那么来犯者必须最少同时攻击三个点,才能达到效果——一个人怎么能做到这些?

殊不料,陈太忠真的做到了。

在击毁大阵的同时,他就箭一般地蹿进了藏书阁。

夜间的藏书阁,根本不允许人进入,更别说是打进来的这种,守阁人冲着他就迎了上来。

而与此同时,远处的天空掠过几道白光,直奔着隆山派而来,这白光是如此地璀璨,划破了黑黢黢的夜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