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二十二章 破阵而出

“我去!”阵眼中的九级灵仙看到这红色火球,一脸的骇然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他是怎么做到的?”

远距离凝聚术法,这不是特别地困难,只不过大多时候,这样的技巧不具备多大意义。

但是越过剑阵的封锁,在剑阵后方凝聚术法,这根本是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要知道,阵法已经将内外的气息隔绝了——陈太忠想用缩地踏云冲出去,都在气机牵引之下,被剑阵准确地判断出了突围方向,而直接阻碍。

那么,这样的术法,是怎样激发的呢?

隆山派的四十九座剑阵,对应的目标是被困在阵中的某人,虽然也有七个剑阵,是有防范外界的作用,呼应内外居中策应,但是这个大火球,却不是仅靠接应能接下的。

剑阵有迎接陈太忠火球的准备,为此还从派里拿出了可以防火的四十九柄剑器,可是防里面的火球,和防备来自外面的火球,章法是不一样的。

剑阵急速运转,十四组剑阵硬生生地迎上了来自外面的火球,而与此同时,剑阵中的矮壮汉子长啸一声,手中的长刀直接指向了影响他气机的七个剑阵。

对于这种困兽犹斗,剑阵有太多的应对手段,二十一柄飞剑毫不迟疑地迎上来,还有二十八柄长剑凌空飞舞。

长刀重击之下,不止一个灵仙吐血,但是他们相信,自己的吐血,只是收获胜果所必须付出的代价罢了。

然而下一刻,陈太忠就重重地撞入阵中,肉体硬扛着飞剑,口中再次吐出白芒,“滚,不滚就死!”

看着飞剑纷纷斩落,众弟子眼中,都是浓浓的嘲讽,你扛得住吗?

然而,陈太忠还真扛住了飞剑的攻击,这可是能斩伤初阶玉仙的攻击。

就在此刻,有人大吼一声,“我艹,用毒……真是无耻!”

“还真是用毒啊,”有人纷纷乱叫着,“怪不得我手脚都软了。”

“哈哈,”陈太忠长笑一声,冲破剑阵电射而去,“蝼蚁们,你们成功地惹火我了,这个事儿没完,围攻我的人,都得死!”

别看他成功地突围,心里还真是一肚子火,我艹,三百多个人,围攻我一人,要不是哥们儿有点底牌,只能跟你们同归于尽了。

事实上,他有点后悔,在灵兽谷待的时间太长了,对方得以有时间,在灵兽谷之外从容地布阵。

于是,他就不可避免地迁怒于小麒麟了——你看你个吃货,带给我多大被动?

不过就算在这种情况下,他依旧有脱身的算计,那就是用毒。

然而想在剑阵里用毒,也不是件容易的事,剑阵这东西至正至刚,正面用毒,很可能那毒根本就近不了对方身,就被挡下甚至分解了。

所以他选择,在使出束气成雷的神通之后,悄悄撒出毒药,剑阵一滞的时候,毒药正好可以乘虚而入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在第一次束气成雷使用无效之后,又接连使出两次,他不求借此突破对方的防御,只求能把毒药撒出去。

所以他自认,脱身是没有问题的,至不济,也不会任人斩杀——一颗玄天罡雷,打不出一条血路吗?

就算实在逃不过,他将所有蘑菇放出来,跟整个隆山派同归于尽,他是做得到的。

就在他的安排逐渐奏效之际,没想到纯良这家伙也进了隆山派,而且幻化成火球,来救助他脱困。

小麒麟此举,是非常仗义的,也无可挑剔,但是陈太忠郁闷得差点吐一口血出来:我之所以陷入这样的困境,就是为了帮你抓灵兽啊。

原本我可以巧妙脱身,现在反倒是像领了你的人情,是被你救出来的!

这让陈太忠情何以堪?

由于心怀怨念,他冲出剑阵之后,没有直接远遁,而是一个缩地踏云,侧移到刚接下火球一击的剑阵旁,狠狠一刀斩去。

隆山派的剑阵,其实还是相当厉害的,变阵也很快,被攻击的这个剑阵刚接下火球,有点缓不过气来,旁边两个剑阵出手接应。

然而,陈太忠先是下毒,然后强行闯阵,直接导致了大阵的不完整,虽然只死了一个弟子,但是受伤和中毒的弟子有几十人。

如此一来,整个大七星剑阵都有点运转不灵,一般来说,剑阵的修补和变阵是很快的,然而陈太忠的攻击,来得实在太快了,才一出阵就转身攻击。

再加上他的身法过于飘忽,所以,虽然剑阵在很努力地补救了,但是他一刀下去,起码又斩杀掉了两人,重伤三人。

就在剑阵再次变化,打算重新将他圈住的时候,他飘然远去,嘴里还放声大笑着,“蝼蚁们,有本事你们永远这么多人呆在一起,敢算计我,等着我一一斩杀你们吧。”

现在他体内的灵气,只剩下一成多了,就算还有机会杀人,他也必须放弃了,事实上,若不是欺对方没有天仙,他冲出剑阵之后,第一时间就会拔脚走人。

看着他电射而去,隆山众人的脸色,都是极其地糟糕,现在的剑阵,还锁定着对方的气息,但是以天仙的速度,甩开锁定,是早晚的事情。

别说他们此刻追不上,就算有部分人追得上,敢追吗?追的人少,那纯粹是送死。

良久之后,才有弟子怒骂一句,“堂堂天仙,竟然用毒,真正无耻!”

这是陈太忠不在这儿,他要是在场,估计一脚就踹过去了——合着只许你们用毒埋伏我,不许我用毒抵挡你们的围攻?

那九级灵仙是执法堂主,对于太上长老邀请了毒道高手,他是隐约知情的,不过此刻,他也没心说这个,而是铁青着脸发话,“先进灵兽谷看看。”

“灵兽……谷?”五百余米外的草丛中,一只极其迷你的小白猪听到这三个字,忍不住捂住了嘴巴,不过饶是如此,口水还是从他前蹄的缝隙中淌了出来。

它等了一等,见到大部分人都进谷了,才一转身,风驰电掣地一般地跑掉了,一边跑,它一边咧嘴笑个不停,“嘿嘿,偶尔打一次猎,还是不错的嘛,看这满满的收获……”

不多时,隆山弟子就走出了灵兽谷,谷中已经空无一物了,大家自然也就知道,那矮壮汉子为何在谷中待了那么长时间。

执法堂主脸上冷得能刮下一层霜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回剑指峰,召集门中所有弟子回来,不得随意外出,这个人实在太可怕了。”

剑指峰是隆山最高的山峰,执掌的大殿就在那里,有完善的阵法,防御力不比护山大阵差,只不过防御的面积小一点罢了,护山大阵的中枢,也在那里。

“那就任由他在派里肆虐?”不少弟子纷纷叫了起来,一个个义愤填膺。

“大胆!”执法堂堂主厉喝一声,“不听宗门留守之命,该当何罪?”

要说他也是果决之人,直接把所有弟子都召到剑指峰了,事实证明,正是他的决断,才免去了隆山弟子被大肆屠戮的后果。

然而,执法堂堂主心里也不好受,来到剑指峰之后,他果断地发话,“再向执掌发信鹄,将今天的事情说清楚!”

“堂主,有十几名弟子已经不行了,”这时,有人慌乱地跑来,“解毒丹不顶用,最多只能延缓发作,恳请堂主明察。”

“啧,”执法堂堂主嘬一下牙花子,皱着眉头想一下,然后叹口气,“先将人送进冰窟,吊住一口气再说。”

顿了一顿之后,他又狠狠地一跺脚,“混蛋……那都是内门和战堂的精英啊!”

隆山派的剑阵,那也不是人人都能修炼的,眼下的损失,确实让他无法忍受……

陈太忠跑远之后,先扰乱一下天机,然后继续隐身前行,同时灵目术打开,小心地探查周围的各种气机和灵气。

终于,他选择了一片其貌不扬的矮草丛,周边有几块半人高的散碎石块,是一处再普通不过的场所。

他取出通天塔,将小塔藏进草丛,然后就直接进入了塔内,他的灵气损失得太厉害,只靠丸药回气的话,一来是浪费,二来是回复的灵气质量不高,有点虚。

不管什么时候,脚踏实地修炼,才是最稳固的。

二十余里之外,一头巴掌大的小白猪正在迅疾地奔跑,有若一道白色闪电一般,不过这闪电不是一条线的,而是拐来拐去,尽量地利用各种障碍物。

跑着跑着,纯良猛地一个急停,昂起袖珍的猪头,不住地抽动着鼻子,然后又爬上不远处一处高坡,再次抽动鼻子,“我去……怎么没气息了,不会是挂了吧?”

陈太忠在通天塔里,呆了差不多三个小时,才将灵气补足,不过他在破剑阵的时候,身体受点震荡,算是有些暗伤,到现在也没彻底恢复。

也就是说,眼下并不是他最好的状态,只是他不想再等了,终究是在隆山剑派之内,他不能掉以轻心——谁知道对方还有什么手段?

出来之后,他隐身奔上一座小山,运足天目术四下观看,很快他就发现了一处目标:那里有阵法形成的灵气!


阅读www.yuedu.info